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专访丨微像文化CEO张译文:中国科幻会在2020年爆发,商业价值将被验证

很多人曾经都认为,在中国谈科幻,本身就是一件很科幻的事情。理论上它本该是存在的,可是好像又看不见摸不着。

直到2015年,因为刘慈欣的《三体》,大家终于知道,中国还是有科幻文学的,世界科幻大会上颁出的“雨果奖”也和法国的雨果没有什么关系。

图01-孤岛终结上线海报

今年让许多人看到中国科幻电影的却不是《三体》,而是一部由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导演所拍摄的、只在网络渠道播放的《孤岛终结》。电影在科幻界引起了反响,更是在学生群体中引发深刻广泛的讨论。

图02-微像Logo

这部七万块成片的电影,重要推动方之一微像文化,是定位于幻想类领域的内容开发公司,自2013年成立开始专注于科幻领域的优质故事,通过与作家、出版、影视、ACG等各行业协同合作,共同推动中国科幻产业的发展。

在刚刚过去的微像文化五周年发布会上,最受人瞩目的环节是2018年微像在电影、剧集、动漫、游戏四种媒介形态产品内容上的开发项目,共发布了12个深度开发项目、4个“新创作者计划”开发项目和10个2018年微像版权推荐。此外,还从发现科幻故事和创作者、国内外科幻社群交流两个面向,发布了“微光·新创作者计划”和“微光计划”两个战略性计划。

03-微像文化CEO张译文微像文化CEO张译文

在外国科幻扎堆的境况下,骨朵抱着好奇的态度与微像文化CEO张译文聊了聊中国科幻。在张译文侃侃而谈的100分钟里,满满都是干货,清晰的逻辑之下对答如流,可能就是从事科幻的奇女子们最大的特征。

微像的逻辑:中国本没有科幻,先发展一个生态闭环

“科幻没有IP,我们所做的都是好故事。”

张译文一开口就把天给聊死了?都是大实话。她从事三年科幻行业工作,约谈的人之中有90%都泼过她冷水,觉得在国内做不了科幻,要做也可以,得先把数据呈上来。

科幻哪里来的数据?如果说IP一词从2015年开始被炒热,其他类型题材的网文都可以从流量判断其生产状态,那从来只走杂志发表而鲜有网文渠道的科幻,怎样呈现一种成熟的数据给合作方理解?

第一种判断,从影视作品的角度来看,一个类型片从最开始就缺乏数据,或者数据不好,那资方为何要做?第二种判断,就算不看数据,制作的难度也会过高,数据上没有经验可循,制作团队照样没有经验可循,在中国能找谁来拍科幻片?没有。

图04-发布会现场-张译文与到场的五位签约作家(左二起为张冉、夏笳、念语、罗隆翔、谭钢)

微像的逻辑很简单:既然在中国根本没有科幻这条路,那就先从上游把路给开出来。

“先从上游做起,把内容的把关先做好。首先在做的时候会有一个标准,我们叫它微像标准,最开始这个标准很简单粗暴,综合了一个剧本该有的内容,就是人物、故事核、情感核、世界观架构。后来在践行中我们再逐步修改这个标准。”

当张译文从手机里翻出现行的微像标准时,已经进化到了采购、开发、影视开发、ACG四个部分,基本涵盖了整个产业链。

23
故事买手由作家组成,从小说中购入一批故事,随后选送一部分进入由文学策划与文学编辑组成的开发部门。进入影视开发部门的时候,故事是否有开发潜力、有怎样受众范围、操作难度又多高、题材稀缺度等等问题就会在这里被考虑和解决。最后的AGC部门主要是在考虑故事的多支线发展和衍生品开发等等。

“我们现在两百多个版权内容,进入开发的占10%,这10%里有七成能做影视开发。版权内容就是这样,能最终开发出来的一定是少数,我们现在的努力方向就是将开发内容提升到50%,30%可以顺利开发,20%有开发难度,这样最理想。”

格式工厂图05-发布会现场-微像已合作版权项目

微像文化是科幻行业起步较早的公司,大部分公司都在做出版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向了全产业链布局。在任何方面都几乎是零经验的行业里,没有故事就先挖掘故事作家,没有制作团队就再挖掘影视人才。

微像文化的人才库里,从作家、编剧到导演,也同样覆盖产业链各个环节。

4

想要在发展得更好,就要先把行业做起来,将商业价值不断扩大,才能够吸引行业外的人才物资不断进入。微像文化就是做了中国科幻领域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赚钱的逻辑:门槛高价值也高,必须验证商业价值

刘慈欣的《三体》电影版权是卖出去了,大家都知道,可电影迟迟未见面世。这样一部在中国科幻界堪称伟大的作品,为何如无法谨慎以待之?

“就算是《三体》,在2009年、2010年的时候大部分制片公司也不太感兴趣。所以其实并没有影视版权随便卖这种事。”

1

事实上,科幻在张译文眼里有非常多的价值,甚至有些方面比眼下许多热门题材类型都更容易实现,微像文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让大众能看清这些价值。

首先从文学价值来说,科幻拥有与主流文学不同的特殊性,“科幻与奇幻玄幻魔幻都是现实生活中不存的东西;不同点则在于,后三者的重点在于幻想,而科幻的重点在于科学,是否能用科学去验证一切问题并推动故事发展。”张译文一语道破。

这个类型在创作人群与阅读观看人群上的要求就很高,需要有扎实的文学基础、严密的逻辑思维和丰富的科学知识,简单来说就是文理科都挺好的,才能理解科幻带来的乐趣,所以科幻本身门槛就很高,但真正水平高的作家才能驾驭得了科幻。

随后,张译文坦言自己不是狂热科幻迷,但她欣赏科幻本身承载的逻辑思维,以及对科学普及和科学技术的理性传达,这种科学精神是现在年轻一代较为缺乏的东西,就是所谓的“我很看重科幻的社会价值”。

从社会价值延展开来,眼下中国做科幻的人少,代表着它可能会有比较大的市场潜力正待开发。同时科幻所代表的科学性,相比许多快餐式的IP题材来说,更符合国家“科教兴国”“文化输出”的大众方针,是一种符合主旋律的题材,一旦开发出来,市场价值毋庸置疑。

格式工厂图07-发布会现场-微像文化CEO介绍微光·新创作者计划

“如果仅仅是喜欢科幻题材,那沉浸小说里就可以了,但我看中的是它的价值,我们现在就是要把文学价值里的商业价值提取出来,通过踏踏实实一个个项目来做,给观众看了之后得到反馈,最终证明科幻的商业价值究竟能有多大。不然一切都毫无意义。”

讲故事的逻辑:先让中国人不怕科幻

观众别怕科幻

在微像文化的受众调查中,中国观众都会对“中国科幻电影”天然产生两大恐惧,一是山寨,二是违和,这是任何科幻产品开发时都需要突破的障碍。

那么就先模糊掉“科幻”的标签,虽然剧本是往科幻方面走,但还是统称为“幻想类”。

“我们会花许多笔墨让观众代入到情境中去,好的故事可以把科幻理论融入发展里,以或喜剧或悬疑的戏剧元素,让观众先熟悉起来。”

张译文以《1001》举例,其中的人工智能,所处理的情感关系和生活矛盾都是观众本身会面对的问题,这是一种最简单的“接地气”的方法。先降低观看门槛,等观众自己慢慢发现原来看的是一个科幻故事时,再逐渐对科幻产生兴趣。

格式工厂图08-美国科幻作家、译者刘宇昆谈与微像文化的合作美国科幻作家、著名译者
《三体》英文版翻译者刘宇昆

另一种“接地气”的方式就是美国科幻作家、《三体》翻译者刘宇昆所提出的“丝绸朋克”概念。中国与西方国家在科幻上的发展距离也与自身历史差异有关,没有经历过蒸汽机时代、第二次工业革命的中国,直接从封建社会跨越到了现代社会,如何弥补期间的缺失?

《晋阳三尺雪》就是一个最独特的题材,小说作者首先在故事里很清楚地解释了平行世界的运行原理,其次小说的主角从未来回到过去想要研究晋阳城的历史时不小心被留在当地回不去了,就用自己所知道的科学理论,结合木头、火药这些当时技术水平里能拥有的材料去构建完整科技生态,而最可怕的就是以蚕丝制作的丝线通过科学原理建立了实体互联网。包括《梅花杰克》这样的故事,也是以一些发生在古代的、以科学原理计算推动主线的发展。

“其实外国人很关注中国科幻,”张译文笑了,“他们觉得很有趣,从中国科幻故事去理解中国人的逻辑思维,去了解中国的历史和文化。”

创作者别怕科幻

这些都是微像文化会在电影和网剧项目上去实践的,恰恰他们选择将硬核科幻通过低成本电影的方式实验。

格式工厂图09-发布会现场-孤岛

《孤岛终结》给市场带来了硬核科幻的“瞎想”,既然七万块可以拍到人工智能与末世病毒的科幻片,那么300万能不能拍出星空战舰的太空科幻?导演王人超第二部作品《深空》正在筹备中。

“中国科幻电影现在遇到的问题都一样,就是没有人会做。你用2亿投一部片子,用几千万投一部片子,和用300万投一部片子遇到的问题没有差别。作为对投资方的负责和投资风险的预测,越是低成本的电影,投资风险越是可控。”

张译文欣赏王人超这种非专业电影科班出身的导演,但长期的广告拍摄经历,使他拥有更多实战经验,可以在有限资金里想尽一切方法去做到自己想要的效果,这种精神和能力非常可贵,也是市场上最为稀缺的、投资方最喜欢的人。一旦300万真的做到出乎意料的效果,就证明了中国科幻的可行性,再去提出用几千万、用几亿拍大院线,才有人敢来投资。

图10-深空

“公司已经从前期投入过度到现在有了不少营收,一个商业模式的成熟,一个科幻产品的成功,这两步走好了,将来可以越来越好。中国科幻会在2020年左右爆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专访丨微像文化CEO张译文:中国科幻会在2020年爆发,商业价值将被验证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