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大制若娱丨《忽而今夏》导演吕赢:如何突破“青春片”的禁锢?

文 │ 刘肉英

5月25日晚,新一期的《大制若娱》如期而至,在骨朵官方交流群中,千余位业内人士和《忽而今夏》的导演吕赢一起沟通了《忽而今夏》的创作过程以及青春题材的突围方法论,可谓是干货满满。骨朵在此也将吕赢导演的分享内容稍作整理,与大家分享。

《大制若娱》是由骨朵传媒打造的一款针对网络影视行业从业者的线上分享交流栏目。依托骨朵强大的媒体资源支持,《大制若娱》每周会邀请一位网络影视领域的大咖来做线上独家观点的分享,从投资把控、影视制作、幕后创作、宣发营销、艺人经纪、数据分析等多维角度解读网络影视行业,并与业内群友们进行互动交流。

640.webp (5)

640.webp (4)

关于原著粉与写实主义画风

“青春剧”已经被挤满了,从最初的《最好的我们》再到《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你好旧时光》以及早年的《匆匆那年》以及今年即将上线的《橘生淮南·暗恋》,高中时期的青涩、回忆、懵懂,观众已经不再觉得新鲜了。

在这样的市场大环境下《忽而今夏》开播,再加之何洛和章远的故事是从高中开始,并且和《最好的我们》用了一些同样的场景,以及一些演员的重合,观众对于《忽而今夏》的最初印象依旧停留在了“青春”上。吕赢曾经是《最好的我们》的联合导演,作为参与过两部作品的创作者,吕赢也更有发言权。

青春是《忽而今夏》的开始,但一定不是结局,“《最好的我们》是纯高中的故事,没有向大学、社会的延伸,最多就是点到为止,而《忽而今夏》却是从高中开始,但更重头的故事在后面。”

另一方面,虽然都有青春的高中时代,在高中时代所展现的内容也完全不同,《忽而今夏》所侧重的是高中时代最重要的内容——学习,很少有剧将故事的重点放在似乎枯燥无味的学习上。

640.webp

何洛从学渣通过自身的努力考上了最好的大学,她身上那种不服输的气质其实也非常能引起观众的共鸣,“如果我当初也好好努力学习,说不定也能行。”不少观众看完之后发出这样的感慨。

而何洛通过努力从学渣逆袭成学霸其实是经过剧本改编时期的修改的,“影视创作需要一些戏剧冲突点,如果何洛一直都是学霸,那她的人物线就太过顺遂。”另一方面,对于观众来说,学霸的人设不够“接地气”,“在平凡人中,学霸终究是少数,大部分人都曾经是‘学渣’,或者因为当时没有用尽全力去为一件事努力而后悔。”

何洛的逆袭其实是完成了大多数观众想要完成,却没有坚持的事情。青春的命题很大,如何将这之中细分的故事讲好,才是制胜关键。

640.webp (4)

关于演技和流量

“卜冠今和白宇就是我心中的何洛和章远。”提及这两位演员,吕赢难掩喜爱之情,高中时期的何洛有些吵闹,每天叽叽喳喳,上课溜号、偷吃,课后就出去疯玩儿,没心没肺又爱恨分明,骨子里的冲劲儿也许是运动员的“职业病”也可能是天生如此。

640.webp (1)

如果何洛没有撂下那一句“我一定要上华清”的狠话,就不会有章远和何洛十年的爱情长跑,在故事的前半程,章远像是何洛的导师,辅导何洛学习,也能照顾何洛的情绪,而两个人开始异地恋之后,何洛开始成长,而章远则开始面对人生中的“阻力”。

“白宇和卜冠今都是非常认真用功的演员。他们有很认真的在揣摩角色。”对于这点,观众也看在眼里,故事的前半程,卜冠今的灵动撑起了高中时期的青春感,而白宇的成熟稳重则为该剧的后半程加码,何洛一路从学渣逆袭成学霸,然后出国读研,而章远则高考失利、大学退学、创业被骗,每一步都走的十分艰辛。

“我在现场经常和两位演员说,你们感受到了角色内心、并体现出来,表演就会非常具有感染力。”从目前的播出情况和观众的反馈来看,章远和何洛的成长及爱情确实让观众动容。除此之外,就是两个角色塑造的真实感。

何洛和章远的高中生活中没有艾利斯顿式精致的校服、欧式建筑的学校,何洛也没有精致的妆容,相反何洛每天早晨都是乱乱的头发,校服也是松松垮垮的,日常生活中,何洛也基本都是无妆的状态,“我们大部分人的高中就是如此,如果高中就化妆,估计早就被教导主任抓了”,吕赢玩笑的说。

640.webp (6)

虽然二位都是新人演员,在《忽而今夏》之前卜冠今是《驴得水》中未经世事的小姑娘孙佳,白宇的经历稍微多一些,但饰演章远这一类型的角色是第一次,作为演员,演技永远是第一位的,“观众很理性,颜值再高,没有演技,观众是不会买单的,自然谈不上流量。”

640.webp (4)

关于异地恋主题

区别于其他的青春题材作品,除了《忽而今夏》时间轴拉的比较长,涉及大学和社会生涯之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关注到了“异地恋”的话题,而“异地恋”的残酷也让《忽而今夏》多了写实的风格。

“异地恋”题材并非小众,而是此前没有作品去关注过,而剧中的“异地恋”并不单指距离上的恋爱,甚至是心理、眼界的距离都是包括在内。“别离”和“成长”一样,是几大永恒的主题之一,而“异地恋”就是别离的集合,何洛和章远为了见面,攒下了一叠厚厚的车票,这些车票是他们想要在一起的见证。

何洛和章远不同的大学环境也改变了两个人的眼界,何洛能轻易的见到比尔盖茨,而章远却只能和同学聚会,章远眼中有对何洛的羡慕,何洛眼中在不停的憧憬着他们的未来,当下的生活在慢慢改变两个人,爱回不回因为“距离”而变化,也是《忽而今夏》在讨论的议题。

640.webp (3)

除了何洛和章远的“异地恋”,剧中李云薇和常风、赵成杰和田馨也是另外两对“异地恋”的代表,李云薇和常风之间的差距最初的家庭背景上的,后期则是成长速度上的,李云薇因为家庭原因更为早熟,而常风却一直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赵成杰则一直在追逐田馨,也因为这种追求,成就了赵成杰的事业,但是当赵成杰停止了追求田馨之后,二人之间又会发生什么变化呢?“距离”这件事,远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坐上一天一夜的火车,能见到想见的人,但也可能摸不到曾经熟悉的温度。

《忽而今夏》并不最精致的作品,但在情感传递上确实真挚的,“如果《忽而今夏》是远离生活的状态,那就不是写实的风格了,我没有评判别人,但是我希望我的作品是写实的,并且在之后的创作中,我还会坚持。”

在分享的最后,吕赢导演再一次回忆起了整个作品的创作过程,“我觉得青春剧,最重要的是贴近生活的还原生活的。还有一点,我觉得就是应该是有态度,应该是积极向上的、温暖的。”写实主义风格的作品更能展现出真实的青春。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