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创造101》:用本土化赛制做当代女团图鉴

文 │ 南风

《创造101》走到第四期,终于完成了第一次离开。不出意外,屏幕外针对这样的赛制产生了诸多争议。

观众已经在弹幕里吵翻了天:为什么Yamy要选王菊而不是倪秋云?为什么杨超越是第三名?为什么孟美岐名次这么靠后?离开就离开,怎么还有旁听生?

这一点都不奇怪。偶像类节目从来都很“虐”,会有人离开,会受到争议,如果不被观众diss“有黑幕”,那么它一定不是一档合格的偶像类节目。

640.webp (14)

究其原因,偶像类节目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成长、培养的意味,强调真情实感的付出。《小王子》里说的一点不假,“如果你要驯服一个人,就要冒着掉眼泪的危险。”

《创造101》的slogan是“向阳而生”,不难想象,这是一档“先苦后甜”的节目,训练的过程是痛苦的,但追梦的日子是快乐的。为了将这一过程完整呈现出来,节目组势必要加入多重创新赛制,用强规则展示出中国女团成员真实的人生百态。

一千个人眼里能有一千个林黛玉,所以偶像类节目只要有人离开必定会有争议。

640.webp (13)

偶像类节目,重在情感驱动

观众在看偶像类节目时,很容易产生代入感,把其中的成员看做亲闺女、亲儿子,或者是自己。所谓偶像,是一个以贩卖梦想为生的职业,TA不必是专业的歌手、演员、舞者,但一定要令粉丝“倍感亲切”,让他们有强烈共鸣。

而这种深刻的共鸣也只有偶像类节目能做到。偶像类节目在综艺市场占有相当大的比重,并且多年来经历几次大起大落仍然能大受欢迎,与这种天然的“共鸣感”无不相关。

《创造101》至今有过三次排位,一次是初次亮相,一次是主题曲竞演,还有一次就是最近的首批女孩离开,这也是最受舆论瞩目的一次。

从成员们面对离开的态度不难看出,真刀真枪的out,最能激发成员潜力和观众忠实度。这也是为什么《创造101》会用三、四这两期节目,近六小时的时间第一次成员离开进行铺垫和展示,而且这场洗牌能引起观众67万条弹幕的讨论。

640.webp (15)

一档全明星顶级综艺能吸引的弹幕数量最高不过10万有余,《创造101》单期动辄30万+,粉丝们的主动性在节目里被充分调动,pick的非常真情实感,可以说很是罕见了。

在首次离开里,导师们先根据“能力”和“勤奋”值划分16个C位,双方各八个,然后组队两两PK。

对于“勤奋C位”,黄子韬非常直白的解释,作为偶像,勤奋和能力是两大基本素质。“这个位置是你们用汗水跟自己默默的行动跟付出得来的,能力可以提高,但有的人懒,她就永远站不在这个位置上。”

勤奋才是追梦的必要条件。看到那些努力的姑娘在排练室夜以继日的练习,很难让人不动恻隐之心。

640.webp (13)

有创新反转,才有真情实感

因为成员资质不同,偶像类节目经常有一个现象:强者愈强,弱者无光。我们仔细回想,有几个人是真的从一张白纸脱颖而出的?

张靓颖在成为大众偶像前已经是小有名气的歌手,李宇春和何洁是音乐学院的学生。她们本身就自带光环,天时地利都有,就差节目组成全。

但大多数的我们都是《创造101》里普普通通的那种女孩,生活中有无数“长得比你好看还比你努力”的能力者们,我们唯一能做的也必须要做的就是努力。

640.webp (16)

《创造101》让勤奋与能力有了平起平坐的机会,优秀的标准变得多元:如果你够努力,也有机会和曾经可望而不可及的人并肩。一档公平的节目,应该让灯光在全部成员身上雨露均沾,如果单纯依据能力和人气来划分镜头多少,那么这几乎是一场从开始就注定结局的节目。

最初被分到A班的11人,大多数都是自带光芒的女孩,照此以往,她们很容易留到最后成团。这样一来,真正逆袭的只有极少数。大众普遍认为“阶级固化”的社会不是一个好的社会,那么阶级固化的节目,又怎么会是好节目?

想要创造逆风翻盘的《创造101》里同样少不了反转。你以为11人坐在A班就算分配好了,殊不知还可以battle;你以为101位女孩分级完成后就可以进入下一赛段,殊不知还有踢馆;你以为55人晋级就算结束,殊不知还有旁听生的存在。

第一次的battle战,让Yamy、孟美岐闯到A班,踢馆赛制又让本没有机会来到舞台的热依娜进入A班,旁听生规定则让王菊、刘念等人有了重新被pick的机会。而她们被选择的理由,大多是足够努力。

你永远都不知道在变化的赛制中这些女孩又会作何反应,每个女孩似乎只有通过努力,才能在意外来临时能多一分留在舞台的可能。机会很宝贵,所以只会留给对舞台最渴望的人。

640.webp (17)

未知的赛制往往能让当事人展现真实情绪,所以每一次反转对观众而言都是一次情感的升华。这让节目更具可看性,也让要pick101女孩的粉丝们更有真情实感。

640.webp (13)

强规则“去伪存真”

偶像类节目最初之所以能在社会上掀起风浪,就是因为它给了普通人一次追梦的机会,让每一个普通的我们有梦可做,这种魅力任谁都难以拒绝。

而偶像类节目的声量高低与否则得益于成员质量和赛制,所以有的节目会石沉大海,有的却可以成为历史节点。随着时代变化,偶像类节目的阵地也从电视慢慢转移到了网络,形式也由纯粹的选拔进阶为偶像培养,决定权更是由评委彻底下放给了观众。

女孩们在舞台上的表现能决定她们最终的去留,但舞台下的一面也能帮助她们收获人气,对于偶像来讲,很难说哪一个更重要。

《创造101》在选择C位的时候,“勤奋C位”就是依据女孩们在舞台下的练习时长得出的。台上和台下的表现对101女孩们而言变得同等重要,压力也骤然倍增。强规则之下,没有人可以伪装,这种规则能让女孩们展露自己最真实的状态。

640.webp (18)

有人质疑节目组这种规则是“我弱我有理”,但大家谈论的“弱”的标准是依据“能力”而论的,我们之所以觉得她弱,是因为她能力不够但仍然和能力者站在了一起。然而节目已有说明,她们本就不是凭借能力站上C位的,这些人的评判标准是“勤奋”。如果按照练习时间长短来算,那些所谓的“能力者”同样是弱者。

长期以来,我们总是容易崇拜强者而忽略弱者,这种社会达尔文主义倾向在年轻群体中尤甚。再延伸开来,所谓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穷山恶水多刁民”等等都是一样的道理。

但这并不应该是主流的价值观,大多数的我们穷其一生到达的终点可能只是别人的起跑线,这和《创造101》里F班的学员何其相似。难道这种人就不配有出头之日吗?同样都是C位,为什么“能力C位”就要比“勤奋C位”更高端一点?二者明明是平等的。

看看那些F班的女孩们,没有人就此认命,哪怕只能上升一个台阶到D班她们也愿意为此付出极大努力,这不更应该被记录与歌颂吗?一档节目,除了展示强者的优秀,更应该有人性的温度,把光分给那些一直努力向阳而生的女孩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创造101》:用本土化赛制做当代女团图鉴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