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陈可10年将落幕,而雄孩子的“冒险”才刚开始丨专访药军

  文 │ 刘肉英

尘埃落定?风又起。

从最初的小镇女青年到现在的陈可,20集的内容里装满了她的10年,而这10年的故事在播出期间,也不乏各类的话题讨论,从“是否该抛弃经济适用男”再到“嫁给一个北京人是否重要”以及现在的“姐弟恋”等,陈可的一切都不那么顺利。

“我觉得我们本来做的就是一个话题剧,什么叫话题?有争议才叫话题。”雄孩子传媒CEO药军说,作为该剧的承制方,药军似乎对这部剧的市场表象更加底气十足,“镜像剧的概念也是如此,想让观众从剧中能看到自己。”

640.webp (12)

雄孩子传媒CEO药军

640.webp (3)

真实?不真实?

观众看到自己了吗?豆瓣中有一条讨论帖中,网友贴出了自己刚毕业来北京的真实生活,随即不同的网友评论,有说楼主能力不够的,也有说自己过得好一些的,“北漂”的日子本就无法统一化,用“陈可”来为广大北漂女性“代言”自然也是不可能的,但至少她给正在北漂或者想要北漂的女生提了个醒,让女生们学会关爱自己漂泊时的内心。

“对于每一个女生来说,人生都是不一样的,可能有其中的某个瞬间和剧中的陈可有一些共鸣,也有可能,她的生活是完全不同的版本,其实都是正常的。”虽然这种回应十分“佛系”,但却也是实事,真实不是用来评论一部影视剧作品是否优秀的标准。

然而,《北京女子图鉴》还是力求让故事在无限接近事实的,“90%的情节,都是真实发生过的,我们采访了上百个人,而且主创团队中的大部分人也都是资深北漂。”也许相对于数以万计的“北漂大军”来说,上百人的“抽样”依旧是渺小的,但这也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观众对于剧本身讨论的现状。

前不久,有一篇文章中探讨了《北京女子图鉴》的“真实性”,抽样调查了几个北漂,也对剧中的实践给出了一些结论,但这几位接受采访的观众也只能是“少数人”,“从创作层面来讲,搜集上来的案例我们每一个都会经过仔细的考量、讨论,话题剧是为了‘接地气’。”当然,接地气和纪录片式的真实是两个概念。

640.webp (13)

从市场层面考量,《北京女子图鉴》这类作品的需求是真实的,古装大女主霸屏已久,但逐渐被玛丽苏的内核侵蚀,鲜少有作品真的去站在女性的视角看问题,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女性独立意识进步和女权意识觉醒,女性的思维转变已经成了目前社会中比较瞩目的情况。

相比之前女生比较被动的情形,现在的女性多半是去主动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就比如,现在“女追男”已经不再是新鲜事,基于这种情绪,“我们做一个反应女性奋斗、励志、去追求美好生活的内容其实是很符合目前的女性需求的。”另一层面,目前的广大互联网用户中,女性观众其实是多于男性的,综合以上几点,《北京女子图鉴》的制作、播出,也是雄孩子对于市场的一种正确判断。

640.webp (3)

变与不变

“北漂女孩到底什么样?”

“什么样都有!”

所以想用“图鉴”去展示每一类女孩的样子,几乎是不可能的,把一些典型的故事放在陈可身上,也只能说,“陈可这10年,变化挺大的。”从一开始的无知少女到进入职场,再到交往男朋友等,每一个时期的状态不同、“陈可的每一个时期的状态和成长,我觉得是有一个图鉴的感觉的,也是能引起广泛的人群共鸣的。”

640.webp (14)

相比之下,男性角色的篇幅并不长,也没有一个完整的铺垫人设的过程,“一两集的内容长度,为了能把男性角色的特点塑造出来,可能会把他做一些标签化的处理,短频快的出现,与陈可有交集。”

而这些男性角色一定不是陈可的“推动力”,真正在推动陈可向前走的只有她自己,以张超为例,张超是现实生活中很有代表性的一类人,能力很强、有上进心、知道疼女友,有明确的人生规划,和这样的男生生活在一起,日子也会不错,但是这不是陈可想要的生活。

于是陈可选择了放弃张超,“她的大部分决定不是因为对方有什么问题,而是从她的内心出发,她知道自己想法,也是自己的想法在推动着她做不同的决定。”陈可其实是没什么目标的,只身来北京闯荡,也不过是源自自己内心的一份“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没有明确的目标,陈可很多时候也只是朝着一个大概的方向向前走,“我们还是要做一个平凡的女孩的故事,而不是开挂的人生。”

陈可的10年,在变的是她周遭的一切,是她的思维逻辑,而不变的其实是陈可靠自己的努力以及她想要留在北京的决心,大学毕业,来到北京之后,发部分人到手也就只有几千块钱,租房子又会花去大半,但是毫无疑问,北京还是可以提供给有理想的人一个相对公平的竞争环境,“并非每个人都能把自己的人生活成撒贝宁的样子,大部分都会经历坎坷,最终才会成长。”

640.webp (15)

640.webp (3)

雄孩子的蜕变

《北京女子图鉴》的制作和播出,再次拓宽了雄孩子的“戏路”。

去年的《镇魂街》成功将漫改剧推向了大众,截止目前,累计32.8亿的总播放量、每分钟高达2040条弹幕的均值,作为漫改剧的实验性作品,《镇魂街》将原本局限在二次元范围中的IP呈现在了更多观众面前。

而今年,《北京女子图鉴》则改编了日本版权作品,第一次克服了日剧“水土不服”的问题,也成功的开启了日剧版权合作的新方法,多年的互联网工作经验让雄孩子传媒CEO药军更能站在互联网用户的角度去做内容。

对比《北京女子图鉴》和《镇魂街》两部作品的创作过程不难发现,在编剧创作之初,都曾进行过大规模的市场调研,在此前的采访中,药军也曾告诉骨朵,“刚开始做《镇魂街》的时候就是从目标受众出发,在改编初期团队重视原著粉的建议,因为《镇魂街》是有大量原著粉存在的,要了解原著粉为什么喜欢这部漫画,他们喜欢的《镇魂街》的精髓是什么?了解之后,把这部分内容保留下来。”

经过了《镇魂街》的尝试,《北京女子图鉴》的制作班底搭建就更得心应手了,“我们积累了一些适合不同类型作品创作的制作班底,包括专门拍特效的、制作玄幻作品的、现实主义题材方向的,根据项目的不同,我们已经有了灵活组合运用的能力。”

640

在创作层面,雄孩子的核心人员大部分都有作为制片人的经历,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并擅长的领域,《北京女子图鉴》的制片人卢林就很擅长有现实题材和成长相关的内容创作,而大部分的制片人也都是从自己的爱好出发,毕竟喜欢才能擅长。

中国影视的大环境离工业化还相差甚远,“但是我们正在尝试去建立了一个创作和制作体系,能保证我们的内容输出的稳定。而这种‘稳定’是包括质量和数量两个方面的。”

而在未来,雄孩子传媒也积极发展“剧+漫”模式,来拓宽“漫改剧”的现有状况,利用自身对市场的敏锐以及丰富的创制经验补足大多数漫画作者在创作中的局限性,能够在漫画最初的孵化过程中就提早介入,帮助梳理好整个故事的脉络和走向,并使之可以长线发展。

在之后的作品中,也会以这两部作品为基础的题材类型上深耕,在漫改剧方面,与腾讯影业合作《灵契》与《小绿和小蓝》两部作品已经提上日程,而在现实风格的话题剧方面,也有有新的原创作品出现。

640.webp (16)

《镇魂街》初试啼声,《北京女子图鉴》也再次引爆了话题热度,雄孩子的“野心”不止于此,据药军透露,雄孩子正在筹备一部以音乐为主线的作品,这部作品也会是目前网剧类型的一次新的尝试,会在音乐领域做出一个新的概念。

影视行业无论多么纷繁复杂,创作依旧是核心生产力,雄孩子在成长,但也不会忘记尊重创作的“孩子”般的初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陈可10年将落幕,而雄孩子的“冒险”才刚开始丨专访药军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