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中国新说唱》有多新?

  文 │ 南风

谈及《中国新说唱》,不可避免会让人联想到《中国有嘻哈》。即便制作团队一再强调这会是一档全新的节目,可无论是制作班底、节目类型还是明星嘉宾,甚至是赛前的“退赛门”,都弥漫着去年夏天“freestyle”的味道。

但这一次,重新出发的《中国新说唱》做足了万全准备,不管是全球海选、赛前筛查,还是与选手签约,他们在尽一切可能把危险因素扼杀在摇篮里。

640.webp (6)

今年,谁都不想重复去年火热一夏后却“戛然而止”的道路,所以《中国新说唱》势必要肩负起《中国有嘻哈》未完成的使命:让说唱扩散的圈层更广,真正被主流文化接纳。

为了做到这点,制作团队在《中国有嘻哈》的基础上进行了不少创新,以期待这个新节目能有更长的生命力,这些改变正如节目主题曲《天地》所言:我从不将就我的命运。

640.webp (5)

音乐总顾问吴亦凡,与AI算出来的邓紫棋 

在“六六大顺”的6月6日,吴亦凡为《中国新说唱》创作的主题曲《天地》上线了,就连MV也由吴亦凡一手包揽。

这是他作为《中国新说唱》音乐总顾问交出的第一份答卷,“我更多是希望把自己对音乐创作上的一些理解和创新,包括国外的一些新的创作方式跟技术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够帮助节目一起去做出更好的音乐,推广的更好。同时我们也会把中国元素的说唱作为一个去努力的点,更好的把说唱音乐跟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做一个结合。”

对于音乐总顾问这一新身份,音乐总监刘洲很看好吴亦凡的表现,他认为吴亦凡的加盟给了《中国新说唱》更多的中外元素结合的空间,而这个创作空间对节目很重要。

640.webp (8)

“吴亦凡曾多次深度的跟我和车导在音乐里有很多沟通,他也是毫无保留的把国外最好的、最新的和最能够打通的东西输入给节目。而且不单是文化输入,我们还得输出,这个输出可能会涉及到很多国际化的制作人和音乐人,但是我们没有天天生活在国外,所以吴亦凡可以更多去跟制作人、音乐人沟通,其实音乐的本质核心点就在这儿。”

在官宣的明星阵容里除了吴亦凡的新角色,唯一的女制作人邓紫棋也是“新”的存在。基于节目全新的赛制,节目组需要为潘玮柏匹配一位女制作人,在明星与大数据紧密结合的当下,爱奇艺自然不肯放过自身在科技上的优势。

在此之前,爱奇艺内部已经有过用AI选人的先例,所以爱奇艺高级副总裁、《中国新说唱》总制片人陈伟对这一技术很有信心。“我们不仅可以做到依角色选人,我们也可以做到依人选搭档,AI算法可以通过对明星的人气、热度、专业程度、音乐类型、粉丝画像、音乐特征、口碑评论,各类维度的数据来进行学习和计算,最终得到的匹配度最高的是邓紫棋,她和潘玮柏的匹配度在90%左右。”

邓紫棋的加盟无疑为《中国新说唱》提供了女性视角,说唱是一种荷尔蒙很强的音乐类型,如果女性制作人的加入能让节目的整体画风更加柔和,对于女性观众占比极高的综艺节目而言,不失为一件好事。

640.webp (5)

中国风说唱

如果说《中国新说唱》在整体观感上与《中国有嘻哈》的最大区别,那一定是“中国化”。

“在《中国新说唱》中,我们想把中国元素跟我们的节目跟说唱这种艺术形式、这种载体去很好的结合,如果你们想看到中国元素和说唱怎么结合,可以期待一下我们的主题曲《天地》。”谈及《中国新说唱》的特别之处,总导演车澈指了指吴亦凡当天佩戴的有“龙”图腾的项链说道。

640.webp (9)

而《天地》已于今天上线,早前曝光的海报上,吴亦凡一身黑衣、脚着黑色布鞋霸气歪坐在木桌后面,木桌上是传统影视剧里经常见到的茶壶茶碗和香炉。他身后的牌匾上,则是中国书法赫然书写的“天地”二字,正中间的龙形图案与“吴亦凡”名字相互映衬,旁边则是对仗工整的对联。

但茶桌下方却用英文写着吴亦凡的英文名“KRIS WU”,整首歌曲用到的乐器也以西方乐器为主,和此前吴亦凡的大部分歌曲一样,《天地》的主曲风同样是电子乐。歌词大部分都是白话,不过中间也夹杂了“江湖人说我不行,古人说路遥知马力,陪我走陪我闯天地,我从不将就我的命运”这种带有武侠风的歌词。

这是两个“极与极”的融合,一边是底蕴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一边是潮流现代的rap与电子乐。这种风格和GAI又有所不同,GAI的《沧海一声笑》《万里长城》《天干物燥》都是古风与说唱结合的典型歌曲,但风格是偏重武侠的,而《天地》虽然有古风的东西,整体却很“潮”。

按照车澈的说法,在节目正式露出前,如果我们可以从《天地》中窥得一二的话,那么或许可以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来说明:它很像《热血街舞团》的舞美,有种“东方重金属”的味道。

640.webp (10)

640.webp (5)

从内到外的迭代

“《中国新说唱》是我们2018年全新推出的一档华语青年说唱真人秀,新在哪里,新节目、新气象、新赛制、新选手、新的文化表达方式。”在介绍这档节目时,车澈如是说道。

虽然《中国有嘻哈》和《中国新说唱》有诸多相似之处,但中间相隔的短短一年里,外面的世界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说唱作为真人秀节目的载体也需要重新适应这种变化。

去年《中国有嘻哈》的报名总人数不过778人,今年却有10725人,光海选就是一项大工程,二者已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其实我们在赛制上进行了大的更改。”陈伟解释道。

现在《中国新说唱》已经完成海选,共71人进入到录制阶段,所以节目第一次录制便是60秒淘汰赛。

640.webp (11)

伴随赛制一同革新的还有Slogan“我年轻,我说唱”。车澈希望新的口号能带给节目全新的文化氛围,为说唱正名,让观众看到说唱是可以青春阳光正能量的。另一方面他希望《中国新说唱》可以展示出当代说唱年轻人的才华和积极向上的生命力。

价值观是这个新节目最看重的东西,《中国有嘻哈》已经证明了中国有嘻哈,所以《中国新说唱》必须要展示出更深层次的东西,在陈伟看来,这种东西是时代价值。

“2018年我们再做一个说唱节目,我们想要做的是在中国新时代下,属于中国的说唱的作品、说唱的风格、说唱的歌手和他们身上新的风貌,以及这些年轻人身上所体现出来的真正的属于中国文化的那些新的风韵、新的情怀,这是我们想在今年《中国新说唱》当中所体现出来的最大的不同点。”

与其说《中国新说唱》是全新的另一档节目,不如说是《中国有嘻哈》的迭代品,在原有的基础上,诉说新的文化意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中国新说唱》有多新?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