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后跑男时代,郑恺和王祖蓝能否凭借《了不起的兽人族》延续综艺生命力?

秀了两年恩爱后,郑恺在微博宣布已和程晓玥分手,巧合的是当天他加盟的真人秀网综《了不起的兽人族》在爱奇艺上线。

不管是顺其自然的公布还是有意炒作,明星郑恺的感情动向的确能为一档新节目挣得不少关注。而且这并不是简单的明星嘉宾与真人秀的参与关系,他在节目里还有另一重身份——出品人。

图1

据百度百科,《了不起的兽人族》出品方有北京小猎豹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北京手工艺制作有限责任公司、北京鱼子酱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和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根据工商注册信息,北京小猎豹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更为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北京小猎豹世纪影视传播有限公司,该公司由上海小猎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全权控股,郑恺正是该公司的股东之一,而“小猎豹”是郑恺在《奔跑吧兄弟》节目中收获的外号。

另外根据通稿信息,同为节目嘉宾的王祖蓝也是节目出品人之一,但经骨朵查证,北京叫“手工艺”公司并且和王祖蓝有关的只有北京蓝媒手工艺创作文化有限公司一家,王祖蓝是董事长,公司唯一的股东是手工艺创作有限公司。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司由王祖蓝、邵氏兄弟电影有限公司和曾志伟联合成立,由此可以推断《了不起的兽人族》出品方北京手工艺制作有限责任公司就是现在的北京蓝媒手工艺创作文化有限公司。

《奔跑吧兄弟》如今大势已去,他们也是时候为自己做点什么了。

后跑男时代的未雨绸缪

鹿晗能让微博服务器瘫痪,面对《奔跑吧》逐日下滑的收视率却无计可施。要知道节目第二季最低收视也有4.303%(CSM50),而第五季最高收视才3.284%。

这个让郑恺一屁而红的节目,像烟花一样只绽放了一瞬间就开始冷了。

但大家都清楚,节目不行不是嘉宾的锅,中国所有综艺节目中像《快乐大本营》一样长寿的也只有它自己了。几个MC都心知肚明,“we are family”不过是节目口号,没有血缘的“兄弟”跑不了一辈子,他们早就为自己找好了新出路。

图2

郑恺和王祖蓝在翻红后纷纷成立了新公司。资料显示,北京的小猎豹传媒成立于今年4月14日,其母公司上海小猎豹传媒的成立时间是去年10月18日,距今不过一年之久。王祖蓝在北京的蓝媒手工艺公司成立于今年5月11日,比小猎豹还要晚,其母公司手工艺公司成立于2016年,在北京和香港两地都设立了工作室,北京的蓝媒手工艺应该就是王祖蓝在北京的工作室。

“小猎豹”是郑恺在《奔跑吧兄弟》中的外号,因其跑得快、会狩猎而得名,“手工艺”的解释是本着工匠精神,对所有出品精雕细琢。王祖蓝工作室的组织架构是“香港输出内容+北京找寻市场”,旗下共有18位艺人,《了不起的兽人族》中的刘维、徐子珊都在其中。王祖蓝曾在采访中谈到,综艺的生命力较为有限,转瞬即逝,而如果想在内地市场更好的站稳脚跟,就必须有所突破。所以他一直在四处尝试,既在商业上有计划,也会在最喜欢的综艺板块保留自己的阵地,同时更想在影视剧板块能有所突破。

从真人秀走红的郑恺自然也不想失去综艺这一阵地,二人都有丰富的真人秀经验,而真人秀多是人与人之间的互动,鲜少有动物类游戏真人秀。于是郑恺和王祖蓝一拍即合,《了不起的兽人族》随之诞生。

图3

节目中郑恺、王祖蓝担任首领,刘维、张赫、金刚、徐子珊为固定成员,节目每期都有飞行嘉宾。整个节目像《海上牧云记》一样重设了一种世界观:八位摩登现代人因为误闯虫洞洞跌落进一个充满危险与惊喜的蛮荒时代,他们开辟最原始的环境,招募自然界各种神奇动物们,创造了了不起的兽人族文明,随着时间推移,兽⼈族开始分化成多个兽人部落,并借助动物们的特殊能力迅速扩张,以求在部落领土之争中崛起。

节目模拟探索上百种动物的不同特点和生活状态设计挑战游戏,让明星通过动物仿生在游戏的攻防中,深入了解自然法则的重要性,唤醒、强化人类对于动物及环境的保护。

这种动物版真人秀的确够新颖,但能不能让见惯了各种另类节目的观众买账,还得靠丰满的内容。

动物仿生真人秀能否在网综突围?

那些以为郑恺和王祖蓝会闷声放大招的人恐怕要失望了。《了不起的兽人族》上线两期累计播放量4399万,算是一个腰部综艺。看其拍摄地点是广东长隆野生动物园,嘉宾以自家艺人为主,成本想必也不高,这样的表现不功不过。

节目中王祖蓝是“巨头兽领”,郑恺是“长腿兽领”,两位兽领挑选兽人成员进行攻防对战,每位队长在对战开会拥有一枚初始图腾,每攻破对方的一个仿生游戏即可获得一枚图腾,率先获得四枚图腾并将其挂到对方基地的兽人部落获胜。

图4

而攻防对战的游戏都是依据动物习性而来。比如王祖蓝部落的一个防守游戏是从长颈鹿用“甩脖子”来证明其领袖地位中得来的灵感,游戏中,王祖蓝要带上丝袜头套,用装在丝袜尽头的球状物品将瓶子击倒在指定区域内即可成功。

图5

还有极其反人类的游戏:“黑熊”管卡,兽人必须手握单杠连续吃完带皮的香蕉、柠檬和苦瓜,一旦落地则需重新挑战。

图6

其他的还有在指压板上跳绳直到将长筒袜脱掉等等,不难发现,这些游戏有一个共性:虐星,而且似曾相识。指压板、单杠、丝袜等等道具在游戏类真人秀中已经被用过无数次,吊着单杠上吃东西和《奔跑吧兄弟》中吊着单杠唱歌在本质上是相同的,所谓的“仿生”其实是披了一层动物外衣,《了不起的兽人族》在游戏上的创新性并不大。

其实《了不起的兽人族》节目看点并不少,王祖蓝、郑恺、刘维都是经过各种综艺节目千锤百炼的老司机,不管是身体搞笑还是语言搞笑,他们都信手拈来,艺能感不用担心。张赫、陈若轩是面容姣好的小鲜肉,张予曦、徐子珊是长得漂亮又玩得开的小花,这样的嘉宾设置问题不大。而且节目的画面质感、后期剪辑都保持住了真人秀的平均水准,网综里同档期也几乎没有同类型节目,但节目收效仍然中规中矩,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

骨朵分析,或许是游戏类真人秀这几年实在是太多,类型也十分多样,能玩的游戏基本都玩了一个遍,《了不起的兽人族》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而且它的出现时间有些滞后。

电视综艺现在走起了“慢综艺”的路子,游戏类真人秀的辉煌期已经过去,网综里的这类节目如《看你往哪跑》《拜拜啦肉肉》也是去年的事了。也就是说,全行业中游戏类真人秀的市场已经非常狭窄,可发挥的余地很少,除非是颠覆性改革,否则突围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就算把明星虐哭,也只能当中流砥柱,到不了金字塔尖。

如果郑恺和王祖蓝想凭借《了不起的兽人族》维持自己的综艺事业版图,他们的目标完全可以实现,但节目能带给他们的价值也仅止于此了。如果二人仍然想在综艺领域有所作为,还要找准内容切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后跑男时代,郑恺和王祖蓝能否凭借《了不起的兽人族》延续综艺生命力?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