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华谊高调入场,传统影视公司“触网”反攻,影视阵地已全面对准互联网

在电影行业“受挫”之后,华谊兄弟决定在电视剧、网剧上投注更多的精力与资源。几天前,华谊兄弟公布了一份包括 19 部剧集在内的新片单,其中70%以上的作品侧重于网络播出平台。

这位过去十多年一直活跃在中国电影市场的“老炮儿”急转刹车,有史以来第一次为剧集、综艺和网络电影举办一场发布会。王中磊感慨两年来网剧的环境、内容上发生的变化, 并决意发起反攻。

华谊兄弟并非第一个觉醒的,在与互联网新梯队的“交手”中,如今即使最迟钝的传统影视公司也感受到了正面袭来的压力。

微信图片_20171128233347

两年多来,面对视频平台自制内容的大肆崛起,新型制作公司涌现,不少传统影视公司开始经历一场“自我颠覆”,无论是布局网剧、网综还是网络电影,有人蠢蠢欲动,有人浅尝辄止,也有人选择与互联网“共舞”。

被资本驱逐后,要生存,要更好的生存

传统影视公司进军网络影视市场,或因其他业务的颓靡,也可能因为看好这一前景想分一杯羹。为了生存和更好的生存,他们选择扩大“战场”。

华谊兄弟也许属于前者。

2016年,华谊兄弟的收入和利润分别比 2015 年下滑了9.5% 和17.2%,利润的主要来源也并非电影、电视剧这样的主营业务,而是来自于出售游戏公司掌趣科技股票带来的投资收益。2017 年到现在,尽管公司收入比 2016 年增长了12%,但净利润还是有 3% 左右的下滑。

颓势尽显,但华谊兄弟也并非不察,“去电影化”口号的提出,加大实景娱乐布局,早期和网络大电影头部公司七娱乐的“结合”,2015年参与出品的《山炮进城》系列、《超能太监》等网络电影均在当时取得良好口碑和成绩,如今又在剧集等网络影视内容上大举推进。

2

从当初小心翼翼的试水,到如今毫无顾忌的大力加码,种种举措都在一定程度上宣告了这家老牌影视公司对网生领域的远见和野心。

和华谊兄弟在某种程度上“同病相怜”的唐人影视近几年来也面临几乎相同的困境。在华谊兄弟的财报里,艺人经纪业务的收入已经微乎其微,而唐人影视也不断面临成熟艺人出走的艰难境遇。

这两家做影视剧内容兼艺人经纪的老牌公司都在核心艺人流失、影视市场竞争加剧的洪流中腹背受敌。

据唐人影视2017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的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64.32%和70.94%,原因是由于受影视剧拍摄及电视台排播等因素影响,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收入的只有一部网剧。

虽然暂时的财务状况不佳,但入场甚早的唐人影视已经深谙网络影视的打法,两年前推出的《无心法师》引得舆论沸然,《无心法师2》在今年夏天再度归来时,关注度有增无减。

3

巧合的是,华谊兄弟和唐人影视都是在2015年进军网络影,尝试的结果并不算坏。

基于自身业务向互联网端拓展,一旦打开思路,老牌影视公司过去在影视内容制作上的优势尽显。华谊兄弟早期投资的网络电影在当时已算得上“头部作品”,而唐人影视在网络剧几乎复制了过去做电视剧打法,在与网络影视正面交锋后,这些老牌影视公司不再是“局外人”。

对于已经试水成功的他们来说,现在还是最好的时代,哪怕有寒冬的阴影。

危机感后的“攻城略地”

视频平台越来越多的自制内容和深谙互联网用户心理的新生影视公司在这一轮轮“内容交战”中凌厉进攻,传统影视公司在两者的夹缝间危机重重。

即使是过去最强壮、影视剧业务足够稳固的公司,也在主动向互联网伸出友好的手。

2017年前三季度,慈文传媒实现营业收入5.6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0亿元,同比增长2.42%,《凉生》以及《回到明朝当王爷》等大剧的网台总售价达11.84 亿,将于2017年Q4 确认收入,预计2017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8亿 – 4.7亿,比2016年度的2.9亿增长30.99% 至 62.01%。

另一边,华策影视2017 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4.97 亿,同比增长6.04%;归母净利润3.08 亿,同比增长9.93%;Q4 预计将有包括《创业时代》《甜蜜暴击》《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悲伤逆流成河》《老男孩》等9部全网剧确认收入。

慈文传媒和华策影视无疑是影视公司“老大哥”,但就在过去两年,他们也开始触碰网络影视,和唐人影视与华谊的“绝地求生”感不同,慈文和华策进军这一领域或许属于危机感后的“攻城略地”,亦或是多面开花的长远打算。

4

或许他们都意识到了,和过去传统电视台目标覆盖的观众群相比,观众群体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而他们自己也该进入这些年轻人的视野了。

几年前,人们对网络剧尚在观望期时,慈文传媒就参与制作了《暗黑者》系列、《执念师》等仅在新媒体网络渠道播出的网络剧,口碑良好。去年,慈文传媒和爱奇艺又共同出品了网络大电影《哀乐女子天团》,到目前为止仍是网络电影市场的口碑标杆。

而华策影视剧可爱工作室去年5月份成立后开发的首部网剧《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前不久一经播出就引发热议,获得极大关注度。

微信图片_20171128234035

与此同时,在网剧市场上迟迟不见动静的老牌影视公司海润影视,终于“出手”了,和老电影人王晶联手,启用年轻的新人团队,以《新六指琴魔》开头,全副武装备战网剧这个新战场。不得不说,以《亮剑》《血色浪漫》《玉观音》这些大剧载入中国电视剧史册的海润影视,也要在网剧市场上发声了。

网络影视行业经历野蛮生长到精品频出,短短几年间,已经成为另一种更具包容性和创新性的内容载体。

一个不可忽视的现状是,不少具有前瞻性的影视公司已经开始另辟出路,积极拥抱互联网,无论是与视频网站联手,还是旧有业务改变播出载体,对他们而言,另一种思考方式已经出现。

新旧之间如何“联姻”?猛攻还是步步为营

互联网对传统电影公司的冲击是围剿式的,能适应互联网的变化并且懂得借资本力量突围的影视公司才不至于被淘汰。

但不少老牌影视公司还停留在做电视剧的思维模式里,电视台政策收紧下,销路难寻也是其要面对的主要壁垒。从眼下来看,传统影视公司和互联网联姻已经成了必然选择,面对观看人群的变化以及观影环境的更迭,拍摄影视剧需改变老套路。

对他们而言,入网是转型也是突围。

或许,摆在眼前的一个问题是,新旧之间如何“联姻”?新类型与旧业务之间的嫁接如何完成?

华谊兄弟过去十年间长久以电影业务为主,在资源整合与内容制作上无疑具有先天优势,在两年前网络大电影市场无序、优质内容极少时,就抢得先机投资头部网络大电影公司,无论在营收还是内容质量上都得到了较好保证。

5

如今高调宣布开启剧集时代,事实上也是重新捡起过去的老业务,“华谊从一开始进入这个行业,除了电影外,也一直在做电视剧,而且每年的产量不算小”,王中磊曾在采访中这样表示。的确,《蜗居》《我的团长我的团》《士兵突击》等早期电视台热剧均出自其手。

最新公布的这批剧集要等一两年后才能“验收”,《集结号》《老炮儿》等多部电影IP在网剧上的拉伸能否合观众之意还不可知,但华谊已经做好了重磅押宝的气势。

另一方面,表面看起来只是浅尝辄止的华策影视早已经通过收购和战略合作的方式拉开布局网生内容的大幕。早在2014年11月,华策影视就发布对外投资公告,称拟以4000万元自有资金参股拥有互联网血统的新生代公司天映传媒40%股权,两年后双方又签署战略合作,不可小觑。

对于慈文传媒来说,无论是网络剧萌芽早期制作的《暗黑者》系列、《执念师》等,还是去年投资制作的网络大电影口碑之作《哀乐女子天团》,亦或是过去两年一波三折的定增过程中,巨额募资用途始终写着电视剧及网络剧制作,都证实了其向精品网络影视内容进军的决心。

6

除此之外,网络剧还得到不少电影咖、电视剧咖的青睐。教父级电影人韩三平亲自为网络剧站台护航,由他监制的《无证之罪》成为今年悬疑剧一大精品爆款,工夫影业旗下闲工夫出品的《河神》更是用其电影质感锻造了超高口碑,被观众赞为“惊艳之作”。

从他们过去试水的成果来看,传统影视公司和创作者利用自身在内容制作上的有力优势,布局网生内容,主动权可牢牢掌握,固守现状者势必将面临空间被一再挤压的艰难境况。

事实上,无论如今是大力押注猛攻型,还是观望之后谨慎投资型,都不能阻挡传统影视行业面临资本和互联网思维的双重冲击。无论是华谊兄弟的“高调”入场,还是老牌影视公司巨头们的“触网”反攻,影视阵地已全面对准互联网。

传统影视公司是时候谋变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华谊高调入场,传统影视公司“触网”反攻,影视阵地已全面对准互联网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