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专访丨许魏洲:少年“进化”中

文 │清歌

在采访过的艺人里,许魏洲是一个相当特别的存在。

640.webp (44)

见面地点约在他刚刚乔迁新址的工作室,之前在外街拍的许魏洲一进门得知有记者等着专访,就马上走过来打招呼,随后和工作人员商量起各种细节。

从采访在哪个房间,怎么坐,先补妆、拍照还是先采访,包括稍后工作人员的晚餐,他都亲自一一安排妥当,还非常帅气地一只手就把桌上巨大的吉他箱拎起来,交给工作人员嘱咐他们收好。

和其他艺人经常“被安排”不同,今年23岁的许魏洲已经开始有了“领导”的样子。

640.webp (45)

而他与日俱增的掌控力在采访中更加展露无遗,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明确地知道未来的发展方向,在他身上有了冷静沉稳,更不缺少年意气。

将近三年时光过去,作为演员、歌手、时尚圈新宠的许魏洲一直在努力“进化”,如今少年有成,未来可期。

640.webp (46)

许魏洲的“演技进化论”

饰演《爱情进化论》中的丁宇扬,让许魏洲在二十岁刚出头的时候,提前体验了一把“三十而立”的感觉。

丁宇扬的人设还不是普通人,“职场中的投行精英”这个头衔可以说引人瞩目,明显的年龄差距和从没接触过的职业背景让许魏洲不禁有点犯难,好在凭借他的悟性和认真准备,找到人物感觉并没花费太长时间。

640.webp (47)

“丁宇扬是一个理性大于感性的人,在事业上他非常有成就,但在爱情上他就是一个练习生。”谈到自己的角色,许魏洲一针见血的同时,深入剖析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他一直在学习怎么去爱一个人,也在学习怎么被爱,因为他不知道如何对待爱情,就像我们这剧名一样。”

而丁宇扬在剧中的“爱情进化”,也是许魏洲在表演上“进化”的过程。

要迈出的第一步,就是树立起投行精英应有的气场。包括怎么吸引别人的注意力、说话的语气和音调、动作上的设计等等众多细节,许魏洲都提前做好练习,尽力精益求精。

“要进入这个角色,更多的是需要找到丁宇扬‘稳’的感觉,因为像我自己,我是个二十几岁小年轻,平时的感觉肯定跟他不一样。”许魏洲笑起来,略带夸张地做个手势,秀出满满的少年感,“所以找到在人群中成为中心的感觉就对了,还有对整个大局的把握。”

640.webp (48)

接下来的第二关,是要恰如其分地表现出丁宇扬在对待爱情态度上的“进化”。

许魏洲十分精准地用“追求投资回报率”来形容丁宇扬最初的爱情观,又马上贴心地为他解释,“有时候工作难免影响到对爱情的处理方式。”

“每个角色都很生动、鲜活,丁宇扬的爱情观一直在慢慢成长,直到最后他才知道自己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对。”在剧透的前夕许魏洲带着调皮地卖了个关子,话锋一转,“所以相对于偶像剧,这部戏的现实之处就是体现了成年人进入社会之后,对爱情和工作,包括对自己的一种反思。”

而在演绎丁宇扬的过程中,最重头戏莫过于他对艾若曼感情转变的节点,对他来说,和艾若曼的关系是一个由远及近又渐行渐远的过程。

因此在拍摄的时候,许魏洲凭借自己的努力,再加上导演和表演老师的协助,将丁宇扬对艾若曼的态度转变刻画得尽量明晰。

“把每个节奏都演清楚了,我觉得这个表演就对了,”谈到自己的专业,许魏洲的态度十分认真,“之前也有一些拍戏的经验,对拍摄这部戏还是有帮助的,其实每一次我觉得都有学到新东西。”

640.webp (49)

就像在《爱情进化论》的片场,剧本围读阶段著名表演教师刘天池老师对他的指导,“特别特别爱演”的导演安竹间亲身给演员们做各种示范,都让许魏洲感觉获益匪浅。

不过提到自己在剧中的表现,许魏洲的态度依旧谦虚,“现在回过头看,当时很多地方演得还是有些青涩。这一年的时间演了别的戏,也经历了很多,我觉得如果现在去演的话应该可以做得更好。”

随着剧集的播出,丁宇扬的“爱情进化”正逐渐拉开序幕。而对许魏洲来说,从初涉演艺圈到现在,他始终在不断用心学习和实践,演技的“进化”之路从未停歇。

640.webp (46)

“音乐和影视希望能够并行”

除了演员之外,许魏洲还有另一个重要身份,就是歌手,能写词作曲、能唱、能弹吉他的那种真正的歌手。

640.webp (50)

早在高中时期,他就曾与好友组建了EggAche乐队,当时主要做翻唱,后来又组建了一只死亡金属风格的乐队,名为“PROME”。

这个名字来源于古希腊英雄普罗米修斯,当时乐队的成员们包括许魏洲希望他们的音乐能够打动人心,给人以光明与希望。而从另一个层面来说,作为盗火的英雄,普罗米修斯将全新的事物带到了人间。

许魏洲也一直将自己作为媒介,努力为粉丝们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引领她们去了解以前可能没接触过的理念。

“我一直给自己的定位就是流行歌手,”虽然之前在做摇滚乐队,但许魏洲摇了摇头,干脆利落地否认了自己是摇滚歌手,“我出的歌也以流行为主。”

640.webp (51)

“专辑里面会有一两首摇滚的歌,是想让我的粉丝们知道摇滚的精神、摇滚曲风的歌是什么样子,因为我自己有摇滚情怀,她们能理解、能喜欢我喜欢的这个东西就OK了。”

所以在音乐市场整体不景气的情况下,许魏洲还在坚持做专辑,尤其是实体专辑,更多的也是为自己的粉丝考虑,“我的粉丝会希望我出实体专辑,觉得既然作音乐,总得留下点东西。”

至于赚不赚钱,许魏洲似乎从来没考虑过,“我就说行,那我赔钱也去做,其实最后我也没算过,好像没怎么赔,反正平掉就完。”

除了用自己的音乐向粉丝传达摇滚精神,许魏洲在《新舞林大会》上还秀了一把拉丁舞,理由也十分简单。

“因为我也有看老版《舞林大会》,里面大家跳的都是国标舞,但是今年是街舞和现代舞比较多,所以我希望去把跳拉丁舞这个传统延续下来,这是我从小就学的东西,又是《新舞林大会》的保留舞种,希望可以让大家感受到男性拉丁舞者的力量。”

640.webp (52)

“对于比赛结果其实我无所谓,开心就好。”许魏洲摆了摆手,笑容十分洒脱,“在台上把自己的舞跳好,把这个作品呈现好,让观众看到,就OK了。”

对于许魏洲来说,他想把这些自己热爱的东西介绍给粉丝们,粉丝们是否接受、能够接受多少,他不会强求。

“我也不是说每首歌一定是摇滚,我觉得没有那个必要,如果以后能像萧敬腾老师那样,完全达到一个高度了,可以做狮子合唱团和自己喜欢做的音乐,那是到了一个境界。” 

“目前音乐和影视两方面的工作,我希望它们能够并行。”谈到自己的发展方向,许魏洲的态度稳重而坚定,“我会尽量把时间平衡开,音乐还是会以流行风格为主,希望得到大家认可的同时,大家也能接受里面的摇滚元素。”

640.webp (46)

“从自身做起,调整好心态”

随着工作在各个领域迅速铺开,许魏洲也变得越来越忙,谈到未来他始终抱着不断追求“进化”的态度,接受一切的可能性。

640.webp (53)

对于接戏,他觉得最重要的是“剧本自己喜欢、合适”,能学到东西的同时,也不浪费观众的时间,因为他始终觉得“对我来说,现在的提升空间还是很大的”。

“像我们这个年龄的演员,基本都是以自己身上的一些特质放到角色上面,”许魏洲笑了笑,说到自己的不足毫不避讳,“而演技真的就是靠经验积累下来的,需要通过时间和生活慢慢沉淀。”

“现在演戏、时尚、音乐都一直在做,这几个方面我会尽量平衡,不过工作重心还是以拍戏为主。音乐其实也是需要时间的,别看就只是唱歌演出,但是录歌其实花的时间很多,也需要一个打磨的过程,现在在其他方面的时间就只能努力协调。”

640.webp (54)

从2015年算起,许魏洲出道已经将近三年,这三年中他经历过迅速成名,也经历过坎坷挫折,受到过各种批评,也一直在努力成长。

而面对网上一些不友好的声音,许魏洲的心态豁达到不像他这个年龄的人,“作为一个公众人物,肯定会有人喜欢你,也会有人不认可你。我觉得如果网友提出的意见是好的,我会虚心接受。”

好在尽管工作中遇到的机遇和挑战越来越多,他始终都能像自己说的那样,“从自身做起,调整好心态,把更多的重心放在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上。”

对23岁的许魏洲来说,这一场事业上的“进化论”才刚刚拉开序幕,四周荆棘渐退,未来繁花似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专访丨许魏洲:少年“进化”中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