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张朝阳:我们应该可以重新回到“战场”|对话

文 │ 林霓安

“曾经我们辉煌过,现在又回来了。”

在昨天的2018搜狐春夏推介会上,张朝阳说了不少“豪言壮语”。他还给这场“又逢盛夏”的主题加了两个字:归来。

穿着蓝色格纹衬衣和牛仔裤的查尔斯,和以往为搜狐视频自制剧发布会站台不一样,这一次,他看起来有些感性,发言中用了不少排比句,夹杂着英文的十分钟演讲里,不止一次强调着“We are back”。

640.webp (20)

他提到了搜狐视频最初的优秀作品,回顾了搜狐过去的打击盗版运动和版权剧之争,也坦承了在其他视频平台鏖战的这几年里,搜狐的“消沉”和战斗角色的“淡化”。

“搜狐视频是否被边缘化了呢?”张朝阳自问,这场发布会也几乎可以算做是他的回答:不买头部剧的另类道路是怎样通向未来的。

640.webp (5)

“搜狐视频依然是一个重要的视频平台”

搜狐领跑了中国互联网的第一个十年,而后,错过了很多重要机会。这是外界对搜狐和张朝阳的集中评价。

过去几年间,视频平台大肆烧钱买版权剧、跑马圈地、激烈角逐,而后形成了如今的“三国鼎立”局面。在这场大手笔的用户争夺战中,搜狐视频率先从大规模烧钱战中退出,开始寻找“差异化”道路。

曾经风光无限的搜狐视频不再身处舞台中心,也不再有更多作品和话题频繁出现在公众视野,这是张朝阳的“主动”选择,也是无奈之举。

640.webp (21)

如今当被问及“搜狐视频现在的行业地位”时,张朝阳没有避讳,“在资金实力上,我们过去确实砸得不够狠,所以我们流量方面不如BAT三家,但我们也是一个重要的视频平台。”他告诉骨朵,搜狐视频目前的竞争对手,依然是这几家平台。

2017年年初,张朝阳宣布搜狐视频退出头部版权内容的竞争,“独行”一年来,搜狐视频一直在走中小体量自制剧的路线,也并非没有优秀作品呈现给观众,《拜见宫主大人》《我叫黄国盛》《动物系恋人啊》等都取得了相对不错的口碑和点击量。

640.webp (22)

张朝阳如今对搜狐视频的内容计划是,实现一个自我造血的闭环。

“从2017年到2018年上半年以来,我们的平台上已经不再出现新的热播剧,但我们的流量并没有降低。”他对搜狐视频退出版权剧之争后的表现还算满意,“我看到未来的趋势不错,团队也比较好,内容现在也可以。”

640.webp (5)

“不只搜狐视频,整个搜狐集团都要逆转”

张朝阳在评价搜狐集团2018年Q1财报时,提到亏损的搜狐媒体和搜狐视频业务时称,将大幅消减视频内容成本。根据财报,与去年同期相比,第一季度搜狐视频的内容成本大幅下降,营业亏损降低。

亏损逐步降低,继而实现盈利,几乎是所有视频平台现阶段的追求。在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仍旧购买版权剧和大投入做自制的时候,搜狐视频的做剧前提变成了“低成本、盈利、造血”。这无疑是付出了更大代价后的“殊途同归”。

在张朝阳看来,搜狐视频在走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我们可以不去买那些天价的投资剧,但是依然有特别丰富的内容,从自制剧、自制综艺和搜狐视频自媒体,以及直播这四个板块,依然让搜狐视频吸引大量的受众。其实一千个故事每个故事总有人关心,这方面内容不具有垄断性。很多自制剧,别家都没有,我们是独家的。”

640.webp (23)

这一年多来,张朝阳和搜狐视频都变了。

无论是自制剧的产生,还是搜狐自媒体的崛起,目前都能够承载相当的流量,此外,据张朝阳介绍,搜狐视频内容消费平台在整个集团的融合比从前更好了,视频内容消费以及它的商业模式都跟搜狐新闻、搜狐新闻客户端、手机搜狐网和PC端,甚至跟大数据搜狗输入法相结合。这是搜狐视频的变化。

张朝阳本人则在坚定的告别版权剧争夺后,投入到搜狐自制内容上。他几乎会为每一次的自制剧发布会全程站台,“搜狐视频出的剧,我直接参与,我们整个出品人团队对于它的选拔,要不要投资,各个环节,都特别用心去做。”

640.webp (24)

在昨天发布会的演讲最后,张朝阳称“中国互联网逆转的剧情正在上演”,他相信搜狐能够实现逆转。

“不仅指搜狐视频,而是指整个搜狐集团”。逆转的条件就是作为搜狐的团队以及他本人,需要重新发明自己。在之后的采访环节,张朝阳也重复提了reinvent(重新发明)这个词,“要学习,要思考,要把对管理和人生的感悟来变成行动,这样的话就能够产生逆转。”

640.webp (5)

预计在2019年实现盈利

视频平台内容爆发,格局变幻,大型自制剧热度不断,超级网综话题居高不下,无论是对传统电影人的勾连还是和影视制作公司的关系,亦或是年轻人的观剧形式,都以极快的进程触达、颠覆。

爱奇艺奔赴纳斯达克敲钟上市,在先前公布的2018年Q1季报中,订阅用户规模已经增长到6130万,亏损逐步降低,营收增速变快;两个多月前腾讯视频也宣布付费会员数达到6259万;优酷的大剧大综艺策略也收效甚好。虽然目前来看,三大视频平台之间版权和自制内容的竞争仍很激烈,但都没有停下来的势头,整体亏损的状态也是不争的事实。

另一边,搜狐公布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张朝阳在答分析师问时曾再次强调,自制独家内容和PGC是其两大战略,因为头部内容成本过高,搜狐选择停止购买昂贵的头部内容。

640.webp (25)

搜狐视频自从选择这条“自制价格较低但独家内容”的道路后,在一定程度上的确被“边缘化”了。但如今看来,不同选择的两者,都各有得失,遑论输赢。

当初退出版权剧之争时,张朝阳就曾“放言”,预计2019 年将走出视频网站行业持续亏损的怪圈,实现盈利。而在这次采访中,被问及盈利情况时,他也再次确认,“我不知道别家怎么样,我们应该能看到盈利的希望了,2019年某个季度我们视频就可以盈利。”

视频平台在“血腥”持久的版权剧争夺战过后,对于自制内容的觉醒也逐渐使其在过去的广告收入之外,开始寻求会员付费的健康模式,张朝阳没有透露搜狐视频目前的会员数,但他告诉骨朵,在广告和会员营收两者之间,“目前仍是广告收入多”。

张朝阳曾经“消沉”过,搜狐视频和整个搜狐集团也曾经“消沉”过,对此,他在“归来”主题的开场发言里直言不讳。当再次被骨朵问及此时,张朝阳思索了半晌,答道,“主要还是以前钱不够花”。

他坦承搜狐集团的大多数实力都来自于当年网络游戏赚的钱,“但整个搜狐集团确实在历史上消沉了一下,比如说我们在搜索引擎和社交网络上没有斩获,导致我们没有跻身为BAT一员,使得资金实力不是那么大,导致我们曾经在内容购买方面力不从心。另外可能我们过去在(广告)销售方面做得也不够好。”张朝阳将此总结为:整个花钱的规模不如BAT大,广告销售没做起来。

640.webp (26)

或许正是因此,他主导在内容制作方面走一条小投入、大流量的方式,另外广告销售趋势开始向好,这场“自救”为时未晚,“未来我是觉得,应该能够归来重返战场。”

无论是开场演讲中,还是之后的采访环节,张朝阳都在“提醒”大家短暂的互联网历史也应该记住一些东西,不要忘记搜狐视频曾经对中国整个视频产业的贡献。

“你们相信吗?我们回来了吗?”他在台上自顾问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张朝阳:我们应该可以重新回到“战场”|对话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