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专访丨导演瞿友宁:偶像剧要美,也要讲道理

文 │ 阿Po

钟欣潼是被公认为美颜盛世的女性,她曾经被公诸于世的爱情伤害过,在大众视野里有过许多分分合合,因为电影《前度》被刮目相看过,然后这一次,瞿友宁导演又为她撮合了一出与“前任”的爱情故事,有一点小焦虑,也有一点小确幸。

 

导演瞿友宁,曾经创造了许多伴随一代年轻人成长起来的偶像剧,《蔷薇之恋》《恶作剧之吻》《桃花小妹》或者《我可能不会爱你》等等;剧里面也走出了许多人的偶像,S.H.E、林依晨、郑元畅等等。越是过往有多经典,现在回想就有多怀念,即便台湾偶像剧时代没有没落,也是几乎在如今一浪盖过一浪的影视洪流中再掀不起风云。

 

1

导演 瞿友宁

 

台湾导演大概不是像香港导演外国导演那样,有搅动乾坤之志的气场,他们拍电影和“文艺片”挂钩最多,拍偶像剧就是许多人口中的“小情小爱”。但看剧本就是生活闲暇之趣,又需要多少大爱无疆?

 

瞿友宁最新拍摄的《动物系恋人啊》是一部初读不胜拗口的偶像剧,一个感叹词结尾,再强的韧性也能化作柔风从语气里飘走,更何况又是“动物”又是“恋人”,听上去就是乖巧的“宠物情人”,最近不正流行小奶狗式男友吗?

 

2

《动物系恋人啊》由搜狐视频与莱可传媒共同出品,3月29日在搜狐视频上线,首周会员看8集,而后周播2集,总共20集。从出品方、播出平台到排播方式,都是典型性内地网络形态。瞿友宁将那些有些被遗忘的偶像剧套路搬到内地的网络,适配性似乎很高,因为那些个“小情小爱”,就是生活。

 

恋爱需要有理有据

 

在内地电视剧呈大势之势的这些年,台湾导演几乎已经成为了都市言情剧的主力军,承包了一线卫视黄金档和互联网平台里从中老年到青少年看的爱情故事。那些故事里,也有过曲意逢迎,以强情节和套路拍出虐肺伤感的狗血,也有玛丽苏的经典重现。好在台湾导演大军中再怎样花式直男频出,都改不了天生的一颗少女心。

 

“很多粉丝都评论过我,是一个大叔内心藏了一个萝莉的性格。”瞿友宁笑的很暖,他因为外形酷似维尼熊而被称为“维尼导演”,不管是少女心的萝莉还是无公害的维尼熊,都映射在他的戏剧之中。

 

《动物系恋人啊》的男女主角楚之河与王大树用了三集的时间结婚,又用了五集的时间离婚,所有的甜蜜情节都伴随着“结婚倒计时”与“离婚倒计时”的花字进行,看似应该是很揪心,结果似乎并没有天崩地裂的分手套路。从顺其自然的同居过渡到结婚,再由离婚夫妻过渡到恢复同居人身份,以少年少女的稚气诠释两位成年人的性格碰撞,消磨掉了一时之气的冲动。看得不憋屈,也能够更理性地对待爱情与生活中的矛盾。

 

3

 

瞿友宁很喜欢出品方之一莱可传媒找到自己时所提出的的故事观点,爱情剧很多,但想要做一出不一样的爱情剧。大家通常都在讨论结婚前的爱情如何相恋如何产生误会,到最后如何在一起的王子公主情节,那是不是可以讨论一些,男女一开始就在一起,接下来为何分手又如何重新恋爱的故事?

 

尽管楚之河顶着扮演者钟欣潼的美颜,在剧中一直说着“难道我这样子只配蜗居”的台词、不相信王大树对自己的“美若天仙”的赞美,在一般人眼里是过谦的反差,但楚之河就是这样一名在与前男友七分七合的过程中自信心受到打压的女生。这样的女性在现实生活中亦比比皆是,忽然间就明白了楚之河的心态。

 

在瞿友宁的偶像剧世界里,“画面好看,颜值要高”是硬性条件,可是这些根本就是电视剧的基本要素,所以自己的作品里还需要“每一段爱情都有它的道理,不会只有男的帅、女的美,两人看对眼就OK的。”

 

楚之河与王大树结婚离婚再恋爱,在他们彼此松鼠般敏感与长颈鹿般笔直的个性摩擦下,一切都是必然。虽然大自然的法则里,这些动物是无法跨种族恋爱的,但瞿友宁认为,正因为人类是高等动物,所以是可以跨越动物本能、学习如何去爱,也是可以抛开胡思乱想、回归“我究竟爱不爱你”的初心。

 

4

 

“现阶段对我来说,爱情,在不管任何戏剧形态里还会是我的一个重要内容,我要是把所有爱情越来越贴合当下社会人的步调与观点。所以我虽然拍得好像是偶像剧,可是一来没有凸显过往偶像剧的情怀,二来我们一直在讨论新的爱情观点。”

 

新的观点是婚姻,连90后都已经开始面对婚嫁困扰的时候,如何以偶像剧为年轻人展示一种正确的婚姻观念?婚姻究竟是爱情的终点还是起点,需要一种极具烟火气的生活来验证。

 

生活必须要有细节

 

“不可否认的,台湾偶像剧曾经一度被人认为是无脑和卖萌的存在,但熟悉我的人就知道,我通常会在自己的作品里投射正能量,可能是探讨爱情的重要性,甚至家庭的重要性。

 

如果非要为瞿友宁选一部代表作,林依晨与郑元畅的《恶作剧之吻》应该是当仁不让了。台湾偶像剧在日漫改编影视作品上是先行者,但瞿友宁一开始还有些烦恼,因为日文说“卡哇伊”和中文说“你好可爱哦”的感觉就是不一样,不同的生活习惯要统统改掉。最关键的是,原著漫画中傻白甜少女对高富帅男生的追求过程,这名少女原本是毫无建树的,而瞿友宁为袁湘琴增加了阳光感,为冰冷的江直树送去一颗温暖的心。

 

5

我会加入更多现实化的环境,以及我在编写剧本和拍摄过程中很尊重女性,会体现女性存在的价值和重要性,这也是故事能出现粉红的关键。”

 

比如瞿友宁在《动物系恋人啊》里面最喜欢的角色芬妮,她的扮演者隋棠这一次不再是《撒娇的女人最好命》里面那个哭诉“兔兔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的弱质女流。是有种《败犬女王》开始,台湾人推崇的独立女性的女王模样,也是作为模特出道的隋棠最擅长的角色,自信冷艳有主张,可以不靠男人靠自己。

 

如果说芬妮这个角色是最理想化的,那楚之河就是最生活化的。即便被爱情伤害过,即便还搞不清楚自己对待爱情的态度,即便事业还没有成功,但一定要懂得自己工作养活自己,应该就是瞿友宁不会放弃的女性态度。

 

6

“我是由女性长辈们代打的,我看到很多她们在生活细节中的思考与包容,所以我推崇女性的伟大。

 

这样的想法比现在多少打着“大女主”旗号玩玛丽苏爱情的剧集,都来得真实许多,因为充满了生活的细节,所有的情节才会显得连贯,观众才更能在烟火气息里找寻自己对应的感觉。

 

为此,瞿友宁特别介绍了一直跟随他的另一位年轻导演许玮,同样是《动物系恋人啊》的另一位导演,可以在后期的剪辑配乐等方面加分的专业者,“一个字幕条,一个剪辑动作,一个镜头定格都是有呼吸的,生活感就会变浓。”

 

虽然许玮自称自己比较擅长“魔幻”风格。

 

在剧中可以看见芬妮与楚之河的交流,现场有不同的动物从画面里穿插而过,是动与静的对比,就像金城武与周冬雨在电影《喜欢你》里面误食河豚后出现了奇思妙想的海底世界一样,这些奇妙的“魔幻”不但不会让故事“失真”,更加充满二次元的浪漫和寓意。

 

7

 

这样的“魔幻”实际上是对生活味道的润色。剧中有楚之河与王大树为了每天早上如何挤牙膏而争执,为了吃干脆面还是煮面而别扭,究竟刷不刷牙会不会影响接吻这件事。瞿友宁从很多细小的切入点,把许多生活中任何人都会碰到的事情抛了出来,每个人都会从看剧变成很认真思考这些事情。

 

“我喜欢的调子永远是有一件很正能量的事情要告诉大家,里面会有一些温柔的东西,也会有一些生活的细面,这就是我的创作风格。所以未来你如果看到一部武侠剧会拍到大侠们的吃喝拉撒,那就是我拍的,一定会高来高去的传统武侠不一样。”

 

既要小确幸,也要“走出去”

 

“可能这就是我们台湾导演风格,我们的生活习惯没有那么急,会看到更多生活细节。

 

究竟有没有生活细节,有没有烟火气息?这也许就是一位台湾导演拍出的“魔幻色彩”现实主义题材生活剧,与电视台黄金档的现实主义题材“魔幻”剧不同的地方。

 

8

 

可能在内地观众的眼里,由千禧年《流星花园》所开启的台湾偶像剧“黄金十年”已经过去了,但就像瞿友宁操着软糯的台湾腔在形容台湾舒缓的生活习惯一样,台湾的电视人虽然温柔,也坚强地想要改变。

 

在台湾导演不断投身内地合作的过程中,看到了内地市场更多更不一样的一面,题材的多元化,合作的多元化,“大家都会把自己最好的一面拿出来,绝对不会藏私。”瞿友宁很羡慕这一点,“市场很大,竞争力就很大,每个人都在拼命工作。”

 

所以台湾影视剧从2016年诞生了一档《植剧场》,由王小棣简直,与瞿友宁、蔡明亮、徐誉庭、陈玉勋、徐辅军、王明台、许杰辉、安哲毅等导演投入演员人才培育24位新人,主要的方式是由柯淑勤、蓝正龙、杨丞琳、吴慷仁等金钟奖影帝影后“以老带新”,题材上会有爱情成长、惊悚推理、灵异恐怖、原著改编四大类型的单元迷你剧。这被称为台湾电视戏剧界一场温柔的革命。

 

瞿友宁执导的《植剧场》剧目《花甲男孩转大人》在豆瓣获得了9.2的高分。至此,瞿友宁从入行成为副导演至今,所有参与的电影电视剧,已经有9部作品在豆瓣获得超过8分的高分。早在2004年,他与《植剧场》的其他导演也曾尝试合作拍摄《绝地花园:八个罕见病友的真情故事》这样优质又透露现实的温情片。

 

9

 

“我们现在想让偶像剧突破更大的市场,让整个亚洲观众,包括内地观众也会喜欢,所以投入的资金预算也稍微好一些。但即便是这样,也陷入了一个瓶颈,再好的题材,也会受限于资本。”

 

台湾影视剧过往的制作习惯是在题材上的不断重复,依据导演或者电视台的个人想法去做,或者有了很好卖的剧,所有人跟风抄袭。

 

“但是我发现内地做影视剧很会根据数据做分析调研,这样的评估就非常有保证。我根据这样的数据报告去和投资方谈项目,对方会觉得很踏实。当然啦,保底做到很好的是70分,如果想做到爆款90分,还是需要有一定的冒险性。但是这个冒险一定要是在保底的基础上去做,而不是想得天花乱坠。”

 

和许多将重心转移到内地的台湾导演不太一样,瞿友宁会喜欢两边兼顾,因为内地的影视发展实在太快,快到许多自己或者台湾其他导演还在筹备的项目,内地已经有团队做出来,互联网影视的飞速发展给予了很多试错的机会,不管题材还是方法,做的不好可以立刻换别的方式,而不是像台湾的状况,有了投资方的钱,明知道有些东西会做错,还是得硬着头皮往前走,就注定失败。

 

10

 

在2月份最后一天,国务院台办发布会的“惠台31条”最让瞿友宁感到宽心,今后会在更多的影视交流和创作中,有更大的创作空间和市场。他认为无论台湾和内地,都是中国人,生活习惯以及观念情感上有很多共通点,所以两地在创作方面不会有太大区别,更应该互相交融,彼此学习。

 

“我还是希望能够在传统偶像演员剧之外,尝试更多不同的类型,让现在还在混沌不明的台湾影视市场,寻找一个契机,找到新的可能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专访丨导演瞿友宁:偶像剧要美,也要讲道理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