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大制若娱丨《骨语》导演扈耀之:“撩尸不撩人”的刑侦剧是这样炼成的

  文 │ 夏天

近年来,网剧市场风生水起,悬疑刑侦剧独领风骚。从《白夜追凶》《无证之罪》到《法医秦明》,多部高品质剧集,凭借强情节、烧脑剧情赢得点击量与口碑上的双丰收,在不同程度上带领着悬疑刑侦剧的崛起。

2018年上半年,网剧《骨语》率先开播,再次掀起悬疑刑侦剧热潮。

这部以知名法医王雪梅的工作经历为蓝本进行改编的悬疑剧,集齐了局里各种“不靠谱”的人,讲述了“非常规特案组”通力合作破获各种离奇凶案的故事。上线至今累计点击量17.5亿,完结后每天仍有近300万的点击量,长尾效应凸显。

640.webp (9)

没有流量明星,没有IP加持,在竞争日趋激烈的网剧角斗场里,《骨语》为何能以一匹黑马的姿态杀出重围?7月13日,《骨语》导演扈耀之做客骨朵网络影视旗下影视人知识分享栏目——大制若娱,分享了这部剧台前幕后的故事。

《大制若娱》是由骨朵传媒打造的一款针对网络影视行业从业者的线上分享交流栏目。依托骨朵强大的媒体资源支持,《大制若娱》每周会邀请一位网络影视领域的大咖来做线上独家观点的分享,从投资把控、影视制作、幕后创作、宣发营销、艺人经纪、数据分析等多维角度解读网络影视行业,并与业内群友们进行互动交流。

640.webp (1)

“每部作品都是不同种子的鲜花”

悬疑刑侦剧爆款频出,有了标杆在前,“被比较”也就成为后来者的宿命。

《骨语》开播后,不论是在弹幕、还是评论区,“比较”的声音一直络绎不绝。被捧上神坛的《白夜追凶》,豆瓣8.2高分的《无证之罪》,以及同样以法医视角为破案切入口的《法医秦明》,多部高口碑同类题材剧集都成为网友谈论《骨语》时对标的对象。

“作为创作者,应该接受当前市场的这种实际情况。”对此,扈耀之态度坦然,他私底下也留意过不少网友的评论,在他看来,无论观众“比较还是不比较”,这都是一种正常现象。

他解释道,“其实所有的艺术作品都是‘不同种子的鲜花’,每个作品的侧重点不同、想传递的主旨不同,所以他们之间比较的标准是不一样的。”

640.webp (10)

导演扈耀之,在剧中饰演公安局局长

就拿《骨语》来说,“骨语”,顾名思义,骨头发出的语言,就是指“和亡灵对话”。在开拍前,扈耀之就计划把它做成一部法医职业剧,让观众了解到法医的日常,担负起“普法教育”的任务,“我们着重突显的是职业和其中的案件”。

与“打着职业剧幌子的爱情剧”不同,《骨语》“撩尸不撩人”,为了更好的展现故事本身的内容,剧中人物间的情感刻画都较为克制,“不仅男女主角,里面所有人物的感情都是埋在这个(职业和案件)背后的”,这是扈耀之团队在前期做剧本时就做出的考虑。

与男性为主导的传统悬疑刑侦剧不同,《骨语》选择以女法医视角推动剧情的发展。开播以来,“女法医人设”成为该剧最亮眼的标签。在“独立女性”意识觉醒的当下,有剧评人称其对“职业女性”的展示,是切中了时代流行的脉搏。

640.webp (11)

对此,扈耀之坦言,这并非刻意为之,由于这部剧最早的创作灵感,就是以女法医王雪梅为创作原型,所以“她的性别也就成为了必然性”。

不过作为一部女法医视角的破案剧,《骨语》中分尸碎尸倒不少见,观众将其趣解为“假日消暑下饭剧”。

对于“尺度”的拿捏,扈耀之有自己的见解,他表示,在拍摄期间他就十分注重这个问题,“一昧追求画面上所带来的视觉刺激的话,后期一定会被删减或者打上马赛克,这对于整部片子最终的呈现而言实际意义不大。”所以《骨语》里的镜头,都是在为办案剧情服务,更多是在营造破案氛围,而剧情主要还是在揭露社会关系与人性善恶。

“如果一味追求视觉冲击,还可能产生负面效果,这也是我们不希望看到的。”

640.webp (1)

“破案不是一个法医职业就可以完成的”

在传统刑侦剧里,刑警是通过分析受害人背后复杂社会关系,调查出案件真相,而在法医视角的悬疑剧里,则是要通过尸体寻找出破案线索,《骨语》中女法医夏萤则成了主要提供线索的人。因此,有观众认为《骨语》由女法医夏萤独立撑起了破案全程。

对此,扈耀之表示,“其实在创作过程中,一个演员来承担三十六集的视觉主体是有困难的,我们选择了把人物主体的功能性进行了分割。”

所以剧中破案人物,除了专注专业的女法医夏萤外,还有挑剔组长尚桀,万金油痕迹鉴定员李学凯,天然呆信息分析员宋咪,以及富二代心理侧写师英鸣,他们共同组成非常规特案组,通力合作,才能相继破获各种离奇凶杀案。

640.webp (12)

“整个案件侦破远不是她这一个职业可以完成的,但因为我们想要呈现的是,她这个职业在案件侦破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所以她的篇幅会相对刑侦、案件分析等部分而言多一些。”扈耀之解释道。

而对于网友提出的推理悬疑部分展示得不充分的质疑,《骨语》制片人王旭东在接受骨朵专访时,也做出了回应。他坦言,对于一部悬疑刑侦剧,有两条红线不能触碰。

“一条是不能过度展现公安人员的破案手段,这也是许多观众认为推理不够完整的原因,否则是给坏人提供了反侦察的线索;第二条是不能过度展现凶徒的犯案手段,这也是避免更多人去学坏。”

640.webp (13)

所以在《骨语》里,更多的是让女法医通过死者的遗体说出真相,带有一股对生命的敬畏,同时也增添了对社会问题的深思与反省部分。“对生命的尊重,对死亡者的怀念。是想让大家存好心,说好话,做好事,当好人。”这是扈耀之最想通过《骨语》传递给观众们的想法和理念。作为创作者,他更希望观众能在观剧时感受到生命的可贵和价值所在。

对于“《骨语》是否还有第二季?”这个剧迷们最关注的问题,在分享结尾,扈耀之透露,“如果有第二季,我希望能在未来的创作中能做的越来越好。”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