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陈芷涵“北上”之路的困境与机遇,台湾团队距离内地市场还远吗?

 文 │ 刘肉英

在香港制作团队“北上”并成功融入内地市场之后,台湾的从业者也开始跃跃欲试了。

早年在内地市场播出的港剧、台剧都只是版权引进,而最近一年的时间,港剧纷纷与内地视频平台合作,来寻找新的出口,虽然并不是每一部剧的播出效果都令人满意,但对于香港的影视公司和电视台来说,进军内地市场必定能带来一笔不错的收入,也同样能为香港地区的市场再次带来一些波澜。

相比之下,曾经在内地市场更受年轻观众欢迎的台剧则走得慢一些,虽然知名的台湾导演已经在内地影视剧市场小试牛刀,但大多数的制作人和团队都还在观望阶段,内地市场的庞大对于港台地区的制作人来说,是机会更是考验,而地域差异以及市场环境、受众的不同,也让港台地区的制作团队“北上”多了更多困难。

640.webp (20)

即使面对的市场仍然还有很多未知,但陈芷涵带着三凤制作,终于还是决定北上了,在此之前,三凤制作曾自制了在内地和台湾都口碑颇高的《我可能不会爱你》,以及曾在腾讯视频上线并三周播放量破亿的《稍息立正我爱你》。最近,由三凤制作承制,与内地影视公司合作的《热血高校》播出,虽然未有之前的作品影响力大,但却是三凤制作“北上”的重要一步。

640.webp (30)

剧版是游戏的“前奏”

《热血高校》其实只是一部中小成本的网剧,虽然没有流量演员加持,但却有一个经典的重量级的IP傍身——任天堂FC红白机游戏《热血高校》。作为任天堂的经典游戏,恺英科技在购买了版权之后便着手开发影视版,以其作为后期游戏上线的预热,但是刚看到这部剧的片名时,不少观众会在第一时间想到小栗旬版的电影,抱着这种想法,点开视频就会迎来失望。

“因为买了版权,所以必须要用这四个字来作名字。”面对这样的情况,陈芷涵也只能尽力在剧集内容方面做更多的努力,作为《热血高校》的监制和三凤制作执行长,这次与内地影视公司的合作其实也是三凤制作开始“北上”的一个标志。

640.webp (21)

台湾电视剧知名监制、制片人 陈芷涵

《热血高校》重在“热血”,所以体育竞技题材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再加上全程在台湾拍摄,整体承制都是由台湾团队来完成,于是,在竞技项目方面,最终选择了柔道,“台湾的柔道成绩还不错,我们也请了专业的教练来做顾问。”而该剧的导演许肇任则曾和陈正道导演一起拍摄了《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对于青春类内容也有自己的见解。

虽然全程都在台湾拍摄,但这部剧最终还是要在内地的视频平台播放,为了符合内地观众的观看习惯,《热血高校》的两位编剧均来自大陆,“拍摄过程中,我们一直都要注意拍摄地有没有繁体字广告牌乱入,很多道具也都是从内地运过来的,所以这部剧其实并没有强调故事的发生地点,主要还是在讲述年轻人逐梦的故事。”陈芷涵说。

作为游戏进入市场的先行内容,网剧《热血高校》最重要的使命就是让观众记住这个名字,从这点诉求上来看,《热血高校》也算是完成了使命,而这次项目的摄制也让三凤制作在与内地公司的合作方面又熟悉了一些,“这次合作真的和三凤之前做的戏都不一样,我们比较擅长做都会剧,以男女主角的情感为主线,这次涉及运动题材,也学习了很多。”

640.webp (22)

在《热血高校》之前,《旋风少女》《浪花一朵朵》《旋风十一人》等校园竞技类剧集都播出效果不错,虽然这类题材在内地市场还算新颖,但对于港台地区的创作团队来说,曾经的《格斗天王》《篮球火》等剧,都取得了高口碑,陈芷涵也并非第一次做这种类型的内容。

《热血高校》作为一部小成本网剧,“与其说我们的收益有多少,我觉得经验收益更大。”这部剧虽然没有特别亮眼的播出成绩,但也算得上是“小兵立大功”,“我们是要把观众导流到游戏中,虽然现在游戏部分还没有完成,但未来观众也会把剧和游戏联系在一起。”

640.webp (30)

需要适应内地的节奏

虽然都是在做影视剧内容,但台湾和内地的操作方式仍有很多不同,“还是需要适应的过程”,陈芷涵坦陈。

当年在《公主小妹》,爷爷的皇甫大宅就是在不同7个取景地拍摄的,前院、后院、门口、卧室、餐厅等不同的场景都在不同的取景地,而且这7个地方从台中到台北,“因为没有一个真的一模一样的豪宅是符合我们的需求的。”这样的拍摄和频繁的换景在内地几乎是无法实现的,先不说这7个景之间的距离远近,但是换景的人工成本都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640.webp (23)

相比之下,在内地拍戏,搭景则会是比较常见的拍摄方式。《温暖的弦》中,男主角的办公室在66层,又有很多场在电梯里的戏份,于是在拍摄过程中,剧组就真的搭建了一个太空舱一样的电梯,后期再做出升降的感觉,《法医秦明2之清道夫》也是同样,在棚里搭建出了电梯竖井,以方便拍摄。

“要还原剧本中的场景,不能糊弄,还要逼真,又要在预算允许的范围之内,所以我们只能尽可能地去找实景,总不能台词都是上亿的交易金融,客厅却是简陋小小的一个,太奇怪了。”所以这次《热血高校》选择在台湾拍摄,都是在剧本创作过程中就先把拍摄的场景看好,因为台湾的柔道场馆并不多,如果大场景的比赛太多的话,拍摄起来就比较困难。

不同于香港地区的电视台和影视公司直接和内地视频平台联姻,台湾的制作团队更倾向于与内地的影视公司合作,“我们需要有人来帮我们把关,不同的环境我们还是会比较难拿捏尺度。”就好比曾经在台湾播出的《流星花园》中,道明寺对杉菜的霸凌,在内地版中就绝对不能出现一样,即使是青春热血题材,在美国、韩国也会有稍微暗黑系一点的内容,但这部分内容在内地市场中是很难体现的。

“我们已经和观达影视合作过很多次了。”陈芷涵说,当年参与《我可能不会爱你》内地发行工作的周丹就是目前观达影视的总经理,而三凤制作的签约编剧简奇峰、林欣慧也曾创作了观达影视出品的《浪花一朵朵》,前不久的热播剧《温暖的弦》的导演也是三凤制作的签约导演黄天仁。

640.webp (24)

台湾的偶像剧依然间接地推动了内地偶像剧的发展。《杉杉来了》《何以笙箫默》《我是杜拉拉》《老男孩》均出自台湾导演刘俊杰之手,其中《杉杉来了》更是将内地青春偶像剧的概念打响,曾在台湾拍摄《公主小妹》《海豚湾恋人》的林合隆导演也曾在内地拍摄了《锦绣缘华丽冒险》,学习和适应其实已经是台湾团队最重要的能力。

640.webp (30)

偶像剧仍然是杀手锏

虽然台湾和内地都讲国语,几乎没有什么交流困难,但在影视剧方面,仍然会有一些问题,“比如我们不太明白打call、佛系这种词,所以出现在台词中就比较难理解。”另一方面,就是发行问题,内地确实有一些剧尤其是古装剧,在台湾地区播得很好,但是青春类型的剧台湾观众就会比较在意台词口音问题,电视台在购片的过程中就会有些打退堂鼓的意思。

《步步惊心》《琅琊榜》《军师联盟》等内地古装剧都在台湾播得不错,但像《我的前半生》这类现实主义题材剧在台湾没有太多的情感共鸣,但随着两岸文化的交流以及影视人通过作品不断地沟通,台湾和内地的影视内容相互输送的道路也会愈发通畅。

640.webp (25)

反观台湾影视团队北上来内地发展的现状,青春、偶像类题材作品仍然是他们的杀手锏,《克拉恋人》《人间至味是清欢》《杉杉来了》《何以笙箫默》《锦绣缘华丽冒险》《十五年候鸟等待》等作品,无一不透露着偶像剧的气息。

“偶像剧的定义其实在两种,一种是通过一部剧来制造偶像,另一种就是用偶像来出演。”早年的台湾偶像剧几乎都在制造偶像,就像当年的F4、郭品超、贺军翔等,但随着市场和发行压力,慢慢地,台湾市场也开始“唯偶像论”,“因为台湾市场比较小,一部剧拍摄之后如果没有海外发行就一定会赔钱,所以为了盈利,业务部门也会要求我们用哪些演员。”

本末倒置的行为也无异于饮鸩止渴,另一方面,也是台湾偶像剧走向没落的主要原因就是市场局限,“台湾市场比较小,广告卖到顶也就只有那么多钱,我们的制作费就比较有限,但眼看内地以及其他国家的影视剧制作费都在上涨,内容水平也在提高,台湾就只能逐步慢下来了。”陈芷涵心中惋惜,却也不得不面对现状。

一部《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就能捧红胡一天,其实这就是早年台湾偶像剧的造星逻辑,选用最合适的新人,但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说,这样的选择对于台湾的电视台来说,太冒险了。随着台湾影视人才纷纷“北上”,其实在内地市场中的竞争也会愈发激烈,早年间可能会有一部分投机的人想着“北上就能捞钱”,但现在内地的市场也已经完全变了。

640.webp (26)

“你要先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本事,也要想想自己在台湾做到了什么成绩,这些成绩是否会被内地的公司认可,如果真的有好的机会,确实可以选择‘北上’,但如果不是这样,那也别天真了。”

经过这几年逐步的尝试,三凤制作已经对内地的市场有了一些了解,未来,他们也会继续和观达影视合作,一部非常有挑战性的古装偶像剧也已提上了日程,而这次该剧将在内地拍摄,这对于三凤制作来说,又将是对于内地市场的另一次学习。

“在这个时期,赚多少钱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抓住这个机会。”陈芷涵诚恳地说,虽然由于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台湾团队还没能像香港影视公司或电视台一样和内地视频平台直接“联姻”,但随着时间的发展,这一天应该也不会太遥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陈芷涵“北上”之路的困境与机遇,台湾团队距离内地市场还远吗?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