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一个嘻哈匪徒的“不服”:GAl爷要冲刺演员梦,而这绝非玩票

孤胆恶棍?嘻哈匪徒?少管所?

不服!

格式工厂图1

正红的底色上,媒体曾对GAI用过的形容字眼一一闪过大屏幕,最终定格在行草书写的“不服”两个黑色大字上。

这是DOOR&KEY厂牌发布会,也是2017嘻哈世界巡回演唱会的启动现场。GAI就这么戴着“铁齿铜牙纪先生”的面罩上台了,“你们以前看到我的一面,可能只是一面,我接下来会让大家看到更多的面。”

他摘下面具,开始一脸peace&love的道歉:“我以前是一个非常叛逆的人,非常大大咧咧的,无论在音乐或者生活当中,我曾经犯过很多很多的错误。我把它们当做是一种经历,在以后的工作当中,我希望大家可以关注到我未来更好的发展。”

微信图片_20171107200839

GAI在与过去“诀别”,而且坚定不移。

三十而立的年纪,GAI的事业仿佛才真正起步,不过留给他的起跑线很短,两个月就做完了别人好几年才做成的事。随着为期不长的《中国有嘻哈》播出,他很快接到了广告代言、酬劳不菲的商演,还推出了多首霸榜新歌。现在,他和所有“唱而优则演”的歌手一样,准备拍戏了。不是玩票,不是客串,也并非小制作。

其实,GAI心里一直有一个演员梦。

《中国有嘻哈》结束后,GAI和辉子、大狗、蜜妞等人以全约形式签给了节目的音乐总监刘洲,但据骨朵了解,刘洲的工作室(DOOR&KEY)主要负责GAI的音乐部分,这些嘻哈歌手的影视规划则是一家叫做“嘻引力”(DOOR&IN)的公司在运作。

嘻引力公司由刘洲的DOOR&KEY和种梦影业联合成立,“网剧一哥”白一骢的灵河文化也在股东之列,种梦影业创始人、CEO韩啸同时也是嘻引力公司的CEO。该公司成立仅一天就以一个亿估值拿到了天使轮融资。

格式工厂图2
韩啸

据韩啸透露,GAI不仅会在白一骢担任编剧的作品中出现,也会和知名大导演合作真人秀。此外,公司还为他量身打造了多部影视剧,有类似《8英里》的写实风格电影,也有中国版的《嘻哈帝国》,其他签约的嘻哈歌手也会一并出演。

“绝对不是玩票”

韩啸一再强调,让GAI拍电影,他们是认真的,甚至已经为他规划好了未来两年的道路,“绝对不是玩票,在开拍之前我们会有很长时间的准备。”

GAI不仅渴望从地下走到地上,他也很向往表演,“听说有人专门给他运营影视,他很高兴,他说我终于可以演戏了。”

在GAI还是“铁齿铜牙纪先生”的时候,由他担任主角的中国版《8英里》已经启动,导演和编剧团队去了GAI的家乡重庆采风,“明年的2、3月份应该就开机。”与此同时,他还会去刚刚开机的一部大IP剧里客串,明年6月左右开机的另一部IP系列剧《九龙城寨》也将有他的身影。

可以想见,有白一骢和种梦影业在,GAI出演影视剧的机会只多不少。甚至,嘻引力这家公司就是“为了嘻哈艺人成立的”。但韩啸并不想让这些歌手成为普世价值观框架中的演员,在他的规划里,“未来这个公司出品的内容,一定会有鲜明的嘻哈风格。”

格式工厂图3

嘻引力主攻影视,但从不在北电、中戏这些专业院校挖掘新人,而是瞄准音乐圈,尤其是嘻哈歌手,因为他们的个性实在太强,也太有表现欲了。“这些艺人超级外放,每个人的动作形态肢体都很夸张,他们根本不排斥演戏,觉得演戏很好,他有这个意愿。”

韩啸说,让嘻哈歌手拍戏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对市场观察之后深思熟虑的结果。长相姣好的小鲜肉、小花旦已经太多,因为目不暇接,他们给观众留下的印象也逐渐千篇一律。在韩啸眼中,这些嘻哈歌手是个性鲜明、性格各异的一群人,这也意味着他们的辨识度极高,他深信,嘻哈歌手表演时的状态会让人耳目一新:“其实他们的表演超级真实,不会是你感觉做作的那种表演,他们松驰的状态非常像老道的演员,因为他自己性格里面不把这事当回事儿,反正你让我演我就演。现在我们做网剧主要对标95后、00后,这也很合他们的口味。”

在韩啸看来,拍摄和嘻哈有关的影视剧和把嘻哈搬上综艺舞台是一样的道理,都是在赌空白市场的爆发力,“这么多年都没有嘻哈的综艺,《中国有嘻哈》火了,这些年没有嘻哈的电视剧,我做,所以才有火的可能性。如果所有人都做,那我还真得考虑我做不做。”

“他有黄渤和孙红雷的潜质”

“我就是毫不避讳的说,洲哥给了我一切。”言语之间,GAI对刘洲满是感激。

刘洲第一次见到GAI是在《中国有嘻哈》第二次海选现场,因为都是重庆人,刘洲特地上前抱了他一下,鼓励他“记得给重庆人争气”,GAI那一场唱得不错,晋级之后和刘洲打招呼:“哥,我给重庆人争气了,我没丢人吧。”

格式工厂图4

事实证明,GAI不但没有丢人,还成了冠军。这也是韩啸没有想到的,“有时候越是你想不到的东西越是有惊喜。”

很多人都用“恶棍”这个词形容GAI,觉得他本人像他的歌词一样“超社会”。在见到GAI之前,韩啸也以为这会是个“刺头”,是一个“无所畏惧的年轻人”,但见面之后却发现他“非常有礼貌”,甚至“第一时间还不适应。”

但“GAI爷只认钱”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在他的影视化道路上,韩啸也一针见血的指出,“他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大家对他节目里的既定印象,没法转化成他当演员或者他走影视的印象”。所以与其指望有好的剧本找过来,不如自给自足,韩啸是制片人出身,种梦影业又有自制影视剧的能力,“直接量身定制,反正他已经就是GAI了。”

《中国有嘻哈》临近收官时,嘻引力公司成立了,GAI也放心的把自己签给了刘洲的DOOR&KEY。刘洲是中国首位定位音乐制作人,十八岁已成为四川音乐学院的客座教授,曾一手把华阴老腔和谭维维送上春晚舞台。

韩啸形容他是“音乐界的白一骢”,GAI也很服他。“我告诉他,我说你可以走得更好,但是你得冷静,你得明白你想要什么。然后我就问了他(要不要签约),他觉得音乐上面我给他的东西是他想要的,就OK了,就这么简单。”刘洲如是说。

格式工厂图5刘洲

签约之后,GAI每月都会推出新歌,同时为手游《王者荣耀》演唱了主题曲《王者降临》,为电影《羞羞的铁拳》演唱了推广曲《好运来》,拍了十几支广告,还登上了《蒙面唱将猜猜猜》的舞台唱起了流行歌。这一切动作“就是让大家更了解他”。

在嘻哈歌手的影视化道路上,韩啸为很多人设定了可以对标的演员,京城rapper辉子对标夏雨,因为他“身上有特别强的地域性、接地气,形象也不错。”韩啸认为,一个公司每个艺人都有自己的定位,“根据每个人的性格和定位,他在自己的领域能做到自己最好的就行了。”

在韩啸心里,冠军GAI的定位是黄渤、孙红雷和王宝强。他说嘻哈是一个“X”,可以和任何人做搭配,“它是一个单独的品类,但是又能跟所有东西做合作,所以我觉得GAI未来的市场非常广泛,至少在影视这一块我觉得他肯定是中国未来很有代表性的一个个性演员,如果我拿他对标的话,比如说黄渤、王宝强、孙红雷,一定是非常有个性的这么一个状态的演员。”

采访中,韩啸曾多次表达过类似的观点,“我觉得他有黄渤的潜质”“GAI在我心里是孙红雷”,当骨朵反问觉得GAI多长时间能达到孙红雷的水平时,他笑了:“在我心里,他就是GAI,但是达到孙红雷的水平,还需要更多的作品去历练。”

直到现在,GAI以前的身边人还是对他忌惮三分,但这个从威远县城走到北京的rapper为了得到主流大众的认可,舞台下早已学会收敛身上的江湖气。或许,当GAI在刘洲工作室第一次见到韩啸的那一刻,他已经做好准备,以一个娱乐圈新人的姿态面对自己不熟悉又渴望的名利场。

格式工厂图6

韩啸从未在生活中见识过 “社会你GAI爷”的样子,“反正跟我们这些幕后团队的合作是非常的nice的,在这个过程里面沟通也很顺畅,不存在不好管理的情况。而且我们在交流的时候,所有的思路非常一致,如果不在舞台上GAI是一个很有亲和力的人。”

“最不担心的就是盈利”

虽然刘洲说让这些嘻哈歌手拍影视剧是“为了给这帮孩子未来有一个更宽广的出路,因为嘻哈它毕竟是小众。”但资本的逐利本质告诉我们“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嘻引力,终究是要吸引钱的。谈到盈利问题,韩啸又一次笑了:“其实我最不担心的就是这个,它很平衡。因为他们商演太火爆了,而且他们还有商业代言、综艺节目,他们可以走的路是很宽广的,这些收入也是很可观的。”

这几个盈利渠道中最赚钱的,非商演莫属,“你知道中国最大的一个市场是什么市场吗?是live house的演出。”这个市场不是所有歌手都愿意去,也不是所有歌手都适合。

韩啸认为中国演出型的歌手十分稀缺,但偏偏正中下怀的是,“嘻哈这堆人都是演出型的。”只要想,“一天可以排两场。”这样一来,嘻引力的营收不仅不成问题,而且会非常稳定。

再加上有刘洲坐镇,这些嘻哈歌手可以不停的推出流传度高的好歌。众所周知,版权方是音乐平台烧钱大战的最大受益者,根据刘洲的设想,每个签约歌手每年的出歌量是30首。如果得以实现,光版权费用就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格式工厂图7

眼下,他们还有另一条热门吸金渠道,就是和所有选秀节目一样趁热打铁开巡回演唱会。“现在中国大陆地区加港澳台已经卖掉了三十场,后面还有各地的演出商过来接洽,我估计会做到五十场以上。”韩啸再次笑了。

有了稳定的现金流,韩啸可以放心大胆的操作影视项目,他甚至不担心因为《中国有嘻哈》收官,GAI的人气难以保持节目开播时的热度而导致剧集不卖座,“可能你觉得站着说话不腰疼,但是其实我们的初衷就没想蹭热度。我自己是制片人出身,我太清楚那个热度到底能持续到哪了,所以我根本不关心这个热度在不在。”

韩啸真正关心的,是这些影视项目的质量,他太清楚“内容为王”四个字的分量了,“那会儿GAI的人气高与不高对于我来说并不是项目成功的关键,只要大家演的都很好,内容很好看就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一个嘻哈匪徒的“不服”:GAl爷要冲刺演员梦,而这绝非玩票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