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专访丨岑俊义:与“对唱”有关的事

  文 │南风

做一档音乐节目是岑俊义一直以来的梦想,在他还是浙江卫视节目中心主任助理的时候,就跟台里提过要做音乐节目。但由他做总导演的《奔跑吧兄弟》实在太火,从内容竞争和盈利等各方面来看,台里都不可能放弃这个项目。

640.webp (20)

《这就是歌唱·对唱季》总导演、总编剧岑俊义

离职后,岑俊义接连做了几档节目,有主打相亲的《单身战争》,也有慢综艺《三个院子》,都是和真人秀有关的内容。他很喜欢做真人秀节目,可以从中看到丰满的人物性格,也是综艺里最高阶的类型。

《三个院子》播出期间,优酷的《这就是歌唱·对唱季》的筹备工作也在同步进行。和他做过的《爸爸回来了》一样,《三个院子》也是观察类真人秀,比起重复自己,他更喜欢挑战未知。“这个节目做完了,无论结果是好还是不好,我做综艺这个行当,我圆满了,各种类型都尝试过了。”

640.webp (36)

状态,是真人秀的灵魂

做真人秀,岑俊义最在意的是选手状态。很多音乐节目中选手唱歌时会遇到麦克风没声音等突发状况,有的导演会立刻上台调整,然后喊“5、4、3、2、1”重新开始,为了保证节目的完整性,后期剪辑时,这段插曲也就成了废片。

但岑俊义会把过程记录下来,“因为说不定他们会说一些好玩的话。”可能是跟旁边的人嘻嘻哈哈,可能是板下脸,或者立刻与导演沟通,无论哪一种,岑俊义都很珍惜。“这种状态是我特别保护的,可以看到这些人的人物性格。”

640.webp (21)

“状态好,节目可以剪得巨长无比,如果状态不好就会剪得很短。”为了让后期有状态可剪,录制现场导演组几乎从不关机,“只要他来到现场,我就会做到拍摄内容是无死角的,想躲也躲不了,总有机位能够拍到。”

而赛制,则是真人秀状态的催化剂,可以让节目永远有“戏”可看。岑俊义承认第一期确实很像相亲节目,同时也反复安利第二期,“大家真的一定要看第二期,第二期里对唱就出来了。”

《这就是歌唱·对唱季》至今播出四期,大部分内容都是找搭档和拆分的过程,第一期是配对,第二期进行拆分。当菱形拆分通道出现的那一刻,节目迎来转折点,岑俊义认为这也意味着“对唱”与相亲节目的拆分。

菱形通道有四条线路,男生女生各走一个通道,完全隔开,如果想跟这个人搭,往同一个方向走下去就可以汇合,如果不想搭,就往另外一个方向走。这样一来会有好几种状况发生,“有拆有分,人的性格就出来了。”

“我在配然后拆然后再配的过程中,是为了更好的重组人,让所有音乐人找到他们更合适的音乐搭档,这不是相亲节目的逻辑,也不会有任何一个相亲节目这么来做。”岑俊义极力撇清“对唱”与相亲节目的关系,希望大家能多看几期再下定论。

640.webp (22)

观众习惯了快餐文化,很多时候会先入为主,看了第一期就决定要不要追。节目制作方为满足这种市场需求,往往在第一期就设置“炸点”引人注目,尤其是主张“个性化”的网综,节奏快到飞起。

所以“对唱”的起点优势不大,很多人因此怀疑它能否成为暑期档爆款。以前做节目,第一期上线后,很多同行会和岑俊义探讨节目内容,但“对唱”上线后,和他讨论内容的人很少。

“我是这么安慰自己的,如果只求第一期的爆点,是不是有点急功近利?尤其是现在这个年头,为什么第一期就得很火呢?第一期如果点开得很高,好像很容易高开低走。如果第一期没有很高,我可以做低开高走。”

640.webp (36)

选手,是对唱的核心

岑俊义不止一次提到,“对唱”在选人阶段一直在和《中国好声音》竞争,他希望能找到唱功过关、性格和颜值突出的人,这和《中国好声音》不谋而合。“他们愿意选择来我们节目,是感受到了我们节目的真诚,同时也想尝试一些不同类型的节目。”

于选手而言,这是个冒险的决定。一个是超级IP,发展成熟且受众层面广,一个是主打市场空白点的垂直节目,而且还是网综,受众范围比电视节目更小。导演组在说服他们的过程中也不会告诉他们具体赛制,只说是个对唱真人秀。

640.webp (23)

但冒险本身就是一个人性格的突出点,敢于选择“对唱”的,都拥有不安分的心,这也是节目最需要的那部分人。至于如何把每个人的个性展示出来,还得靠赛制。

在对唱中,“和这个人搭还是不搭,很多时候只有自己本人知道。”节目里选手的所有去留,都是由本人决定的,即使有时候对方的未来会交到异性选手中,但在岑俊义看来,那是选手个人选择的失误,“他挑到不合适的人,才会被别人放弃。”

一个好的赛制,遵循的基本原则是优胜劣汰,不过意外随时随地都会发生。实力更强的孙楚雯就是其中的“漏网之鱼”,她被一个公认的实力较差的选手淘汰了,节目组无不为之惋惜。“她是场上唯一一个女rapper,可以为节目的未来做好多事情,为未来的搭档或者曲风加入很多变化。”

孙楚雯有很多搭档可以选择,但却挑中了与自己不搭的李明烨,“赛制可以让更好的人走到更后面,但是都是基于选手自己愿意的基础上。”尽管有时候这个选择是错误的。

640.webp (24)

为了让选手们更放松,节目的录制场地十分开阔,并且搭建了像观众席一样的台子,选手可以自由交流。“如果很正经坐在一起,大家不一定能够了解他的人物性格,如果是很松散的空间,他一些动作就会更真实。”

因为“对唱”里的真人秀部分很吃重,起初每个编剧会对接10来个人,但只预设,不干涉。“我曾经做的所有真人秀,从来没有任何脚本,真人秀不应该有脚本,如果有,在我看来那是错的。”

“对唱”的编剧要做三个事情,除了前期预判,还要想规则和辅助后期。“在拍摄中会根据现场的突发状况做一些微调,全部拍完了,后期会做重新梳理。”

现在真人秀的素材量都非常大,很多节目都以T为单位论素材。“这足够让我重新梳理人物故事线。理论上90个人可以剪出90条人物线,但是最后我会选我觉得最适合推的,或者更符合节目主题的。”

640.webp (25)

不过这仍然不够。节目从录制到开播不过一两个星期,而剧情式真人秀之所以有“剧情感”,很大程度上源于剧情的连贯性,因此都选择录制到中后程的时候再剪第一期。以结果推过程是剧情式真人秀的剪辑方法论,结果越明确,过程越清晰。

这也是岑俊义感到遗憾的地方,“开播前录得量不够大,我梳理的人物故事线没有办法那么精准,只能尽力去这么操作,没有办法保证(完整性)。”

640.webp (36)音乐,是故事的载体

评判一档带选秀性质的音乐节目是否是爆款的标准有三个:有没有推出新人、有没有作品流传、播放量到没到现象级门槛。在岑俊义心目中,人、作品、数据是他评价“对唱”的先后顺序。

有没有挖掘到选手的个性,是岑俊义最看重的一点,所以他才选择真人秀作为“对唱”的呈现方式。“我认真唱首歌可能大家不一定记住,可是我在什么情境下唱的,唱过之后会产生什么结果,会更容易被记住。”

第二期中,音乐就是选手们拆分的引子。已经配对成功的搭档通过演唱一首对唱歌曲,决定要不要和对方继续并肩作战下去,菱形通道的作用就此显现。剧情式真人秀经《中国有嘻哈》发扬光大以后,开始被各大选秀节目使用,岑俊义作为《中国有嘻哈》的总编剧,对剧情式真人秀的魅力深有体会。

640.webp (26)

在他看来,这是具有普适性的东西,“如果做到极致,在我看来也不是坏事,只会更好,而不会有损伤。”尽管此前也曾有因真人秀比重过高而影响节目整体效果的失败案例,但岑俊义仍然坚持这种模式,“剧情是跟整个节目融合在一起的,所以没有一个度。”“歌跟人物故事结合得好就没有问题,如果是硬性的剥离开,那就是两层皮了。”

在内容上,岑俊义在“对唱”中用的方式方法,和“嘻哈”没什么不同,只不过切入点是对唱,至于最后能有怎样的影响力,则取决于天时地利人和。

从前在浙江卫视时,《中国好声音》第一季第一期上线前,岑俊义去到节目海选的棚里和节目组看片,混音老师凌晨一点把拷贝好的带子带过来播放,很多导演看到自己找来的选手晋级之后开始鼓掌,甚至流泪。

640.webp (27)

音乐节目蕴含的强烈的感染力深深吸引了岑俊义,那时候他萌生了主控一档音乐节目的想法。而“对唱”这个节目“是我目前为止最想尝试的一种类型。”

很多导演会有意无意的在作品里注入很多自己的想法,但岑俊义在现阶段很反感把自己标签化,“我不想把自己定性,或者固定在一个套路和路径上。我希望是一个方方面面都在设立的一个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专访丨岑俊义:与“对唱”有关的事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