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这位女导演以龙标水准拍网络公路电影,示范了从演员转型幕后跳过的几个大坑

“拍第一部电影的时候并没有想很多,只是抱着完成的心态去尝试做;能拍第二部,就证明第一部已经成功了,至少没有亏,接下来希望以口碑来衡量,能比第一部更好。”

12月1日,上海耀晴传媒与莱可传媒出品的网络电影《清醒梦2之疯狂快递》在腾讯视频上线。可能有些人对《清醒梦》系列的上一部作品还有些印象,也就是5月份同样在腾讯视频上线的《清醒梦之马桶睡美人》,以梦为由,展现故事。听上去符合网络电影的猎奇特质,戳进去看竟然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图 01

有人说影片太虚幻,也有人说故事很朴实。无论如何,这次影片的导演兼编剧陈彦妃也和骨朵敞开心扉说亮话。

在互联网影视这一块儿或专业或新人的制作型人才试炼场上,陈彦妃这样一名从很多人视为“暴露年龄”的偶像剧《星梦缘》里走出来的偶像演员,现在也通过互联网电影实现了华丽转身。

先不说两部影片的确获得了不错的口碑,这位自诩“菜鸟制片人”的口中对转型过程的描述,跳过多少坑,有过多少坚持,或许都能成为不少后来者的经验宝典。

“女导演拍公路电影,带感吧?”

2017年的互联网影视市场一直再向“精品”二字冲击,无论是网络剧还是网络电影,“美剧化”和“院线电影”质感始终是被追逐的目标。处在影片质量提升与观众审美过度中的网络电影,更需掌控好制作中的“火候”。

在追求品质与符合观众口味的选择题上,作为制作人的陈彦妃选择了前者,“观众口味时刻在变,你是不可能百分百猜中的。我拍第一部的时候,想呈现一名大龄宅女进入自己梦境后收获的爱情观,虽然整体口碑还算不错,但很多男性观众并不买账。到了第二部,我还是坚持拍喜剧,只不过将场景选在了高原及雪山地区,加上两个男主角的基情和梦境搭配,用电影手法把他们归类展现。”

陈彦妃自己喜欢旅游,去到偏远的国家,甚至与许多不会中英文的民族打交道,未知的旅途会带来许多未知,比起在大家熟悉的环境下发生的故事,这样的未知才更显精彩,能够延展出无限可能性和陌生的火花。

如今在互联网影视题材上,市场份额占比较高的,依旧是许多处处捉妖修仙、特效溢出屏幕的作品。《清醒梦》系列影片似乎成为了其中一道清流,在猎奇与现实题材中尝试了一把轻重权衡。

微信图片_20171211185535《清醒梦2之疯狂快递》导演、编剧 陈彦妃

“古有庄生梦蝶,现有盗梦空间。”两部影片的触发点在于“做梦”,一切的源点就在人处于梦中那种“明知道是梦,又特别真实”的感觉。自己梦中的失重感、被枪顶在头上的紧张感,就算在死亡边缘也清楚的知道那只是一个梦。这些感觉是无论怎么用文字描述,别人都体会不到,干脆就用电影表述出来。

当然,电影只是一种表现形式,情感内核才是打动观众的关键所在。《清醒梦之马桶睡美人》已经讲述了一个爱情故事,有点幽默,有点小清新;《清醒梦2之疯狂快递》就是罹患绝症的有钱人与乐天开朗的草根,在一趟未知的亡命之旅中产生的男性之间的友谊。

“我在故事最后埋了一些小梗,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出来。”陈彦妃将两位男主角隐喻成一个人镜像一般的两种性格,你是选择光鲜却懦弱地活着,还是选择大方敞亮又勇敢地活着。

互联网影视正需要一种将内涵情感接地气的表达方式,大概就是需要这些认真观看又不过分烧脑的形式。

纵观国产公路片,《心花路放》《后会无期》《人在囧途》……公路电影需要什么?每个人都能在主角的经历身上所找寻的代入感。还有,祖国大好河山的壮美风景。

标准与妥协之间有多少大坑?

今年的网络电影早已不再满足于“猎奇”二字,正正经经地拿出态度的影片亦有不少,《西谎极落之太爆太子太空舱》拿出了港式喜剧元素与内地网络电影的新嫁接方式;七万元拍成的科幻片《孤岛终结》获得不少国际奖项;青春片《哀乐女子天团》的“龙标”之作不仅立下了精品标杆,也让整个行业的前路都光明了起来。

“我们的电影也是不会在标准上有区别,院线电影和网络电影只是播放方式的不同,质量还是以拿到龙标的标准来做。”

陈彦妃本身就是传统影视的演员,做了制作人,从故事的发展思路、架构到拍戏时的剧组配置,统统都是按照传统媒体剧组的专业配置来走。在互联网影视特色与传统影视标准之间,哪些可以妥协,哪些需要坚持,她也是有了深刻地体验。

在陈彦妃的回忆中,这次的影片故事原本是奔着80分钟的市场来走,体量上基本达标院线电影了。拍摄中为了保证自己的想法能够很好地表达,也没有受任何外力因素的影响,遵照剧本拍完了影片。

在和平台沟通的过程中,收到了平台的反馈意见,前六分钟的节奏不够紧凑。

“站在编剧导演的角度考量,我希望前几分钟用景色拉人,越往后越用剧情吸引人。”陈彦妃承认,这是自己用院线电影的框架方式来呈现故事的习惯。最后,对雪山景色的画面她坚持住了,也听取了平台的意见,剪掉了一些节奏较慢的戏份,“虽然有一场重头戏整场剪掉了,但时长更符合网络,节奏也变快了。”

取舍之间,是传统行当与新媒体行当之间的碰撞,有些规则需要适应,有些标准需要坚守。坚守的就是基本的审美要求,这是无论人类科技再怎么发展,也绝对无法妥协的东西。

“特效和后期剪辑我都要自己盯的。特别是特效,做得好的话是一大笔经费,我掉过这个坑,我知道如果特效不好,还不如不做。”

直白地说,如果你意识到哪些画面做了特效,那就是很“五毛”的,细致入微到无法察觉才是优秀的特效。这一点陈彦妃在拍《清醒梦1》的时候就真实尝试过,一层梦境中的街道,需要营造梦境变幻时的骤晴、骤雨和支离破碎,修改过后也无法达到理想中的效果,干脆整段剪掉。

图 03

这次也一样,做到雪景的时候与制片人聊过,想要抠像还是实景?“既然已经身在云南,雪山近在咫尺,只要当地宣传部允许,我还是想要坚持带大队上雪山拍摄。”

所以在影片里大量山水树林都是实景,就算雪山也要每人备着羽绒服和两罐氧气瓶上去,甚至演员在高反效应下吼两嗓子就晕过去了,吸几口氧继续起来拍。陈彦妃感谢两位主演作为好朋友的倾力相助,也感受到作为制作人的压力,“上雪山之前给大家都买了保险,我必须在保证安全的基础上去冒险,注意到每一个细节,我有压力。”

从菜鸟到经验者,用了两部影片的时间

在反复跳坑和填坑的过程中,经验是积累的。公路电影涉及的外景设备众多,又要保证全员的安全,又是一大挑战。

每一次遇到新的问题何尝不是一种乐趣?《清醒梦1》的演职人员表被陈彦妃刷屏,从制片人、导演、编剧到女主角,对于第一次搞影视制作的演员来说,听起来就有些手忙脚乱。

“当时也是执行导演临时不得不离开,我又不想眼看着自己辛苦建立起来的剧组就这么散掉了,于是当机立断决定自己来导。”做导演不是陈彦妃的本意,入了制作人大坑,没想过遇到那么多复杂的事情,但自己的电影,跪着也要把它导完。

虽然尝试过后发现身兼数职真的很累,为了专注制作,拍摄第二部时仅作为特别出演参与演出。但这个逻辑是对路的,在有限的精力之下专注一件事情,才能保证品质。毕竟邀请了许多好友来帮忙,从团队、摄影师、灯光、演员朋友包括造型的团队,“我也希望大家如果都是卖着陈彦妃面子来合作的,我不希望作品拍完以后卖不出去或者口碑不好,还是希望大家集体劳动的成果能够被认可,就很心满意足了。”

结果不仅被认可,还有不少人反过来找陈彦妃取经学艺了。一部电影,作为制作人,码多大的盘子,组怎样的团队,每个部门环节需要多少资金,整个作业流程的细枝末节都是需要心里“门儿清”的事情。相比专业技术而言,或许这才是更值得学习的地方。

整整一年时间,陈彦妃经历了结婚生子,经历了从演员转型成为制作人,再把导演编剧做了个遍,曾经的菜鸟已略有小成。至于接下来会有怎样的尝试,她觉得“一切皆有可能”。

格式工厂图 04

在她看来,市场正处在一个前路最光明也是竞争最激烈的状态。

“首先感谢互联网影视的迅猛发展,给很多像自己一样可能没机会做导演的人圆了电影梦。”而在将来,不管是台前演员还是幕后制作的身份,陈彦妃对将来的项目要求就是故事要好,最终才能呈现出好的作品,因为优秀内容才是竞争力所在,这也是一切经验归根结底的源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这位女导演以龙标水准拍网络公路电影,示范了从演员转型幕后跳过的几个大坑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