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干货汇总丨 2018骨朵网络影视峰会:当危机与机遇碰撞之后

  文 │ 阿Po

2017年对互联网影视来说是转变最大的一年,我们既有了《无证之罪》《白夜追凶》这样扬帆海外的佳作,也有《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这样精耕细作的网台良品,小众文化、青年文化以《奇葩说》《中国有嘻哈》等网络综艺突围大众……连接着2018年第一季度,《这就是街舞》《偶像练习生》继续引爆青年文化,票房突破3000万的网络电影继续在尝试付费市场的稳固,网络影视的市场经济逐渐建立,一时间又遇区块链奇袭文娱圈。

微信图片_20180428120741

当网络影视早已脱离野蛮生长,也拥有了口碑与声量都几乎超越电视剧的作品,蓬勃的朝气给整个行业带来了新希望的时候,我们还需要等待什么,还需要做些什么?

4月26日,骨朵传媒举办2018网络影视峰会,暨“网生3.0时代”,汇聚各平台、片方、投资界大咖,对新的时代需要新的际遇进行讨论并发表看法。

看似繁盛的网络剧行业还存在何种隐患,未来是否仍有变局?网络综艺可否成为各圈层文化的逆袭之所?网络影视如何稳固付费市场并不断增加引流?区块链是否能给文娱产业带来新冲击?骨朵将为大家汇总昨日峰会各类干货语录。

640.webp (3) - 副本

网生3.0,何时为界?

骨朵传媒创始人、CEO王蓓蓓:为什么叫网生3.0时代,这个概念是我起的,但不是胡诌的。

2013年的时候,我们在Youtube上传的东西是非常欢快的,特别有草根气息的作品,当时的关键词是这样的。2.0时代是以《纸牌屋》为界,后面所有的自制或者新的作品都是模仿纸牌屋的时代起来的。但是到今天为止,2018年的关键词已经完全变了,五年间的变化是非常快的。

微信图片_20180428120753

3.0时代是横断面,把所有的规则重新打破,我们再来看一个更高效的工业化生产时代应该是什么样,大家把所有东西分包,分成一些东西来做,这个就是3.0时代,这是他对世界的一个论断。3.0时代是一个新的体系和新的法则,这个体系是我们正处在工业化的开端,我们进入工业化的一个流程。

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市场高级副总裁杨振:现在不管是综艺还是剧集,网络已经在驱动创新往前走。

网络的创新如果说一句话,我们自己也提了一个概念,其实可以叫开源式的一个内容链路,就像现在讲的全民制作人,一个作品出来了,用户的参与、媒体的参与、方方面面的参与会重新塑造和定义这个内容。

微信图片_20180428120756

另外,综艺不止是一个综艺节目,综艺将开始产业化,综艺会驱动一些类目、一些行业产业化的升级跟成熟,这个产业化的过程也一定是开源式的,这个东西绝对不是优酷一家在做这个事情,而是我们一开始做出这个内容,我们一开始通过阿里大文娱做这个事情,后面有更多的产业方可以一起做这个事情。这个也会是以后我们不管是综艺、剧集、网络电影等等,国漫,我们相信会走向的方向,一定会集合社会的力量、多方面的力量一起来做制造、消费和传播。

灵河文化创始人、CEO白一骢:所谓1.0在最开始时期从篇方把片子卖给平台,没有盈利或微利。2.0时代的,把片子卖给平台,赚high了。3.0时代,把片子卖给平台,还想往更high里赚,真当平台傻啊?

我们的从业阵营在退化,专业提升缓慢,整个行业缺乏危机感。大家觉得现在钱好赚,没有什么危机感,事实上整个专业提升非常缓慢。如果停留在toB模式的影视公司,我认为2.0就是一个辉煌了,在目前的情况下有一个巨大的危机,如果有3.0,我们怎么活下去。

我们现有的模式,用户、平台、影视公司和内容。影视公司把内容卖给平台和用户,很多影视公司的模式是买内容,换句话说业内经常说的组盘型的制作公司,我买一个IP,找一个人把这个事儿干了,实际上它本身不具备生产能力,这样的影视公司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平台直接可以去买内容的。

微信图片_20180428120759

假如真的有3.0这么一个说法,非常重要的是大家需要把思维从to B的模式开始逐步转向to C的模式,真正明白我们存活下去的方式不是把钱投给人傻钱多的平台,而是把产品卖给精明的用户。

爱奇艺高级总监、奇星戏剧工作室总经理李莅樱:网剧1.0时代,UGP、PGC,2.0的时代,网剧的市场开始爆发,我们跟白一骢合作的《老九门》,到现在为止全网播放量160多亿,目前还没有被超过。3.0时代,体系趋于完善,挑战与机遇并存,全面提升品质,网台联动。

自制剧领跑的优势和思考,其实就是喜忧参半。到3.0时代,网剧的发展是多样化的、全面化的,和1.0的时候是一个小众型有很大的区别,其实对市场来说是一个好事。忧的地方就是融合多种互动,提供优质的体验,例如游戏、文学、动漫也转化为影视作品。

微信图片_20180428120803

金字塔理论是我总结的个人经验,首先合理利用数据指引方向,其次认真做好剧本夯实基础,然后挑选最合适的合作伙伴,最后严格品控要求精细制作。实际上我们这个行业已经真的到3.0时代,3.0时代对于品质,已经是硬性需求,这个硬性需求是非常残酷的。

我们出品创始人谢智勇:网络的时代第一个阶段,我认为是在2010年的时候优酷做自制内容,然后到了2013、2014年爱奇艺的崛起让我们觉得压力很大,而且那个时候优酷卖给了阿里,我就离开了。这时候正好是下一个阶段的开始,我们就投资了20多家内容创业团队,我们就干了大数据,从一个茶水工到一个制片人、出品人的数据都会有。

微信图片_20180428120808

泛娱乐里面,最重要的就是版权为中心的互动娱乐,它是万亿的一个流量入口。到最后就是版权,所有的就是一个版权,分线上和线下,线下就是一个数字版权,线上就是一个流量入口。未来线上版权的数据内容的分发,它通过支持内容的分发,而不用通过中心平台的售卖。线下通过票务交易,演出的组织方可以跟用户直接售卖,可以不用通过黄牛等等。

640.webp (3) - 副本

网剧现实年

闲工夫文化传媒总经理、《河神》制片人常犇:年轻人对于现实主义题材,包括家庭伦理剧,大家看上去是没有需求的,这在我们看来是一个伪命题,是因为现在播出的现实主义题材主要针对的用户人群和观众人群是上了年纪的电视剧人群,而我们这一代人是伴随互联网长大的,我们在互联网这个场景下怎么做针对年轻人口味下的家庭伦理题材是我们特别感兴趣的。

《无证之罪》制片人齐康:对于现实主义而言,我们不光探讨它的壳,它可能是当代戏还是古装戏,我们更关注现实主义还是它的情感的核。到这个阶段,更多探讨内容和形态本身的统一性,达成一个统一性会衍生出来无数的现实主义作品,这些现实主义作品可能会非常多姿多彩,而不是原来我们可能提到的什么现实批判主义或者文艺。

微信图片_20180428120812

从左至右:张海帆;常犇;胡震鹏;綦倩荣;朱振华;齐康

五元文化CEO綦倩荣:这些年来对于现实题材的关注跑向了比如以前在电视台播出的家庭伦理剧,对于现在年轻的孩子们没有现实知识点的指导意义。比如观众喜欢看韩剧,韩剧的内核部分我们往往忽略掉了,它要向观众传递的是一个普适的价值观,所以我觉得这是现在现实题材存在的一个问题。

小糖人创始人、董事长朱振华:说白了,现实题材与互联网结合,在网剧发展过程中,我们一直立足于现实主义做一些类型化的作品,一直都有结合。包括现在鲜肉成为一个热点,回到现实当中,创作者们以及创作人员,一定要根植于生活当中去,针对于现在浮躁的气氛,现实主义自然而然从骨子里面出来了。

东海麒麟CEO、《春风十里不如你》出品人胡震鹏:张一山这个人很网感,现实题材的网剧不网感,这就是现实主义题材跟网络联系的方法。

完美海岸影视总经理、著名作家张海帆:再过五年,我们很有可能看到网络剧成为中国真正的主流影视剧的代表,会出现更多的精品,但是这是任重道远。

640.webp (3) - 副本

网综突围年

银河酷娱创始人、CEO李炜:脱口秀不是一个小众,脱口秀反映的是一个个人的思想,反映这个社会的热点话题。我们做的节目,每一个话题讨论的题都是大众话题。

阿里巴巴文娱集团大优酷事业群MAD工作室总经理宋秉华:青年文化比较本质的特点就是它到底如何正确定义青年文化这件事情,要能够真正击穿现在工业链上的次元壁的时候,你要了解它的文化内核是什么呢,年轻人想要什么,年轻人想要我知道你很厉害,一定在某个位置上有特别牛的点,与此同时你的整个姿态是与我一致的。

 

微信图片_20180428120815

从左至右:张峰、李炜、宋秉华、俞杭英、周昊

原子娱乐创始人俞杭英:青年文化还是需要一种精神和态度的东西,还是要有非常高的传播度和渗透性。所以当时我们在改编的时候,其实也是觉得本身它可以引起人的共鸣的基础就非常好。我们自己在做综艺节目本身,在先行的时候,是会考虑到它的受众的基础,它如何影响到最大多数人的需求。

领誉传媒创始人、可米经纪CEO周昊:现在的年轻人接触的新鲜事物跟外来事物越来越多,可能甚至知道的内容、知道的信息要比我们丰富跟多元得多。是不是在这样一个纷纭复杂的结构当中,我们能找到一点突围点。能够做到单一细分领域当中的爆款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

实力文化运营副总裁张峰:全人类的消费最核心的点就是文化消费,因为吃饭、穿衣、出行都是基本的需求。但是过去可能是看书、话剧、音乐剧这种模式。来到这个互联网时代,变成了综艺和网综。在现在这个时代里面,我们经常被推成清流,说文化类节目都是清流,就会小众,都是不对的。

640.webp (3) - 副本

网络电影付费年

奇树有鱼创始人、CEO董冠杰:我觉得今年可能做不到5000部。前两天各个网站清理了一批作品,未来内容品质不过关的作品上都上不了线,一年几千部,这只是一个数字,未来可能达不到这个数量了,首先得达到一定质量才有可能上线。

麦田映画创始人、CEO、导演麦田:我个人觉得目前为止从2013年到2018年五年时间,网络大电影是没有真正定义类型这个概念的作品出现的,我们一直在讨论所谓的商业上的成功。当然我们先活下来才能想明白自己怎么活,为什么而活,怎么活得更好。

新片场影业CEO牟雪:这个市场作为创意产业永远马太效应极其明显,可能不止二八,可能一九,永远只有超头部的才能赚到大钱,所以让大家赚到钱或者不赔,在这个行业是挺难的事情。因为观众永远找最想看的,最喜欢看的东西去看,所以长尾可能跌得非常厉害。

微信图片_20180428120818

从左至右:陈蓉妍,董冠杰,麦田,牟雪,王文水,吴延

淘梦创始人、COO王文水:用户的付费习惯更好了,整个行业提供的精品内容、头部内容对于大家的吸收更强了,再加上对整个营销的重视,对更多新用户的一个引导跟转化,我们相信接下来下半年破5000万的一个作品是大家可以期望跟努力的。

映美传媒创始人、CEO吴延:我可能乐观一点,因为按照整个市场自然的增速,不管是当年广告盈利的时候的增速,还是最近三年会员引领的增速,我觉得明年整体的盘子可能高于2.5亿,我认为是2.5到3个亿之间,因为它是可以重复的。

莱可传媒创始人、CEO陈蓉妍:前段时间大家可能会看到几个让人非常激动的数据,爱奇艺IPO的时候公布的会员数是6010万,腾讯不久之前公布会员数是6259万,去年双十一的时候,优酷也公布了已经有5000多万的一个会员数,所以现在整体付费会员市场已经接近了1.7亿的用户市场。但是在这里面我们也会发现天花板远没有到,因为仅仅占了中国整个用户市场大概不到四分之一、五分之一左右的一个规模。而在美国,Netflix在美国用户的付费已经达到了三分之一的用户基数。

640.webp (3) - 副本

区块链奇袭年

火星财经联合发起人、总编辑商思林:它是五方合一的利益集合体。所以token众筹可能真的是区块链最大的应用。利益集合体包括刚才讲的对影视项目的一个激励也好,或者对艺人需要。

暴风梧桐资本创始合伙人王东:我们在摸索相应的模式,我们进行一些前沿的探讨。除了看以外,我们要做,要落地。做一个所谓的基础链和主链,下面是版权方,分为四大类型,第一个是文字类的,第二个是图片类的,第三是音频类的,第四是视频类的,四种格式都可以在上面去做。包括所谓的版权,文字类的、图片类的,都可以在上面做侧链。

微信图片_20180428120821

从左至右:谢智勇、商思林、王东、张元林、朱志文

CCChain文投链理事、中国区代表张元林:区块链项目来讲某种意义上就是众筹,因为这个行业里面特别是初创期的一些项目和团队来说,提供一个允许启动资金的渠道。通过众筹这件事情获取了内容产品的第一批用户,它就是你的推广者,就是自发的推广群体,包括未来对内容传播会起到特别大的作用。

亿书创始人、亿生生科技CEO朱志文:区块链就是利益转移规则的编码技术,利益是我们通过创造的价值,通过传播获得的利益,大家所有的努力都是希望获得利益最大化,这是最基本的。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