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丁晟质问光线、《后来的我们》深陷退票门,电影宣发贵圈真乱

  文 │ 南风

在私下几次讨要未果之后,丁晟决定通过微博向光线传媒“讨个说法”。

今天上午10点37分,丁晟以《英雄本色2018》导演的身份发布了一条图片微博,在文字说明中,丁晟只写了一个“!”然后@光线传媒。

640.webp

在图片文字中,丁晟以“光线,请拿到阳光下”为题,就电影《英雄本色2018》代表投资方描述了与光线传媒沟通宣发费用去向的经过,质疑电影宣发方光线传媒在“宣发”和“票补”款项上存在问题,要求光线方出示账目明细。

640.webp (1)

今天下午,光线传媒就此事做出回应,称非常理解丁晟导演对于影片票房不理想的焦虑,并且“在影片上映后,青春光线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了合同义务。”还表示“我们没有权利和义务向任何其他第三方披露包括宣发明细在内的任何信息和资料。

640.webp (2)

640.webp (3)

都是信任惹的祸,结果只能无果

据丁晟描述,他之所以把电影发行交给光线负责是“顶着许多压力”,在和光线方的一次面谈中他曾直接表示希望对方提供《英雄本色2018》的宣发费用明细,“花多少,请给个明细,没花完的,请退回来”。然而时隔许久仍未收到光线明确的宣发明细表。自己再追问过去,反而被光线指责“要求太过分”。

丁晟公开此事意在让光线公开“投资方支付的两千七百多万宣发费明细”及“一千万票补花费明细”到底是怎么花费的,借此给投资方交代。但光线的声明显然避重就轻,认为丁晟所为是“对于本篇票房不理想的焦虑”,而“影片的票房是由影片的品质和宣发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其中影片的品质是根本。”从而直接对丁晟创作能力提出质疑。

《英雄本色2018》是由丁晟执导,王凯、马天宇、王大陆等主演的警匪题材电影,翻拍自吴宇森导演的系列影片《英雄本色》。该片投资过亿,已于2018年1月18日上映,累计票房只有6299万,可见亏损不少。

640.webp (4)

如今丁晟公开向光线传媒讨要宣发和票补明细,想必也和投资人的施压以及维护自己在业内的信誉有关。

早前曝光的投资出品信息中显示,演员王凯不仅担任了《英雄本色2018》的男一号,还以联合出品人的身份投资了这部电影,王凯在发布会后的群访中也提到,首次尝试参与影片投资就选择了此片,正是基于对导演的完全信任。

而丁晟在图片文字中也提到“对十几家投资方给我的信任,我必有交代”和“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样的字眼。

按照光线现在的回复,投资方显然不会满意,丁晟在投资方的名誉也将因此受损,对于家大业大的光线传媒,这很可能演变成一起普通的危机公关事件。

至于最关键的宣发费用和票补明细究竟如何,钱到底花哪了,也只能是又一场罗生门,因为丁晟的要求细致到“每场发布会的具体费用”和“售卖期间每天的补贴与活动截图”,这是一项巨大的工程,需要公司多个部门长时间通力合作才能完成。

640.webp (5)

而且因为发布会、各家媒体、硬广投放等不同宣发渠道款项支出时间长短不一,根据百度百科介绍,电影的发行方之一是光线传媒的控股公司猫眼文化,所以想必光线自己现在应该也不是特别清楚每一笔钱的去向。

更何况丁晟的要求还具体到“每家商务合作的合约”这种保密要求极高的文件。事实上,不止是光线传媒,任何一家发行方都不会给出这些明细的。

640.webp (3)

宣发乱象频出,票务平台难辞其咎

在丁晟的长文里,他还提到了票补明细,无独有偶,在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里,电影《后来的我们》因为退票掀起了舆论的轩然大波。

《后来的我们》上映不久,电影便被爆出在影片开场前出现大量集中退票的情况,退票涉及全国近 4000 家影院,有媒体根据总的退票数和全国电影票均价来计算,当天总的退票额应该在 1500-2000 万之间。

因事态严重,此次事件在业内引起大规模震动,兼任出品和发行方的猫眼文化先后发布两则声明澄清,创作方刘若英工作室也发布相关声明进行解释。

640.webp (6)

随着舆论发酵,订票平台淘票票成为众矢之的。今天下午,淘票票发布声明指出,《后来的我们》上映首日退票率和改签率均超过日常数据的3倍,售票数据确实存在无法合理解释的异常,而电影票领域的黄牛现象微乎其微,并称该行为如属实,是严重的涉嫌商业欺诈行为,应严厉追责,恳请相关部门尽快严查处理。

640.webp (7)

有网友用电影《让子弹飞》中的台词解释这种行为:得先让豪绅出钱,带着百姓捐钱,豪绅捐了,百姓才跟着捐,钱到手后,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账。

 

无论是丁晟公开讨要票补明细,还是《后来的我们》深陷退票门,两次事件都直指在线票务平台参与影片发行。

票务平台为第三方平台,本是局外人的角色,并应该为行业提供较为公正的数据与信息,而现阶段票务平台也参与到发行等方面的业务,参与到市场游戏中,搅了这趟浑水,很难不被质疑“监守自盗”。

但这和票补本身一样属于“中国特色”,其中诸多问题的出现无不与我国电影产业现阶段发展不成熟有关。

中国电影市场这几年发展极其迅速,并在今年第一季度超越北美成为全球第一大票仓。但我们的电影产业和北美相比还有不小差距,在监管滞后市场的情况下,电影生产和发行过程中的很多环节都容易出事故。这是正常现象,也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了,其解决之道一方面靠市场调节、同时也要监管部门发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丁晟质问光线、《后来的我们》深陷退票门,电影宣发贵圈真乱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