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六问行业一线大咖:网络剧精品化该往何处去?

  文 │ 林霓安

网剧是不是进入瓶颈期了?这是上半年以来很多业内人士都在困惑的事情。

今年适逢中国电视剧诞生60周年,和国剧60年沧桑历史相比,网络剧短短六年间的飞跃有目共睹。从早期粗糙简陋段子剧的产生,到后面产量喷涌,紧接着口碑剧产生,豆瓣八分以上甚至达到九分的剧已有多部。

从最早的从几百万播放量,到几千万、上亿,最后从10亿飞跃至百亿级;从免费观看进化到付费观看、VIP提前观看、看全剧,玩法越来越多样;相对于容量较少的黄金档,网络剧给了新人和沉寂已久的演员更多熠熠发光的机会。

640.webp (17)

但问题接踵而至,行业高速发展进程中出现了“错误”和亟待解决的难点。从骨朵抓取的弹幕来看,今年“给编剧寄刀片”成为网络流行语;其次是演员演技太差,会费白付了,吐槽“坑我会员”。编剧屡屡被吐槽,如何做一个好的编剧?演员越来越贵,好演员去哪里找?网剧类型相对固定,如何突破?大量资金被损耗,如何控制?

6月16日,在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上,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上海市人民政府主办,腾讯视频承办的“网络剧如何精品化”主题论坛上,腾讯视频总编辑、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王娟,阿里巴巴大文娱集团优酷事业群剧集中心总经理马筱楠,著名编剧、制片人、灵河文化传媒创始人兼CEO白一骢,著名编剧、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副教授张巍,著名导演、五元文化创始人、ARC LIGHT弧光联盟发起人五百以及骨朵传媒创始人王蓓蓓现场对谈,身处一线的他们对此尖锐问题进行回应,并坦诚分享他们的态度与观点。

640.webp (21)

编剧屡屡被吐槽,如何做一个好的编剧?

王蓓蓓:有没有被寄过刀片?

张巍:肯定被寄过刀片,比寄刀片还要严重的都发生过。心情比较复杂,开始是玻璃心,就觉得怎么能给我寄刀片呢?我并不能承受这种打击,给我寄一个玻璃渣也比给我寄刀片强。后来发现他们给我寄刀片,是因为他们看我的戏,要不看我这个戏,我这个戏没流量,没水花,没人理。两者相较还是给我寄刀片好,再后来有一些寄完刀片他再看个十集、二十集,他就说原来是这样,原来他喜欢,原来他怎么怎么着。最后会慢慢产生一丝新的感情,也经历过好多这样的过程。

王蓓蓓:现在编剧欠缺哪些东西?怎么样才有更好的东西产生?

白一骢:我过去做过编剧和制作,之前跟别的同仁聊过,老说编剧的地位提不高,我觉得编剧地位提高很重要的一点,我们的生产过程中,究竟它的工作占比是什么?确确实实在后期的拍摄中,(编剧)没有太多机会参与到制作中去,所以职位决定了他没有在后面发生太多作用的时候,确实被观众的重视度会降低。

起码在我们公司是这样的,编剧如果懂制作,就知道怎么样通过剧本协调可以达成可制作的标准。有些东西能写出来,能拍出来。有些东西写得非常好,但是拍不出来,我们希望编剧在整个制作过程中间多一些了解,这样后期的制作能够有一些帮助,他能够参与到实际生产过程中,也能解决文本无法落地的问题。我觉得这是比较实用的一个方式。

640.webp (18)

著名编剧、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副教授 张巍

张巍:我做了18年编剧,是待机时间很长的年轻编剧。确实觉得编剧地位蛮低的,到今天也觉得我的作品没有办法真实反映我的想法。

其实在我看来,三个平台对我们这些编剧来说,提供了一个特别好的可能性,(那就是)我们终于有机会从第一步写剧本的人,把自己的想法贯彻到最后一步。而不是说我们现在写的剧本,找到制片方,再由制片方磨合,再找演员,再制作,(那样的话)我们很难跟到最后一步。

知道市场要什么,我们到底怎么提高,怎么跟所有的编导演那些环节配合,我们才能说大家是一根线上的蚂蚱,共度难关的兄弟。我们真的干了这些事情,才会知道这行的难处。

640.webp (3)

演员越来越贵,好演员去哪里找?

王蓓蓓:去年《白夜追凶》里关宏峰、关宏宇让潘粤明又红了,评价一下他,其次是做了哪些努力,让这样的形象留在大家心目中?

五百:我认识潘老师比较早,至少4、5年,拍一个电影。当时给我的印象是他这个人弹性比较大。拍第一场戏的时候,我吓一跳,演得夸张,我不知道怎么收,跟我想象的差距特别大。我说潘老师能不能收一点?他就再上来,直接能收到那个地方。当时《白夜追凶》也就是年龄段、经历、阅历,所有的找这个年龄层的人,我也不认识几个人,然后就想到了潘粤明,这是其一。其二,潘粤明在整个过程当中,4个月都待在那儿。在这个过程中,大家见面就是聊说,“这个戏的区别是内心的区别,你表现出来的区别,把它外化出去”,大部分时间都在聊这个。拍摄期也比较密集,整个人都在状态里。

640.webp (19)

著名导演、五元文化创始人、ARC LIGHT弧光联盟发起人 五百

王蓓蓓:有没有一些拍戏时候用演员的妙招?

五百:现场喝酒(笑)。其实我觉得大家不要把拍戏想得太严肃,要是太严肃,这个戏出来就很奇怪。我觉得拍戏之前,演员跟所有的主创能融为一体是比较重要的,这个融为一体指的是我们在聊一个方向或者在个人的三观上,基本上属于一类人,这样拍起来比较顺。有时候会碰到不是一类的,拍起来就会很累,可能处着处着都在变。

我现在和演员见面,吃顿饭、喝顿酒,如果是一类人,在现场整个过程极其顺利,超乎想象。演员会按照既定的方向,既定戏去走。所以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碰见不合适的要当机立断,该换就换,不要犹豫。你明知道这样出来的东西可能会受到影响,但是不得以而为之,考虑面子的问题。其实不合适不代表合作的人不行,不合适我们就换成合适的。

王蓓蓓:这几年演员片酬涨得特别快,有人说是因为平台肯出钱,是不是平台方为了追逐流量一定要用这些明星?

王娟:我必须斩钉截铁地说不是!我们平台不背这个锅。

我记得是两次,第一次我们全行业为了打击盗版,共同发出声音。第二次是在4月初的时候,因为演员的高片酬,影响到整个剧制作的质量,占比太高,包括在拍摄当中存在一些不敬业状态,我们又对行业发出了呼吁。所以对于平台来讲,我们在选择项目时,不管是已经拍好的,还是没有拍好的,未来有合作、自制的项目等等,故事和剧本是第一位的。

我们曾经无数次跟我们提案的公司,尤其是只拿一个PPT来,(看到上面)是各种演员美照的团队,我们会非常明确的告诉他,我是买一个好故事,或者我们希望合作的是一个好的创造力,而不是要买一个有名字的PPT或者各种故事框架都没有的、悬浮成海市蜃楼的东西。这个是我们的态度。

640.webp (20)

腾讯视频总编辑、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王娟

回归整个行业更长远、更健康、更理性的层面来看,其实很多影视公司,时间长了大家也都变成朋友。有时候我更愿意跟他们讲我们作为平台方的商业逻辑。一个看起来天价的剧要合作的时候,我们怎么去判断和评估?好故事,包括刚才讲的好的立意是一方面,另外我也需要你明白我们平台的立身之本,我们怎么回收这样的投入。

坦白讲,我觉得尤其是我们的艺人会觉得我家的新人突然火了,他就是有这样的号召力,他就是有这么大的粉丝量,你应该买单,你们肯定会去追的。当这种膨胀或者一夜蹿红的价值已经超过了我们平台长远健康发展的天花板时,你再高也不过是一个数字,对我们来讲,可能你也很热,可能你眼界也很好,但是我还是要忍痛割爱的。我觉得现在已经逐步回归到理性看待艺人、演员在作品当中的付出和投入产出的问题。

马筱楠:可能以前吃过亏或上过当,但是不会一直持续。其实互联网和视频平台是最讲究KPI和ROI的,如果演员成本大于这样的成本,对我们是高风险评估。先确定这些演员的组合是否适合这个项目,然后再判断我们是否愿意投入这种高风险的项目。

在此之前,一些卫视的周播剧,我们采购相对比较滞后,都是进入筹备阶段,演员已经签约的时候再让我们选择,更多的时候是被动的,没有太多主动权。从自主排播的项目(开始),不管是腾讯还是优酷,我们在这些项目上更多大胆启用一些新人或者更合适的人,比如五百老师说的潘粤明,他就非常适合角色。还有我们选用的新人演员,虽然不是很有名气,但很适合角色,也为我们奉献了非常精湛的表演。接下来我们会推动更多自主排播的自制剧,找到更多适合的演员。每一次我们都非常兴奋于这样的结果,我们选择了最恰当的演员,这些演员的表演也能回报给我们平台的投入,以及观众非常美好的故事结果。

640.webp (21)

类型相对固定,如何突破?

王蓓蓓:现在已经形成了几大类型,比如说悬疑类、刑侦类、青春类,后面还会有什么新类型诞生?另外你认为类型化的道路对不对?应不应该往这个方向去走?

白一骢:我其实对类型化不太有看法,我们可以出现各种各样好的类型,每个类型里面都会有好的,有不好的。比如说像今年比较火的,每年都会在这个范畴内有一个火的内容出来,同样这个类型里面也会有不好的,不能拿一部说这个类型怎么样。互联网给了我们很多空间,可以尝试更多过去在电视台上不那么普及的内容。但是对题材来说并没有太多新鲜的东西,所有的题材其实都不是特别新鲜的,创新的东西没有太多。可能未来互联网是不是能给我们提供一些更有意思的突出模式?更多的互动性、参与性等等,这种方式可能跟题材没有关系。

640.webp (22)

著名编剧、制片人、灵河文化传媒创始人兼CEO 白一骢

王蓓蓓:可能有哪些模式?再想象一下。

白一骢:我个人期待有一天能边编边播,但是很难实现。题材上无所谓,这样的技术和发展,以及资本开始变得强大的时候,或许大家会尝试一些科幻的,这个可能是能做的东西。但它也不是一个新题材,国外已经玩了很多年了,只是我们技术一直没有达到而已。即便是科幻,里边也会有好的部分,也会有不好的部分。说它是好的,不代表这个题材是好的。说它是不好的,也不能代表这个题材就做不好,我觉得还是看单个作品,看每一个具体的作品。冷门的题材也可以做得好起来。

王蓓蓓:再问一下五百,之前聊《古董局中局》的时候,你说更多是一个行业剧。后面你还想尝试一些什么相对类型较新的东西吗?

五百:行业剧也有,像体育题材这种的。然后另外的可能性是往科幻方向的,硬科幻不敢弄,弄不好。玄幻我也不敢弄。

王蓓蓓:为什么硬科幻不敢弄?怕拍不好,或者观众不接受?

五百:没钱(笑)。那么多好故事可以讲,干嘛非要做硬科幻?当然你做也可以,总得有一些突破者先去尝试,尝试完之后,慢慢才能把它推进得越来越好。中国本身这个技术我认为都是有的,就是整合得不好,老白你想想办法。特效这块真的需要好好整合,我觉得每家特效公司,都觉得不应该这样,这么一个健康朝阳的产业,明星的片酬都到这样了,怎么会做不起来?我认为是可以掌控的。比如像《黑镜》,其实特效量没那么大,但是我们现在的特效如果能很轻易的完成这些,讲故事空间可能也会变得更大一些。其实刚才老白说的也对,没有啥好坏的题材,就看有没有好坏的故事。

640.webp (3)

价值观的边界,如何拿捏?

王蓓蓓:说到网剧精品化,不得不提去年的口碑剧《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分享一下这样一部历史剧创作过程中的细节吧?

马筱楠:团队比较早接触到这个项目,跟主创有充分的沟通,从当时的内容上可以看出,它是个历史剧,但是有非常强的现实精神,名士的精神跟现当代呼唤责任感、呼唤诚信其实是不谋而合的,这是近些年古装剧非常亮的、人物的弧光也非常强烈。整个团队经历了很长时间的努力,实现了选角的成功,制作的精良。《军师联盟》播的过程中,跟优酷也有有效互动,其实这一次合作也让我们自己对于历史剧以及同类题材的项目,在创作以及我们共同制作研发上积累了很宝贵的经验。

640.webp (23)

阿里巴巴大文娱集团优酷事业群剧集中心总经理 马筱楠

王蓓蓓:历史剧创作有一个很大的难度就是它的价值观问题,我们要想从历史的长河中找到现代观众能理解的价值观包括审美。真的挺难的。如果一部剧价值观没建立好,从剧本的角度,可能它也不会好看。张巍老师可以谈一谈,你创作剧本的时候,怎么把握历史剧的价值观?说说《独步天下》。

张巍:我觉得我不太有资格聊这个话题,因为我经常被网友diss魔改历史,说我魔改历史的网友,最后看完为我正名,说这个人说了半天总能回到历史,这个编剧真的脑洞开得很大,不管怎么样,张巍是个三观很正的,女性主义旗帜高张的编剧。我特别感谢。

说《独步天下》的初衷,我想写三个做了不同皇帝的母亲或者皇后的女性,在同一个家族里,三姐妹彼此之间有情感上的连接,她们身处风云变幻的历史背景里,由于政治势力的不同,不得已有各种各样的站队问题,亲情、爱情、政治立场的变化,使得她们面临巨大的撕裂,她们身上的女性力量会得到极大彰显。如果写出来的话,会有很大的可能性被塑造和表达,所以就写了这个剧本。我自己看下来,可能观众们最喜欢的,是最不把自己毕生所有的感情寄托在传统古装剧里一个男人的宠爱上,或者寄托在儿子能当皇帝上。我的家族也可以成为政治势力中的一支,虽然我是个女人,但是我也有责任保护我的爱人。刚好那个时候在播《迷雾》,我看好几个微信公众号拿这个人物跟金南珠比较。

我的观念就是,大的历史事件不能改动,在小的游戏上可以进行艺术加工和创作。最后的历史评价和结局,一定要回归历史真实,这是不容篡改的。

我当时曾经很委屈、很激愤的时候说过一些过头的话,我说我再也不写历史剧了,要写就写穿着古装的历史架空。现在回想起来,那种深厚的感觉是任何一个历史架空都不能达到的。这就是我们自己的国家,自己的人民,自己的过去,看到这个,他就自然而然会有历史深处的回音,在观众的脑海中产生共鸣。

王蓓蓓:价值观的问题,最难把握的还是罪案类、刑侦类,包括犯罪心理,血腥的场面,这方面五百有经验,来说说你怎么拿捏分寸和尺度。

640.webp (24)

骨朵传媒创始人王蓓蓓

五百:其实罪案剧本质是讲人性的真善美。

做这类剧最重要的是社会影响力,罪案剧的力量来源于通过故事对人性真善美的挖掘,而不是对暴力血腥犯罪的描述。社会影响力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社会的属性,你到底要表达什么?犯罪不是靠暴力、血腥、色情这些东西来吸引人,这个吸引不了多久;二是尊重整个创作的工业流程、工业化,最终产生了商业性。

王蓓蓓:最近有一部法医剧特别热,叫《骨语》。从我们平台方角度来讲,这样的剧我们怎么把控尺度和价值观?

王娟:我们是非常早的、又非常紧密的把编剧、导演等几方跟(王)雪梅老师怎么开发这个作品的方向上,大大小小磨了数十次,最终我们要把什么样的方向呈现给用户。第一,法医它是一个职业,我们需要把法医的精神和职业剧的精神真实呈现出来;第二,通过案件侦破和法医协助侦破的过程里面,把这些案件里面的问题点真相化。

王蓓蓓:听说光案子就堆了小半屋,从里面整理出来,后来又去写?

王娟:对,包括小半屋子的案件我们到底写哪几个后试过拿了几个去评估,我们希望一是给很多人勿以恶小的警示,第二是通过法制的方向传递出来。

王蓓蓓:网剧诞生以来,出现了不同年龄层的青春剧厂牌,青春剧如何把握对年轻人的价值观导向?

马筱楠:技术手段很难讲,一直是说跟上级主管部门的沟通。

我们从业人员的年龄层,相对来说比较年轻,经验不足,经常性的沟通和学习,让平台的从业人员先树立标准和价值观,同时和一些专业的制作团队合作时,把我们的需求和标准明确出来。因为可能会有一些主创,觉得是不是你们网络剧更宽松一些?可以有一些突破边界的?其实电视剧和网络剧的审核一直是统一标准。我们在跟所有的主创沟通的时候,先确认好这样的边界。另外我觉得越是年轻、青春的剧集,价值观越要正确。因为它面对的是年轻低龄的用户,这种传达更重要。不止是青春剧,我们今年的《上海女子图鉴》和《北京女子图鉴》,都试图传达生动的人物,表现他们在现当代生活中的困惑、迷茫和选择,让大家产生更多的思考,这是剧集承担的功能。

640.webp (21)

大量资金被损耗,如何控制?

王蓓蓓:以前新剧上线时我每部都看,是看得过来的,现在真的看不过来,太多了。对于剧上线的节奏,你们的判断是什么?

马筱楠:其实现在,大家要清晰地判断出这样的信号,我们因为竞争原因或者因为之前购买或者合作的几个储备问题,造成了现在我们在播放赛道非常的拥堵。

不管是采购还是定制,它是有预先性的,现在集中播放,虽然播的多,但是存在无效播放以及炮灰的情况,那就意味着大家都会把投入放到有效的播放内容上,那这样会带来什么呢?可能视频网站并不需要那么多的剧,但是需要更精品的内容。如果整个市场上的制作团队再一味地提前投入,或者以量式的投入,将来会在整个产销上存在这种不平衡的现象,可能会有很多投入的项目会滞销,大家还要冷静地预见一下未来整个播放的情况。

640.webp (21)

网剧精品化,最想改变的现状是什么?最反对什么?

王娟:在中国网络视听产业论坛的开场报告中,孙总(孙忠怀)提到五个必要:要强底线,要价值观,要正能量,要使命感,要创造力。

今天我想说五个不要。“第一,不要粗制滥造,观众没有很多耐心;第二,不要做特别恶意或狗血的剧情,因为它沉淀不下来,用户没有代入感,用户口味已经回归了;第三,希望全行业聚焦在认真创作这件事情上,不要向钱而生;第四,一个热点或者是一类题材火了,后面提案能看到十个二十个,类似这样的故事,希望不要跟风。第五,在项目或提案的介绍书上,不要大咖论,大咖是体现在标准化或者是制作的投入里面,他们能投入多少专业精神,这才是关键的。”

640.webp (25)

马筱楠:首先是价值观的绝对正确,具体的内容上我们坚持多元和开放,其实这也是一直以来追求的。我们反对的是没有辨识性、太重复的内容。我们最想改变和推动的,是希望能够全剧本拍摄、全剧本完成式的拍摄,更长的筹备期,更有效的筹备期。引入科学的制片管理系统,可以让投入预见到作品的成果,而不是买一个ppt,买一个愿景。

白一骢:当有一天互联网开始拼咖的时候,就进入了困难时期。现在好像这一天早已到来了。我想起来14年、15年,那时我们确实有很多作品,真的没有大咖,真的没有拍很长,但是一样过得很好。那时候和平台合作,我们讲内容就好了。我们通过讲内容的时期,走到后来能成为大咖的那一天,大家把内容忘掉了,这是很奇怪的一件事。

14、15年编剧的价值比现在要高,也没有多少大咖。现在大咖们觉得这个行了,来了,他们的到来把这个行业做乱了。你们多投点新人吧,我们看不够用。如果我们有更多能够带流量的演员,他们自然而然没那么贵了,没那么难伺候了。我希望看到那样的时期。

张巍:我作为这么多年的老编剧,在很多的制作公司感觉到,一心想要投奔互联网,实际上就是遭遇到反复修改。编剧不怕反复修改,怕的是因为一个人的到来而无从辩驳的修改,我们是无声的反抗。磨了三年的剧本,然后来一个人,三个月里要推翻重写,为什么三个月重写的剧本会比三年辛辛苦苦打磨的要好呢?观众要寄刀片的不是我,是他。

如果我有什么期望的话,期望互联网的各位老大们,不要把我们逼上三个月写的东西永远没有比三年写的好这种老路。这实际上是对内容最大的不尊重。

五百:我觉得方方面面都说到了,我期望你们的期望都能实现吧(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六问行业一线大咖:网络剧精品化该往何处去?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