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舞者的选择:你看到的大神们是这样来到《这就是街舞》的

 文 │ 南风

杨文昊是第一个站到叶琳嬿身边的舞者,不过他自己可能并不清楚这对叶琳嬿和《这就是街舞》意味着什么。

叶琳嬿是《这就是街舞》的监制,节目录制前选角是她和团队的主要工作。当时爱奇艺的《热血街舞团》也在招募街舞舞者,因为有《中国有嘻哈》的背书、立项时间又早于优酷,所以他们说服街舞厂牌和舞者更容易些。

640.webp (81)

杨文昊

这给叶琳嬿增添了莫大压力。身负优酷“这就是”系列综艺开山之作的选角重任,她和对手一样也找了一圈业内大神,但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更何况后来者当时给出的条件和制作团队并不比先到者更好,叶琳嬿和团队吃了不少闭门羹。

因为私人关系不错,杨文昊决定支持叶琳嬿和《这就是街舞》,彼时他在业内已经是“欧阳靖”级别的大神,他的站台将直接带动圈内一大批追随者投奔《这就是街舞》。

叶琳嬿有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这也是她和团队选角路上的转折点。

但美好的时光总是很短暂,事情并没有因此如想象般一帆风顺下去。那时候叶琳嬿还不明白,杨文昊的加盟不过是过山车的第一个转弯,后面的起起落落更加莫测。

640.webp (99)

被动出击

《中国有嘻哈》出现之前,优爱腾三大视频平台在网综领域各领风骚,《中国有嘻哈》出现后打破了这一平衡。它不但将网络综艺的制作规模提升至2亿+,其影响力甚至超越同期现象级电视综艺,让一直被评论为“小打小闹”的网综有了弯道超车的机会。

这足以令其他两位对手严阵以待。《中国有嘻哈》接近尾声时,爱奇艺决定乘胜追击做一档街舞节目,作为优酷的掌门人,杨伟东意识到决不能错过这一次和对手较量的机会。

很快,他找到叶琳嬿问她这一仗能不能打,怎么打。叶琳嬿曾是灿星制作的导演,参与过《中国好舞蹈》《中美舞林对抗赛》等多档舞蹈节目制作,来到优酷后做过《2017WOD世界舞蹈大赛》直播项目,这是世界最老牌、最大的齐舞比赛,叶琳嬿从中结识了不少朋友,对街舞文化也十分了解。

640.webp (82)

这注定是一场逆风战,叶琳嬿的策略很简单:与其正面刚个你死我活,不如打出差异化以期共赢。爱奇艺做街舞团,那么优酷就选择做个人,这样一来在舞种偏好上也会有所差异,因为舞团更注重齐舞和urban风格,old school更容易突出个人魅力。

“我觉得还是可以打的,它一个节目不可能说把整个街舞圈都吃下来,而且对方做的是舞团,当时我做完《2017WOD世界舞蹈大赛》这个项目比较有体会说,比赛做团是OK的,但是节目做团战是有困难的,所以我说我们走个人,个人比较容易聚焦。”

当时正值9月初,《这就是街舞》的启动相比爱奇艺已经晚了两个多月,他们还想占得先机抢先播出,最终留给叶琳嬿的时间只有三个多月。

时间紧,任务重,叶琳嬿决定先从“刷脸”开始。熟料当时所有她认识的圈内KOL几乎都被对手找了一个遍,而且他们更愿意去对方的节目,“我说我们要做这个,他说你来晚了。明明有的人跟我关系是很好的,结果都跟我说抱歉,关键是一个人都不放给我。”

640.webp (83)

相比刷脸失败,叶琳嬿更失望的是,街舞厂牌和舞团们非常注重团队作战,讲究hommie和family,所以不想让手下的单个强将参赛。

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另寻他法。

640.webp (89)

出路

在叶琳嬿一筹莫展之时,杨文昊出现了。

四年前,她还是灿星制作的导演,杨文昊参加了《中国好舞蹈》,他是叶琳嬿负责对接的选手,友谊就此展开。“这四年也没有断联系,会聊天、分享工作什么的。有时候我会去看赛事,虽然平时不一定会见面,但是活动或者现场都会跟他聊聊天。”

这一次,叶琳嬿终于刷脸成功。杨文昊的加入令她大为感动,“街舞舞者他们有一个特点,就是有时候认人不认事。”《这就是街舞》里的小P、田一德、姚璇辰和他的舞团莫不如是,“他们特别讲究江湖义气,都不问是什么事情的,就说‘姐,你说来我就来’。”

KOL在圈内强大的号召力让叶琳嬿之后的工作轻松不少。他们找人的战略很简单:划分重点区域,各个突破。但KOL的数量终归有限,很多还去了《热血街舞团》,把内地街舞圈“扫荡”一遍过后,叶琳嬿转而将目标对准中国台湾地区。

640.webp (84)

“我知道中国台湾地区那边的街舞舞者其实非常好,而且非常多。所以我当时觉得如果内地失守的话,我就从中国台湾地区去补。”叶琳嬿和团队专程跑了一趟中国台湾,每天去四五个地方和不同的人聊,“一整个礼拜下来血都快空了,因为不停的在重复讲话。”

但进程并没有想象中顺利,中国台湾地区的街舞氛围与内地大不相同,文化浓度和商业化程度更为成熟。在内地很多街舞厂牌还在寻求生存之道时,台湾不少舞者凭借一技之长已经生活的非常安逸,不需要通过节目曝光来增加名气。“很多人不愿意参加这一类的节目或者他是一个职业舞者,觉得这种偶像类或者选秀类的内容不太合适自己。”

不过转机也随之出现,在叶琳嬿专攻KOL的同时,节目制作方灿星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广撒网。灿星此前有过《中国好舞蹈》《舞林争霸》等多档舞蹈类节目的制作经验,他们非常清楚应该怎样找人。

灿星选择和舞蹈协会(中国舞蹈家协会街舞委员会)合作,在通过各种渠道广撒英雄帖的同时,通过舞协找一些优秀选手,尤其是新人和KOL。这时候,一些舞团或厂牌里兼任舞协成员的舞者选择支持一下优酷,Miki、龙仔、孙维君、杨雅捷、曾桃玲、淡淡等人都是从舞团里单独过来的。

遇到优秀舞者,灿星的导演会通过私信的形式和对方沟通,有时候一个舞者甚至被两三个导演同时盯上。在对新人挖掘上,他们还找到了袋鼠、小小黑等后起之秀。

为了说服这些人参加《这就是街舞》,叶琳嬿和灿星的导演们分工合作,灿星负责向选手输出内容,叶琳嬿负责输出优酷给到的资源。但舞者们普遍认为灿星是传统的电视节目制作公司,而关于优酷这个平台和互联网的产业化内容,他们并不懂,“一开始怎么让他们信任我们是一个很艰难的事情。”

640.webp (85)

好在团队姿态十分端正,他们甚至找来了在各种街舞比赛中经常担任主持人的廖搏和DJ李玉龙。“把这样的人物放到节目当中来,对于舞者来说是有安全感的。他们知道我如果跳freestyle的话李玉龙会放什么音乐,廖搏也知道在哪个时间点怎么控制节奏。有时候调节一下气氛,有时候介绍一下舞者,这些东西他都熟,他可以用自己的语言去介绍大家,这个氛围是很足的。”

640.webp (89)

统一标准,集结选手

灿星起初并不认同叶琳嬿坚持锁定某些KOL的想法,他们做过很多舞蹈选秀,选手绝大多数都是素人。电视节目的制作经验告诉他们:做节目,要照顾到各个年龄段的观众。

但叶琳嬿认为做网综首先要占领垂直受众,“新人是要靠节目出来的,他跳得好但人家不认识怎么办?第一期用什么去造势?所以当时像黄景行、杨文昊是我这边非常坚持说一定要搞定这两位的。”

很快,KOL的作用显现出来,“KOL会推KOL,你搞定杨文昊,黄景行跟林梦都有了,你搞定亮亮,韩宇也就一起来了。” 而且这些KOL还会推荐近年街舞圈的红人和新人给叶琳嬿,在《这就是街舞》中大放异彩的电门,就是杨文昊引荐的;淋雨,则是田一德引荐的。

《这就是街舞》的选角标准有很多,他们希望在阵容上既有KOL做行业标杆,又要展现出新人的活力和潜力;在性格上,舞者要有个人魅力,有自己的态度;在类型上,要涵盖偶像、职业舞者、身份特殊人群(网红、与明星队长有交集的舞者);在地区上,只要是华人聚居地就会有所涉猎。

640.webp (86)

“才艺标准的话,以前做节目下来有一定经验,可以叫‘惊人才艺,动人表演’。首先他的舞技得过硬,其次要有魅力。”在舞种上,因为赛制关系,他们更偏好old school和全能舞者。

三个多月下来,节目组接触了几千人,最终从1400多位有意向参加节目的舞者里筛选出400多位参加大海选。因为种种原因,最终有398人参与了海选录制,这便是《这就是街舞》首期节目的选手来源和构成。

叶琳嬿在找人的过程中也感慨良多,全靠刷脸的找人阶段,是她压力最大的时候,“万一我们做砸了怎么办?我不要混了。”当越来越多的舞者选择《这就是街舞》时,她心里的石头才终于落地。

如今比赛已经完结,《这就是街舞》的口碑实现了从6.4到8.1的逆袭,叶琳嬿倍感欣慰,“不管怎么说,首先我们要尊重他们,让他们看到我们的姿态,至少要证明给他们看,我们能够做出一档被你们认可的节目,而舞者们也通过节目拥有了各自的收获。”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