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专访丨《暗夜古宅》:天黑请睁眼,密室心慌慌

文 │ 南风

夜晚月黑风高,庭院深深的清炉染坊里,大红灯笼高高挂起。红缎作坊是染坊里专门生产高端红色绸缎的地方,这种绸缎颜色艳丽堪比鲜血,在灯笼的映衬下越发动人。

不巧的是,这里已经很久没有生气了。

640.webp

云朵层层,但仍有几丝月光侥幸逃脱,得以照在悬挂的染布上,青石板映出的影子不但没有让染坊看起来更加立体,氤氲月光下反而有几分诡异。

但凋敝与寂静并不是行走在青炉染坊中要克服的最大恐惧,而是明明了无生迹却还缓慢前行的“身影”。

有人说这种氛围比《明星大侦探》中的场景更具画面感,以至于需要猛开弹幕护体。但这不过是《密室逃脱·暗夜古宅》(以下简称《暗夜古宅》)里十个故事中的一个,类似“谎言村”“百蛊城”“长风镖局”等场景,无一不是根据实景改造,气氛与“青炉染坊”不相上下。

640.webp (1)

密室、古风、卧底、逃亡、黑夜,种种元素叠加,构成了《暗夜古宅》的画风。但偏偏这不是影视剧,而是综艺,因此少不了“喜剧”元素。嘉宾偶尔皮一下缓和了令人窒息的气氛,观众也有了喘息的机会。

《暗夜古宅》是全国首档古风实景密室逃脱真人秀,但和普通的密室逃脱不同,这里精致的实景、演技在线的NPC和被时间压迫的紧张感让人觉得:里面发生一切都是真的。

640.webp (2)

初看不以为然,再看深陷其中

《暗夜古宅》是典型的靠“自来水”赢得关注的节目。不少网友在安利的时候都会用这样两句话作为开头,一句是:虽然参加的人我基本都不认识;另一句是:继《明星大侦探》之后值得一看的综艺。

从嘉宾上看,《暗夜古宅》最大的咖是唐禹哲,从类型上看,在《暗夜古宅》之前,只有《明星大侦探》在一众推理类综艺中口碑不凡。不过《明星大侦探》重剧情、《暗夜古宅》重推理,而且从观众普遍评价的“良心制作”来看,不管嘉宾咖位如何,《暗夜古宅》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640.webp (3)

“这是芒果TV做的一次大胆的尝试,我们希望能做一次实验性的东西,所以我们的重心更多是放在节目内容有多硬多重、能不能在市场上站住脚,观众是否能够喜爱上我们这样的画风上,比如机关、密室、还有场景布置,而不是在嘉宾上面花费更多的精力,以后的话,当然是可以考虑更多优秀的嘉宾加入。”《暗夜古宅》执行总导演冯建杰对骨朵解释道。

就是这样一档看上去貌不惊人的节目,点进去的观众却十有八九都被“吓到”了,并且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因为芒果TV和湖南卫视此前已经有《明星大侦探》《七十二层奇楼》《重返地球》等类似节目,为了打出差异化,《暗夜古宅》决定做沉浸式真人秀,其定位介于真人秀与电视剧二者之间。

节目让观众真正入戏的点是第二期的“谎言村”。在看过许多探险题材的影视剧之后,观众对“墓地”已经基本免疫,再加之综艺节目的单期制作成本和影视剧也不是一个量级的,所以《暗夜古宅》第一期的“昆仑墓”仍局限在封闭的密室内,并没能让观众为之侧目。

不过第二期就不一样了,节目组直接把密室转移到露天的户外,将湖南郴州拥有600多年历史的板梁古村进行改造。在《暗夜古宅》里,它饰演“隐雾村”,周边雾蒙蒙一片,到了晚上真真是伸手不见五指。

640.webp (4)

隔着屏幕,观众都感受到了村子的吓人。“村内的恐怖氛围营造得非常到位,一个人在家的话简直不敢看。”有网友如是评论。

至于这一期的置景到位到什么程度呢?导演组在村子街道两旁的墙壁上挂满白色脸谱面具后,远远望去,他们自己都被吓到了。“这种保留比较完整的有古香古色的建筑的地方,人们生活很安逸,一般来说休息的都比较早,而且人员会比较稀少,很安静。整个村落到晚上灯早早地就熄掉了,如果自己再去重走这些场地的话,确实是会被吓到的。”冯建杰回忆道。

最终,这一置景在《暗夜古宅》“谎言村”中以“假面胡同”的面貌呈现,就连胆大心细的智力担当唐禹哲,在独自走这条路时,也被眼睛发着绿光的假面吓了一跳。

640.webp (5)

而另一嘉宾黄宥明在独自做任务时,更是被节目组安插在河里的血淋淋的道具手臂吓得心慌慌,“这太可怕了,你们这弄得。”

640.webp (6)

《暗夜古宅》的导演组在节目制作前刷过很多密室,再加上有《明星大侦探》的置景团队相助,对于氛围塑造,早已驾轻就熟。他们很清楚怎样做能够让观众为之一震,但又不至于太吓人。

640.webp (2)

间谍、反转、和猎犬赛跑,密室逃脱套路多

密室逃脱是《暗夜古宅》的基调,无论氛围塑造的多么可怕,终究还是要为推理和剧情服务。玩过线下密室逃脱的人应该都清楚,所谓密室逃脱,考验的是人在紧张状态下的思维缜密程度,需要在不同环境中发现线索、找到出口方能获胜。

所以它本质上仍然是一个闯关游戏。

这就为节目组带来了新的问题:把密室逃脱做成综艺后,怎样做才能让它看起来不像密室版《智勇大冲关》。跑遍长沙及周边所有密室后,导演组得出一个结论:得在节目里加入真人秀的内容。

640.webp (8)

像狼人杀游戏一样,节目组给《暗夜古宅》的玩家也设置了所谓的“角色卡”,“昆仑墓”中的盗墓组、“长风镖局”中的换镖组、“青炉染坊”中的毒人都是“狼人”的角色。在冯建杰看来,一旦有了这些任务,节目组无需刻意对嘉宾进行人设指导,他们自己拿到卧底角色卡的那一刻,便对自己的角色有了分析,“卧底的整个解题和表现出来的气氛方式是截然不同的,往往这个截然不同是好看的,所以我们不会去固定这个东西。”

而有了具体任务,不同的艺人自然会产生不同的人物设定,也就会有不同的剧情走向,“这个就很有趣了”。节目组认为,只有有了这样的设定,“节目的灵魂才会存在。”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样的套路还会升级。以往的真人秀节目,卧底角色只存在于玩家中,然而《暗夜古宅》第二期“谎言村”中,真正的卧底竟然是NPC。

640.webp (9)

唐禹哲、黄宥明、蒋羽熙、曹曦月四人从进村开始就分别被NPC告知,四人中有一人是卧底。看过诸多真人秀、也玩过节目设置的密室之后,四人对该规则深信不疑,直到接二连三淘汰了同伴,只剩唐禹哲和黄宥明二人时,他们才恍然大悟:这个游戏没有卧底,说谎的是村民!

“谎言村”便由此而来。

“如果没有这一条任务线,大家的角色定位就像素人观众去闯关一样,大家玩了一个机关,观众会有呵呵一乐,或者是觉得他很囧等等这些反应,整个的密室逃脱其实是没有目的的。这个不是我们的初衷,当时我们探讨了很久,其实最终是想与观众一起在闯关、竞争、合作、成功、失败中探讨人生价值的。它是一场游戏,但它不仅仅只是一场游戏。”

而且节目里还会有一人多次担任卧底的现象发生,周艺轩就是如此。在所有需要卧底的场景中,他都是卧底首选,但几乎屡战屡败。

节目组对输家的惩罚也很有意思,它和剧情一样有点唬人:和猎犬赛跑。导演组把跑道命名为“暗夜极道”,周艺轩一开始还能被狗追上,输的多了,最后竟然能跑赢狗。

640.webp (10)

主持人马可调侃他:“艺轩跑暗夜极道,也算是跑的很专业了。”周艺轩立马接起话茬自嘲:“我是称霸暗夜极道的男人。”

走逃跑路线的节目,连惩罚都这么虎。

640.webp (2)

一气呵成,摸着石头过河

纵然节目组有《暗夜心慌慌》的制作经验,但将其做成综艺还是头一遭,中间需要平衡太多事情。密室选址、如何保证玩家和观众都能沉浸其中、综艺与推理的占比如何分配、线索难易程度怎么选择等等,都是令人头大的问题。

而且节目组还是个“小作坊”。片尾木工组、漆工组、雕刻特道组、道具组几个制作组加起来浩浩荡荡有五十来人,而且分工明确,看起来整体应该是几百人的大团队。殊不知这几乎就是全部的人了。

640.webp (11)

节目的剧情编剧只有一人,真人秀策划组、机关组、导演组加起来10个人左右,“人员配备可以说是捉襟见肘的。”而且因为时间紧张,工期短到只有10天,上文提到的50多个人还要被分成AB两组同时开工。但场地并不会因此变小,“谎言村”的原型板梁古村整个走完要花费两个多小时,“时光城”的占地面积有两三个足球场大。

在录制上,《暗夜古宅》和《明星大侦探》等推理类综艺一样都是一次性录制。虽然有观众吐槽节目“剧本痕迹重”,但这类节目,现场玩家只录制一遍,而且只能录一遍。

节目所有补录的对象都是线索信息、场地景观等辅助镜头,从没有让玩家像其他游戏类真人秀一样,把一个游戏环节玩好几遍,然后剪出最好的一场、或是几场混剪。

640.webp (12)

“整个录制像直播一样的一遍拉下来,除开中间比如说机关出现一点问题,或者哪个地方不灵光了,我们才会停下来,一般情况下我们绝对不打断。这也是我们考虑到打断艺人情绪会让他整个的情绪断层,因为这个东西就是没法跳着录的,特别是剧情、关卡是关联性特别强的,跳着录制两遍下来完全不一样,会导致后期没法剪,所以我们基本上是一气呵成。”

冯建杰坦言,时间和施工是节目组遇到的最大难题,以至于在机关和线索设置的难易程度上并不完美。“我们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以后还是要全面地去考虑到嘉宾的游戏体验感和观众的体验感,我们只能给自己一个及格分,我觉得我们还有更大的空间可以在第二季来呈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专访丨《暗夜古宅》:天黑请睁眼,密室心慌慌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