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做过《箭在弦上》的华海影业,转身专攻二次元,赚了眼球还赚了钱!

当《开封奇谈》在淡季10月底于腾讯上线之时,吸引了不少国漫爱好者的眼球。这个由晓晨兽原著、有妖气连载的国产漫画《这个包公不太行》,一直以趣解中国古典侠义公案小说《三侠五义》的方式在国漫爱好者中广受讨论。作为经典段子喜剧,这个IP曾被改编为动画登陆Bilibili,广播剧、番外剧同期推出,引起不小话题。

图 01

就在骨朵惊讶于这部剧的阵容新鲜到女主角连百度百科都没有的时候,一番查询之后才得知,此次真人改编剧由腾讯视频、华海影业、奥飞娱乐、有妖气原创漫画梦工厂联合出品,以华海影业为主体承制方,从导演编剧到演员全部启用新人。

新人新鲜感,华海影业CEO王海斌对此次真人漫改剧的“破次元”效果甚为满意,距离上一次2015年做悬疑题材网剧《纳妾记》又已经两年过去了,王海斌认为“现在是时候了”。

黄渤投资、收视冠军,抵不过审时度势的市场转变

《开封奇谈》这么一部集段子、搞笑、悬疑、漫改于一体的腾讯独播网络剧,它的背后理所应当是一间新生地、专注年轻人群的新兴影视公司,如众多在互联网影视时代崛起的新兴公司一样……

只是这次骨朵“看走眼”了。

图 02华海影业CEO王海斌

在华海影业的成绩单上,是《遍地狼烟》《箭在弦上》《娘要嫁人》《锋刃》《遥远的婚约》以及《铁血军魂》这些主旋律大戏,这些都是王海斌本人情有独钟的年代戏。

其中最为得意的作品应该是由黄渤主演的《锋刃》,作为2015年的央视开年大戏,黄渤是带着当时市场上最高票房(50亿)演员的光环进入这部戏的。电影咖回流电视剧,黄渤比眼下众多电影大咖早走了三年。

“那部剧筹拍的时候黄渤还在《心花怒放》的组里,我当时有两个疑问,他适合这个吗?他能演好吗?见了面之后,一切困惑就解开了。他对于剧本的准备,认真程度是现在很多人无法想象的。包括当时《娘要嫁人》的蒋雯丽,提前就会住在酒店里,每天就是琢磨剧本。”

《锋刃》成了央视2015年独播的开年大戏,以七八千万的成本获得了最终将近两亿的收入。黄渤以3000万费用和其投资项目所得部分股权,占总成本的50%。华海影业,黄渤,《锋刃》,看似三赢。

即使这样的收入也和王海斌预期中的相距甚远,“既然这么精品的戏,得到了央视全年冠军,央视也是全国当时最高购剧报价了,都还是赚不到大钱。毕竟电视台就是这样的,不是你收视冠军就给你冠军的钱,你收视第二就给你第二的钱,最多补给15%的补贴,其实也是微乎其微的。如果没有太大收益的话,我觉得格局是要稍微改变一下了。”

图 03

华海影业第二部得意之作网络剧《纳妾记》就在这样的前提下诞生了。筹拍于“网剧元年”2014年,华海影业还是最早期触碰这样新市场的一批传统影视公司,IP早在2010年就购入。如今看得到多繁盛的IP潮,都是当初网文兴盛期购下的IP。

盛大文学的人将许多IP献到王海斌面前,作为电视剧供应方,他第一个想法就是现在争议最大的“网台联动”模式。只可惜《纳妾记》在剧名上吃了亏,不适于电视台的画风,所以又改了一版名字叫《明朝奇案》,这下成就了PPTV当时的播放量新纪录,突破了七亿大关。

“依靠版权交易获取高额利润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未来的市场肯定是要依靠内容和平台、广告等深度捆绑,最终达到共赢。”

网剧怎么分账?市场尚未成熟,但应共同探索

《纳妾记》一共播出了三季,第一季由PPTV找到王海斌谈起合作网剧的概念。新兴概念,看不清市场,双方皆保守,做了对投。效果意外地好,即便当时网剧数量不多,在同期播放有《盗墓笔记》这样的超级IP剧的前提下,仍旧有播放量在排行榜登顶的日子。

这样的甜头让当时急切要在互联网视频平台起步初期杀出重围的PPTV,直接以预购的方式买下了《纳妾记》的第二、三季,效果没有超过第一季,没有得到额外分成补贴,最终以3019万的成本和收入保持收支平衡。

时隔两年再拍网剧《开封奇谈》,3000万的总成本里,华海影业占比55%。这部剧的独播版权在上半年就以3200万的价格卖给了腾讯视频,其中200万的差价收入,华海影业拿110万。三年前后,中体量成本网剧收入的毛利还是那样微乎其微。

“我很感谢网络平台给了很多创作者一个很大的创作空间,但现阶段我认为还是不太成熟的。”在传统电视剧市场打滚多年,王海斌说出了在《纳妾记》之后两年都没有深入互联网影视行业的原因。

图 04

“我觉得现在的视频网站这种自制剧的方式倒越来越像是电视台了,电视台会按照自己的收视群体向内容供应商提出需求,需要怎样的题材,怎样的矛盾冲突,再考虑是否去购剧,按集购买,最后播的好的稍微给你点补贴。网站现在就是根据自己过往大数据的分析来判断自己的受众是怎样的,需要买哪些题材的剧,再给一个整剧打包价买下,和电视台的做法差不多。”

好像的确如王海斌所言,网络剧虽然有实在的播放量显示,但尚未进入按照播放量分成的阶段,“如果你真的是一个2C的合作模式,那就不该是这样吧?电影院不会先跟你要了故事大纲拿去看看,再决定给不给你排片。”在视频平台所谓的PGC付费分成时期,只有部分平台的网络大电影做到了这一点。这样看来,电影无论在院线还是网络,始终还是比电视剧更早进入相对单纯的2C合作模式。

“我还是觉得如果能到一个完全公平公正按一个点击就分一个点击钱的时候,这个PGC制度公开透明有公信力且完善了,那这个市场才算得上是成熟。”

在王海斌看来,网剧市场发展到现在,因为盈利模式的不成熟导致赚钱者甚少,“二八法则”愈盛,但谁也不能缺席这一块儿新兴市场,赔钱赚吆喝,赔得起的人都还会继续做。更何况华海影业还是能小赚一些的。

今年5月9日,华海影业暨十周年庆典宣布了年度片单。片单分为电视剧、院线电影和网络剧三大部分,年代感的电视剧依旧是华海影业招牌,而网络剧已经由过去的三四年只出了两部,到如今四部筹拍项目了。

无标题

“我们这次不是顺势而为,更是主动出击,希望在新的竞争态势下进行可持续性发展。我还是很看好付费点击模式成熟的一天。”

创业公司必经的小型生态网构建

市场尚未完全成熟,华海影业已经决定主动出击,在成熟之前又该是怎样的“打法”?

“单个项目现在还是有点靠运气,除了版权售卖之外,万一我五千万投的剧爆了,分到两三亿也可能,但不可靠。那么我们现在是不是就要去做全案开发,把整个产业链的全案都发展一下。”

这一两年里,王海斌做了一件事,就是收购了一个二次元网站“不可能的世界”,并且根据这个二次元小说平台进行了IP的全案开发,影视、动漫、游戏和小说之间,进行IP孵化和反哺。所以华海影业在互联网影视兴盛期才第二次涉足网剧市场,就大胆尝试市场鲜有的国漫改编作品,就是在前两年已经依靠这个平台对二次元产业有所了解,有了底气。

王海斌很喜欢用纯新人团队写网剧故事,《开封奇谈》的编剧张仕栋和马佳妮都没有什么经验,导演孙恺凯也成了华海影业的签约导演。公司已经分别成立了导演工作室和编剧工作室,人数暂且不定,还在陆续增加。

和很多直接从中国传媒大学、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招揽人才的套路不同,华海影业与北京大学电影学院进行了合作,专门挖掘拍网剧的年轻导演。

“说实话,年轻的导演刚毕业时水平大多是差不多的,就看你怎么细细培养他。我们有自己的IP库(不可能的世界),可以用适合的IP搭配中小成本给新人作为实战项目。实战很重要,你签了导演没项目给人拍也没用的。”

图 06

华海影业现在的制作团队并非按电视剧、院线电影、网络剧这样的渠道去分配项目制作,而是以IP故事的题材来分别负责适合的。

“现在就是给我们的团队制定专注于品牌化、类型化的开发项目,未来按照题材来分,应该是有探案的、青春的、二次元的,或者还有一些其他,总之三到四个类型。像最近网上有几部青春片,我就很喜欢看,觉得很好啊。”

古装探案类型在《纳妾记》《开封奇谈》之后还会有一个项目叫《元芳来了》。二次元漫改有黄玉郎的港漫《神兵玄奇》,还会与腾讯影业合作第一个漫改项目《沙滩女排》,挑战热血竞技类青春题材。

“而且我们有一个平台的IP可以用,内部消化不了的,还能往外输出,现在已经卖出30多部IP在给别的公司开发了。最高成交价有500万了,还有超过1000万的顶级IP。”

无论是IP热还是题材红利期,抓住产业链上游是一个公司生命力的源泉。IP输出到电视剧、院线电影和网剧上,动漫游戏也可以;反之,效果拔群的作品也可以反哺文学网站。一个公司的产业生态构建起来,其中任何一个领域的内容都是可以互相流通的。

图 07

“我们做的网剧是小而美,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电视剧怎么做,网剧就怎么做。”

华海影业在创业最初就被定义为制作精品剧的公司,无论是电视剧还是其他领域的产品,王海斌认为,坚持做好的内容,最后得到高回报是很正常的事。饶是《白夜追凶》《无证之罪》这种精品网剧,第一部做的时候也不会怎么挣钱,但口碑出来,做出了影响力,才能有后续赚钱。

“投30万卖100万不算什么,投300万卖1000万才有点看头,虽然现在几乎是不可能的,制片方的议价权很低,但付费机制、市场生态一旦成熟,红利唾手可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做过《箭在弦上》的华海影业,转身专攻二次元,赚了眼球还赚了钱!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