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北京女子图鉴》中的陈可,为什么既熟悉又陌生?

 文 │ 刘肉英

在几部日剧IP翻拍都未能取得良好的市场反馈之后,“日剧IP”已经让从业者闻风丧胆了。然而还真有这“不信邪”的。

“不同于翻拍,我们要接棒做姐妹篇。”阿里文娱大优酷剧集版权中心总经理,也是女子图鉴系列剧的监制马筱楠解释道。于是,《东京女子图鉴》的姐妹篇《北京女子图鉴》和《上海女子图鉴》应运而生了。

东京、北京、上海,三座国际大都市,而每一座城市之中都有一群为之奋斗的人,女子图鉴并非集中于个别女性的传奇成长,而是去表现生活中形形色色的鲜活的女性形象。就像《纽约,我爱你》《巴黎,我爱你》一样,不是完全的复制黏贴,而是在不同的背景之下发生的不同故事,但故事的内核是统一的。

1.webp

《北京女子图鉴》的主人公是从小城市来到北京的“北奔少女”,不安于小城市的“困局”,一心想要来北京打拼,也许这个从08年开始,有10年跨度的故事不能让现在刚开始决定“北奔”的少女们有那么强的代入感,但她确实是曾经某些人真实的经历。

骨朵花花.webp

不是抄袭,更不是翻拍

“回不去了”是大部分选择在北京工作生活了一段时间的人最经常说的话。

已经来北京工作了近5年的小凡(化名)就是“北奔大军”之一,5年前她大学毕业选择留下,从事了一份和电影营销相关的工作,某次饭局闲聊,她说,“我妈又催我回家了。”紧接着,下一句就是“我回家干什么呢?我做了5年的电影营销,我老家电影院都只有一个,回去依然做这份工作,他们可能会以为我就是个骗子。”

同饭局的朋友哄笑,可事情就是这样的真实,选择留下也许就是源于一时冲动,但是留下之后的每一步都需要细心经营。

《东京女子图鉴》中的齐藤绫如此,《北京女子图鉴》中的陈可亦是如此。

“这两个城市中生活的女生是具有地域生活差异的,也是具有时代性的,而此次《北京女子图鉴》的改编和以前完全的IP照搬有本质性的区别。”复制黏贴式的翻拍确实非常鸡肋,夹生的《深夜食堂》就是最好的例子,而日方的种种限制也成为了《深夜食堂》悬浮的原因,不论是“泡面三姐妹”还是单元式故事的情节,都不符合我国国情,经典无法靠复制得到,但如果是“再创做”就不一定了。

“当我们联系到日方代表,沟通了我们的想法时,大家一拍即合,随后我们选择在北京、上海做这个故事,两个城市非常具有代表性,也能反映出发部分选择离开家乡出来奔波的年轻人。”陈可、罗海燕就是“被选定”的两个代表性的角色,而她们的经历更注重和国内的贴合,而非生搬硬套的去还原《东京女子图鉴》中的齐藤绫。

“女人如水”这四个字没错,但并不是特指女性温柔如水,而是指一种“适应能力”,就简单的发布会来讲,北京的参会人员一般都比较随意,黑T加身,能干活儿的穿着才是王道,而放在上海,所有的女工作人员多是小黑裙高跟鞋傍身,依旧健步如飞,但是多了一分精致。

这就是地域差异,虽然故事都发生在国内,但是依旧无法同日而语,更不用说如果简单的将《东京女子图鉴》复制黏贴的话会是怎样一番场景,昨日播出的《北京女子图鉴》迅速引发了第一轮的话题热的,开播既有评分,7.3的分数也说明了其内容的共鸣感,在女性题材市场中,优酷率先从观察的角度去切入,寻找大众女性的共鸣感,也将自制剧的玩法丰富了。

2.webp

“这部剧的制作团队中,两个女性制片人都是当年的北奔青年,导演也一样,编剧也是如此。”所以他们的合作也更有代入感,故事中也有很多真实的情节加入,“我刚开始实习的时候确实有人排挤我,不借给我带子,我剪不了片子,很久之后,后来的工作中我遇到了当时的同事,他还提及过往向我道歉。”这样的经历也许并非人人都有,但是初入职场的选择和迷茫确实事事戳心。

镜像剧VS选择剧

豆瓣网友在《北京女子图鉴》的评论中留下了这样的故事:

去年圣诞前夜,骑车回家的路上重雾霾,路面湿滑,一不小心摔倒了,起来发现胳膊用不上劲,一摸凹进去一块,知道是脱臼了。刚好手机没电,折腾了两家医院,还特别难打车,崩溃的是经过工体的时候,车开始一动不动地堵在路上,每次的启动刹车,车一阵颤,胳膊就会剧痛。

最后在朝阳医院,一个人拖着胳膊挂号、缴费、拿药,医生问我有没有人能帮帮你,想了想,朋友来了也就能帮忙交个钱,而且路上也要很久,还是自己一个人把事情都办了。我知道北京有最集中最好的资源,但是与这么多人分享,真是感觉一个人在北京活得太难了。

“太难了”是在北京生活的一面,陈可在几集之内迅速的经历了初恋男友的拒绝、异性老乡的骚扰、和“饭局的诱惑”,也从陈可依变成了陈可,去掉了一个“依”字,也许就代表着没有什么可以“依赖”的了,而变成了更加干练“陈可”。

和《东京女子图鉴》中各色女性仿佛接受访谈一样打破第四堵墙和观众对话不同,《北京女子图鉴》不会打断故事本身的延续性,而是在单集故事的结尾时将本集中的单个细节放大,“它会展示出多棱镜下观察同一件事情的另一面,也会阐述清楚陈可做出选择的原因。”而这个“镜像”的过程中也会加入一些与《上海女子图鉴》的联系,让两位女主角在呼应间更为真实。

3.webp

而《上海女子图鉴》则将罗海燕的“选择”过程展示出来,就像在大多数的人生中都会出现的选择题一样,“如果做出不同的选择,结局会不会不一样?”这样反问式的表达不仅从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主角的想法,更让其实现了生活中无法尝试和回头的另一种生活。

北京的接地气和上海的腔调与仪式感是两部剧从观感上最大的区别,而在内在层面,如何让角色立得住又不让观众觉得悬浮是另一个层面的考量,“当时我们和编剧、制片人一直在强调,要把陈可想象成自己的朋友,点菜的时候会想一下陈可会吃什么,生病的时候又会是什么反应?”

这样力求真实的人设也能去除掉女主角身上的标签式的刻板印象,不像一般的电视剧中将女性角色定义,陈可是女性角色,不是“媳妇”“女同事”“主妇”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我们更多的是想通过他的眼睛去反应北京的点点滴滴,而不是用她的眼睛去抓取内容。”也就是说,陈可只是北奔大军中的一个普通人,而非编剧笔下开了金手指的人物。

骨朵花花.webp

大众女子图鉴

以陈可为个例来反映在北京奔波的女子,而陈可身边不断出现的男人则是具有标签式作用的。

4.webp

“男性角色被赋予的希望是带来话题感,推进陈可来北京遇到的事情,更多的是戏剧功能。”而这些男性角色也并非是常规意义上的“标签”,有因为家庭而被迫放弃爱情的初恋男友,也有图谋不轨的异性老乡、也有正直、想要挣够了钱回家发展的男上司、不停催促女主角向上奋进的“富二代”,标签不等于扁平。

陈可的角色也并不是一个非常强的戏剧人设,不会一路受挫、也不会一路开挂,从最初简单的知道自己“不要什么”到最终一步一步的走到自己想要的未来,陈可的身上故事最终会激发大家的回忆,“奋斗、情感、生活,陈可身上不变的是一个人在北京的感觉。”

陈可有一句台词,“这个闪光的城市即将改变我。”而非简单的大女主“我能改变世界”式的思维模式,和日剧中的齐藤绫不同,齐藤绫的出发点源自于向往和不安,简单的想成为“让别人羡慕的人”,这是齐藤绫离开家乡的源动力,陈可的出发点有所不同的原因在于中国式教育中,“上大学”是永恒的目标,高考是人生的重要节点。

5.webp

这样的应试教育会让青年有些迷失,并没有明确的目标,大学毕业之后会是迷茫的爆发期,“无论结局如何,应该感谢自己当时的选择,或者是听从了一些建议。”的确,陈可在北京的成长之路并不寂寞,每一步都有对自己有所帮助的人,“我们想强调的就是感谢,感激曾经帮助过我们的人,也感激自己一直以来的努力。”

在剧中,陈可和任何一个男性角色在一起时,其实都可以选择停下,或是王涛、或是张超,都是陈可的一种选择,而选择和他们在一起也并不一定不幸福,如果陈可选择和张超一起奋斗之后回到老家,买房生孩子,然后某一个轻松的职位,说不定也可以满足的过一生。

而在陈可身边出现的男人也并非两集下线后就不再出现,会形成一个闭环的故事,当陈可坐在宝马中时,回头看见在路边起着电动车一路欢笑的小情侣,似乎就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和张超,而初恋男友也在老家发展的不错,偶然来北京看陈可并送礼物时,陈可也会经历心情复杂的过程。

6.webp

北京城那么大,初到此地想的都是征服,而慢慢的却是被这座城市改变,北京城里有太多人的成长,也同样是北京教会了大多数人不再单纯,大北京纷繁复杂,是诱惑、是寂寞,既然有那么多的不确定,不如先从陈可身上看看那些人曾经的经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北京女子图鉴》中的陈可,为什么既熟悉又陌生?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