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编剧抄袭风波频出,怎么界定抄袭还是“碰瓷儿”?

文 │乒乓媛

昨天,《一出好戏》出品方正式委托律师白小莉,就“被指涉嫌抄袭”事宜发出严正声明,这是片方第一次就此事做出正面回应。

640.webp (1)

作为黄渤转行做导演的第一部电影,《一出好戏》在票房高歌猛进、好评如潮的同时,“抄袭风波”也一直如影随形。

8月12日,《一出好戏》上映的第三天,编剧于梦媛在微博上实名举报电影涉嫌抄袭。并晒出自己的被抄袭作品《男人危机》在2013年9月的拍摄制作备案公示表。

对此,电影方未作出回应,但很多网友自发找出相关采访和成书资料,力证《一出好戏》的创意早在2010年就已出现,并对抄袭质疑深表不屑:碰瓷儿,不约。

8月19日,于梦媛再次微博发声,否认碰瓷儿说,晒出公证书和与黄渤工作室的往来邮件,证明黄渤方确实接触过自己的剧本。并表示“2010年有创意”的说法没有证据。

640.webp (2)

8月20日导演韩延、编剧张小北在微博力挺黄渤,并同时说明自己与黄渤并无私交,发声只是出于“对创作者的尊重”。

时隔两天,一直受业内人士与网友力挺的《一出好戏》发布律师声明:电影《一出好戏》是主创团队原创作品,且属于在先创作的作品,并表示将“保留通过一切可能的法律手段及途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权利”。

无独有偶,今年上映并引发广泛讨论度的电影《妖猫传》《西虹市首富》,以及去年的大热网剧《白夜追凶》、热播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等,都曾陷入“抄袭”风波而引发大众关注。

640.webp (3)

但这些事件大多虎头蛇尾,占得一时热搜热议,最终是“抄袭”还是“碰瓷”,却不会广为外界所知。正如《一出好戏》的官方声明,虽然拉开了剧方与于梦媛方正式对决的序幕,却并未给网友带来多少谈资。而不能真正界定“维权”和“碰瓷”差异的网友,往往成为人云亦云的传声筒。

骨朵由此采访了一些业内人士和相关法律人员,通过他们对近期事件的态度看法,得以窥探到编剧行业的现状。

640.webp (10)

如何界定抄袭与碰瓷儿?

百度百科显示,“知识产权从本质上说是一种无形财产权”,这就决定了它在界定上的模糊性。而著作权作为知识产权的一种,在维权方面有着天然的难度。

“抄袭和学习、受影响,这两者之间很难界定,”著名编剧武瑶告诉骨朵:“比如说关于王子复仇记的故事模板,莎士比亚写的《哈姆莱特》被保留了下来,奉为经典。但之前肯定有相似的传说或神话,在各个文化各个时期都有,但你说莎士比亚抄袭了吗?”

640.webp (4)

创作的特点,也是其残忍性就在于,大家只会记得谁做的最好,不会记得谁做的最早。而大众在创作上的这种思维定式,更为抄袭的界定增加了难度。为此,编剧行业一直有个约定俗成的创作原则:“保护表达,不保护创意。”

但目前几部热映电影被指抄袭,在还未有任何官方结果的情况下,就被广大网友冠以“恶意碰瓷儿”之名,一定程度上源于被质疑方的“爆火”。“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影视市场的逐利性给爆火作品带来更多机会和关注度的同时,也将它推至风口浪尖,想蹭热度的人绝不在少数。

但这些事件到底是被抄袭后的正常维权,还是见利起意的碰瓷,编剧武瑶表示:“虽然很难,但必须严格界定。”

640.webp (5)

著名娱乐法律师李振武在接受骨朵采访时表示:“司法判决中判定一部作品是否抄袭,一般通用两个标准:一个是可接触,这是判定作品是雷同还是抄袭的重要证明。以《一出好戏》事件为例,可接触性就是指控方于梦媛是否有证据表明,《一出好戏》的编剧能够接触到自己的剧本。另一个是实质性相似,这是司法过程中最难去判定,也是审理这类案件最核心的点,需要进行大量的拆分、比对工作,在这个过程中,会求助一些专家证人,或编剧协会的编剧,让他们来出一些鉴定意见。”

目前,于梦媛方已经展示与黄渤工作室的邮件往来记录,证明了双方剧本的可接触性,而黄渤方需要证明《一出好戏》创作的提前性,或双方剧本实质性相似点不足。而这需要时间,这起质疑事件最终被判定为碰瓷儿还是抄袭,还有待结果的公示。

640.webp (6)

法律维权的过程复杂而漫长,而维权成本和损失赔偿的标准不相符,更是加重了维权负担,这也是版权法正式颁布20多年来,真正形成案子的维权案大概只有20多件的原因。

640.webp (10)

抄袭和碰瓷儿,都是业内常态

事实上,不管是真抄袭,还是被碰瓷儿,在编剧行业内一直是普遍存在的。

最近“被指抄袭”事件井喷式地出现,或许只是因为大众可以看到原来局限于行业圈层内的部分现实。这与“媒体和自媒体越来越发达,传播的影响力和到达度越来越高”有关。

而最近几起“被指抄袭”事件,都是名不见经传的编剧举报名编剧或大剧组抄袭,这给大众造成一个误解,编剧行业是否有强势方向弱势方“不问自取”的潜规则。其实不然,编剧行业抄袭情况普遍存在,是文学作品的抽象性和界定模糊决定的。

640.webp (7)

实际上,编剧创作过程的开放性,也决定了行业抄袭现象难以杜绝。动画版《画江湖之不良人》编剧关心向骨朵坦承,“我有一个创意,就会联系很多编剧,吃饭聊天,看看是否有合作意向,而同仁也可能给我出一些主意,在我们没有合作成功的前提下,我拍成了片子;或者我的创意,也可能被别人用了。这个东西你没法去细究,也不能去细究,没有意义。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规则和模糊地带。”

而编剧关心也给各位想要维权的编剧提出了忠告:“如果和导演聊天,你说的任何一句话将来都有可能作为呈堂呈贡,那么你要管住自己的嘴;如果你想要公证的话,那你要自己保存证据。比如我自己写剧本,也做导演,那么我的剧本一般都是我给自己的邮箱先发一个,以保存的日期为准。”

640.webp (8)

抄袭与碰瓷儿本就是一件事情的一体两面,在影视行业巨大利益驱使下,有抄袭者,就会有碰瓷者。对碰瓷者而言,侥幸胜诉固然名利双收,即使最终败诉,在“维权”过程中收获的巨大关注度和热度也成其今后事业的“资本”。

640.webp (10)

小结

剧本创作本是个创造世界、灵感迸发的愉悦过程,但抄袭作品的大量涌现,碰瓷事件的频繁发生,不但是对创作者的不尊重,也是对整个行业的污染,这也是大家反感抄袭的重要原因。

正如编剧武瑶对骨朵说的,“逐利性是抄袭诞生的主观原因,而思维缺少独特性是抄袭诞生的客观原因。”抄袭的本质核心归根到底在于,思维固化导致的创作同质化:“你总是读相似的书,看相似的电影,教育环境相似,生活环境相似,阅读内容相似,在这种相似之下,就有了同质化的思维和匮乏的创造力。”

640.webp (9)

好的作品在于有自己的表达,而影视编剧最大的意义就在于有自己的表达。这样的作品才是取材于生活,反馈于生活的优秀作品。

剧本创造性的缺乏,对影视行业来说无异于毁灭性的打击。当国产偶像剧一味模仿韩剧的“车祸、失忆、绝症”,当言情剧满是爱情至上言论和楚楚可怜小白花,当大女主剧充满天下男人都爱我的玛丽苏气息……不管是对普通观众,还是对业内创作人士,都是灾难。

抄袭作品的大范围成功可能引发行业震动,碰瓷事件频发也很可能引发行业创造性的回缩。

不过好在,对于剧本创作者来说,目前一直追求的,仍然是创作的独特性。武瑶向骨朵乐观地表示,当一直在追求独特性的时候,其实就很难被抄袭,也不容易被碰瓷:“我们创作的时候,需要准备大量的资料,防止和其他人看一样的书,要通过阅读找到属于自己的表达,例如,为了目前正在准备的一个大航海时代的剧,我们工作室大概准备了有200多本书。”

640.webp (10)

随着人们法律观念逐渐增强,维权意识逐渐提升,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著作权的案例将越来越多。而对于最近几起突破编剧行业圈层的“被指抄袭”事件,我们坚决抵制抄袭,但是否构成抄袭,需要法律的专业鉴定,不好早下定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编剧抄袭风波频出,怎么界定抄袭还是“碰瓷儿”?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