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大制若娱丨《脱身》监制、编剧汪启楠:别去“标签化”这部剧

文 │ 谷雨

从年初的雷佳音和陈数等人主演的电视剧《和平饭店》,到如今两档有谍战色彩的电视剧《爱国者》和《脱身》的播出。谍战剧给观众的感受不一样了。

从先前《暗算》《潜伏》这类情节严谨正剧范儿十足的谍战剧,在经过《伪装者》《解密》等尝试偶像化元素从新角度诠释内容之后,如今的影视从业者们已经不再束缚于“谍战剧”的框架里,开始从“做故事”入手将多种题材元素融合,给观众呈现出更符合现在人审美追求,更接地气的故事内容了。

640.webp

6月29日,工夫影业合伙人,著名的监制、编剧,电视剧《脱身》的监制、编剧汪启楠,做客骨朵网络影视旗下影视人知识分享栏目——大制若娱,分享了他本人对如何做好谍战题材剧集的理解,以及电视剧《脱身》台前幕后的故事。

《大制若娱》是由骨朵传媒打造的一款针对网络影视行业从业者的线上分享交流栏目。依托骨朵强大的媒体资源支持,《大制若娱》每周会邀请一位网络影视领域的大咖来做线上独家观点的分享,从投资把控、影视制作、幕后创作、宣发营销、艺人经纪、数据分析等多维角度解读网络影视行业,并与业内群友们进行互动交流。

640.webp (1)

《脱身》巧合过多,是否担心失真?

在《脱身》的剧本上,汪启楠不仅前后断断续续花费了9年的时间创作剧本,还担任的本剧的监制,在码人组局上,他启用的演员陈坤和万茜,给这部剧填上了一笔浓艳的色彩,尤其是陈坤阔别9年之后的回归,让大家对这部剧的期待值更高。

果然电视剧播出之后,围绕着《脱身》的讨论声音就出来了,观众对陈坤和万茜这对演员的演技表示认可,对剧中大乔小乔和俪文、巫云甫和俪娜的感情走向也挂心,这部家国风云之下小人物的爱情故事牵动了无数人的心。但随着剧情的推进,一些观众对剧情有注水之嫌、巧合太多的质疑声出现。

640 (1).webp

巧合的箱子,巧合的初恋,巧合的邻居,《脱身》中充满了巧合,问及汪启楠是否担心这些巧合太多使得故事失真时,他分享了自己的看法,在他看来这是对这部剧理解方式的不一样,《脱身》既是一部谍战剧,又是一部爱情片,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对“巧合”的理解就不一样了。

他解释道,《脱身》所谓巧合当中,唯一一个就是男主人公乔智才和黄俪文的偶遇,他们俩阴差阳错之下拿错了各自的箱子。在他看来这样的一个巧合设置,是符合爱情戏的巧合,是很正常的,但如果从“谍战”角度去解读的话,可能就会觉得不满足。

至于大家提到的初恋、邻居,汪启楠说这些内容其实剧中都有细节铺垫,也是满足人物背景设置的需求。以乔智才的母亲和乔老爷剧情为例,二人初恋,乔智才母亲事先打听之后才搬到了弄堂,她其实是刻意搬过来做邻居,“这种戏剧化的巧合,从情感戏上来说是说得通的,但要是从谍战的角度去理解,观众就会觉得:哎呀,这个有点不像我们谍战应该有的逻辑,这个可能从欣赏的角度的立场不一样,会有这样的问题。”

640.webp (2)

至于说是否会担心巧合过多而失真,汪启楠坦然他更关心的是人物会不会失真。在他理解里,所谓的剧情巧合都是戏剧的一种手法,而剧中每个人物,人物的情感,他们面对自己的家庭,面对自己的亲人,面对自己的爱人做出的抉择以及他们的彷徨犹豫、面临的问题,这些是不是真实,才是最重要的内容。

以黄俪文对于乔智才的情感抉择为例子,一些观众质疑女主角黄俪文表现的是否有点“绿茶”了。汪启楠说从真实客观的角度来看,黄俪文经历过很多变故,遇到乔智才两三个月时间。这种情况下她的彷徨犹豫,其实是符合真实的人物的情感反应。如果顺着观众的要求让两个人一路就甜下去,恰恰才是比较失真的一种套路。

《脱身》这部剧不同于传统的谍战剧,它是走出谍战剧既定模式的,更多的融入的是爱情、喜剧元素,以多个元素融合,走出题材,《脱身》重点要体现的恰恰是“人物”故事。

640.webp (1)

9年时间,三次剧本大改,谍战剧不要设限

据汪启楠介绍,《脱身》的第一稿剧本是在9年前写的,直至这部剧开机前完成成稿,中间9年的时间经历了多次颠覆式的改编,在他的记忆里,《脱身》的剧本是经过三次比较大的修改和调整。

第一次他写的是1949年这个特殊的年代在上海普通市民他们身上发生的事,内容涉及了上海各个阶层在1949年1月到5月中下解放,这五个半月的过程当中发生的事情,所以第一稿写的非常“全”,但剧本完成后他发现,如果按着这个体量,《脱身》将会面临制作和投资的限制,完成的可能性不大。

第二次调整的时候,将故事背景设置在西区的一个弄堂里面,讲的是这个弄堂,尤其这个弄堂里有两户比较有代表性的人家,他们这两家人在这几个月之内发生的事情。到了第三次调整,是整体风格的调整,当时汪启楠觉得这个故事写得太正了,和朋友讨论和启发之后,换一种轻松的方式来讲这个事情。

“所以第三次调整是在风格上有调整。谍战的元素也是在第二稿和第三稿的调整当中加入进来的。而当时的社会背景,有关于这些所谓的地下工作这些事情,难以避免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640.webp (3)

《脱身》也被戏称为谍战爱情轻喜剧,融合了三种类型,但他觉得这三个类型都并不能够完全说出这个故事。汪启楠说《脱身》他很难用现在既定的标签去把它给标签化,像最开始的时候说把它贴了一张谍战的标签,很多观众也会觉得不满足。

《脱身》重在表现情感,爱情是情感的一部分,更大的一部分如关于家庭、以及和亲人之间的守护,但爱情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正因为这样一个所谓的情感戏,汪启楠很难用现在既定的标签去标签化《脱身》。

抛开传统谍战剧充满波云诡谲生死较量的凝重感来说,《脱身》其实更像是一部带着谍战色彩的爱情剧,节奏轻快幽默,和紧张的剧情形成鲜明对比。这也是汪启楠的比较大胆的尝试。

640.webp (4)

在问及会不会担心这种反差不符合观众对谍战色彩的期待时候。汪启楠坦然,关于谍战的标签,国内的电视剧已经形成固定思维模式,认为谍战就是代表着强情节,也代表着烧脑的这样一个故事类型。但其实,脱开这个既定的模式,谍战剧是分很多类型的。在他看来,观众能够对谍战片或者这类故事依旧感兴趣,更多的是在关注间谍这个特殊的人物身份上面。

他还拿自己喜欢的约翰·勒卡雷的间谍小说举例,“这些书其实聚集的是普通人,间谍只是他的一个职业,他的职业导致他要面对自己的亲人,面对自己的爱人的时候,他必须有所保留,甚至要伤害到他爱的人,更甚者出卖自己爱的人。观众最爱看的其实是关于这些人在面临的这些矛盾、面临普通人不能承受的压力之下,他会作出的选择,以及他个人的情感的状态。”

他希望观众能够跳出传统对于谍战的既定的期待,希望他们能够看到带有谍战元素的故事,谍战剧也是可以有另一种讲故事的方法。

“我希望播完的时候,观众有没有回味,他会不会喜欢中间的人物,以及整体的故事,他们在观赏过程是不是愉快,这是我目前努力追求做到这点。至于说类型,如果想做一些创新,就很难顾及到这些类型的完整性。”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