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从乐漾影视出走,不是逃离,而是再一次落地丨专访袁飞宇

  文 │ 刘肉英

“最终还是决定离开了。”今年4月,乐漾影视总裁袁飞宇,离职。

至于原因,不必明说大家也都可以猜到,乐视的火,早已经蔓延开来,张昭在浴火洗礼后救出了乐创文娱,而曾经做出网剧大爆款《太子妃升职记》的乐漾影视却依旧被困在乐视的漩涡里挣扎。

“乐漾影视这几年的项目都不错,《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萌妃驾到》等,都是当年乐漾影视主导的项目。”袁飞宇回忆道,“如果不是一系列变故,这些剧说不定就都在乐视视频播出了,当然依旧要感谢现在的播出平台,不然好内容就会被资本问题埋没了。”

“我也感谢甘薇,这乐漾影视的这3年里,是我作为制片人成长最快的3年。”从当年只有几个人的乐雨薇璐工作室到成立乐漾影视,袁飞宇见证了乐漾影视的一路成长,也见证了网剧行业最开始野蛮生长的那几年。

640.webp (34)

原乐漾影视总裁 袁飞宇

《太子妃升职记》的横空出世不会是一个巧合,而爆款之后,乐漾影视的脚步也迈的很快,“我承认,当时的自己确实有点儿飘。”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间的袁飞宇就是影视行业第一波吃到了“网剧红利”的从业者,“比起内容,当时我会更关注这个项目的制作播出速度。”

从媒体人转行制作,经历了众星捧月般的职业高潮之后又转而沉入谷底,这次,袁飞宇终于重回“地面”,“还是好好做项目吧。”

640.webp (23)

爆炸

2015年,是网剧爆炸的一年,《太子妃升职记》《余罪》都是当年的爆红的网剧,张一山、张天爱、盛一伦、黄景瑜等目前仍活跃在观众视野中的好演员,也都是那时候走出来的,当年曾有无数人预测,“网剧是未来,至少是未来之一。”如今看来,网剧不仅爆了,而且正在逐步成长为区别于电视剧的另一种影视艺术存在。

“当时做《太子妃升职记》的时候就在想,要不然就会成为笑话,要不然就是爆款。”袁飞宇回忆说,《太子妃升职记》无论是宣传还是发行,都是乐视视频的定制项目,这个项目至少是能播出的,“当时我们确实也没有给导演设限,基本就是他想怎么拍就怎么拍了。”就是这样一部“随心”的作品,最终引爆了当年的网剧市场,也燃爆了乐漾影视和当年操盘的袁飞宇。

640.webp (35)

“没有中间状态”不光可以用来形容《太子妃升职记》口碑两极状态也可以用来形容当年的袁飞宇,随后的2016年,乐漾影视没有开机一部作品,而选择进行收益更快的影视剧投资,“那一年一直在过项目、跑剧组,但没有踏实的做一部自己的作品。”

已经播出的《轩辕剑之汉之云》《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以及正在播出的《萌妃驾到》,刚刚拍摄完成的《木槿花西月锦绣》还有已经拍完却因为客观原因没有播出的《亲爱的阿基米德》都是乐漾影视这两年的投资项目,虽然甘薇在早期的采访中曾说想去掉自己身上“乐视老板娘”的标签,但事实上,主动找过来合作的公司多少还是有这方面的想法。

“走的太快了,结果一下就迷失了。”终于在做完《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之后,袁飞宇想要休息了,“离开乐漾之后,也想要沉一沉。想一想自己要做的是什么,去复制《太子妃》《结爱》肯定是没有意义的,‘擦边球’的剧也存在很高的审查风险,做什么呢?”

离开乐漾影视,也就离开了当年那种众星捧月的感觉,“当时所有合作的公司都是主动找过来的。”一时间,仿佛看过了PPT就听见了钱掉进口袋里的声音,但是走的太快了,一切都太快了。当年的搜狐视频还在做《屌丝男士》系列,优酷也还在力捧王大锤,爱奇艺有了《灵魂摆渡》,腾讯视频则在做《暗黑者2》,乐视视频就已经产生了网剧爆款。

640.webp (36)

袁飞宇的职业生涯随着乐漾影视来到了高光时刻,不缺钱,更不缺项目,仿佛一路畅通无阻,然而,随着网剧行业的不断发展和其他视频平台的异军突起,曾经引以为傲的优势渐渐消失之后,就是一次重创。

640.webp (23)

得失

乐漾影视如果是袁飞宇的一次爆发,那曾经的媒体工作经验和在新丽传媒的3年,就是袁飞宇的积累期。

2006年,袁飞宇开始在新浪工作,当时的领导就是侯小强,那年门户网站正红,袁飞宇的的工作时间几乎是从早晨6点到第二天的凌晨,08年时,汶川地震,艺人捐款比比皆是,同样也有采访和发稿需求,“那年之后我就不干了,太累了。”

当时,杨思维大学毕业还在橙天娱乐工作,陆垚也还在纸媒,“我们当时都很熟悉的,”袁飞宇说,但和她们选择做艺人经纪业务不同,袁飞宇选择了做影视剧项目、当制片人,于是他跳槽去了新丽传媒,曹华益成了他的直属领导。

640.webp (37)

他曾经参与过王璐丹版的《杜拉拉升职记》、陆毅,秦海璐主演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孙俪主演的《辣妈正传》,“曹总真的教会了我很多,到现在他当年告诉我的内容都还行得通。做项目,第一要素不是剧本,而是题材,第二,要用一句话把你要做的故事给讲明白。”这两点内容缺一不可。

2013年,《辣妈正传》热播,夏冰和李木子俩对孕妈妈从怀孕、生产、坐月子等一系列过程都一起经历,但是两个人年龄相差甚远、对于怀孕的态度也截然不同,从而产生一系列有对比也很有戏剧性,“《辣妈正传》火了之后,我就想做一个姊妹篇,原本定的名字叫《酷爸军团》。”

后来,袁飞宇带着项目找到了曹华益,但是却被否决了,“观众是女性,对这种男性带孩子的项目应该兴趣不大。”碰壁之后,当时略有些年轻气盛之势的袁飞宇就选择了离开新丽传媒,“但后来,事实证明,曹总还是对的,眼光太牛了。”

《酷爸军团》后来改名《酷爸俏妈》,故事以不同年龄的父亲作为切入点,展现了不同父辈之间对待子女的观念。这部剧由李光洁、佟丽娅主演,当时在北京和上海卫视播出,发行渠道不错,但最终的播出情况并不好。

640.webp (38)

于是,带着曹华益给的这两条“秘籍”,袁飞宇迅速站稳脚跟,虽然《酷爸俏妈》的项目算不上成功,但至少还是在卫视黄金档播出的内容,2015年12月,《太子妃升职记》横空出世,影视剧项目带着制片人的成就感除了金钱收益之外,还有被大众认可的满足,影视作品和普通的商品不同,毕竟还需要有艺术价值的体现,这些年袁飞宇得到的,远比失去的多。

640.webp (23)

寻找

不仅是乐视,整个影视行业都经历了资本的充斥和泡沫破裂的洗礼,也许早年间,拿着平台的购买意向合同还能贷出来制作费,而现在,这种操作方式早已经是天方夜谭。

作为第一批接触网剧的制片人,袁飞宇或许能感受到更多这个行业的变化,“大家的速度更快了,之前我们也接触过漫画作品,但是很多时候依旧抱有观望的态度,但是就在这时,《镇魂街》《快把我哥带走》这样的内容已经播出了。”

网剧和电视剧的制作频率和速度正在逐步分化,虽然对于网剧的呼声越来越高,但事实上,电视剧依旧是视频平台的主要流量来源,像《楚乔传》这样的作品网播量动辄百亿,而平台自制剧的播放量仍是几十亿的级别,“我觉得视频平台的版权剧和自制剧会慢慢的平衡起来,观众分化明显,也会逐步带来流量上的变化。”

640.webp (39)

受众分化,网剧的“功能性”也在进一步分化,一部网剧播出,究竟是想让观众烧脑破案?还是戳中观众的回忆?“做什么剧的定位很重要。”例如,《萌妃驾到》就是一部“下饭剧”,目前豆瓣评分6.8,有网友评论,“作为喜剧、下饭剧,作为消遣,比大多数直接把我们当脑残的玛丽苏爱情片好”,这也就说明,这部剧的定位符合观众对于内容的评判。

《萌妃驾到》虽然是一部古装剧,但却和以往的宫斗剧完全不同,虽然和《太子妃升职记》一样无厘头,但想表达的内容还是有所区别的,“《萌妃驾到》其实是想讲一个关于陪伴的故事,剧中的萌妃、言妃、曲嫔、骁贵人就仿佛是大学宿舍中一起生活的4个室友。每天讨论八卦,并解决一些琐事。”

除了资本,制片人还应该对内容负责,对于市场的判断的敏感度不可或缺,“还是要遵从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这样的话才能有热情,才能做到不随波逐流,复制爆款太简单了,再加上资本进来,钱不是问题,就很容易失去创作的欲望。”

640.webp (40)

从媒体出身,再到去传统影视公司历练,最终投身网剧市场并在第一时间创造了爆款,若非乐漾影视受到波及,袁飞宇的经历也称得上一帆风顺,如今在低潮后选择回归原点再出发,袁飞宇也明显变得保守了。

“目前先是打算做一些平台的承制项目,虽然利润有限,但是也还算是比较保险的,除了承制之外,还有其他的项目正在开发,新公司的手续也快办好了。”坐在桌子对面的袁飞宇看似胸有成竹,为喜欢的内容付出,也许比去猜测观众喜欢什么更容易一些。

也许这一次袁飞宇真的准备好了,随着网剧市场的起落走一遭之后,作品依旧是自我证明的最有力底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从乐漾影视出走,不是逃离,而是再一次落地丨专访袁飞宇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