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从抖音走进《明日之子2》的斯外戈:网红和娱乐圈的亲密关系

  文 │ 薄荷

《明日之子2》第一期播出后,网络红人斯外戈的抖音粉丝涨到了851.9万。斯外戈以独特的外形和气质,也以许多人“这个人从哪儿来的?”的疑问获得关注。网传他是一名舞蹈老师,视频风格以幽默创意和秀才艺为主,粉丝们称他是“丑帅的元气男孩”。

640.webp (17)

在节目片头中,厂牌星推官杨幂介绍自己推荐的四位厂牌选手时,对斯外戈的评价是“拥有厂牌级别的数据流量”。事实上,虽然节目中不断cue到斯外戈有500多万粉丝,但是实际播出时,他的粉丝量已经上升到了662万。

640.webp (18)

相比舞台上不少选手流露出的紧张,斯外戈与杨幂、何炅、其他三位厂牌坐在后台观战,淡定地仿佛局外人。节目尾声,斯外戈终于出场battle好友,“我要做压轴的”。从节目开始便充斥着斯外戈名字的弹幕,从“为斯外戈而来”到“斯外戈斯外戈在几分钟?直接跳过去”,远远多于其他选手,风头甚至盖过了蔡徐坤的好友、参加过《星动亚洲》的戴景耀。

破圈势头猛烈。但是关掉弹幕,斯外戈的光环便遭到了消解。路人对他的评价显然克制了许多,比如有人觉得他“在抖音里很有才华,但是现场一言难尽”。

这句话听起来很熟悉,仿佛是大多数身居高位的网红开始落地、甚至走向主流娱乐圈时,人们会有的那种反应。

640.webp (23)

沉浮在网络时代的网红们

几年前,接广告、开淘宝店还是网红们流行使用的变现手段,这种粉丝经济更多作用在女粉群体中。以销售服装和化妆品为主的网红店收益不菲,主要借助的是粉丝对网红产生的信赖和同理心。

斗鱼主播冯提莫也曾尝试这条变现之路,然而和贩卖美丽的博主们不同,她的用户主要是男性,可以直接通过赠送礼物为她“应援”。相比直播平台的火爆,她的淘宝男装店运营两年多只有一个皇冠,订阅粉丝仅有7.2万,而另一位中量级的微博美妆博主,淘宝店铺运营一年多已经累积了52万粉丝,即将从五皇冠变成金冠。

网红在不断扩张影响力的同时,网剧、网综和网络大电影也在悄悄崛起。

640.webp (19)

 

几年前提起网红张予曦,人们也许只记得她是王思聪的绯闻女友,之后她参演电影《栀子花开》《泡沫之夏》,主演网剧《亲爱的王子大人》《无法拥抱的你》,加盟《如懿传》,试图从网红属性“脱身”,投入影视圈的怀抱。张予曦收割的影视剧数量虽多,但是演技和口碑的不足又让她很难被普罗大众认可。

同样选择进军娱乐圈的还有豆瓣网红南笙、张辛苑,斗鱼主播冯提莫、周二珂,武大女神黄灿灿,男性则有宋威龙、胡一天等。后两位通过《凤囚凰》和《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引发了不小声量,冯提莫和周二珂凭借“人美歌甜”的人设分别走了综艺和发片两条路,南笙和张辛苑不温不火,黄灿灿是直接没了声音。

网红转型出圈,似乎还是停留在小众圈层内的狂欢。自媒体时代,网络对名人形象追捧和消解的能力不分伯仲,而网红跟明星相比,业务能力和应对方式都显得比较脆弱。

早在斯外戈之前,从抖音输出的网红还有费启鸣,最近传出要出演电视剧《我在未来等你》,和已经在《创造101》成功出道的段奥娟。

640.webp (20)

 

他们被粉丝Pick出圈以后,在“平均记忆力只有三秒”的娱乐圈,影响力能留存多久呢?

640.webp (23)

网红渴求舞台,平台需要流量

虽然偶像团体SNH48存在已久,但《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的出现,无疑让大众更加熟悉偶像文化。粉丝和观众都可以成为“全民制作人”,但前者更有代入感和使命感。《偶像练习生》中,蔡徐坤依靠粉丝投票,以绝对优势领先第二名出道,成为新一代流量代言人。如今他的粉圈运营模式已经和老牌流量没有区别:注重数据,维护偶像口碑,并且自发做公益。

640.webp (21)

 

《偶像练习生》中的李希侃则是一名快手网红,顺利挺进20强。其他选秀类节目同样对网红来之不拒,李明源靠美拍视频被《明日之子》选中参赛,《创造101》除了段奥娟,还有Sunshine、于美红、张鑫磊、鹿小草等网红。

640.webp (22)

 

自带粉丝的网红不仅为节目增加热度,也使比赛竞争变得更加激烈。选秀节目始祖《超级女声》也有相似环节,“玉米”“笔亲”们走上街头为偶像拉票,借用陌生人的手机发送短信投票。

而《天天向上》则是早就有了展示网红的概念,在网络营销还不发达的年代,各类网红能及时登上舞台和观众见面,就是为自己的“红”再扩散一波“热度”。

综艺节目的属性,使得它更容易吸纳网红,也比影视剧对网红的要求更低,反而更看重网红有没有特色、够不够圈粉。选秀对网红的依赖显然更高,尤其是粉丝黏性更高的养成类节目,网红参赛是为了出圈,节目本身也需要更多流量的加持。

640.webp (23)

反哺娱乐圈,抖音或许还有其他动作

上半年影视剧表现低迷,不仅是因为综艺市场火爆,短视频平台也分走了一杯羹。

抖音短视频从2017年暑假开始走红,在今年春节迎来爆发式用户增长,现今日活达到1.5亿,首页的热门视频动辄便是百万点赞。摆脱“小众技术流”标签后,抖音逐渐向国民级App靠近,一批神曲如“我们不一样”“学喵叫”随处可闻,很多音乐在抖音走红后作者才被大众认识,甚至在QQ音乐、网易云音乐等主流音乐平台,日推、热歌等榜单均成为抖音神曲的专属频道。

拥有巨大用户量,反哺娱乐圈的抖音短视频,在“造星”方面也有自己的想法。除了春节期间的明星发红包活动,其他活动几乎全部处于音乐领域,接连推出#P!CK计划征集令#、#看见音乐计划#、#抖音校园新唱将#、#原创音乐人#、#LPA音乐奖#等活动,“意在进一步扶持原创音乐人,给予他们在推广,制作上的扶助”。

640.webp (24)

 

不久前推出的MCN红人签约计划,意味着抖音向第三方MCN机构放权,不再对网红抱有严防死守的态度。有人认为,这也是因为抖音目前的运营能力无法支撑大体量的网红运转。即便如此,抖音在三方合作中仍然是强势的一方。据悉,抖音对内容的把控很强,热门推送根据层级递进,优质作品会不断进入更大的“流量池”。

守住城池同时开疆辟土,去年以来,抖音开始为综艺节目提供赞助,其中不仅有《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歌手》《我想和你唱》《蒙面唱将猜猜猜》等音乐类节目,也覆盖了其他类别的热门综艺《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中餐厅》《我们来了》《明星大侦探》《高能少年团》,布局远远多于快手短视频赞助的综艺数量。

640.webp (25)

在主流娱乐圈不断“混脸熟”,除了提升品牌认知度,也为抖音的红人输送体系做好了铺垫。虽然没有确切的消息证明抖音在为节目输送红人,但是据早前媒体报道,抖音和《明日之子2》已经达成了深度合作。

网络造星时代早已来临,网络世界让“每个人都有出名的三分钟”,听起来既友好又残酷。网红们通过网络为自己打开知名度,又进入门槛相对较低的网综和网剧扩大影响力,和娱乐场形成互利互惠的局面。有的行业人士对这种局面持有怀疑态度,“我不敢签他们,他相不相信自己正在做的事?”网红出圈,道阻且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从抖音走进《明日之子2》的斯外戈:网红和娱乐圈的亲密关系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