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五个分团300人,只有几个能演戏,偶像女团如何突破自嗨局面?

10月27日,站在中国偶像女团顶端的SNH48,又诞生了一个以重庆为据点的新姐妹团CKG48。自此,丝芭文化集团旗下的中国“48Group”一共拥有五个姐妹团,将近300名成员。

10月28日,电视剧《芸汐传》杀青。此剧的女主角由SNH48的Ace成员鞠婧祎出演,SNH48成员林思意、徐佳琪、邵雪聪、刘炅然,以及GNZ48的谢蕾蕾,共计6人参演。

1

据骨朵了解,当偶像团体能够像SNH48一样拥有独立的影视制作公司时,就已经能实现“一条龙”产业,这是一种有明显“出路”的偶像模式,于是更吸引了许多怀揣“明星梦”的女生,不断投身于这样的偶像行业之中。

脱胎于日式偶像组合AKB48的SNH48,至今除了分团与成员众多在人群中最有话题度之外,SNH48的成员能让普通国民记住的可谓寥寥无几。而参演影视剧,则是她们最大的机会。

但真正能参演影视剧的又有几人?能参演什么样的项目,又有多少人能看到她们的演出?300人之中,出镜者微,从偶像到演员的转化率极低,似乎成了许多女团面临的一大问题。

偶像做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当演员?

SNH48从2012年7月12日成立至今已超过五年时间,除了发起点上海之外,分团遍布北京、广州、沈阳和重庆,五个姐妹团的成员总数加起来将近300人。

是什么吸引了众多女生投身于此?首先可以肯定的,一定不是为了钱。

曾经有国内某女团CEO向骨朵透露,“在中国做女团,没有人敢说自己赚钱,除非投2个亿赚200万,你也觉得是赚了的话。”

女团成员想赚钱,必须“向外”突破

据骨朵了解,SNH48的成员收入来自于团体的各种活动。比如,剧场公演的按场次结算,音乐实体碟的销售分成,握手券、投票券销售分成,以及其他线上线下的周边销售以及衍生活动的分成,合作推广、代言等皆以参与成员为分成对象。

故而最终结算下来,团内成员因人气高低差距甚大,也导致了不同成员之间的收入差距巨大。如鞠婧祎这样对外合作资源较多的成员,自然收入颇丰;而一般只能参与剧场公演,甚至连公演都参与不到的成员,最低也许只能拿到基本工资。

想要拥有鞠婧祎这样的资源和收入需要几个步骤?

2

SNH48秉承了“可以见面的偶像”原则,以面对面的魅力吸引粉丝,所以首先,成员需要通过自我包装,在剧场公演、握手会、社交网络等线上线下的各种机会里,展现自我魅力,吸纳更多的粉丝,以便于在每年的“偶像年度人气总选举”上获得更好的名次。

在获得好的名次之后,相应获得的工作接洽机会就会增加。也有人疑惑,在“总选举”中获得好的名次,就一定能有更多工作吗?并非如此。如果在外务工作的面试中也能获得青睐,才能最终确认得到工作机会。

例如,连续两年在“总选举”中获得第二名的李艺彤,在近两年只参演过两部网剧,且并非女主角,甚至戏份较少,演艺方面的成绩都远不如连续两年在“总选举”中获得第三名的黄婷婷,以及五名开外的林思意,林思意更参演了今年热播的电视剧《择天记》,通过讨喜的人设和新鲜的表演,给很多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所以,能够更多地得到工作,除了粉丝的喜爱之外,展现在业内人眼前的综合专业素质更为重要。

“圈地自萌”远不如影视剧的国民程度

除了多找工作多赚钱之外,身为女团的偶像,也是“明星”的一种,既然叫“明星”,自然需要努力提升自己的曝光度,这也与自己的身价息息相关。

虽然在中国,并没有把“偶像”划归为一个明确的职业,但SNH48脱胎于日本偶像文化下新世纪的现象级团体AKB48,日本艺能界中,对于偶像、演员、歌手、谐星等,都有着明确的职业划定,同时也有着一条明确的“鄙视链”潜规则,通过卖人设获得粉丝好感度的偶像,是在这条“鄙视链”近乎最底端的。

3

SNH48所带动的中国女团潮,也与日本的AKB48有着非常相似的地方,就是“圈地自萌”的狭隘。粉丝可以通过剧场公演、握手会等方式近距离接触偶像,对偶像有着强烈的占有欲;偶像也仅在剧场向场内几百名粉丝表演,握手会也仅有付钱的“真爱粉”可以接触。这些都大大圈定了女团偶像成员可以接触的粉丝范畴,尤其在中国这样的13亿人口大国,粉丝比例可以说非常之小。

影视作品就不同了,参演了影视作品后,可以被称为演员,演员是依托于影视作品本身内容、再通过自身对角色的诠释,来吸引观众的。无论是互联网的电脑移动端、电视的小荧幕还是电影的大银幕,都远比SNH48这些以某一个城市为据点的见面活动,覆盖面更广大。同时,影视作品比偶像活动更低的付费,以及更精彩多元化的内容,自然可以吸引更多的观众。

所以,女团成员想要获得更高的曝光度,比起“圈地自萌”的剧场表演、地方活动,走进影视剧项目做演员,都是一种必然的争取。

“丝芭”的演艺之路,是toC模式向toB模式的艰难转型

如果说女团“圈地自萌”的活动,可以视为依托于“粉丝经济”生存的to C运营模式,那么进军影视界,通过影视作品和角色来吸引观众、加强自我曝光,进行可持续性发展,就是一种to B的培养模式。

打造“一条龙”服务,收效却不佳?

针对这一点,SNH48所属丝芭文化集团在2015年初成立了全资子公司丝芭影视,2016年正式筹备影视项目,直至今年在网大方面发力,推出《见习爱神》《有言在仙》的同时,《倔强甜心》《大唐嘻游记》《少女侦探社》等项目也在后期中。而剧集方面,两年间与外部公司合作了三部剧。另外,丝芭文化也会为旗下艺人接洽参演其他公司出品的剧集。

4

而在互联网影视兴起之前,SNH48多以MV衍生、游戏代言衍生等方式出品一些短视频作品,受众范围通常也仅在特定粉丝圈内。

丝芭影视的成立,不得不说是对丝芭文化旗下所有团体成员都开了一条新出路,但效果却不容乐观。

从偶像女团做到影视项目,是一种从艺人打造到内容创作的变更。互联网影视时代,一切以“内容为王”,内容制作是否优质、演员演绎是否精彩,很大程度上影响着项目的成绩,成绩的优劣又反向影响演员对外的曝光与口碑。

丝芭影视出品网剧,曾有过播放量不及自家出品的网大播放量,这类情况在数据说话的今天,略显尴尬。

微信图片_20171101213405丝芭影视出品的网大《有言在仙》

无论是网剧还是网大,每每由丝芭影视主要出品、并由丝芭文化旗下女团成员“包场”角色的项目,通常都很难在流量与口碑上获得好的效果。影视项目沦为粉丝“自嗨”产物,是TFboys这样顶级流量偶像组合在出演《超少年密码》《我们的少年时代》也会遇到的问题。

年轻演员竞争大,偶像素质参差

为什么已经在影视方面刷存在,却还是不尽人意?正如之前所言,偶像是通过贩卖人设获取好感的,这与需要长期锻炼表演能力的演员完全不同。

即便是通过《热血长安》《天空九州城》《轩辕剑之汉之云》等剧已经在网络和电视荧幕上崭露头角,鞠婧祎依旧还是凭借颜值在观众心中留下的印象最深,演技方面仍有争议。

林思意在出演了《极品家丁》和《择天记》之后,因为其中角色的活泼与其自身表演上的新鲜感,倒是给很多观众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但都是配角,后期需要更多重要角色的磨练。

反观网剧《贴身校花》系列的女主角张语格,在表演方面存在表情略僵、台词不清、有气无力等尴尬现象,可以说都是作为演员的致命伤。这也是为何,其出道至今已经出演了高流量网大《十全九美》与网剧《贴身校花》系列的女主,却一直在观众眼中缺乏存在感。

6

同样错过大好机会的还有在《逆袭之星途璀璨》中出演了女主角宋轶闺蜜一角的李艺彤,角色的性格爽朗大气,敢爱敢恨,嫉恶如仇,却因其过于自我的演出,没能有亮眼的表现。

如今互联网影视时代,虽然日益增加的影视项目也给更多年轻人提供了表演机会,网剧也是更易造星的渠道,但越来越多专业演艺高校的小花与鲜肉也正在投身其中。这些小花与鲜肉大多在进入院校之前就经过严格的筛选,再经历了扎实的演艺训练,演艺功底就比一般人更高。

女团偶像在参与团体甄选时还是中学阶段,大多也并未参与过系统的演艺方面训练,团体内部也鲜有专业训练,导致女团成员平时在演艺方面的综合专业质素过低,在科班演员云集的影视圈里,可谓是毫无竞争力可言。

7

“粉丝经济”固然重要,但To C向偶像女团在拓展市场上显示的疲软,已经让丝芭文化有意识地在将团体向to B的“艺人培训”模式进行转型突破,眼下的当务之急,更是要提高以“偶像人设”为“圈粉”工具的女团偶像,实现演技等各项专业素养的提升,以符合市场竞争的需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五个分团300人,只有几个能演戏,偶像女团如何突破自嗨局面?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