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脱口秀大会》收官,但喜剧脱口秀在中国的市场才刚刚开启

弹幕里的观众一脸不相信,半路杀出来的庞博最后竟成了冠军。

论资历,他不如王建国,论勤奋,他不如王思文,论长相,不少观众都说他长得像黄圣依。很多人曾说韦若琛是《脱口秀大会》的黑马,如今看来,让观众笑到最后的庞博才是。

当晚,庞博有两段表演,第一段表演讲的是他最擅长的“程序员”梗,从程序员的天花板、专用名词bug调侃到鹿晗恋情,弹幕一片666。庞博的第二段表演则完全脱离了“程序员”标签,以王建国的表演点评切入,讲倒磁带的学生往事、李诞的书和池子的文化水平。

1

专家评论员管鑫评价说:“第一段我是有一些不满意的,太快,没有给观众反应和笑的时间,有几个地方特别可惜,很明显大家是想笑的,(但是)被你拽回去了,所以这是非常遗憾的地方。”但他最后仍然把票投给了庞博,因为“在第二段的表演当中,庞博完全纠正了之前犯的两个错误,停顿非常到位,而且完全没有带着角色上台,他脱掉了自己的这个角色,所以非常非常棒。”

2

《脱口秀大会》上线之前,节目策划人李诞在微博这样宣传:“注意,这不是《吐槽大会》那个破节目改名了,是一个全新的破节目。”

收官之时,他口中的这个“破节目”累计播放量已有11.6亿,最高单集播放量2.6亿,微博话题#脱口秀大会#阅读量至今已有14.8亿,15次登上骨朵数据榜前三甲,这样的表现可以说很优秀了。

据骨朵雷达显示,《脱口秀大会》超过80%的观众年龄在19-34岁之间。与播放数据相比,《脱口秀大会》更重要的意义就是让年轻的观众知道了“Stand-up comedy”这种形态和优秀的素人脱口秀演员。在它之前,真正的喜剧脱口秀在中国几乎没有“市场”,《脱口秀大会》的出现让喜剧脱口秀得以在中国生根。

图1

连线麦、漫才与喜剧脱口秀

2016年5月6日,一段名为《Ali Wong: Baby Cobra》的视频上线播出,视频时长60分钟,表演者是一位即将临盆的中越混血编剧黄阿丽,这段视频在豆瓣上收获了3773人的评价,最终口碑8.7。视频中,挺着孕肚的黄阿丽拿着一个连线的麦克风全程站立表演,段子从种族、性到工作简直海纳百川,再搭配她独有的微表情,台下的观众从头笑到尾,掌声络绎不绝。

这是一场标准的“Stand-up Comedy”,与《脱口秀大会》如出一辙,不同的是,《脱口秀大会》中除了单人秀,还有搭档秀和群聊秀。

图2

Stand-up comedy的中文翻译是“喜剧脱口秀”,有时也被称为“站立喜剧”,起源于英格兰,兴盛于美国。它的舞台形式极其简单,一个人、一支麦就够了,但难的是表演者要通过幽默地表达自己对生活的洞察来实现与观众真正的情感连接,除了引人发笑还要让观众去思考背后的意义。

这种形式随着《今晚80后脱口秀》《吐槽大会》等节目的播出在中国获得关注,但真正明确这种形态并对其做更深层次普及的是《脱口秀大会》。同为女性脱口秀演员的思文在采访中曾提到,“《吐槽大会》是一些明星站在那里被吐槽,这个铺垫已经完成了,剩下的就是如何吐槽了。而《脱口秀大会》则是回到喜剧脱口秀本身,你会发现很多明星吐槽可以,但讲喜剧脱口秀就不行,因为喜剧脱口秀需要去营造一个铺垫,要重新创造一个世界观和价值观,这是需要从零开始建构的。”

除了贯穿全场的连线麦,为保证专业度,《脱口秀大会》还尝试了漫才、musical comedy等新形式。

漫才在《脱口秀大会》的舞台上出现过两次,一次是经验丰富的李诞和王建国,一次是初出茅庐的江梓浩和昌叔。漫才是日本的一种站台喜剧形式,类似中国的对口相声,通常由两人组合演出,一人吐槽,一人耍笨,两人以极快的速度互相讲笑话。李诞曾开玩笑说他和建国的那次表演被领导骂了,不过这或多或少也可以说明他们的那次表演并不尽如人意。

图3

一种新事物如果给观众留下的第一印象平平无奇,那么之后也很难吸引更多人关注。因此,致力于推广喜剧脱口秀的《脱口秀大会》才有了第二次漫才表演,显而易见的是,江梓浩和昌叔的表现比李诞他们更成熟了。

比漫才的推广之路顺利一点的是musical comedy,当期表演者王勉和ROCK凭借这段表演拿到了“小王”,王勉也凭借独有的表演形式杀进了决赛。

图4

长期以来,喜剧脱口秀在中国一直处于萌芽阶段,而《脱口秀大会》开拓了国内的喜剧模式,与其说这是一档综艺节目,不如说这是一次对“Stand-up Comedy”的大型普及。第一期节目播出时,主创人员还在奇怪为什么观众会不理解麦克风要连线,收官之际,观众早已不再质疑连线麦而且还接受了“漫才”“musical comedy”这样的表演形式。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脱口秀大会》俨然已成为Stand-up comedy在中国的先驱。

不是选秀,却很捧人

当黄阿丽站上舞台的时候,亚裔+怀孕七个半月这个人设就已经赢了。

一战成名的黄阿丽是幸运的,大多时候,喜剧脱口秀演员的人设要通过多场表演才能树立起来,如果想获得高人气还要有足够吸睛和深刻的段子支撑,这需要长时间的演出积累才能完成。

《脱口秀大会》就是一个帮助素人表演者“树人设”的舞台。虽然节目每期都有“小王”的选拔,结尾还有总决赛,但这并不是一档选秀节目。长期关注节目的观众也不难发现,他们的选拔其实很随意,节目进程过半,甚至还全新修改了“不快不吐”环节的游戏规则。

最后拿到冠军的庞博入行只有一年时间,生活中还是一名在职程序员,这也是他给自己的人设。庞博在《今晚80后脱口秀》的舞台上有过多场表演,没红,和他有同样境遇的还有思文,思文的人设是“犀利主妇”,他们二人的标签在《今晚80后脱口秀》上并不明显,直到《脱口秀大会》才得以完全确立。

图5

营造人设能够把观众带入一种固定的搞笑情景中,在这个环境下讲一些加持人设的段子,“笑果”会更加显著。正如管鑫评价庞博时所言:“庞博在第一段的表演当中是披着他的角色上台的,就是我是一个程序员,程序员你们懂的,这样我不需要再去创造一个喜剧的情景,反正你懂得。”

虽然庞博最终因为能“脱掉”程序员的外衣而备受赞誉,但这只是为比赛做的突破,短时间内,庞博仍然不会也不应该与“程序员”的人设分离,因为这已经深入人心。同样因人设立体而走红的还有“大黑客”韦若琛、“犁地”的张博洋、“手舞足蹈”的卡姆、“98年高颜值”的郭展豪等人。

图6

事实如此,虽然不是选秀,但《脱口秀大会》的“造星”能力一点不输一线选秀节目,甚至连“普通观众”穷小疯也因此有了不少关注。

比起“综艺感”,《脱口秀大会》其实更具“专业感”,或许嘉宾们的段子还不够成熟,但表演形式已经足够专业。以往,喜剧脱口秀在中国的小荧屏上从未如此活跃过,大部分人想必都没有听说过这个概念,遑论因此而走红。但《脱口秀大会》的出现让人们看到了中国有喜剧脱口秀表达的广阔土壤,从节目中走出的这些表演者和节目观众也构成了中国喜剧脱口秀最初的市场,能有这样的开端已经实属不易,《脱口秀大会》未来任重而道远。

微信图片_2017103118345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脱口秀大会》收官,但喜剧脱口秀在中国的市场才刚刚开启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