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数字演员”的断崖,实力演员的天堂?《声临其境》这样考验演员的行活儿丨专访

一次次的去提案,又一次次的被打回原形,“制作这档纯原创节目真的无比痛苦和纠结,好在最后做成了。”《声临其境》的总导演徐晴在第一期节目播出后接受了骨朵的专访,“其实很多时候,内容的创作者是没有安全感的,一些事情也会让人自我怀疑,但是原创的乐趣不就是如此吗?”

《声临其境》引爆舆论是在播出的第二天,也就是上周日,“赵立新四国语言配音”的节目片段在微博引起轩然大波,不少博主纷纷充当自来水,一天之内,《声临其境》的豆瓣评分已经达到了8.6。

1

这就是优质原创节目的魅力。“在做原创节目的时候,很多人会告诉你,‘这个题材不可能,这个内容不可能,不要搞了,搞不下去的。’然而,当别人都在一窝蜂的去学其他人的时候,你会发现,你选择的原创内容是在鼓励你走下去的。”

“我差点儿就放弃了”

接受采访时,徐晴刚刚又录完了两期节目,《声临其境》每期节目棚内录大约需要15个小时,棚外将近5个小时,一共20个小时左右的素材体量对于一档棚内综艺来说已经是偏长的了,从立项到定档,留给《声临其境》准备的时间只有一个月,而在这一个月中要完成舞美制作、艺人统筹联络、录制、后期剪辑等等,“你看,我们好像也没有什么时间去做上线前的宣传。”徐晴笑着说。

虽然从立项到播出的时间很短,但是《声临其境》节目研发的时间却很长了,在4月底“书香中国”的晚会中,一段《三国演义》的配音打动了无数观众,徐涛,李立宏,曲敬国,吴俊全,刘润成几位艺术家现场配音的片段完全可以让观众“开口跪”。

2

经典桥段、老戏骨,这些词仿佛和湖南卫视年轻的气质完全不相符,“在彩排之前我们也会担心,但是几位老戏骨的一开口的感觉,简直就是享受。”再后来,这个片段在微博上大火,并得到了很多官方媒体的点赞和转发。

“在这个节目之后,我就想能不能以这个片段为原型,做一个相对单纯的,之比拼声音的节目。”想法是好的,但是在真正的研发过程中,一切就不那么顺利了,“有段时间我们真的已经放弃了,节目的表现形式太单一了,和电视节目讲究丰富的表现手法这点不相符。”

但是,通过对市场的观察,徐晴发现有声读物、广播APP、声优,都是这几年大火的内容产品,一些游戏配音演员、电视剧配音演员纷纷走到台前,并被观众熟知,《甄嬛传》中甄嬛的配音演员季冠霖、《全职高手》中叶修的配音演员阿杰,都已经有了一大批忠实度很高的粉丝。那些曾经小众的、偏二次元的文化正在走向大众化。

“我是觉得这个节目会受到年轻的95后、00后的喜欢的,这也是我最后选择坚持的很大原因之一,现在的青少年应该看到优质的内容,也有鉴别的能力。”徐晴肯定的说道,确实,从目前骨朵雷达检测的结果显示,《声临其境》的节目受众中19~25岁的观众高达37.4%,这也印证了徐晴的判断是准确的。

3

在第一期节目开始录制之前,徐晴也带着导演组走访了很多配音演员,“配音这个行业永远是幕后的故事更多。”包括现在最热门的游戏《恋与制作人》中四位主角的配音演员徐晴也都一一了解过,虽然对自己的节目很有信心,但是能这么快的被观众认可,徐晴依旧觉得“出乎意料”。

“我们是保护演员的”

《声临其境》的节目模式并不复杂,第一节——“经典之声”,让嘉宾们为经典影片配音;第二节——“魔力之声”,嘉宾现场挑战绕口台词或者配音;最后一轮——“王者之声”,四位老师走到前台,上演共同筹备的大戏。前两轮表现优异的嘉宾可以提前走到台前,和观众、新声班有更多的互动,最后,由现场观众票选出“最喜欢的声音”。

4

在不复杂的赛制下,节目中嘉宾的人选就尤为重要,什么样的嘉宾才能撑起这个表演形式单一,观众又挑剔的节目呢?全部都请老艺术家能保证节目质量,但是从受众层面考虑太过冒险,全部有请流量明星可能又会引起观众的争议,影视圈的“中坚人群”成为了徐晴的目标。

离观众还差“一个角色”的距离是影视圈里“中坚人群”的特征,业务过硬,但是在影视作品中塑造的角色总是离爆款还差那么一点儿,周一围就是最好的代表,因为《九州海上牧云记》中的硕风和叶被观众熟知,再加之《演员的诞生》为其带来的话题量,这么多年,周一围终于翻红了。

潘粤明也如此,《白夜追凶》走红后,节目邀约无数,但重新让观众发现潘粤明身上另类搞笑气质的却是《声临其境》,“我们需要给艺人合适的环境和条件去发挥。如果你在《快乐大本营》《金星秀》等其他节目再看见潘粤明、赵立新,那种感觉一定会有所不同。”

5

只要节目的氛围到了,演员的情绪到了,一切都顺理成章。“不光是节目在找演员,其实也是演员在挑选合适的节目。我也希望嘉宾能为节目带来话题量,但是我更希望这个话题是美好的,不是在搞噱头,单纯消费艺人玩法不高级。”

第一期节目中,周一围因为两个经典片段需要配音的角色之间跨度太大一度无法转换情绪,要求节目组给他时间缓和情绪,“他对自己业务上的东西很坚持。”这是徐晴对周一围的印象。

“其实一开始,周一围就提过,说这两个角色之间情绪起伏有点儿大,可能点儿时间需要转换一下,但是我们不是演员,很难想象他的那种情绪波动,以至于现场他突然喊停的时候现场导演都不太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在看后期时候,节目整体的感觉有了,才明白,当时的周一围是在寻找自己最合适的角色状态。”

6

这个节目的价值,在于带热配音行业

随着第一期节目的走红,一波质疑的声音也随之而来,“新声班太吵了,影响节目观看。”“演员配音,到底考察的是台词功底还是配音能力?”这些出现在网上的质疑声也都被节目组搜集到了。

“做这档节目的初衷我很明确,就是要把配音行业带热,所以究竟是演员配音还是配音演员表演,其实最终的结果都是大家开始关注配音行业了。”徐晴说,“无非就是选谁来代表这个行业的问题。”影视演员和配音演员之间相通的内容有很多,第二期节目中,宁静和张铁林也因为这个问题发生一些分歧。

演员要不要用配音?配音是在给表演加分还是减分?一千个演员有一千种演法,对于配音的看法也各有不同,“我们绝不会先入为主的去判断,到底是演员好一些还是配音演员好一些。”总之,配音领域的关注度直线上升,一个在幕后的行业成功的吸引到了无数灯光。

7

“演员们的投入是我远远没想到的,别看那个片段那么短,其实他们拿到片段时,不亚于接到了一个新的角色,况且在一期节目中,他们需要3~4个片段的表演。”这样大的表演压力也给了演员们更大的动力,而演员之间那种微妙的艺能感也是在那样的环境中激发出来的。“也许他们单独每一个人去上另一档节目都会有些拘谨、不好玩儿,但是《声临其境》给了他们放松的舞台。”

而新声班则是现场观众与幕后嘉宾之间沟通的桥梁,“观众都知道嘉宾厉害,配音配得好,有魅力,但是到底哪里好?怎么好?这些都是普通观众很难回答的问题,但是新声班的5位年轻演员都是专业出身,或是表演专业、或是播音专业,他们都专业的眼光,也有比观众更优质的判断力。”

8

另一方面,新声班各种反应其实也映衬了观众的反应,他们笑得花枝烂颤、佩服的五体投地,其实不也是用略微夸张的方式去表现观众的想法吗?除了桥梁作用之外,他们也衬托了嘉宾们的光芒。既有观众属性,又能与嘉宾互动,新声班的存在可以说功能大于人设了。

“毕竟我们是一档纯原创节目,好多东西都还要不断的磨合,需要重新设计的就重新设计,需要优化的也会尽快优化。”随着第二期节目的播出,观众也发现了《声临其境》节目的变化,嘉宾出场方式,以及在屏幕上的呈现从剪影变成了人物头像,新声班的互动性增强等等。足够优质的节目,观众也会给予更多的耐心。

采访结束之后,骨朵和徐晴导演聊起了前几年在微博上传播度很高的“模仿配音+新台词”的配音短视频,徐晴说,“其实演员来参加节目的时候,最不屑的就是模仿别人,他们至少要把自己想表达的内容完整的呈现出来,不能说会超越经典,但至少是一种尝试和挑战。”现在想想,多年来一直执着于原创节目的徐晴,心中的想法大抵也是如此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数字演员”的断崖,实力演员的天堂?《声临其境》这样考验演员的行活儿丨专访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