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专访丨用声音演戏的姜广涛:配音没门槛,但台阶在门槛里

  文 │ 崔百珎

“我们每个配音演员一生可能完成数以百计、数以千计角色的配音,怎么可能每一个角色都赋予一个不同的声音呢?”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在一般的观众、听众们看来——“配音演员都是怪物”,他们似乎有着千变万化的声线和音色,能够出神入化的展现各式各样的角色、人物、故事。但是,从业者姜广涛却表示并非如此。带着对配音事业的好奇与疑问,骨朵走进了光合积木配音工作室,专访了配音导演、配音演员姜广涛。

640.webp (69)

姜广涛从上世纪90年代入行至今,俨然已经成为了有声语言表演行业的资深人士。他的作品涵盖了译制片、动画作品、广播剧、影视剧、游戏等多维度的内容。

1999年为电影《泰坦尼克号》(DVD版)中的杰克配音。2011年在单机游戏《仙剑奇侠传五》中为姜云凡献声。2013年为游戏《仙剑奇侠传五前传》中的夏侯瑾轩配音。2015年担任《琅琊榜》、《伪装者》等电视剧配音导演职务。2016年担任动画电影《大鱼海棠》配音导演。2017年为《三国机密之潜龙在渊》中的刘协/刘平配音……

但是,这位资深人士至今依旧步履不停。约访当天,在骨朵等候了近一个小时之后,终于等到了开了一个长会,且略感冒的姜sir。

和需要在写字楼里坐班、完成绩效考核的白领们一样,配音行业的从业者不过是万千工作人员中的一员,他们有他们的从业之道。动画作品、游戏作品、广播剧、影视作品等各类有声作品,都是他们众多工作范畴中的组成部分。

640.webp (70)

配音演员入行要先“找到自己”

面对在大众的刻板印象中的“配音演员收入较低”的问题,姜广涛给出了回应。他坦率讲,三、四百一集的报酬仍然大量存在,“各行各业都有廉价的,但是如果你做得足够好的话,其实自己也就有议价权了。”

“你做的越好,越有人愿意买单。”在姜广涛看来,至少现在配音演员的报酬其实还不错,他跟骨朵表示,如果配音演员能够好好做的话,收入绝对比一般的上班族更有想象力。

“把配音当成一种艺术,当你进入创作、而非制作的时候,你的酬金未必说能等比上升,但很难用单纯的市场去衡量了。”

信息爆炸的时代,不少媒体都希望能“搞点大新闻”,似乎想要找到在媒体行业中的所谓“分量”。

姜广涛面对骨朵提及的某极具噱头的新闻标题《配音大咖姜广涛吐槽国产剧靠配音:这在世界上都很罕见》,表示了自己的无奈:“可能有些媒体喜欢把标题弄的好像吸引眼球。随他去吧!至少这一篇人家采访过我,这话也是我说过的。以前,我经常‘被采访’——我都不知道的采访,那我也没什么辙。”

640.webp (71)

而今,影视娱乐行业的作品数量的提升不少,但是影视作品中采用“现场收声”或“原演员自配音”的影视作品数量并不庞大,于是,有声行业的从业者会有一定的工作内容,是进行影视作品的配音。

“理论上,我是感谢这个国内这个体系的,”姜广涛坦诚讲,“如果没有国产电视剧的话,很多配音演员早已经转行了,他活不到今天。”但是,姜广涛也对骨朵表达了他的观点,“演员把台词说好了,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那我们配音演员现在在帮忙做,这也是一个实际存在存在的现象。”

面对影视作品需要配音的现象,姜广涛说:“我很感谢,但是,我清楚对的事情应该是什么样的。”

姜广涛对于配音演员是身居幕后的从业者表现的很冷静,“没有什么不合理的,这行就是幕后工作的,你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的存在。”姜广涛称,想要入行做配音演员,首先还是要“找到自己”:“角色与你之间肯定是有差异的,人都是独立、唯一的个体。那你找不到自己的唯一性你光找人家的唯一性,是无法建立一个衔接的桥梁的。”

媒体也好、听众也罢,不乏对姜广涛的赞誉。面对大众口中的“帅哥音”“男神音”的定义,感冒中的姜广涛说:“我‘帅哥音’,我现在鼻子成这样帅吗?‘男神音’,‘男神经病音’还差不多吧!”

“其实人生是难以总结和归类的。作为一个艺术家来讲,如果说早早的把自己归成类别了,其实你的好多东西也就到这儿了。”拥有多类型有声作品的姜广涛如实说。

“若有知音见采,不辞遍唱阳春。”采访过程中,姜广涛说了这么一句话。他说,这是配音演员境界中的一种。

640.webp (70)

二次元创作与影视配音有所不同

配音演员的工作并不仅仅是参与影视配音,还有许多其他层面的创作内容,例如,二次元相关作品的创作。面对二次元的界定范围,姜广涛表示这个范畴并不仅限动画领域。

在配音演员的工作内容中,影视配音是一个品类,姜广涛表达了其与其他有声工作的差异。“影视剧有人演过一遍了,有一定的节奏。(在配音时)至少在节奏上,要遵从人家既定的表演。你不能说他这个节奏不好,台词说的快,我要说慢一点,就不行。你得在人家口型之内。”

与之不同,动画片的自主创作性会更强。“动画片的声音形象是可以自己树立的,”姜广涛跟骨朵讲述了动画片的配音流程,与先有画面再有配音的影视作品不同,“动画片有时候没有画面,就可以先配音。”在这样的情况下,表演节奏掌握在配音工作者手中,创作自由度会更大。被姜广涛笑称“无中生有”的广播剧,也是一个能够让配音演员“放飞自我”,享受更多创作自由的工作内容。

虽然,能够拥有百变音色或高超技巧并非是配音演员从业的核心要素,但是适量运用技巧,仍能让创作更有新意。

例如,在姜广涛担任配音导演的国产动画片《刺客伍六七》中,他还为“鸡大宝”这个角色做了配音,这个角色有着掺杂了沙哑嗓音的港普,不时让人捧腹。这个与姜广涛本身声音有较大差异的声音,不少观众表示并没感觉到这是他配音塑造的,对此,姜广涛见怪不怪:“可能别人听起来觉得这是一个‘怪物’配的,其实只是在音色上动用了一些小技巧。”

640.webp (72)

姜广涛创作的动画作品不少,从少儿题材到国漫佳作,均有涉猎。他能配口碑不俗的院线电影《大鱼海棠》中的鹿神,也能一人分饰多角,演绎来自英国的少儿动画作品《托马斯小火车和他的朋友们》。

姜广涛介绍说,一人分饰多角的配音情况并不是仅依靠技巧处理就能达成的,其中一定也要带着灵魂去创作。他提到《托马斯小火车和他的朋友》原版就是一个人配的,所以,进入中国市场之后,也只选了一个配音演员进行创作。“可能根据国内引进公司的要求,用比国外更加丰富一点,更加夸张一点的声音去演绎。”

“技巧得使,但是核心不是技巧,更重要的是真诚。一个配音演员如果说,‘我的技巧最好,我靠技巧走一辈子。’那他一定不是一个艺术家,充其量是‘匠’。”

640.webp (70)

配音是一种工作,也可能是“朋友”

配音,在姜广涛看来,不过是众多职业中的一种。“这份工作可能是闪着光的,但是当你知道它闪光的背后也有很多艰辛,然后同时以很平常的心态去对待它的时候,可能它会是一个朋友。”

据姜广涛描述,他从90年代入行,一直到两千零几年还经常“跑龙套”,跑了大约十几年。不过,配音行业是公平的,是形成了良性竞争机制的。用姜广涛的话说,就是:“话筒前,你行就行,不行就不行。”

“你说,你有普通话水平一甲、你学历高、你学过播音、哪所名校毕业的、学什么专业的,你演过什么,得过什么奖……没用。这词你给我说好,这角色就是你的。”

国内配音行业的人才,目前还是通过资深从业人员“传、帮、带”的形式,才能“出师”的模式。姜广涛坦言,很多学校其实也开设了相关专业,但是师资力量的不足,导致了并不一定能培养出直接可用的人才。

“想报这个专业的话,首先得看看真正教配音的老师是不是配音的,真正好的配音演员是忙不过来的。”姜广涛补充说,配音这个“传、帮、带”的行业,还是得靠摸爬滚打,实打实的历练,才能够真正提高的,光靠理论知识行不通。

被很多人奉为“配音大神中的大神”的姜广涛,其实是一个很有时间观念的“凡人”。在与骨朵聊到创作时长、工作时间的问题时,他表示自己也曾经连续工作过19个小时,但他对自己这个行为的评价是:“年轻的时候‘虎’。”

“现在,工作10个小时就‘不好使’了,就是要休息,”姜广涛半开玩笑的说,“挣钱,不能挣命。”

640.webp

姜广涛自带一种儒雅通透的气质,他可以很平静的聊一聊“名与利”:“谁不想出名?我也想出名,有名就有利,中国人深谙此道。但是你自己总要做出一个选择吧!我现在的精力主要放在带团队、带项目、带学生上了,自己配的角色少了很多。不培养新血,未来谁都没有好日子过。”

与“声优”产业更为成熟的日本的大环境不同,姜广涛不认为国内的配音演员可以“全盘偶像化”,他明确表示:“优秀的配音演员更知名是有可能的,但如果行业新人不在配音本身上下功夫,单纯强调‘偶像化’,那是另外一个产业了。虽然也跟我一直坚持的‘配音演员’这四个字有关系,但也仅限于此。”

姜广涛表示,作为配音演员,本末要清楚。“首先,作为配音演员的基本功底要过硬;其次,就是对艺术的理解,要有‘配”的能力和‘演’的能力,这是前提。”

“然后,如果说在这个基础之上想做什么,去直播也好、圈粉也好、去线下也好……无所谓,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但是如果只是强行为了‘圈粉’,假借一个配音演员的身份,但是却没有把配音这件事做好的话,那TA跟我不是一个行业。”

但是,姜广涛也承认配音演员相对于台前幕后的其他从业者,距离“台前”更近。也许是通过配音演员也能吸引一些眼球、带来一些流量的原因,尤其是一些二次元的作品,可以透过角色背后的配音演员去吸引目光。“既然有这个需求、有这个目光的吸引,肯定也就有他的价值,有了价值也有就了市场上的一些事情。”

在姜广涛看来,一个又一个现象存在就有其合理性,配音行业里没有“乱象”。不过是一个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事情,“活得好不好,选的什么路,感受如何,遭遇如何?这都是自己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也要预设自己的底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专访丨用声音演戏的姜广涛:配音没门槛,但台阶在门槛里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