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专访丨谢涤葵的第二次“爸爸经”

文 │ 南风

阔别《爸爸去哪儿》三年之久,谢涤葵再次扛起“爸爸”大旗,这一次,它叫《想想办法吧爸爸》。

2013年横空出世的《爸爸去哪儿》撕开了萌娃综艺的口子,从此“明星带孩子”的节目成为各平台标配,总导演谢涤葵也一夜成名。但五年过去,层出不穷的同类型综艺在繁荣市场的同时也让市场天花板清晰可见。

值得注意的是,谢涤葵一手打造的《爸爸去哪儿》至今仍是市场上最具IP价值的萌娃类综艺,同一个人再做一档同题材的节目,难免会被比较。

640.webp (31)

《想想办法吧爸爸》总导演:谢涤葵

不过这种比较应该仅限于节目内容的表述层面,而非影响范围。因为二者的起跑线并不同,《爸爸去哪儿》是中国综艺市场开天辟地头一遭,具有先天优势,《想想办法吧爸爸》则是市场发展成熟的产物。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想想办法吧爸爸》其实有不少创新。除了爸爸和萌娃的线索,节目加入了妈妈的角色,并且采用零间歇的录制方式,让节目剧情感和连贯性更强。

而且爸爸和孩子也并非都是原生家庭,在《爸爸去哪儿》第四季加入董大力做实习爸爸并大获成功后,“鲜肉萌娃”至今都是这类节目的大热搭配。《想想办法吧爸爸》同样有一位素人爸爸陈飞宇,而且年龄更小。

相比真正为人父的嘉宾,陈飞宇更令谢涤葵头大,他的零带娃经验意味着能和孩子产生更多戏剧冲突,这在真人秀中十分稀缺。但也恰恰是零经验,让他和孩子的旅途充满未知,“他中途一度不想录了,确实觉得压力太大。”

640 (3)

真实与未知是真人秀的铠甲与软肋,因为孩子难以控制,所以萌娃节目在这方面尤甚,《想想办法吧爸爸》不只需要爸爸们想办法,节目组要考虑的事情更多。

640.webp (32)

24天×24小时

谈起要连续24小时不间断拍摄,谢涤葵感觉“做这个节目是给自己挖了个很大的坑。”这是他第一次挑战24×24的拍摄方式,原因很简单:求真。

真人秀一直以来都被观众诟病“剧本痕迹重”,有“作秀”嫌疑,但最近几年制作方正在把重心放在“真”上,节目越真实,观众才会越投入真情实感。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人在做,镜头在看,嘉宾们通常会顾虑到镜头而难以放飞自我。

为了让嘉宾忘记镜头的存在,节目组往往会制定强规则逼迫出嘉宾最真实的人性。前有《这就是街舞》之鉴,节目组在一轮淘汰赛后让晋级选手24小时内筹备另外的舞蹈,然后进入第二轮淘汰赛,时间紧,任务重,选手的潜能在高强度赛制下被激发,最终节目获得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效果。

640.webp (33)

《想想办法吧爸爸》也是如此,“这么长的一个录制周期里面,他们所有的感觉都是非常真实的,非常贴近真正的生活,这也是我们想要追求的一个质感。”谢涤葵告诉骨朵,《想想办法吧爸爸》更像是一个纪实节目,他们舍弃了很多游戏环节,而是像拍摄公路记录片一样,拍摄爸爸和孩子的相处日常。

这样做同样有利有弊,游戏的加入可以丰富节目内容,好的游戏也有固定的笑点,像万金油一样适用于每个人。削弱游戏感后,为了让节目看点同样丰富,势必要给爸爸和孩子的生活添加更多故事线,这很考验编剧们的功力,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真人秀的编剧和影视剧编剧职责完全不同,负责的是节目规则的设置、辅助后期梳理故事线等工作。《想想办法吧爸爸》导演组有七八十人,编剧占三分之一左右,因为是连续录制,中间没有反悔和修补的可能,所以导演和编剧必须要提前设置好多种方案。

640.webp (34)

光踩点和周转,就是一项大工程。

四月启动,六月开拍,短短两个月导演组跑遍大江南北,最终定下了从北京出发到鄂尔多斯,再到重庆、成都、泰国,然后回到北京的路线。

“踩点去了很多的地方,杭州、日本、香港、澳门、东北都去过,但我们还有一个几百人的团队要定机票、车票,从一些现实性和节目两个角度的考虑,就选择了这样的一些拍摄地点。”

采用间歇式录制的节目,在两个地点拍摄间隙会有整顿时间,以便让节目组有喘气的机会,《想想办法吧爸爸》没有这个间隙,因此选择小组作业。

谢涤葵把团队分成N个小组,一支队伍在北京拍摄的同时,另一支队伍已经在鄂尔多斯等候,北京的小组拍完后会立刻赶往鄂尔多斯之后的地点,依次往复,“每一个工种上的每一个人都没有休息。”

640.webp (35)

好在整个录制周期并没出现大的纰漏,只是忙坏了制片组。300人的转场,涉及火车、飞机、大巴等各种交通运输工具,非常繁琐。他们基本上24小时都在工作,不停的退、改、签,每个时刻都会有人要出发到各个地方,谢涤葵说这是他们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有的时候你去定一架飞机,都没有那么多机票。” 

640.webp (32)

是真人秀,也是连续剧

虽说综艺和影视剧编剧分工不同,但为了让节目更像连续剧,节目组还请来了电影的编剧帮忙,“集与集之间的逻辑性和悬念感会更强一些。”

不过这仍然不意味着他们会给嘉宾设计台词和反应,相反,《想想办法吧爸爸》给嘉宾自由发挥的空间更多。“以前的真人秀剧本定下来之后,我是70%给他们把控,30%看艺人的发挥,这个节目的把控会小一些,只有一半,因为我们很多都是在生活当中真实记录的。”谢涤葵说道。

这种把控一方面是旅行的规划,一方面是嘉宾引导。

640.webp (36)

前期筹备中,编剧们会根据节目“背包旅行”的调性,在各个地点把爸爸和孩子可以做的事全部尝试一遍,做好剧本设计。正式录制时,节目组会没收爸爸们的钱包,然后给予少量经费支持。

没有助理、没有妈妈、住不起五星级酒店、也坐不起商务舱,于是爸爸们带着孩子和行李只能坐经济舱,自己定机票,或者坐地铁、公交车、大巴。“他们的很多困难和笑料,就是从日常生活的压迫感中产生的,但是每个环节的设计,我们的编剧都会尝试。”

比如在北京给他们多少钱合适,让他们在哪里吃饭才会有意思,剩多少钱才会够打车、定机票,都是编剧团队亲身体验之后决定的。而且一旦计划有变,必须有后备方案顶上。

在户外录节目,天气是最大的敌人。《想想办法吧爸爸》本来在鄂尔多斯设计了让爸爸和孩子学马术的环节,还斥巨资专门调来一个马术团队指导。一切准备妥当,没想到草原的天说变就变,上一秒还晴空万里,下一秒就下起了瓢泼大雨,于是只能用室内环节代替。这是谢涤葵感到最遗憾的地方,“紧急调整出来的肯定不如原来想的周到。”

640.webp (37)

外部环境的不可控令团队有心无力,但嘉宾的引导和拍摄是他们完全可以把控好的。因为想让节目向公路片靠拢,节目组还动用了电影拍摄器材,并派出有哄娃经验的编导引导孩子来保证拍摄进程。

“如果编导没有专业哄娃技巧,是做不了这个节目的。”这是谢涤葵在《爸爸去哪儿》得到的经验。

《爸爸去哪儿》第三季找到胡军的时候,一开始他很拒绝,觉得康康比较高冷,不愿与人打交道,不适合这个节目。谢涤葵派出了在第一季中带张亮和天天的编导跟康康交流,结果她很快就把康康搞定了,就连胡军也很诧异。

拍《想想办法吧爸爸》的时候,北京站有一个环节是让孩子们离开爸爸,独自去秀水街买东西,依赖父母的孩子们心不甘情不愿,无一不哇哇大哭。这种真实感对节目很重要,但录制还要继续,节目组不可能完全放任孩子们哭喊而置之不理。

640.webp (38)

这时候就需要编导们上前安抚孩子、讲道理,让他们继续完成任务,“小孩子对编剧和导演产生信任,才会真正听你的话,我们选择的编剧都特别善于和小孩子打交道,这也是比较关键的一点,一定要找这种编导。”

对爸爸们的引导也同样如此,在谢涤葵看来,这毕竟是一个节目,不能让爸爸们完全流露生活中的真实状态,如果有人在日常生活中和孩子相处时比较沉默,那么拍摄出来节目的素材量会大大减少。

“这个节目里是很真实的生活场景,但是你一定要有更加饱满的热情来做这个事,我们会和爸爸们讲要更加的投入,把内心的情绪表露出来,你是怎么想的要让观众感受到。”

640.webp (32)

是创新,不是超越

和其他萌娃类综艺“大人带小孩”的单线叙事方式不同,《想想办法吧爸爸》增加了妈妈这条线,而且从头到尾一直存在,并非偶然的探班。

640.webp (39)

妈妈们会事先在距离爸爸和孩子不远的地方等他们,吃吃喝喝玩玩乐乐,与爸爸带孩子的辛苦形成鲜明对比,但有时也会装扮成陌生人靠近他们,完成一些任务。

与此同时,让17岁的陈飞宇一人带俩娃也突破了萌娃类综艺给年轻男明星的挑战限度。节目组在邀请陈飞宇时并没有告诉他是带男孩子,还是一对混血双胞胎。他一直以为自己在节目中会像董大力和阿拉蕾一样是偶像剧画风担当者,所以准备了很多女孩的玩具。

到了机场,陈飞宇就傻眼了。但挑战才刚刚开始,双胞胎生性顽皮而且饭量很大,在经费有限的情况下,照顾好了双胞胎,有时候陈飞宇自己却吃不上饭,设想中的偶像剧就这么变成了求生记。

这种反差和冲突正中谢涤葵下怀。“他自己就是一个大孩子,我让他搞定两个小孩,对他来讲是一个不可不完成的任务,他可能随时会‘炸’了,这对这个节目来讲会更加的有不确定性。”

640.webp (40)

经过《爸爸去哪儿》一役,谢涤葵拍起户外真人秀更加得心应手。《爸爸去哪儿》与《想想办法吧爸爸》中间相隔的三年,他做了很多其他类型的真人秀节目,现在回过头来再拍“爸爸”题材,谢涤葵俨然已是老江湖了。

虽然一个是电视综艺,一个是网络综艺,但二者在拍摄手法上并没有什么不同,谢涤葵要适应的是内容节奏。出品方优酷告诉他,即使是萌娃节目,节奏也一定要快,所以他需要放弃《爸爸去哪儿》那种娓娓道来的叙述方式。好在网综没有时长限制,这让他轻松不少。

《爸爸去哪儿》是谢涤葵第一次制作娱乐类电视真人秀,在第一期播出前,他都是没什么底气的。《想想办法吧爸爸》是他转战网综后“重操旧业”的第一个作品,对他而言,这场挑战既是对过往经验的释放,也是收获新经验的过程。

640.webp (41)

七年前,谢涤葵带着团队拍《变形计》的时候,为了全方位观察主人公动向,他们在主人公居住的房子里安装了很多固定摄像头。那时候他并不知道,这一措施会在《爸爸去哪儿》里派上大用场。

“你现在学到的东西可能在不会在短期内用上,但是也许在某一天会给你一个非常大的惊喜,做每一个项目都是这样的。这次我调动几百人的队伍完成一次这样的拍摄,我积累的经验说不定将来在做另一个事的时候会帮助我。”

谢涤葵没想过让《想想办法吧爸爸》超过《爸爸去哪儿》。这类节目数量已经太多,新节目虽然有不少创新之处,但很难带给观众初见《爸爸去哪儿》的稀缺感与新鲜感。“好看的节目还会有,但是要出现一个类似于当年那么大影响力的亲子节目,很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专访丨谢涤葵的第二次“爸爸经”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