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专访丨郭麒麟:说我不专业的人,一定没看过我的表演

跟郭麒麟的采访约在了一个摄影工作室,刚刚结束时尚大片拍摄工作的他身穿西装,收拾得利落挺拔,打过招呼之后端端正正在沙发上落座,开始接受采访,态度非常认真,但气氛相当轻松活跃。

专访丨郭麒麟:说我不专业的人,一定没看过我的表演

这种轻松不是因为郭麒麟特别能逗,或者回答问题时抖各种包袱,恰恰相反,台下的他风格要内敛得多,会让人觉得风趣幽默,又绝不沾所谓“臭贫”的边,尺度拿捏精准。

这种尺度感其实是很难的一件事,而舞台表演经验丰富的郭麒麟做到了应付自如,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给我一个十八岁》中纯情专一且极具喜感的秋水才被他演绎得那么接地气又活灵活现。

专访丨郭麒麟:说我不专业的人,一定没看过我的表演

对于喜剧表演来说他是专业的,对于影视表演来说他又是一个新人,在这个圈子里辛苦跋涉多年,其实抛开“说相声的”“郭德纲的儿子”“德云社少班主”这些标签,郭麒麟最热爱的始终还是表演本身。

专访丨郭麒麟:说我不专业的人,一定没看过我的表演

“非典型性青春剧”

这几年青春题材影视剧可以说扎堆亮相,吸引了大量关注的同时,观众对于剧情的吐槽也越来越多,而且基本集中在“故事虚假,脱离现实”上。没想到《给我一个十八岁》竟然被自己的男主角郭麒麟吐槽了一把,理由是“太写实了,跟纪录片似的”。

这部改编自作家冯唐小说《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的剧集,以秋水和他的发小刘京伟、张国栋三兄弟为主线,讲述他们身上发生的关于友谊、爱情的故事。

在剧中,一切都按照生活最真实的样子在发生,有慈父严母、筒子楼里的家长里短,有学校里做不完的功课、恶作剧被老师抓住,当然还有让秋水魂牵梦萦却不敢表白的姑娘。

专访丨郭麒麟:说我不专业的人,一定没看过我的表演

“它不按套路出牌,是一个非典型性的青春剧。”说到戏,郭麒麟的兴致明显高了起来,“都说青春应该如何如何,现在拍的种类如此繁多,其实大体相像。很少有像这个戏拍的这么真实,因为那个年代的人就是这样的。”

而“真实”这个关键词,也同样体现在郭麒麟饰演秋水的过程中。除了惟妙惟肖地演绎出了秋水身上“北京小爷”的气质和又皮又闷的青涩感,郭麒麟也用自己深入的理解让这个经典角色有了新突破。

“秋水的叛逆就是社会认为好孩子应该是什么样的,他就叛逆着这个认知去做。”对于剧中秋水的“皮”,郭麒麟先是笑了,大概觉得和自己挺不一样,然后开始解释起自己的看法,非常认真地。

“都是正常青春期的冲动,就是因为荷尔蒙分泌太旺盛了,雄性激素的刺激导致他约束不了自己,但他也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

对于秋水来说,整蛊的戏码也无外乎在课堂上扔张国栋的鞋、在楼梯上蹲守泼水误淋英语老师、往茅房里扔鞭炮误伤教导主任,还基本上跑不掉,总在受罚。

专访丨郭麒麟:说我不专业的人,一定没看过我的表演

这仍然是每个人在青春期或多或少体验过的真实经历,包括秋水逐渐萌芽的青涩感情,也没有被加上种种校园题材中的主角光环。

“我就是看中感情戏才接的这个戏,就是因为它是最真实的、无疾而终的暗恋。”郭麒麟在初中也同样体验过充满小清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的感情,显然对秋水和朱裳之间那种朦胧青涩的小暧昧感同身受。

“但我就觉得我们这个戏这一点也好也不好,因为影视作品就是让人们做梦用的,让你觉得说不定某个平行世界真的发生过这样的故事。我们这个就太写实,跟纪录片似的。”

可正是因为真实,《给我一个十八岁》这部剧才能引起这么多观众的情感共鸣,郭麒麟饰演的秋水也让网友纷纷回忆起了自己的十八岁,能够演好一个现实生活中随处可见的人物,才是对演技最大的证明。

专访丨郭麒麟:说我不专业的人,一定没看过我的表演

“说相声是满足我表演欲望的工具”

接拍《给我一个十八岁》对郭麒麟来说是全新的尝试,他更为大家熟知的身份还是相声演员,同时这也是某些观众对他最深的刻板印象。

专访丨郭麒麟:说我不专业的人,一定没看过我的表演

“有些人就是觉得我演什么戏都是说相声,一看老感觉要出戏什么的,放心,说这种话的人肯定没看过我说相声。”淡淡的无奈一闪而过,对此他更多的是坦然,“其他的都无所谓,星二代什么的,都还能接受。”

郭麒麟今年22岁,距离正式在德云社登台却已经有7年,对于当年选择从学校退学的决定,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我认为这是殊途同归,无论我学的什么,那我还是想表演,还是想演出。”

“我那会儿选择退学说相声并不是因为我多爱相声,是因为我爱表演,或者说我表演的时候还能把人逗乐了那我会更高兴。”郭麒麟的这个答案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但在他心目中,他的表演从来不拘泥于相声这一种形式。

“我三四岁的时候我爸在家里留了一本笑话书,我就看,看完了之后到学前班给同学们讲,那会儿就很享受站在人前表演的过程”。

“相声是满足我表演欲望的一个工具。”郭麒麟这样给自己目前的主业下定义,口气坚定眼神认真,“也由于小时候接触这些东西特别多,我很熟悉它,也很喜欢它,而且关键是家传,这个很重要对吧?我爸要是导演可能我也就不说相声了。”

专访丨郭麒麟:说我不专业的人,一定没看过我的表演

从小就泡在相声园子里耳濡目染,又确实热爱表演,郭麒麟走上这条路可以说顺理成章。但很多时候父母往往不希望子女再从事跟自己一样的行业,受同样的苦,但郭德纲是希望儿子说相声的,郭麒麟反而是跟父亲较劲的那一个,“我要是不叛逆,10岁就退学说相声了。”

“他希望我干这行,但因为我叛逆,我就告诉他我肯定不会干的。但是叛逆了四年我突然觉得我这是跟我自己较劲,何必呢?我10岁的时候就想干这个,正好他也让我干这个。”

但郭麒麟从来没把自己就此归类为相声演员,他一直在寻找表演上新的形式和机遇,“你要单说相声有点枯燥,因为毕竟相声节目就那么点儿,从过去到现在传统节目一百多段,再创作的话一年能创作出一个优秀的节目,这就算一个非常非常高产的演员了。”

现在他也开始涉猎综艺、电影、电视剧等等多元化的领域,进行各种尝试,而不可避免地,他似乎始终难以摆脱“说相声的”这个固有标签。

专访丨郭麒麟:说我不专业的人,一定没看过我的表演

其实相声作为一种传统艺术,不管是从基本功上还是表演技能方面,都对艺人有着比普通影视演员更加严格的要求,远不像部分观众认为的那样站在台上说段子就行。

然而这么多年,想要转变广大观众心中留下的深刻印象实在不是一时半刻之功。

“我现在最希望的是大伙儿能看,不需要你认可我的辛苦,也不需要你认可我的劳动成果。”郭麒麟自嘲地笑了笑,心态倒似乎是一片平和,“我最怕的就是你不看就给我下了结论了。”

专访丨郭麒麟:说我不专业的人,一定没看过我的表演

“我不觉得有多成熟,我只是不幼稚”

从为了表演而选择相声,到相声、影视、综艺多栖,事业发展得有声有色,现在郭麒麟面对的最多的问题就是未来。年少成名、平台坚实、前途无限,大家都好奇接下来他打算怎么走。

专访丨郭麒麟:说我不专业的人,一定没看过我的表演

而郭麒麟的回答,可以用“不争即是争”来形容。对于自己热爱的表演,他不拒绝任何可能性,刚演过单纯调皮的秋水,又在古装剧《庆余年》中体验一把豪门争斗,历史题材、悬疑题材、关注弱势群体的题材,如果有机会他都想试试。

“我对未来其实没有太多规划,就是尽量顺从自己的意愿,水瓶座嘛。”郭麒麟很接地气地提起星座,挥挥手说得很随性,“拍拍这年龄段能拍的戏就挺好,接戏也不能盲目地接,还是得接适合自己的。”

看似云淡风轻,实际上郭麒麟给人的感觉远不止于此。在演艺圈摸爬滚打多年,听得多看得多的经历给了他可圈可点的业绩,也让他比同龄人更显沉稳,在采访中更是金句频频。

“一个人的性格在他18岁和48岁基本没有什么区别,他18岁是那样的人,到48岁心性上也还是那样的人。”

“其实不是怀念老师同学,是怀念当时那个无忧无虑的生活,人们怀念青春、怀念学校就是因为在学校里最纯粹、最单纯。”

专访丨郭麒麟:说我不专业的人,一定没看过我的表演

这些话细想颇有那么几分洞察世情的意思,可郭麒麟并不觉得这是老练的象征,“成熟?我不觉得我有多成熟,我只是不幼稚。”

“你要说咱思维多缜密,各方各面想的多老道,没有。人生经验在这儿呢,你不可能说提前能够止损,能够预料到自己的这些事。”他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少年气十足,“我只能做到不做傻事儿,不做幼稚的事儿。”

对于自己未来的路,郭麒麟没有给自己划下一个定规,却很清楚该朝哪个方向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专访丨郭麒麟:说我不专业的人,一定没看过我的表演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