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2018网络造星新启示:成名时间急剧压缩,流量快速起落

文 │南风 谷雨

《偶像练习生》开播之初,没有人想到,从河北省廊坊市大厂影视小镇走出这群男孩能承担起开启偶像元年的重任,正如《创造101》开播前,观众不相信节目能推出中国顶尖女团。

《镇魂》上线前,朱一龙和白宇已经在影视圈摸爬滚打好几年,演过不少边缘角色和没什么水花的“糊剧”,还是个小透明。也是出乎所有人意料,《镇魂》竟然火到让朱一龙和白宇两位主演一夜之间跻身一线小生之列。

类似的“万万没想到”还发生在刚刚收官的《延禧攻略》身上,和推出新人相比,《延禧攻略》让聂远、佘诗曼、秦岚等一众老演员集体翻红。

2018网络造星新启示:成名时间急剧压缩,流量快速起落

在2018年过去的八个月时间里,我们经历了太多意外,每一个都猝不及防。

一部综艺或一部剧能捧红几个人的现象并不新鲜,但从今年年初开始,网生大剧热综推出新人的节奏正在加快,甚至是不间断的,几乎每两个月就会推出一批人,网络造星的速度急剧攀升。

无论是NINE PERCENT、火箭少女101,还是朱一龙、白宇、佘诗曼等进入观众视野并抢占极大注意力和话题度的偶像们,他们能走红,除了个人业务能力过关,更重要的是为其背书的作品有全民认知度,这是天时地利人和相互叠加的结果。

茨威格在《人类群星闪耀时》中写道:那些历史的尖峰时刻都需要太长的酝酿时间,每一桩影响深远的事件都需要一个发展的过程。 就像避雷针的尖端汇聚了整个大气层的电流一样,那些不可胜数的事件也会挤在这最短的时间内发作,但它们的决定性影响却超越时间之上。

2018网络造星新启示:成名时间急剧压缩,流量快速起落

网生内容能在今年迎来这样的“尖峰时刻”,同样离不开平台方、制作公司等各方经年累月的布局、试错和修正。我们将这“群星闪耀”的时刻记录下来,并探寻他们得以闪耀的原因,才能更好的理解他们产生的“超越时间之上”的决定性影响。

640.webp (27)

网综:踩着前人的肩膀,迎风而立

纵观今年从网综中走红的人,几乎清一色出自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总导演车澈有丰富的选秀节目制作经验,做的久了,他深感其中魅力,“所有的节目题材里只有选秀节目能真正改变人的命运。”

而现象级选秀对选手命运的改变更加彻底。

蔡徐坤在《偶像练习生》之前已经是《星动亚洲》的冠军,出过道,组了组合,还发了专辑,但是没红;小鬼在《中国有嘻哈》里第一次有了进入大众视野的机会,但没过两期就被淘汰了,黄明昊、朱正廷在《produce 101》第二季同样被早早淘汰,他们此前并没有享受到多少选秀节目的红利。

《创造101》里的姑娘们更是如此,孟美岐、吴宣仪已经出道两年仍默默无闻,sunnee出道三年多,拍戏、选秀、唱歌,偶像该做的事她一样没少做,但始终在小透明的圈子里打转,杨超越在组合之外,还做了游戏主播,和素人没什么区别。

偶像养成在中国出现不过三四年,《偶像练习生》之前的同类型节目,要么完全归于沉寂、要么几无水花,总之并没有养成一个成功的偶像或团体。

但它们足以为后来者提供前车之鉴。

2018网络造星新启示:成名时间急剧压缩,流量快速起落

《偶像练习生》先于《创造101》上线,避开前辈趟出的雷区后,节目上线3期,单集播放量稳定在2亿以上,都说综艺节目四期定基调,《偶像练习生》三期下来就“成”了,总制片人姜滨非常满意,“这个比我预期要好。”

《创造101》也不甘示弱,不但出道的选手人气了得,未出道的王菊也凭借特立独行的个性火遍四海八荒。

《中国有嘻哈》是爱奇艺第一档S+级综艺,开创了剧情式真人秀先河,师出同门的《偶像练习生》便紧随其后,试图用同样的S+级制作和真人秀的展现形式,敲开偶像产业的大门。《创造101》也如法炮制,最终大获成功。

偶像产业的大门被彻底打开,这两档节目推出的新人们一经出道,便“血洗”了流量市场。蔡徐坤一条微博如今转发量能超过一亿,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归国四子和帝国三子的巅峰流量。

都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参加《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的选手们的既往经历都不是一张白纸,他们或多或少已经有些舞台经验,放在聚光灯下已是半成品。

2018网络造星新启示:成名时间急剧压缩,流量快速起落

练习生们有备而来,节目组也拿出了最大诚意。两个节目都是S+级制作,几乎倾尽全平台之力,最好的团队+最好的资源,再加上前人的多次试错,两个节目就这么成了。

偶像只是网综造星的一个缩影,去年的《中国有嘻哈》,今年的《这就是街舞》在造星套路上莫不如是。市场出现风口,平台方第一时间切入,而选手们都为此准备许久,恰好的时机、恰好的人,出现在恰好的场合,这场“造星”不是意外,是必然。

640.webp (27)

网络剧:爆款剧模式下的基本“造星原理”

在短视频加入用户时间争夺战后,网综和网剧也就不是割裂开的两部分,而是“你方唱罢我登场”。

网综的造星运动主要集中在上半年,暑期档则是网剧的天下。

与去年相比,今年暑期档网络剧造星的能力进一步加强,造星手段也更加多样化,不再以纯粹的大制作为噱头,将艺人推向观众,而是自发的打向年轻观剧群体内部,以营销和角色“双管齐下”收割流量。

2018网络造星新启示:成名时间急剧压缩,流量快速起落

在暑期档上,网络剧推出吴谨言、许凯等相对年轻的“新人演员”,让朱一龙、白宇发光发热,同时也让秦岚、佘诗曼等人再次翻红。

在渠道上,制作越来越精良的网络剧逐渐反哺台剧。而在竞争上,得益于内容题材轻松、排播方式便捷等优势,以及受众变迁等客观因素,网络剧收获了更多的观众声量,瓜分了年轻人的注意力。

今年上半年的古装剧集中,电视剧《扶摇》率先打开市场热度后,颠覆传统形象的影视作品《延禧攻略》以黑马之势扛起暑期档大旗。这部极尽所能给观众观剧爽感体验的网络剧,作品节奏非常贴合“倍速”时代的年轻观众们,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讨论。

在造星方式上,今年网络剧造星则是以演员的角色人设为主,非常具有标签性,观众追剧更轻松了。比如《延禧攻略》里以“人形弹幕机”著称的大猪蹄子男主聂远,以及剧中白月光富察皇后秦岚等人,都是以鲜明的角色形象走到观众内心,这些角色形象和当下观众审美是契合的。

2018网络造星新启示:成名时间急剧压缩,流量快速起落

其次,CP推星的趋势也很明显,比如今年的半壶夫妇、帝后CP、卫龙CP、巍澜CP等,观众看剧过程中越开越注重自我的情感带入,对剧中CP的接受程度非常高,也时常保有热情。

爆款剧《镇魂》的两位演员朱一龙和白宇,在该剧播出后粉丝数增长迅猛,虽然是一部小体量网络剧,但是得益于纯爱题材IP作品的缘故,所有还是拥有着不小的粉丝数,观看这部剧的观众还给自己起来一个“镇魂女孩”的称号,可见这对CP的圈粉实力。

去年《白夜追凶》让潘粤明兜兜转转十年之后,既是一次小生从演技派的转型之战,亦是一次彻底的翻红之旅,“潘老师”身上流量属性明显。

无独有偶,演员朱一龙的爆红方式和去年从《白夜追凶》里的潘粤明走红方式莫不相似,都是现在几部剧中沉浮之后,靠着一部剧突然走向大众视野。

经历《镇魂》之后,朱一龙已经拥有了新的经纪团队,对他的营销打造向更大众化的方向推进,他本人也已经在今年接手了几个杂志的大片邀约,和商业品牌的代言,势头非常好。

新生代演员上,吴谨言、许凯等人也正走在路上,观众对他们的期望也未从停止。

2018网络造星新启示:成名时间急剧压缩,流量快速起落

640.webp (27)

平台加持,助推网络造星

人依赖作品而红,作品背靠平台而火,这场造星运动的幕后推手,无疑是视频平台。

纵观2018年网生影视造星现状,渠道对内容的输出能力越来越高,与传统造星模式相比,明星艺人的发展从以往“十年磨一剑”的漫长等待,变成了当下凭借一部剧集、一个超级网综就能轻易走红,大家的“成名时间”急剧压缩了。

与去年相比,今年的网生影视的造星能力更强,网综中更是连续冒出不少新人,贡献看上半年不少的话题热度。而网络剧造星则开始走向平稳,总有新人演员出现,成为粉丝的新“墙头”。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现状,与网生影视发展不无关系。

在优爱腾三家综艺布局上,发展自制内容已经成为共识,尤其以剧情式真人秀为武器,加速推出更多的明星艺人。

2018网络造星新启示:成名时间急剧压缩,流量快速起落

爱奇艺继去年《中国有嘻哈》的造星盛况之后,在今年连续推出《偶像练习生》《热血街舞团》《机器人争霸》和《中国新说唱》收割流量,相比去年只有一档超级网综,今年的数量更多,而且八个月从未间断。

腾讯视频则把力气花在偶像产业上,《创造101》和《明日之子2》接连上线,始终维持观众的热情。

优酷今年也一改往年的制作手笔,隆重推出“这就是”系列网综,用《这就是街舞》《这就是铁甲》《这就是灌篮》等节目打向市场,而且口碑了得,《这就是街舞》目前豆瓣评分稳定在8.6。

今年网生造星中,平台介入参与运营的趋势更为明显,无论是《偶像练习生》里的男团NINE PERCENT,还是《创造101》里的火箭少女101,《中国新说唱》里的艾热等人都是平台直接参与运营,以确保网综新星有持续的生命力。

2018网络造星新启示:成名时间急剧压缩,流量快速起落

与此同时,网络剧在排播手段上借由《延禧攻略》《镇魂》等大热剧,首次拥有了“暑期档”这个档期概念。

《镇魂》的播出时间刚好是优酷转播世界杯期间,大量用户涌向优酷观看这场体育赛事。优酷为了留住这些用户,联合阿里巴巴旗下众多品牌推出各种花样手段,《镇魂》便是其中之一,而这部剧的最终造星成果。

而且今年以来,市场上还没有出现过与《镇魂》同题材的剧集,新鲜感是吸引观众的第一要素,再借着世界杯的东风,《镇魂》开播时连续两天播放量突破8000万,作为一部小体量型的网络剧来说,成绩堪称斐然。

网生内容的元年普遍的说法是2014年,四年时间,厚积薄发,《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看上去只是一档爆款节目,但他们实则是偶像元年得以确立的证据,是流量洗牌的主导者。

2018网络造星新启示:成名时间急剧压缩,流量快速起落

而《镇魂》和《延禧攻略》等剧集为市场释放的演员们所创造的价值更是不可估量,很长一段时间,这些演员都会是中国荧屏的“老熟人”。

机缘在今年出现,“波澜”才刚刚开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2018网络造星新启示:成名时间急剧压缩,流量快速起落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