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对话导演毕鑫业丨不卖回忆不硬发糖的《一起同过窗2》如何打破“第二季必衰”魔咒?

“肖海洋的家庭背景和我一样,毕十三是我姐姐的微信名,毒舌又娘炮的余皓就是我一个哥们儿的原型,拍短片作业、去古镇放孔明灯,这就是我的大二生活。”

对于《一起同过窗》系列作品来说,毕鑫业既是编剧也是导演,还负责后期剪辑,而对于毕鑫业来说,这系列作品就是他的大学“日记”。“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但是也有着不普通的瞬间,而我要做的是,把那些普通的瞬间记录下来。”

微信图片_20171225151854导演 毕鑫业

去年《一起同过窗》成为网剧黑马,在青春校园还没有成为热门网剧题材时,一部没有IP、没有流量明星的剧,一举拿下8.8的高分,问鼎2016年评分最高的网剧。转望今年,《白夜追凶》的出现让网剧口碑全面回升,《你好,旧时光》《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也再次让青春校园题材翻红,《一起同过窗2》在这种情况下播出,市场情况不容乐观。

然而,《一起同过窗2》的评分已经高至8.9,观众一边在吐槽新加入的许连翘不如顾一心,一边又沉迷剧情要给毕鑫业寄刀片,“其实第一季能拿高分是我没想到的,毕竟我和梅琼宇(联合编剧,毕鑫业同学)现在看《一起同过窗》的时候,都觉得好水啊,不忍直视。”说罢,他又点燃一支烟,“相比第一季,这一季我们真的要努力更多。”

“观众吐槽角色,就像在说我”

当大部分导演和演员在面对观众的批评和质疑都选择说“没关系”“做好自己就行”之时,毕鑫业则更加率直,“这部作品是我和梅琼宇写的,导演也是我自己,后期剪辑也是我带团队做的,观众在说角色不好的时候,其实就像在说我,感同身受就是这个意思吧。”

经常说自己玻璃心的毕鑫业是90年生人,中国传媒大学08级电摄毕业,大一的时候第一学期就考了全班倒数第一,典型的学渣,而之所以会拍摄《一起同过窗》系列也是因为在毕业酒会上的“触景生情”。“毕业的时候大家情绪普遍高涨,该表白的表白,该拒绝的拒绝,我抢了一支麦过来说,‘我将来肯定会拍一部关于咱们班大学生活的片子!’话说出去了,就做呗!”

图2

一季就是一年,《一起同过窗》系列作品的时间表达就像是《哈利波特》,开始是登上霍格沃茨特快列车去学校,一季结束就是坐着列车回家,下一季的开始是假期,然后再上学,这样的故事时间线规整,也更有真实感。

“肖海洋的家庭背景和我一样,但是大部分人评价说我更像路桥川,余皓真的是我现实生活中一个朋友的原型,其他的就是我和梅琼宇两个人自身剖析性格分裂出的不同个性再重新排列组合的结果。”9位主演,在剧情中成长,也形成了一条“食物链”。

“食物链”在《一起同过窗》系列中基本就是情感线的意思,相比第一季的单向“食物链”,这一季明显复杂很多,“如果还继续给观众看一个差不多的内容,他们迟早会厌倦的,第二季的‘食物链’就像是一个奥运五环,所有人都交织在一起,其实我不想让观众站稳CP,因为站得稳就会失望。”降低观众对于CP的执念也更有助于《一起同过窗》后续作品的创作。

图3

在这一季新加入的角色许连翘成为了观众吐槽的重点对象,顾一心的离开破坏了原本平衡的“食物链”,而新角色的加入更多的实在维持平衡,“许连翘这个角色需要和之前出现过的4个女生有所区分,她不能有顾一心的影子,更不能与其他3个女生重叠,所以人物性格的确立基本是用排除法的。”所以,这个人物偏冷、偏怪一点,显得格格不入,但是却立得住。

“就算这一季扑街,也要写好这两集”

也许,在第一季时,毕鑫业可能抱有一丝的“玩儿票”心态,到了第二季则真的是用心用力了。而第二季的口碑评分上涨也证明了这一点,“做第一部时,剧本写了三个月,筹备五个月,拍摄三个月,后期整一年。而第二部在剧本创作就放慢了很多。”

“写第一部剧的时候,我和梅琼宇基本就是三天写一集,第一天出大纲,第二天他整理,第三天我补漏。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三个月。”毕鑫业说,“其实是有点儿水的,我们现在看第一季的时候都嫌弃自己。”到了第二季,为了能将更优质的故事呈献给观众,“我们基本就是要5天写一集了。”

图4

先是需要将这一集的大纲揉碎,完全不写台词,第二天再将第一天完成的部分加上台词内容,第三天开始完善剧本,一样先是梅琼宇撰写,再转由毕鑫业修改,剩下的两天检查修改,然而和第一季不同的是,有时虽然已经写好了一集剧本,但是在通读的时候发现有问题,或者稍有注水,这一集就要被重写。

“我的时间就这么多,观众等了我一年,我也在用生命去创作,我没有浪费生命的理由。剧本写不好还要浪费时间去拍摄、剪辑,太不划算了。”毕鑫业推了推眼镜,“其实如果在5天一集的进度中,有一天快一些的话,我还是有休息的空间的。”

从剧本层面来讲,第一季和第二季的集数是一样的。都是26集的剧本,但是因为剧本体量比较大,所以每一集的长度都会超过常规的45分钟体量,在第一季则根据时间剪辑,“这对于我创作的剧本来说是很伤的,因为我每一集剧本开头和结尾都有一段内心OS来点名主题,但是根据时间剪辑,就把我埋的梗都破坏了。”

而到了第二季就更加规整,剪短了每一集的时间,将一集剧本展开成两集剧情的呈现,这也让观众看起来更舒服一些,也减少了对故事的损耗。

“故事好不好,编剧最应该知道,而这次写《一起同过窗2》的时候,真的快把自己写吐了,写到自我怀疑。”毕鑫业摇摇头,林洛雪和毕十三的“坑”要如何填?怎么样的一个故事才能让林洛雪爱毕十三那么多年?就这一集剧本的内容,毕鑫业写了足足半个月,最终找到了“信仰”的答案,“这个词说起来简单,但是想从剧本中找到这样的内容却不容易。”

图5

林洛雪得了眼病却得不到父母的关爱,同病房临床的毕十三就是林洛雪的“信仰”,网友的弹幕说,“我的世界一片黑暗,而你偏偏是一束灯光。”这就是二人之间最好的情感表达,是毕十三给了林洛雪面对黑暗的勇气,林洛雪在寻找的也是则是自己内心信仰的真相。一句“毕十三,我好想念你啊。”赚尽了观众的眼泪,也让毕鑫业的心落定了。

“《西游记》经典,你记得所有的妖精吗?”

《一起同过窗》系列以“流水账”式的青春著称,没有撕逼、没有堕胎、没有回忆、没有发糖,时下最热门的“套路”,这部剧统统没有,但依旧有用一大批固定的粉丝群体。“我写不了《潜伏》,也写不出大场面叙事的内容,即使写出来了,可能也拍不出来吧。”

图6

“我不想让观众看完之后说,哇!这个故事好震撼啊,我只想让观众在看完我的剧之后能觉得窝心,想给家里人打个电话或者去联系一个老朋友。”缓入人心何尝不是另一种沟通交流,一部作品能对观众的生活有一点点影响,已经是成功了。

52集的长度,每集半个小时,虽然一直用“流水账”形容,但明显,这一共26个小时的内容讲述一年的故事,并非真的是流水账,只不过发生的事情稀松平常,暑假、社团招新、拍作业、创业、社会实践等,但是每一段故事都有亮点,暑假部分试图讲述“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现实含义,拍作业更是艺术类院校的日常,无论是离别、寻找,还是接受,《一起同过窗》系列给观众的感受绝不止是简单的贴近生活而已。

“我需要将一年365天揉碎了,挑选其中最精彩的内容去丰富《一起同过窗》的26小时,我也只上过一次大学,想面面俱到还是不可能,能有一些共鸣,已经很不错了。”《一起同过窗》系列依旧在讲毕鑫业自己的大学生活,但是观众也能在其中找到共同的回忆,“编剧分两种,一种是满足观众,一种是满足自我,我真的是在满足观众,但是又不甘心为了满足观众而舍弃自我。”

图7

没有青春情结,只做自己喜欢的内容。“青春不于年纪,而在于心态。我不喜欢的内容,我自己写不出来,更导不出来。”毕鑫业的直率也让这位90年出生的摩羯座编剧、导演更“自成一体”。“《西游记》中,你记得他们72难遇到的都是那些妖精吗?显然不记得,但是你一定记得师徒四人和白龙马。”大学生活普通,但是依旧有能记录的时刻,可是这个时刻有多特别吗?显然不是,也许,《一起同过窗》系列就是在记录着平凡中稍有意义的瞬间吧。

编剧、导演、剪辑,三个重要工种每一个单拎出来都绝非易事,而毕鑫业却酷爱将三种工作一起干,“我自己的本子我最了解,导演的工作就是搜集素材,后期剪辑就是二度创作。是累了点儿,不也挺有意思吗?”兴趣成就了毕鑫业,也成就了一部截然不同的青春剧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对话导演毕鑫业丨不卖回忆不硬发糖的《一起同过窗2》如何打破“第二季必衰”魔咒?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