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蚀日风暴》:“新港剧”的破局与回归

文 │刘肉英

一边是熟悉的“港味”,一边是全新的IP、内地的平台,《蚀日风暴》的播出,算得上是一次香港影视剧公司与内地平台的进一步“联姻”。

不同于以往的经典港剧IP“第N季”和内地平台联合制作播出的模式,《蚀日风暴》是一个全新研发的IP,没有了“老剧情、情怀”作为支柱,再加之“港剧北上”已经不再是新鲜事,《蚀日风暴》的播出其实并没有占据太多先机。

而不同于此前视频平台与TVB的合作、播出模式,此次优酷与寰亚传媒的合作也为香港影视公司想要“北上”发展提供了可参考的范本,如何让港剧在经典之上焕发新生?如何让香港团队更加适应内地的文化市场?如何在两方合作中能更加节约、快速的完成工作?如何让最终的成片既有“港味”,又能被开拓更多的内地市场?这都是《蚀日风暴》整个项目推进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问题。

 

左一:《蚀日风暴》总制片人、阿里文娱大优酷星空工作室总经理丁恒

右一:《蚀日风暴》制片人刘羚

“北上”的重要节点

通过《盲侠大律师》《宫心计2深宫计》《溏心风暴3》等多部作品在内地的顺利播出,内地视频平台与香港TVB的合作之路早已经走通了,如何在此基础之上,进一步拓展内地平台与香港影视剧内容制作团队的合作呢?《蚀日风暴》就是第一个多跨出半步的剧集内容。

港剧≠TVB,香港目前也并非全部是TVB的天下,2016年4月6日正式开台的电讯盈科开办的ViuTV,2013年10月25日开台的i-Cable奇妙电视,除了香港地区的内容平台,影视剧制作团队就更多了,寰亚传媒、邵氏兄弟影业、英皇等等,都是内地播放平台可以进一步开发的阵地。

《蚀日风暴》就是优酷与寰亚传媒第一次尝试合作的产出作品,与此前的全部香港团队创作、拍摄,只是在内地平台同步或提前播出的模式不同,这次从剧本创作、到选角、拍摄、宣传,优酷星空工作室都在全程参与,《蚀日风暴》总制片人、阿里文娱大优酷星空工作室总经理丁恒和该剧制片人刘羚,也和骨朵分享了这次合作的经验。

“之前大多数的作品‘北上’还是基于版权购买模式的,像《蚀日风暴》这样的深度合作,对于平台和制作方来说,都是一次新的尝试。”丁恒说,购买TVB的版权在内地播出已经不再新鲜,但对于优酷来说,这也是一块不能放弃的市场,从本月开始,也会陆续有TVB剧落户优酷,同步播出。

“另一方面就是作为优酷自制剧的‘新港剧’,百分之百自己投资,与香港的团队共同进行创作。”《蚀日风暴》是一个全新的故事,凌风与同事兼好友樊毅一起去马来西亚执行任务,结果在任务过程中,凌风被控勾结毒贩,杀死樊毅,随后走上了自证清白的道路。而后樊毅回归,一切看似又回归了风平浪静,但实则背后有更大的阴谋在酝酿。

原创剧本在网剧市场中本身就存在着一定的生存难度,“港剧”的因素又天然的分割了一部分对于港剧无感的观众,《蚀日风暴》凭借自身的剧情、质量突围,貌似是这部剧有望突破圈层唯一的选择。

“我们从2016年开始双方谈构想,做了一年多的剧本,去年年底开机。”刘羚回忆道,这样进度并不慢,但是在《蚀日风暴》的剧本中,实则有着大量优酷对于用户喜好和观看习惯的分析,这都是以往的港剧中不曾有过的尝试。

“从我们后台的海量用户数据中能看得出来,喜欢警匪剧的观众所占的用户比重较大,而喜欢港剧的观众也是很大的群体,将二者结合,我们就选择了这样一个警匪类型的具有港味的内容进行合作。”从这点来看,《蚀日风暴》相比于其他的“北上”内容,更具有“针对性”。在“给谁看”这点上,考虑的十分清楚。

打破“港剧”套路

《蚀日风暴》的故事出现了多重反转,多条故事线交织,开篇就是一场激烈的枪战,随后凌风、樊毅前往马来西亚,樊毅被劫持,在营救的过程中,毒枭tank被劫狱,更有影像资料证明樊毅是被凌风所杀,一场属于凌风的自救开始。

“现在播出的内容和最初送过来的第一版剧本初稿是有非常大改动的,第一版剧本其实和我们之前看到的港剧差不多,经典的好人、坏人,最终boss的类型都几乎能被观众一眼看到底。”为了能给观众更多的新鲜感,制片人带着策划团队与编剧一起对剧本进行数次修改。

在《蚀日风暴》筹备期间,骨朵也曾采访到寰亚传媒集团电视制作部董事总经理梁家树,他也可以接受优酷对于剧情内容的修改,“优酷比我们更了解自己的市场受众,剧本给到他们,他们觉得有需要改动的,我们会一起协商调整,最后再做一些精调。”

港剧关于类型化的内容创作确实优于内地,警匪题材更是驾轻就熟,时间久了,难免“套路”加身,《蚀日风暴》要做的就是冲破这一层枷锁,“从评论上来看,很多观众都说,这部剧其实没有让人放松下来的点,我们后台统计,也基本没有观众使用1.5倍或者2倍速观看。”

虽然在剧情方面,还是会有一些吐槽,但这部剧的细节却经得起推敲,凌风在河边昏迷的时,恰逢一次日食,这样的设置扣准了剧名,也预示了“黑幕”,更有网友评论说,“不知道背景的时候去看这剧,还以为是电影,一个半小时就要结束了呢。”

另一方面的创新,在于人性的复杂,不同于以往非善即恶的人物,《蚀日风暴》中的人物都不是简单的可以用好与坏去定义的,“男二号樊毅可能就是经典港剧中黑警的角色,但是在这部剧中,他也有好的一面,甚至他的坏都是螺旋式上升的,而在这个过程中,其实也有很多善良的地方。”

“猜不到结局,不知道谁才是幕后黑手。”这是观众对于这部剧最多的评价,“目前看来,80%的猜测都是错的。”当观众想用原有的香港警匪剧人物逻辑去“套路”这部剧时,其实《蚀日风暴》早已经从中跳脱出来,香港警匪剧已经盛行很多年,即使是与内地的平台一起创作,其创新空间也是有限的。

“不能写的太过于夸张,也不能过于暴力血腥,我们只能在节奏和任务上去深挖。”《蚀日风暴》所涉及的案件已经不再局限于香港地区,人物之间的关系也更加纷繁复杂,在不同的国家、地区拍摄,观众也能看到更多文化下的内容。“我们希望能把观众的眼界带的更远。”丁恒说。

还只是开始

剧情的复杂以及故事发生环境的升级,将《蚀日风暴》的内容抬高了许多,它不再是单纯发生在香港的故事,更多的涉及到国际关系、局势等,“很多故事线,我们埋得很深,更多的剧情也留给了第二季。”

“这部剧我们投入的资源、预算都很大,既然一个原创的IP,第一季已经立住了,而且最初计划也不会只有一季,所以在创作之初,我们就有很多内容藏在沟壑里了。”作为该剧的总制片人,丁恒更愿意把这部剧看作是一款“产品”,观众则是用户,这样一款“文娱产品”自身的价值,会随着用户的“消费时长”不断累积。

而对于“用户”提出的“意见”,其实有一部分也都是他们可以提前预见的,“我们最初的时候其实也想到了,女主角可能会被diss,但没想到这么多观众都有一些不同的意见。剧本是创作团队一起做的决定,我觉得观众有意见,说明我们创作团队做的还不够好。对演员来说,他只是根据剧本来表演,人设、故事都不是自己决定的,这样的背锅对于演员来说很不公平。”

薛凯琪饰演的简文珊是简氏集团的大小姐,之所以选择警察这个职业是因为自身的正义感,但即使如此,她也是一个女人,“当得知自己的未婚夫被凌风所杀时,她是没有理智的。”简文珊是重案组的组长,而非缉毒科,所以当她在与毒贩周旋之中,需要凌风的帮助。

另一方面,在第一二集中,简文珊出现的时间并不多,观众更多的注意力在凌风和樊毅的身上,简文珊和樊毅之间的情感线还没有铺陈太多,樊毅就已经遇险,这其实是也没有给观众反应的时间,观众自然也体会不到简文珊的情感变化。

“她的私人感情投射到了工作中,理性和感性共存,另一方面,凌风确实有嫌疑,所以大家也会相信简文珊。”在刘羚看来,简文珊的不理智其实更人性话也更为正常,案发时,简文珊不再第一现场,而且,她从来没有缉毒的经验,“如果给观众更多的反应时间,也许他们也会慢慢发掘简文珊的不容易。”

“薛凯琪是一个对于角色很有想法的人,在现场也会和导演去讨论角色,而非全部听从安排。”多年没有演过影视剧的薛凯琪这次的回归确实存在争议,“但到了第二季,观众一定会看到简文珊这个角色的变化。”

《蚀日风暴》在香港、吉隆坡、布达佩斯等多地拍摄,涉及到海外协拍等内容,这次与寰亚传媒的合作也让刘羚得到了很多之前没有的经验,“剧中每一件衣服都有服装单,非常详细,从品牌到价格、以及服装照片、使用的时间,都标注的很清楚,仔细程度是绝大部分内地影视团队所不能及的。”

另一方面,由于文化和语言的差异,在拍摄过程中要兼顾粤语和普通话两个版本的内容,两个团队在制作中的沟通成本相对较高,例如服化道的审美差异,制作方法和审查流程等,都要不断与香港团队沟通,“我们在财务方面都非常严谨,所有细化的内容都会通过邮件确认。”

从这个层面来讲,《蚀日风暴》不仅是一次“新港剧”的创作,更是星空工作室从制作管理体系上的一次学习和升级,“我自己会觉得,做完《蚀日风暴》之后,在做别的项目,会顺手一些,就像打游戏突破了自己的瓶颈一样。”

港剧市场还有能力焕发新生,作为播出平台,既然有了原创的勇气,就更应该具有将原创打造成一个有生命力IP的能力。

据丁恒透露,“《蚀日风暴》计划至少三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蚀日风暴》:“新港剧”的破局与回归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