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专访总导演陈格洲丨为什么我们都向往《向往的生活》

  文 │ 南风

《向往的生活》完美诠释了一个slogan:逆风翻盘,向阳而生。

谁能想到,当初招商会上无人问津的节目,不但引领了慢综艺潮流,而且能在说唱、街舞、机器人等大制作项目琳琅满目的市场上赢得一席之地。

短短一年时间过去,《向往的生活》第二季更“随意”了。这种“随意”不仅体现在蘑菇屋的生活中,也体现在制作团队的日常拍摄上。

640.webp (8)

“冷漠”节目组现在已经成为《向往的生活》中的必备梗,而节目最与众不同的地方正在于此。

如果是其他的综艺节目,导演、摄像恨不得24小时不睡觉,但观众对他们努力工作之后制作出的成品不一定满意。《向往的生活》则全然不是这样,嘉宾在节目里喝茶、砍柴、吃饭、聊天,节目组就静静地看着他们生活,像“甩手掌柜”一样,几乎什么都不管,双方都非常佛系。

至于口碑,节目第一季在遭遇几次“在生死边缘试探”的状态下,豆瓣评分已经7.4了,第二季评分目前8.2,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两季节目的收视率几乎每期都是同时段第一。

更气人的是,别的节目组都在跟观众哭诉自己有多辛苦,《向往的生活》第二季总导演陈格洲对骨朵坦言:“我也承认,我们是挺轻松的。”

不过“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并不是一句虚言。事实上,节目组拍摄过程中之所以可以“冷漠”,是因为他们早在前期筹备中已经做好万全准备了。

640.webp (9)

640.webp (14)

未雨绸缪

《复仇者联盟3》上映后有粉丝这样评价钢铁侠与蜘蛛侠之间的关系:(蜘蛛侠)为什么有追踪器,因为他(钢铁侠)曾掉到沙漠孤立无援;为什么有取暖器,因为他曾在冰天雪地里冻过;为什么有降落伞,因为他没有抓住罗德上校,他为小虫准备的一切都是曾经经历过的。

《向往的生活》同样如此。

第一季时,《向往的生活》在北京密云前后拍摄了长达一年的时间,中间历经招商困难、转换播出平台、被质疑“抄袭”等种种磨难,几乎每个都是“死穴”。或许是本身太过顽强,或许是被命运垂帘,《向往的生活》像拿到了主角剧本,每每都能绝处逢生。

但应该没有哪个团队会想要一直等着老天赏饭,《向往的生活》导演组经过第一季后充分认识到,“农活农事亲近土地”是节目最独特的魅力之一。这是一个基于自然生长法则的节目,所以必然要用很长的时间来做准备。只有顺应天时地利,才能挖掘并享受大自然的丰厚馈赠。

“在去年7月份我们就定下要在这个地方拍第二季了,我们做的事情就是把这个房子和院子做了一些修整,根据我们想好的,这一季可能会是哪几个家庭成员,每一次可能会来多少个客人,客厅、卧室应该多大。还要有牲口棚,包括家门口的菜地、水稻田,还需要有种油菜花籽的,这些事情都是差不多提前半年以上就做。”陈格洲对骨朵解释道。

640.webp (10)

节目组为《向往的生活》做的准备工作有很多,除了对生活居住环境进行一定修缮改造以外,还有对农事生产的亲身体验。嘉宾们来到节目想做哪些事,取决于当时的时令和嘉宾本人的意愿,“很多时候是出于一个完全自由的状态”。

嘉宾们会做哪些事,则是导演组要考虑的问题。首期节目中,徐峥体验的农活是采蜂蜜,在他行动之前,导演组其实早已经体验过这项活动,对采蜂蜜需要的工具、采的重量、时长等细节问题了如指掌。

“编剧导演做的事情是把可能性都给预判好,就是这件事情难不难,能不能完成,多长时间能完成,做出来的效果是什么,他们自己心里要有数,像晒梅干菜、做熏鱼这些我们其实都是去做过的。”

录制第二季时,节目组已经从容许多,3月中旬开启录制,每次录制两三天,总共录制5次,每两次录制相隔10来天,录制节奏就此稳定。这直接让蘑菇屋内的生活状态稳定下来,这里不再是嘉宾录制节目的场所,而是真正生活的地方,每两期节目之间连贯性更强,不会有从夏天到冬天的跳跃感。

当嘉宾真正把蘑菇屋当做自己的家去生活之后,《向往的生活》也越发像“楚门的世界”。每一个飞行嘉宾都说,在蘑菇屋的日子就是他们向往的生活,而屏幕前的观众,也觉得《向往的生活》所展示的,就是我们向往的生活。

640.webp (11)

但和“楚门的世界”不同的是,蘑菇屋里充满真情实感,屏幕内的每一个人,都在认真过日子,并享受着节目组构造的完美乌托邦。

640.webp (14)

蘑菇屋“老友记”

很多观众评价《向往的生活》时会用到“烟火气”这个词。换言之,《向往的生活》让观众看到了幸福生活该有的美好模样,而这种幸福感又是微微有些疏离的,令人羡慕却不嫉妒。

一切都在分寸之间,《向往的生活》把握的丝毫不差。去年一年,盖房子的、开旅社的、住民宿的、下乡体验生活的节目比比皆是,一度让人产生了“慢综艺元年”的错觉。但今年回过头来再看,里面能出头的不过一两个。

硬件制作上,各个节目其实都差不太多,风景美如画,滤镜堪比抖音,文案小清新。所以其最终天差地别的关键在于软件,也就是“人”。

在嘉宾咖位、人选大同小异的情况下,谁的嘉宾表现更好,谁就赢了。《向往的生活》选择嘉宾最一枝独秀的地方便是只选“老友”,而且是多位老友。不难发现,《向往的生活》里来蘑菇屋做客的每一位嘉宾都至少和蘑菇屋的一位主人相熟,而且他们都不是一个人来的。

640.webp (12)

陈格洲认为,“关系熟对于你在蘑菇这一天过的有没有意思,好不好玩,放不放松,其实是非常重要的。有这样原生态的人物关系之后,天然就会更像家庭似的。”

正因为徐峥和黄磊、何炅是多年好友,所以徐峥才会让何炅帮他洗头。同样的还有宋丹丹母子、赵宝刚导演,他们与黄磊或何炅都是至少十年以上的朋友,不然宋丹丹绝不可能在只参加一天节目的情况下袒露心声,并在饭桌上掀起学英文的高潮,这也是当期节目无可争议的最大看点。

“对于一个节目来说,参与在其中的人很投入,很享受,出来的东西也一定是好的,它会有很多很有意思,很天然,但是又符合这个节目调性的素材,对于整个节目的后期,也更加游刃有余。”

作为慢综艺之一,《向往的生活》更为浓厚、强烈的人物关系让节目有了难得的优势:自然。而这对于记录生活点滴的该类节目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几乎所有沦为炮灰的慢综艺都是死于尴尬。把两个原本不熟或是根本不认识的人硬凑在一起生活,并且要在录制的短短几天内产生深厚的情谊,这怎么可能?

今时不同往日,这届观众不好“骗”了。

640.webp (14)

归园田居,就是诗和远方

蘑菇屋里几乎没有强制性的生活,你可以选择在夜晚的任何时间入睡和在第二天上午的任何时间醒来。在《向往的生活》里,刘宪华和彭昱畅经常是晚上12点之后睡觉,第二天十点左右起床。

在佟丽娅做客的那期节目里,黄磊在早上下达任务:劈柴、晒梅干菜。勤劳能干的佟丽娅立马起身准备干活,却被何炅拦下,“你没懂我们的节奏,我们是这样的,布置工作仨小时、准备工作俩小时、干活一小时。”

640.webp (13)

“更多的时候,节目组是作为一个记录者在那边工作。”在陈格洲看来,这种“归园田居”的美好生活之所以能够发生,是由大规则决定的。

在第一季,这个规则是收玉米,常驻MC只要掰了玉米就能换钱,第二季则升级为用加工好的“成品”换钱。“通过这样大的规则的制定,就驱动了后面各种各样事件的可能性。”我们在节目中看到的采蜂蜜、捞鱼、采摘草莓、晒梅干菜等活动和这些活动引发的一系列故事,都得益于此规则。

“这个大规则就决定了这一季做的很多事情,会更丰富,至于他们具体在什么时候做哪件事,一方面是根据时令,一方面就是根据黄老师和何老师自己的安排。”而节目组,只需要当好旁观者。

不过我们还应该认识到一点:《向往的生活》是一个看似慢、实则快的节目。

它之所以令人向往,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节奏紧凑。尽管蘑菇屋的日常比真实的都市生活强行慢了三拍,但节目剪辑是干净利落的,在短短的80多分钟内,将蘑菇屋一天一夜的生活大事件、笑点、温馨等所有有价值的内容提炼并展示出来,这实属不易。

640.webp (15)

《向往的生活》里从来没有松垮的、不知所云的镜头出现,也没有空境飘来飘去的段落,“从节目呈现来说它节奏并不慢的,我们说慢,可能是让人的心态慢下来。你去看这个节目的时候,大家都是放松的,观众的心情不由自主的进入了吃吃饭,聊聊天的环境,没有焦虑的感觉。”

高晓松老师把“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这句话捧成了网红,我们之所以相信并用这句话互相调侃,无非是它引起了自己的共鸣。我们都是生活在“苟且”中的人,并向往着诗和远方。

至于这诗和远方是什么样子,《向往的生活》的出现,让这个问题有了具体的答案。节目录完后陈格洲感慨:“其实生活本身就是最好的节目。”在她看来,只要把地址和嘉宾选好,这个节目就成了。

目前《向往的生活》第二季已经接近尾声,据陈格洲透露,第三季还会再次转换地点,“至于第三季去哪儿,我们也没想好,说不定也能去马尔代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专访总导演陈格洲丨为什么我们都向往《向往的生活》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