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佛系”慢综艺扎堆出现,但别忘了快综艺仍是观众刚需

如果用电影比喻,那么快综艺应该是好莱坞大片,慢综艺则是偏小众的文艺片。

众所周知,好莱坞大片尤其是超级英雄电影,剧情主线虽然雷同,但视觉冲击力极强,是中国观众的最爱,因此永远不缺票房。而文艺片更像夹杂在大片中的精致小菜,虽然口碑大多很高,但只有在合适的时机推出才会有出众的票房,否则只能沦为炮灰。

真人秀同样如此,快综艺尤其是游戏类综艺主线基本都一致,无非是明星拿任务卡接二连三做任务,慢综艺则是体验生活,剧本痕迹弱、画面精美、价值观深刻、口碑也不错。

01

但不好意思,从作为评判节目影响力的收视率来看,快综艺普遍比慢综艺要高得多。

大家总说慢综艺的春天来了,慢综艺很受欢迎,可《中餐厅》《向往的生活》《亲爱的客栈》这些慢综艺中佼佼者的收视巅峰也从没有超过2%。作为众人眼中“过时”的快综艺,《奔跑吧》即使经历了改名、换嘉宾、综N代等重大问题,每期收视率破2%也是家常便饭,偶尔还能破3%。

即使以平均收视率来看,《中餐厅》1.283%、《向往的生活》1.478%、《亲爱的客栈》0.982%等同时期收视屡次第一的慢综艺也不敌《奔跑吧》2.839%、《二十四小时》1.682%、《高能少年团》1.632%等同期收视第一的快综艺。

所以慢综艺扎堆出现并不代表它真的“火”了,快综艺即使被诟病游戏尴尬、类型同质化但也仍未过时,甚至根本没有所谓的“时效性”。与五花八门的小菜相比,快综艺是现阶段观众的大餐,而当物质丰富起来以后,吃大餐就是一种刚需。

为什么说快综艺是“刚需”

相比慢综艺,其实快综艺更能教会我们如何“生活”。

快综艺一般逻辑清晰、剪辑干净利落、笑点密集、矛盾冲突快准狠,因此视觉冲击力强,非常抓人眼球,到高潮部分甚至会让观众不由自主的融入节目为嘉宾设置的游戏场景中。

当《奔跑吧兄弟》进行到撕名牌环节时,屏幕前的观众也会有想撕掉某个嘉宾名牌的冲动;当节目中自己喜欢的嘉宾被“陷害”时,很多观众都恨不得冲进去告诉他真相;当嘉宾被黑衣人追着跑时,观众也看的揪心。

02

因此快综艺很容易让观众产生心理“共鸣”,这种共鸣足以让观众为节目停留。而且节目中的游戏也可以在线下进行,节目道具可以很容易买到也可以自制。比如“撕名牌”,这个游戏几乎没有成本,找同学和朋友组个队就可以开撕,自己看节目的那种紧张刺激感在线下同样能实现。

但慢综艺却全然不是这样。不管是开客栈、开餐厅、盖房子还是亲朋好友去农村生活,这些在生活中几乎都无法实现。观众的物质生活纵然已经很丰盈,但绝对没有到可以逃离北上广、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慢生活的地步。而且即使自己想去也不一定能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慢综艺中的生活场景是“中看不中用”的,与观众有天然的“距离感”。虽然很多慢综艺一再强调是在寻找生活的本真、享受生活的乐趣,但很抱歉,凌驾在观众现有物质条件之上的生活,观众根本无法体会,又如何寻找真谛?它们教给观众的东西甚至不如《梦想改造家》来的实在。

很多人在形容慢综艺时会想到《从前慢》这首诗,但应该没有人真的想回归那种车、马、邮都很慢的日子吧,所以快综艺其实更符合当下社会现状,而现在慢综艺扎推的原因是因为此前只有快综艺,随着社会发展,观众不可能一直满足于快综艺持续霸屏,审美疲劳和同质化压力之下,慢综艺自然应运而生。

03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慢综艺其实是快综艺的产物。但这并不表示慢综艺可以取代快综艺成为观众的宠儿。文艺片偶尔看看就可以,而好莱坞大片是看不够的,观众永远需要新鲜感和刺激感,这种感觉只有“大片”才能给,所以它们是刚需。

快综艺仍然是主流

慢综艺因为近期频繁出现所以大家有一种错觉,认为快综艺已经成为过去式,实则不然。

近期《二十四小时》第三季陆续曝光了嘉宾人选,新晋网综《王者出击》两期节目播出已砍下4.3亿播放量,而《奔跑吧》等节目仍会如期推出下一季。

其实快综艺一直都在,只不过由于前几年推出过于频繁导致其发展遇到瓶颈,经过这一轮修整,明年他们又会卷土重来。

相比慢综艺,快综艺也更容易推出下一季。因为无论是嘉宾搭配还是场景选择,快综艺都比慢综艺容易一点。《二十四小时》第三季的嘉宾人选已经于前两季截然不同,其他快综艺也经常在新一季的嘉宾人选上有所变动,但对于这些节目来讲,只是换了一批人玩游戏。在真人秀制作熟谙工业化流程的现在,嘉宾早已是其中可以变动的一环。

04

慢综艺则不同,嘉宾可以说是节目的“灵魂”,只有把合适的嘉宾放到合适的场景中才能取得最佳效果,而如果要推出第二季,那么节目组为了避免掉入“综N代”的坑,势必要对节目重新规划,节目组也不一定能再次敲定第一季嘉宾的档期。

人员和场景的变动对于慢综艺的影响有时是致命的。以韩国大受欢迎的慢综艺《尹食堂》和《孝利家民宿》为例,如果尹汝贞和李孝利因故无法参加节目第二季录制,那么这两档节目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即使以国内的《中餐厅》《亲爱的客栈》《青春旅社》为例,如果节目有第二季,那么在第一季一经对录制地点的风土人情进行展现后,节目组势必要在第二季更换录制地点。慢综艺的主题就是“体验生活”,作为体验的一部分,场景展现尤为重要。

看惯了泰国象岛的“中餐厅”、泸沽湖边“亲爱的客栈”、莫干山上的“青春旅社”,如果别的地方再出现同样的名字,观众很容易产生不适感。而且生活里充斥着柴米油盐酱醋茶,在同一主题下,第二季与第一季节目难免会体验“雷同”的生活。因为快综艺可以通过设置全新的游戏继续吸引观众,慢综艺却无法设计与第一季全然不同的生活方式。

05

《中餐厅》第二季还是会开餐厅,而开餐厅遇到的那些鸡毛蒜皮第一季已经遇到很多,不管第二季把餐厅开到哪里,嘉宾再怎么变换,他们也会重现第一季的很多波折。买菜、设置菜单、拉客、做饭是所有餐厅都会遇到的事情,如果只是换了一批人做同样的事,那么节目第二季的效果难免打折。

不管是新一季的制作难度还是观众覆盖面,快综艺都比慢综艺稍好一点。虽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慢综艺和快综艺仍然会并存,但整体社会的发展都是快节奏的,观众也已经习惯,因此快综艺仍然会是观众首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佛系”慢综艺扎堆出现,但别忘了快综艺仍是观众刚需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