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专访丨朱一龙:以初心应万变,做个“慢”演员挺好

640

文│何思源

再次采访到朱一龙,一切好像都不一样了,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变。

朱一龙,是一个提起2018年夏天的演艺圈就绕不过去的名字。超级网剧《镇魂》的爆红,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印刻进了无数镇魂女神的心尖,同时人气也飞速攀升。

640.webp

他的人气之强不光体现在各种热搜,还有激增至将近800万的微博粉丝数。随着曝光度越来越高,朱一龙的工作强度也一直在加大。

除了拍戏以外,各种采访和商务合作也纷至沓来,挤占了他本来就为数不多的休息时间。但是眼前刚刚结束一天紧张拍摄的他虽然略显疲惫,依然眼神澄澈、态度认真。

一如去年在《密战》北京首映礼上初见时的模样,朱一龙几乎没什么变化,说话还是慢条斯理,问题稍显复杂,他便会更沉着地去思考答案,快要凝固的气氛让人略微心焦却又不忍心难为他,于是采访中的画面经常几乎静止成一幅jpg,让人忍不住怀疑对面的人是不是使用了什么可以让时间停滞的“异能”。

答案当然是……并没有,朱一龙就是朱一龙,他不是沈巍。

尽管他用自己精湛的演技赋予了沈巍生命与灵魂,但是伴君千日终有一别,过了今天沈巍的旅程就暂时结束了,而朱一龙的路还有很长。

640.webp (1)

640.webp (2)

“尽我所能去理解人物”

在《镇魂》中,朱一龙一人分饰三个角色,将沈巍的温润端方、黑袍使的冷冽肃杀和夜尊的邪恶癫狂展现得淋漓尽致。同样的面容,同一把嗓音,却能让观众清楚地感受到角色之间泾渭分明的特点。

镇魂女神们就更不必说,明明前一天还在对着沈教授花痴,夜尊一出场立马将“面面好看”送上微博热搜,过不了两天又把自己的少女心全都捧给了月光下舔着棒棒糖的小鬼王。

640.webp (3)

“爬墙比翻书都快”原本是饭圈常态,可爬来爬去粉的终究还是朱一龙,这就很神奇了。

对于自己受到认可的演技,朱一龙扬起一个并不显眼的微笑,给出的答案毫不“炫技”,意外地脚踏实地,“其实就是尽我所能去理解人物,前期的话就是看剧本,在心里对他们有一个预设,进组之前借助定妆、造型,一步一步把自己变成心中想象的角色那个样子。”

说得如此简单轻松,这样做就真的可以成为连死忠原著粉都纷纷予以认证的“沈巍本巍”吗?众所周知,出演热门小说IP中的人气主角是一柄双刃剑,更何况是《镇魂》这种剧情被质疑“魔改”的题材。

“如果有原著,肯定是要去读的。”已经饰演过《新萧十一郎》中连城璧、《新边城浪子》中傅红雪的朱一龙对此可谓驾轻就熟,“最后还是要回归到剧本,小说里的东西不会刻意带出来,但因为已经看过了,就已经在心里了。”

640.webp (4)

而三个角色中让朱一龙觉得塑造难度最大的,是最晚出场的夜尊。

在之前的剧情中,大Boss夜尊一直作为幕后老板活在各种小反派的台词里,好不容易闪亮登场,举止动作和台词语气无不夸张,如何让观众以最快的速度接受他?实在是很有难度。

“尽量地抛弃自己一些固有的习惯,从剧本、小说里面感受这个角色,真诚地去接纳他,去表达他。”他强调了“接纳”二字,随后认真地为夜尊“辩解”起来,“我觉得夜尊这个角色是有点自卑,他觉得他自己被遗弃了,所以他在不断的压迫中爆发,用强大的能力和外表去保护自己。”

640.webp (5)

当听到夜尊的台词风格被形容为仿佛“传销讲座”时,他忍不住笑出来,“我觉得在真正能够理解人物、理解场景后,就能自然而然地进入状态,通过神态、语气、行为动作这些一连串的东西去表现出人物的内心。”

其实说白了,就是要“入戏”,如果一个演员自己都无法入戏,还如何隔着屏幕向观众表达出人物的喜怒哀乐,甚至于最细致入微的情感?

朱一龙做到了,而且做得非常好,一直以来观众对他的高度认可就是充分的证明。

640.webp (2)

“拍摄经验是一个充电的过程”

对于朱一龙的爆红,很多人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那个演技好、人却一直不火的男演员终于没有被大家错过。

640.webp (6)

“其实我年少的时候对表演并没有很感兴趣,”虽说如今朱一龙的演技过硬已经成为公认的事实,但他真诚地认为自己对于表演没什么天分,“感兴趣是在上了电影学院之后,在老师的鼓励下,发现表演是另外一种宣泄的途径,可以不用像平时的自己那样。”

这是实话。因为平时的朱一龙给人的第一印象,通常是“慢热”“腼腆”“话题杀手”这些并不张扬的个性。在那场相当随性的700万粉丝福利直播中,大家经常要通过“居老师”眨动的长睫毛来认定自己的直播画面并没有卡住,他真的就是没动没说话、直播成了静态jpg而已。

似乎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安静的大男孩儿,既可以演《情定三生》里深情的迟瑞、《芈月传》里霸气的嬴稷、《新萧十一郎》里野心勃勃的连城璧,也可以演《新边城浪子》里孤僻的傅红雪、《御姐归来》里喜感的何开心、《花谢花飞花满天》里活泼开朗的花无谢。

640.webp (7)

众多角色之间强烈的反差让人忍不住觉得他天生就是当演员的料,可朱一龙在北京电影学院上学的时候“甚至不知道真正拍戏是要干什么,因为没拍过戏,也没有接触过剧组”,大家都在很努力专注地排练,日以继夜。

等到毕业之后,他又几乎没从剧组出来过,八年间紧锣密鼓地拍摄了将近60部影视作品。

“拍摄经验是一个充电的过程,尝试不同的表演风格总是有用的。”说起自己选择的路,语气坚定而又执着,他的好演技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磨练出来,没有任何捷径。

640

而谈到表演,“真诚”也是朱一龙反复提及的关键词,无论是面对每一个角色,还是日复一日的工作,“我觉得演员都是有信念的,会相信自己的角色,肯定会把自己融入进去,同时把自己的人生感悟、经历放到角色当中去,让角色更复杂、更丰富。”

至于其他事情,他似乎很少考虑,不管是一夜爆红带来的名利,还是随之而来的纷争。

“我希望让大家看到我生活中的样子时,都是尽量真实自然的。我觉得自己是个比较能自我消化的人,尤其是在这个行业里,就尽量不要跟别人去比,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吧。”

话题既然已经如此佛系,继续聊,自然就进入了“书画琴棋诗酒花”的范畴。

“最近在看金宇澄的《繁花》,我看书很杂,比较喜欢看有画面感的小说。” 和想象中的非常接近,“居老师”私下的画风果然很文艺,“平时有空喜欢弹弹吉他。”

640.webp (8)

640.webp (2)

把挑战“当做一种生活的冒险”

十年砥砺,终获回报,镜头前那些曾经被人忽略的艰苦努力攒在一起瞬间被观众发现,而此时此刻,朱一龙却只想慢下来。

“我觉得(心态)没有太大变化,我和我的团队也选择放慢脚步,保留一点演员的神秘感,对剧本的挑选也会更谨慎。”又是招牌的绅士笑,从来都是那样不疾不徐的语速,“挑战肯定会越来越多,权当做一种生活的冒险吧。” 

对于随着走红必然会迅速增多的工作机会,他最看重的也始终是剧本和团队,“我不会说我一定要去演什么样的角色,还是要看剧本、看团队,因为你光对你的人物有要求是没有用的。”

“我在拍《知否》(正午阳光出品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时候,七个月时间什么都没干,就待在这一个剧组里。其实齐衡这个角色在原作中戏份并不多,但我就想沉进这个角色里,踏踏实实地表演。因为能在那种环境下演戏很不容易,那是一个可以让你畅快表演的团队,我很享受在那儿拍戏的时间。”

640.webp (9)

除了对剧本和团队的严格要求,朱一龙对其他的各种可能性都坦然迎接。连环杀手或者多重人格的角色?为角色扮丑、男扮女装、变很胖或者更瘦?“只要团队好,剧本好,我不怕的。”

至于四面八方投来的认可和期待所带来的压力,他认为,“不会太有压力,人无完人,起起落落我觉得很正常。”

心态从容淡然,他自己倒是不急不躁、稳扎稳打。可作为正当红的演员,慢成这样真的好吗?

又有何不妥呢?可以静下心来拍自己想拍的戏,做好自己想做的事,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640.webp (10)

“我对自己其实是属于没有什么太大规划的,我喜欢做简单的事情,稍微纯粹一点,目的简单一点。”

这么说着的朱一龙,最终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就按照自己的节奏坚持往下走就好了,好好做一个演员。”

看似很简单,但仔细想想却也最难。好在三十而立,正值当年,如今拨云见日,未来可期。

640.webp (1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专访丨朱一龙:以初心应万变,做个“慢”演员挺好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