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白一骢:夹缝求生!现在该考虑的是,如何晚点被淘汰

 

  文 │ 阿Po

“目标啊?就是要做一个以编剧为主导、导演深度参与的制片人中心制平台,一个可以为各方提供制作方面服务的平台级公司。”

两个多月之前,灵河文化创始人、CEO白一骢曾经在与骨朵的聊天中透露过自己的“野心”。现在看来,那也许不能被称为“野心”,而是作为一名内容为主的编剧进化成制片人之后的“求生意志”。

以“老朋友”身份来到4月26日举办的2018年骨朵网络影视峰会的白一骢,以一份黑底白字朴实无华的PPT开始了他“网生3.0时代”的主题演讲。就像他这位“跑会达人”在所有他去过的论坛上说的话一样,都是大实话,喋喋不休、老生常谈的行业痛点太多。真正从网络影视诞生之初就进入的人,一边感受着他老父亲般的严苛,一边又不得不在嬉皮笑脸之下说出的扎心话,这个行业是否真的到了不得不变的时候?

640.webp (21)

灵河文化创始人、CEO 白一骢

“一开始我们片方把片子卖给平台是没有盈利或者微利的,《暗黑者》第一季和第二季都是亏钱的;后来视频平台开始竞争,开始抢地盘、开始抬高价,片子的价格自然就上去了;但是现在,还想用简单的卖片来赚更多的钱,真当平台傻啊?”

在2018年BAT三大视频平台的片单中,白一骢及其灵河文化可能是参与平台自制剧合作最多、且每一部都是头部项目的影视公司,当白一骢都开始抛出观点认为“未来绝对会是一个我们需要努力活下去的时代”,或许已经不是未雨绸缪这么简单。

640.webp (1)

居安不得不思危

当Netflix都在认为“中国视频行业有三个大家伙实力太强大”的时候,从业者的第一感觉可能会是民族自豪、行业自豪所带来的丝丝窃喜。

中国互联网影视在短短的三五年之内,已经从几乎“零基础”发展到全方位世界瞩目,BAT旗下的优爱腾三家视频平台功不可没。平台的竞争不仅加剧了供需量,更加促进了影视项目的精品化,在竞争中自然良币驱逐劣币,优质的项目才能获得更高的购价。同时,视频平台已经成为购剧主力,对头部剧出价远高于电视台,甚至为了引入流量,高价将许多本应“网台同步”的影视剧买断成为网络独播剧,使得近两年来电视台逐渐式微,声量一度被网络影视超越。

640.webp (22)

影视公司一边享受着视频平台高价购剧的红利,逐渐忽略了视频平台的自制能力也在同步成长的现状。如今2018年,平台自制剧已经都是足以登陆一线卫视的几亿投资大剧,与2014年无IP、无流量、无宣传的低成本“三无”网剧已是不可同日而语。

“当一个平台真正整合性开始发力的时候,这个过程非常恐怖。”

作为最早制作网生内容公司的白一骢,从不在视频平台之间站队,长期与每一个平台保持合作,他所感受到的就是,“视频平台自己的制片人进步速度非常可怕,他们的进步速度源于他们的成长环境,和影视公司完全不同。我们公司的制片人在整个行业内已经算成长速度很快的,一年内能接触三到四个项目,可是视频平台的制片人一年能接触几十、上百个项目。”

整个网络影视行业是由内容、影视公司、视频平台与用户观众四个部分组成。在行业初期,影视公司制作内容,卖给视频平台,再播放给用户收看。而行业在成长,但行业资源是有限,并且因为互联网时代的特殊性,变得越来越开放。视频平台前期购剧花过的钱,都将成为它们培养独立制作能力所交的学费,一些制作公司可能还沉浸在卖剧之后数钱的快感之中不可自拔。

640.webp (23)

“大平台制作人的学习能力、调用整个平台资源的整合能力以及平台壮大之下带给他们的自信非常可怕,即便我们自觉专业属性上还会有优势,但任何可以学到的技能没有所谓的不可替代,全部都是随时会被迭代掉的。”

像所有的职场竞争一样,这个地球没所谓少了谁不转,白一骢认为,视频平台既然可以三五年坐大网络影视行业,那三五年之内将所有传统影视行业里的制片人优势都占尽,又有何不可?

640.webp (24)

To C生存原则

在整个2017年,网络影视精品化的重要性已经被普遍认知,观众需要真正内容优质、经得起推敲品尝的影视剧,打造网生内容时代的视频平台需要观众给予的口碑将整个行业升级。

这不再是一个做得出剧就能赚钱的时代。

“我们的从业阵营一直在退化,专业提升缓慢,整个行业缺乏危机感。中层、基层严重缺乏人才,已经影响到整个行业发展,非常可怕。”

640.webp (25)

喜欢打趣的白一骢,只有在说到行业“中空”问题的时候是绝对严肃的。作为编剧出身的白一骢,《暗黑者》《鬼吹灯之精绝古城》这些豆瓣高分网剧的剧本都出自其手,《盗墓笔记》为爱奇艺拉新500万会员,打开了网剧付费时代,作为制作人的《老九门》以单网160亿点击量成为尚未被超越的记录。

内容型制作人对行业缺乏内容痛心疾首,互联网影视的兴起在海纳百川的同时降低了入行门坎,但眼见着参与创作的人要当导演,参与制作环节的人都想做制片人,都没有人想踏踏实实在自己的工种环节稳固提升技能的时候,这个行业就是浮躁了起来。互联网的无限承载量加大了视频平台对网剧的需求量,同时也加大了从业者的需求量,只不过专业并非一朝一夕,高层也非一步登天。

这样的情况下,还有制作人只靠“组盘”拍片来卖钱,靠花钱拉拢别的制作团队来做剧,那么当视频平台的制片人成熟之后,为何不直接联络制作团队来做剧?

“不具备生产力的销售型、发包型影视公司,可能就没有存在价值了。未来的我们,不再是平台的搬运工,而是和它们一起创造内容,再吸引客户。”

640.webp (26)

所以,白一骢在2016上半年就创立了灵河文化,迅速建立起一个小的影视体系,包括签约的导演团队、编剧工作室、制片部、商务部、宣传部、艺人经纪部、后期制作等,在适应不同出品所需求的项目类型风格的同时,另外开辟出专业项目评估团队公司灵河文心,以及技术团队正在开发的应用级制片管理流程。

“我们的影视制作可能还在农耕时代,要想真正进入工业化流程时代,首先要具备有硬实力的制作人,也要有正规同一的制片流程化管理软实力。”

优质的《无证之罪》《白夜追凶》以“美剧化”“电影化”形容,只是对拍摄方式与内容的肯定,中国人拍摄出了全世界都能看得懂也爱看的故事,行业参差不齐的现状依旧没有打破,如何保证优质内容的产出?工业化制作的流水线必须要靠制片流程化来确立。

“to B的公司已经在现阶段到达最辉煌,行业转型后,在自然淘汰中能存留下来的,一定是to C的产品型公司。”

640.webp (24)

去中心化生存法则

“视频平台在会和内容直接衔接,影视公司的存活法则是要依靠更独立的创造能力和内容创意。这种去中心化的过程一定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是公开自由的,视频平台需要用户,to C影视公司的产品内容就要针对网生受众的自由选择来制作,依靠过硬的制作能力和观察力精耕垂直领域的项目。

阿里文娱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杨伟东在刚刚过去不久的优酷春集上曾表示,大众爆款将会减少,圈层爆款将会越来越多,只有懂得深入研究用户的人会能在长短视频同时爆发、诸多娱乐方式竞争的情况下收获更多流量。

所谓的圈层爆款,就是在细分领域中提高热度,就如去年除了悬疑剧爆发口碑精品之外,《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你好,旧时光》也再一次依靠阳光甜宠的故事将青春校园剧推向又一个高潮,而网络综艺则以《中国有嘻哈》《这!就是街舞》等青年文化题材突入一个新的圈层。

640.webp (27)

可能从制作流程工艺方面来说,中国网剧距离“美剧化”还很远,可能中国根本不需要“美剧化”,但中国网剧一直在“类型化”这一点上不断努力。

悬疑类、校园类、喜剧类对全世界来说都是通用类型,而中国却诞生了以南派三叔、天下霸唱的IP为中心所发散开来的奇幻冒险,有些充满乡土人情,有些充满传统文化;以距今10到15年前为时代背景的青春校园剧,也激起了现在成为社会主力的80后一颗情怀之心;被年轻观众诟病的身心具虐狗血套路,在电视台的中年偶像剧里苟延残喘,网生观众更爱能让人露出姨母笑的甜宠虐狗桥段。

Netflix不敢贸然进入中国,是因为自认绝对无法比BAT三家平台更了解中国的用户,那么中国互联网时代,就更应该用在中国特色中细分领域的内容,为这个行业打开更光明的前路。

“除了变,一切都没有永恒。我们只有变化才能永恒存在下去。”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