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创造101》 : “偶像愿望”能否由一档综艺短期养成?

  文 │ 阿Po

“好像比想象中好看哎?”

这是每周六腾讯视频《创造101》播出之后,会在各种社交网络、通讯工具里看到的一句话。如果说《偶像练习生》捧男团是靠“青春阳光努力拼搏+颜值”,那么针对女性受众的《创造101》想要打造出女偶像,并且要让天然对同性更加严苛的女生欣然接受的女偶像,难度自然翻番。

《偶像练习生》第一期,没有看到预想中充满男性荷尔蒙的阳刚豪情Battle,换来塑料姐妹逛街般的平和寒暄;《创造101》第一期,也没有看到预想中因为三个女人一台戏而搭出的30多个戏台大撕X。

640.webp (8)

还是老生常谈的问题,在近20年内地文娱圈,除了《超级女声》所培养出的Solo型音乐人,几乎没有女性偶像团体成功过。当爱奇艺用《偶像练习生》在2018年先发制人,优酷随后会有关于男团偶像的大IP《头条就是他》以网综起步,《创造101》不仅成为腾讯视频2018年首档头部网综,还将在男性偶像团体夹缝中艰难求生。

两期节目之后,连杀手锏3unshine组合都完成了从表演到定级评分,虽然以两名成员被淘汰、一名成员选择退赛告终,但《创造101》给予的“超预期”观感,可能就像观众本来只抱着看小丑的心态,结果面对3unshine不仅没有哗众取宠、还献上了一场非常放得开又欢快的歌舞show之后,突然觉得自己对节目产生了误解。

640.webp (9)

逆风翻盘,一时还是一世?

640.webp (3)

你没想到的女生都来了

从韩国同类选秀出道的周洁琼去了《偶像练习生》做导师,面对这件事,做《创造101》的腾讯视频其实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如何宣传引导流量、节目将会出来怎样的效果无人知晓。

按照一般逻辑,以韩国娱乐圈练习生风格为主的女团偶像选秀,如果按照偶像风格的划分,就应划归为魅惑型熟女韩系风,毕竟同类节目,已有《偶像练习生》“一键韩化”的先例,继续如此操作,的确无可厚非。

万万没想到,你想到的没想到的女生都来了,也可能原本就没有偶像文化的天朝大国要集齐101个小姐姐真的很不容易吧。

640.webp (10)

上图:段奥娟  下图:Yamy

乐华娱乐、香蕉娱乐这些已经激战韩国偶像圈的公司出战是众望所归;唇红齿白的双眼皮校服妹段奥娟傲人音色,听的胡彦斌无声的“哇哦”;饶舌派Yamy的Battle成功,以女偶像鲜有的“高级脸”跻身A班;多人组合蜜蜂少女队竟然只派出3人应战,“金华火腿组”变身“重量级”谐星。

这个评论两极化的节目,也被诟病“风格不统一”,但要在“偶像白纸”的内地做风格统一的女团,是要统一成日系?韩系?还是欧美系?

能够在娱乐圈历史中写下“爆款”之名、并延续生命力到现在的代表性女团,都是因为在一个特定阶段颠覆了以往的模式而诞生。在Twins之前,香港人可能没见过穿着比基尼也无法引起人遐想、只会觉得阳光可爱的学生妹;在AKB48之前,日本的偶像都是电视荧幕里拥有距离感、遥不可及的高岭之花。

不破不立,张杰对101女孩的定义或许是个模糊又充满希望的方向,那就是“不能是以前见过的”。

640.webp (11)

充斥了舶来品的内地娱乐圈,有随着AKB48爆红而处处开花、却走不上台面的日本萌系组合的拥趸,有走向大众的韩流迷妹,有爱听情歌的港乐歌迷,有台湾小确幸的爱好者,我们自身就在分裂中举棋不定。

在导师们的评分讨论中经常可以听到他们对选手的“特长培养”提示,团体最终需要有一个和谐的风格,也需要兼容并蓄,当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独一无二的技能时,再寻找最佳默契点。

现在看来,《创造101》这大杂烩般的选手汇聚,兴许能够符合“总有一款适合你”的观众口味,同时也在“不偏科”的前提下,选出最适合的组合搭档。

640.webp (3)

人设+活力>实力

在路人以“实力比想象中的好”来评价《创造101》的选手时,深谙女性偶像之道的女团爱好者其实更明白“女性偶像不谈实力”的“潜规则”。

早期的SHE并不以实力著称,歌曲的传唱度更符合少女的心境;而十年前Twins场场爆满的演唱会上,粉丝还在为她们游走在走音的边缘而提心吊胆。日系编舞更像广播体操,可能是范晓萱《健康歌》的风格跳跳唱唱,可爱软糯易上手;韩系编舞爱卡拍子甩手摇头,性感又能糊弄人。

640.webp (12)

从左至右:李紫婷、陈芳语、吴映香

所以,在陈芳语、李紫婷、段奥娟这些能够唱到“开口跪”的选手和出现时,用“歌手”的能力委身于“偶像”之中的A班能力者们,大概成了观众又是一次超出预期的看点。

作为一个拥有101位选手的综艺节目,看似是在选择11名站在顶点最终能够出道的女团选手,实际上每一期的剪辑都是在考验节目组如何利用这101个小姐姐吸引更多的粉丝和观众。

那么A班之外还能看什么?

“偶像”在广义的定义上,可能是凭借各种能力成为别人憧憬的明星的人,狭义的定义其实更放松了对跳唱能力的要求转而以“是否带给人正能量”为标准。“青春活力+趣味人设”成了狭义偶像的业务能力要求。

640.webp (13)

以日系风格出道、后期改良为古风的酷狗音乐旗下SING组合里人气成员赖美云,在看到AKB48-China两位成员表演AKB48名曲《Heavy Rotation》的时候,就曾有过“这种活力是否能被接受”的担忧,所以必须借艺人必杀技的“人设”来加持,这些人设同时符合了综艺节目对“台本”的需求。

640.webp (14)

Yamy在《中国有嘻哈》就培养出的“狠女孩”角色是普遍软萌的女团里独一份儿的,“村花”杨超越虽然被指用力过猛,但跳《创造101》主题曲可以跳成“骑马舞”也是装傻的傻萌人设不倒;当朱天天胡乱的嘶吼叨扰了“金华火腿组”招牌门面高秋梓时,高秋梓脱力“哭诉”朱天天,让她自己离“女团版贾玲”又近了一步;而人设立得最快的,该是以“怕生”属性迅速转变活力阳光属性,就已经能站在主题曲录制Center位置的李子璇。

640

一直以“养成型偶像”进入大众认知的中国偶像类网综,在“养成”的长期性和网综节目的短期性之间自相矛盾。但无论如何,永远不会以真面目示人的艺人,在任何一种“养成”之前都需要厘清自己的人设,才有进行下一步“养成”的可能性。

当《创造101》在各种女艺人流派的碰撞下,从选秀节目成为了充满喜感笑点的综艺时,也许可以打破“土偶是否能出圈”的烦恼,把受众从女团爱好者拓宽到综艺爱好者。

而一旦从偶像爱好者圈层升级为大众综艺爱好者的节目,在节目播完之后,又是否能够延续女团文化的热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创造101》 : “偶像愿望”能否由一档综艺短期养成?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