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早拍完了还不播?卫视定档越来越难?盘点延播几大“雷区”

年关将近,天气渐寒,但各大卫视的元旦档期大剧却杀得火热。

前阵传出2018年最严“限古令”的消息,一时沸沸扬扬:

1

虽然此消息后来也被辟谣,但亦反映出电视剧制作界对此的忧心。而总局历次讲话及文件,对现实主义题材的反复强调以及一路开绿灯的鼓励政策,也能看出总局对古装剧、青偶剧的态度仍未改变。

随之而来,90集古装大剧《如懿传》迟迟未见定档,范冰冰主演、由《武媚娘传奇》原班人马打造、总售价9.15亿《赢天下》更名《巴清传》,一时成为风口浪尖。

2

《赢天下》更名,《如懿传》排播推进中

其实早在9月,就有消息称《如懿传》定档东方卫视、江苏卫视2018年元旦。但之后该剧又再次改档,因而曾一度被误传因内容原因遭审查未过。据记者了解,《如懿传》的审查情况确实仅仅是常规流程送审和剪辑,但早在2017年5月5日就已杀青的该剧,因90集的长度和两个电视台“拼播”的诉求,需要协调两台一网的各方时间段及特点等诸多元素,以及和其他电视台PK对垒的剧目,从而让定档变成了一项大工程。

3

而就在11月21日,《赢天下》出品方,上市公司唐德影视宣布,其首轮播映权授予江苏卫视、东方卫视。江苏卫视2018年招商会上,古装大戏《如懿传》《赢天下》也赫然在列。

目前《赢天下》改名《巴清传》,且已成功拿到广电总局发行许可证,等待排播。有网友评论“这么屌丝的名字,感觉好好的剧要糊啊”,但对于片方来讲,境遇大不如前,成功过审,正常播出已然是不易。

90集的时长也确实给电视台带来了较大压力,以卫视一年700集黄金档剧集数量来看,黄金档古装剧集每台每年不能超过100集,即便是份额提升至19%的消息属实,也最多不超过133集。当《巴清传》成功拿到江苏卫视、东方卫视60集的通行证后,90集的《如懿传》怕只能尽量压缩集数,或选择跨年播出。

而《如懿传》在尚未开机之时,单集网络售价已高达900万,两家卫视合起来不过600万,待到如今,网络平台势力全面赶超电视台。而此前都市剧《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更是有了二线视频平台PPTV单集售价一千万,湖南卫视480万一集的差距,网络和传统卫视资金实力不可同日而语。

积压剧集原因起底,哪家强?

电视剧积压大多因为电视剧行业产量远远超过需求1/3以上,精品稀缺,所以大剧众星捧月,小剧无人问津,两极分化的马太效应显著。

但若从政策风险角度出发,电视剧积压数量数不胜数。除此之外,版权纠纷、演员风险、市场预期收视率低而积压或下架积压,都是从业者需要小心避开的雷点。

政策审查风险

纵观广电总局各类政策及相关审查,影响最大最广泛的便是“限韩令”。

最早在2016年8月传出此消息,有细心人士梳理,2016年受此影响的韩国艺人参演的中国电视剧有53部之多,流量演员和演技派齐受损,张翰躺枪最严重,合拍剧高达四部。

无论上市公司DMG印纪传媒出品、流量小花郑爽和李钟硕主演的《翡翠恋人》,还是宋茜、Rain主演的安妮宝贝小说改编剧《八月未央》,还是金像奖演技派秦海璐担纲女主、瞄准湖南卫视的《女人花似梦》。

45
“限韩令”导致大剧的受损程度史无前例,很多想要借着韩流乘机分一杯羹的制片方因此一蹶不振,资金积压,希望渺茫,有一种可行的做法是,在韩国艺人相对戏份较少的剧集,或重拍、或抠图,重新剪辑和后期制作,仿效《孤芳不自赏》,或是救命之法。

第二大影响,便是题材限制,广电总局推崇现实题材,“限古”趋向越来越明显。

2011年,广电总局提出,禁止宫斗戏、涉案戏、穿越剧在上星频道黄金档播出。

2013年5月,“限古令”正式颁布:卫视综合频道黄金时段年度播出古装剧总集数,不得超过当年该卫视黄金时段所有播出剧目总集数的15%,原则上两部古装剧不能接档播出。但根据真实历史人物如李白、屈原等改编的古装剧不在限制范围之内。同年发文表示将鼓励现实题材,要求黄金时段播出集数的比例需要达到总集数的50%以上。

2015年,新出台《电视剧管理规定》,所有卫视综合频道黄金时段每月以及年度播出古装剧总集数,不得超过当月和当年黄金时段所有播出剧目总集数的15%。

“限古令”的5年,影响巨大。业内人指出,此举或是促进了民国偶像剧的崛起,但对古装大剧制片方来说,却是噩耗。

2013年直接导致卫视播放位置一票难求,大体量古装剧都不能百分百肯定自己能顺利拿到播出权。二三线卫视、网络渠道都成为中小成本古装剧的出口。

2014年底,《武媚娘传奇》在湖南卫视曾遭遇停播,其中原因除了尺度问题之外,古装限额将满也是一大原因。

待到2018往后,周迅霍建华的《如懿传》、范冰冰的《巴清传》、杨幂的《扶摇》、赵丽颖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倪妮陈坤《凰权·弈天下》、陈乔恩的《独孤皇后》、章子怡的《帝王业》、关晓彤的《凤囚凰》、汤唯的《大明皇妃孙若薇传》恐上演古装大剧一线卫视古装份额正面PK。

6

在“最严限古令”冰冷的份额和题材限制下,出路渺茫。或许缩减时长、将收益更多着眼于网络视频平台,仿效网剧模式的《琅琊榜2》,不失为一个规避风险的好措施。

第三大影响,敏感题材,审查不过被撤档导致积压。

当一部剧集历经磨难终于和电视台敲定档期,却仍旧有撤档风险,依然是内容等审查不过、无法及时拿到发行许可证,导致被撤档,新档期遥遥无期,被退剧的后果。因为涉及各类敏感题材,有些剧集被禁播,有些剧集经历多次修改审查,千疮百孔,依旧难逃积压宿命。

对于需要在卫视平台黄金档播出的电视剧,最核心的一道关卡便是获得总局的“上星许可证”,可谓惊险。从连年的总局政令来看,审查标准趋紧,题材内容敏感都是星拦路虎。

2014年相关部门对谍战剧创作提出三条禁令,即不许出现我军人员色诱敌方、我方以金钱方式获取情报以及红色刺杀等。

2012年李小冉主演、新丽传媒出品谍战剧《风筝》因此惨遭积雪藏数年,好消息是,刚刚在今天接档《生逢灿烂的日子》,在北京卫视、东方卫视黄金时段播出。

7

很多拟上星剧集被临时撤档,大部分因为总局审查意见多,电视剧修改赶不上播出档期。

“如果送审早,修改意见不多,基本上能早早获得上星许可,但现在电视剧都是快餐式的,加上同时期上星的电视剧很多,本身留给上星审查的时间太少。很多剧都是赶在开播前几天才被批准。”

譬如2012年尚世影业出品、王千源主演特工电视剧《异镇》,导演表示,重新剪辑的版本来不及审查,故电视台只能换剧。因此该剧2013年6月在四川影视文艺频道播出,整整两年后,2015年7月,才在北京卫视上星。制片方资金积压可见一斑,但也是幸运,大卡司主演,不至于不见天日。

8

版权问题:利益纠纷、版权到期

涉及版权问题的利益纠纷,也是电视剧积压的一大原因。因为电视剧的制作涉及道原著作者、编剧、演员、出品公司、播出平台等多方利益,利益失衡导致各方割据,或陷入官司,此举大多数导致电视剧延迟播出。

譬如《猎场》,因为东阳青雨传媒和湖南卫视的版权利益纠葛,导致延播,虽然没有积压数年,但对演员和出品方资金周转来讲,也是不小的损失。

9

版权到期是另一个问题,包括小说版权、电视剧改编权、电视剧版权等到期。譬如处于电视台排队等待播放的剧集。相关人士透露“压着一直没播,到了版权期,就退货。像央视有政策限制,比如广电总局没有审过,比如一年少数民族题材播出有集数限制,超过了,明年又有新的,那就会退剧,处在乙方的影视公司,是完全没有办法的”。

演员风险

演员对于一部剧集最大的风险,便是负面消息,一般的负面消息可能只会影响收视率,增加剧集播出难度,如恋爱出轨等丑闻,但吸毒等丑闻,便直接惨遭禁播。剧集筹备之初,不仅仅考虑演员演技、热度及流量,负面新闻风险也需考量。

上海、山东等地已经有涉毒明星市场禁入三年的规定。

《山东省禁毒条例》:山东省将于2018年1月1日起,对因吸毒行为被公安机关查处未满三年或者尚未戒除毒瘾的人员,不得邀请其作为主创人员参与制作广播电视节目或者参与文艺演出,不得播出其作为主创人员参与制作的电影、电视剧、广播电视节目以及代言的商业广告。

10

柯震东、房祖名、张默、宋冬野等一干人等因此遭封杀。2015年的电影票房冠军《捉妖记》,主演本是柯震东,由于其吸毒事件的影响,在拍摄、制作完成的情况下被迫换角重拍。

市场风险,有多少剧无人问津

剧集积压积弊由来已久。原因除了政策风险、版权问题及演员风险等,最重要的是供求关系及质量风险。

业内人指出,“经过剧本报批备案、拍摄许可、发行许可等多层审核,才能真正进入市场”。而历经磨难最终成型的剧集,还需要面对在有限播出渠道情况下,市场上供大于求的激烈厮杀,以及大卡司、大制作、大IP的围追堵截,能顺利播出且不因收视率低迷被下架的剧集,寥寥无几。

根据广电总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早在2010年,相对于每年电视台8000集左右的播出,产能已经严重过剩。更多的剧集根本难以消化,不少电视剧都面临播不出的窘境。

当年中国电视剧产量为405部,1.4万集,有6000集未能播出,已播出的8000集中仅3000集进入黄金时段,热门剧只有600集左右。

后续热钱持续涌入影视,剧集产量陡增。2011年产量为约1.7万集。2012年秋季首都电视节目推介会上,广电总局电视剧管理司副司长王卫平表示,眼下电视剧市场存在情感剧泛滥、题材范围狭小等问题,提出“减少产量、推出精品”。

“电视剧供大于求,每年都有一半以上的电视剧不能播出。但好演员、编剧、导演太少。”

如《甄嬛传》早在2011年1月杀青,但也是先在地方台播出,直到2012年3月才在卫视上星播出。近两万的剧集中,仅仅3000集能够实现收益,80%以上的电视剧投资都以失败告终。

11

2015年,影视剧市场爆发,产量再次激增。当年拍摄制作完成,报批的剧有3万多集,最后只有1万多集拿到发行许可证,一大半剧集,夭折在襁褓中。而在拿到发行许可证的1万多剧集中,仅仅9000集有机会在电视台播出。

纵观因市场原因被雪藏、被积压的剧集,原因无外乎题材雷同扎推缺乏创造力、市场竞争力弱、制作粗制滥造等。精品化、创新性永远是影视题材的市场所需,对于制片人来讲,以上风险需要警惕。

指针拨回到今年,视频网站已成为电视台越来越强劲的竞争对手。随着网络视频势力赶超传统电视台,一些大制作的剧集仅凭借网络播出,成绩也堪称亮眼。如《将军在上》、《海上牧云记》两部网络属性较强的大剧,虽未登录卫视,但其较强的网络属性,也能获得良好回报。换句话说,定档卫视黄金档,已不再是唯一的选择。

12

但网络平台的C端特性更为明显,受众和传统电视剧也大相径庭,数年积压未播的电视剧,未必会被年轻化的网络所接受。如何取胜?只要做到细分领域的第一,就会被市场接受。

专业、精品永远是方向。

譬如《情满四合院》多次更名,遭遇积压,但播出成绩亮眼。

13

譬如今年的黑马剧集《我的前半生》,《生逢灿烂的日子》,以及网剧《花间提壶方大厨》

14

以上种种,皆出自用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早拍完了还不播?卫视定档越来越难?盘点延播几大“雷区”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