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情满四合院》导演刘家成:一部拍旧时岁月的京味剧,为何获年轻人欢心?

“最初是投资方蜂拥而至来找我们,之后回过头来,我们又开始主动找投资方。从产生剧本创意到开机,一晃就是五年。”

《情满四合院》最近火了,但这中间所经历的曲折坎坷,没有人比导演兼制片人刘家成更了解。

刘家成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对他来说,京味儿剧是他创作的一个重要方向,犹如他对过去时光的怀念,这是一定不能够妥协,也是一定不能够打折的。

然而,正是导演所最为在乎的京味儿却也成了令投资方非常担心的市场风险。刘家成告诉骨朵,最初很多潜在投资方都觉得剧本的题材内容不错,可是,他们仍拒绝了投资,给出的反馈是,“京味儿不要过多地展现,北京四合院和胡同的地域特征不能太过明显”。

在这一点上,刘家成的态度很坚决,不愿妥协。

“我坚持我们的创作语言,坚持我们的北京味道。如果把地域特点去掉了,把北京味儿去掉了,你的特点是什么?没了!如果走中间路线,那就有点不伦不类了。”

图1
《情满四合院》的骨朵指数排名颇高。在10月9日至26日的18天内,有12次夺得骨朵指数电视剧榜亚军,更有5次荣登骨朵指数电视剧榜冠军宝座。

京味儿的皮囊,再加上京味儿的魂

在皮、肉、骨上,《情满四合院》这部剧确实是将京味文化做到了极致。观众看剧,看到了满满的回忆,和一股子浓郁而纯粹的北京味儿。

“皮”是布景

为了能精准还原上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老北京四合院的生活,刘家成要求剧组按照1:1的比例搭建了一座四进的四合院,灰墙青瓦映朱门,所用的材料均不能是新的,一梁一椽一柱都是从昌平、怀柔的旧货市场淘回来的。《情满四合院》的出品方艺照天下CEO戈乃康向骨朵透露,搭建这座四合院,共花费200多万元,全部采用旧料来搭,这样才更真实,让观众有代入感。

图2

不仅搭建四合院,剧组还搭建了一座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老商场,改造了一条街道,胡同也搭了一小段,然后结合实景拍摄。“为了增强剧的质感,我们跑到珠市口草场九条胡同那儿取实景,那么大一个剧组,扎在那儿拍了三四天,那也是最艰难的三四天”,刘家成说。

“肉”是生活细节

在《情满四合院》中,有对上世纪60—90年代老北京生活细节的大量还原。同一座大院里,人物的职业包括轧钢厂工人、食堂厨子、电影放映员,改革开放后开餐厅、开公司当老板等等职业都具有明显的年代特征。

剧中的随便哪条胡同里,可能就会有扔沙包、跳皮筋、推铁环等儿童游戏场景;百货公司里,夹子上夹着账单和钱,顺着一根细绳索滑到收款处,售货员再把盖了章的账单和找零夹着滑回来;到了冬天,大杂院里每家每户都用三轮车往家里拉大白菜,码在窗根底下,用破棉被盖上,一冬天就是炒白菜、熬白菜,炖白菜;为了不浪费一丁点儿煤,会连煤渣都重新和成整块,切开晾干;马路上不仅有公共汽车,还会有马车和骡车在跑着……总之,所有的生活细节都做到了真实还原。刘家成之所以认为这些生活细节重要,是因为它们是每个住过大杂院的人都亲身经历过的。只有把握准确的细节,才能让观众瞬间回到过去的年代里。

“骨”是精气神

首先是演员的选择。男主傻柱这一角色必须得拿着腔调操一口正宗京片子,必须得非常熟悉老北京文化和风俗,在刘家成看来,何冰是第一人选,甚至是唯一人选,傻柱的地域特征、性格和品质在何冰身上都能找到。何冰是《情满四合院》的灵魂。其他演员也要以北京籍为主,刘家成还专门去北京人艺请演员,因为京味儿话剧是人艺的一大特点,于是,除何冰之外,还有李光复、魏小军等演员来自人艺。至于非北京籍演员呢,比如郝蕾,那就学说北京话,学老北京习俗。

图3

最终的演员阵容让导演刘家成感到满意,他认为《情满四合院》的“演员搭配是最好的,最合适的”,在出品人戈乃康看来,该剧最成功的一点在选演员上,“不是选贵的,而是选对的”。

还有对老北京规矩的拿捏也很准确。这首先得益于编剧王之理。他也是一位住过大杂院的老北京,并且,之前还跟刘家成合作过另两部京味儿剧《傻春》《正阳门下》,自然对老北京规矩了熟于心。

在《情满四合院》中,一个大杂院里住着十几户、几十口人,按照辈分高低,是一大爷二大爷三大爷最具发言权,而将近90岁的聋老太太,尽管不管事儿,但在刘家成看来,这一人物就类似于“《红楼梦》中贾府的贾母那样”,人人都必须尊重她,她天天笑嘻嘻,看似什么都不关心,其实心里跟个明镜似的,把人性看个透彻,谁犯错了,她会直剌剌地骂过去,举起自己拐杖打过去。

《情满四合院》中的“药罐”道具也体现了老北京规矩。在大杂院里,只有一个药罐,谁家有人生病了,就自己去拿,而不能让别家给送,不能让别人给递,因为这样做是将病送给别人。剧中一个晚辈就因为不懂这个规矩遭了一顿打。这一重要道具,骨朵在采访时,导演刘家成和出品人戈乃康都有提到,他们均认为这是《情满四合院》保持京味儿特色的一个重要的精神象征物。

该剧有另一个名字,叫《傻柱》,一开口更是满满的乡土味,让人一下子想到老舍《骆驼祥子》的书名,因为这两个题名非常相近,都是“人物性格或经历+人名”的形式。《傻柱》这个剧名是导演自己取的,在他看来,这名字也是京味儿十足,富有精神意蕴,“傻说的是心地善良,柱子是实心的,代表这个人耿直”。

京味儿文化影响大,可突破地域和年龄限制

那么,京味儿影视剧会有它的市场限制吗?当然会有,但可能没我们想象得那么大。

刘家成从导演的角度,站在创作者的立场上,认为不管是什么类型、何种题材的影视剧,故事所传达的感情是最重要的。他说:“台词带有北京味,环境带有北京味,但情感只要能打动人,南北方的观众是共通的。”

以管虎导演、冯小刚主演的京味儿影片《老炮儿》为例,该片在2015年底至2016年初公映,最终收获9.03亿票房,成绩不俗。若按全国各大城市票房统计,北京票房最高,约1.18亿,其次是上海,票房约0.68亿,此外,深圳、成都、广州、杭州的票房分别为0.33亿、0.29亿、0.22亿、0.20亿。尽管《老炮儿》北京味儿浓郁,但影响力大大突破了地域局限,扩展到长江以南地区。管虎认为,好的电影没有南北之分,甚至无国界之分,在哪儿都能取得共鸣。

刘家成自己的经验也证明,好的京味儿电视剧不仅能赢得北方观众,还能吸引长江以南观众的关注。

骨朵数据根据360趋势上关于《情满四合院》的搜索数据,发现通过网络平台搜索或观看此剧的观众以华北和东北地区为最多,不过,广东和江浙沪地区也有很高的关注度,这四个省市就占比高达21%。

图4

这一数据也与刘家成导演的京味儿剧所选择播出的电视台相吻合。在《情满四合院》之前,他曾执导过另两部京味儿电视剧,《傻春》和《正阳门下》。《傻春》于2011年8月8日在黑龙江卫视、河北卫视、河南卫视黄金时段首播,因为收视率颇高,所以在20天后又登陆CCTV-1;《正阳门下》于2013年6月初在湖北综合频道首播,同年8月又登陆北京卫视黄金档,收视率一路上扬,据索福瑞全国46城市省级卫视收视统计,在收视率和市场份额上,成功跻身全国第二。另据刘家成回忆,这两部剧还曾在南方地区一些城市的地面频道播映,也都有不错的收视率。

戈乃康向骨朵透露,其实也是因为有刘家成导演之前的《傻春》《正阳门下》的收视口碑双赢,才让他对《情满四合院》这部京味儿剧更有信心。

事实证明,他的投资是明智的,该剧自10月4日登陆北京卫视以来,收视率一路直上,据csm52卫视黄金剧场电视剧收视排名,从开播时的第六、七名,上扬到第五名,之后是第三名,自10月16日至24日完结,一直保持在第一、二位。其网络播放量趋势也是一直高涨,据骨朵数据显示,前台播放量从上线首日的477万,到10月26日上涨至3883万。

图5

在主要演员的选择上,戈乃康同样认为老戏骨要好于市场上流行的流量明星。他说:“当你选择演员适应于市场,那你一定会选流量演员。我们觉得一部影视剧在进行二度创作时,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演员自身对角色的理解和把控,包括他的敬业度,或者说专业精神,那么你就要选对的演员。”他认为在《情满四合院》中,何冰、郝蕾,还包括一大爷二大爷三大爷的扮演者等等,都是“对的演员”。

有一点倒是在戈乃康的意料之外,那就是《情满四合院》这部距离话题较远、情节又较弱的年代剧打破了观众的年龄限制,他本来以为主要应是50、60、70后观众,甚至“70后观众都在边缘地带”,没想到竟有大量的80后、90后年轻观众。虽然他并没有统计年轻观众到底有多少,但据他感性的观察,应该有很多。

据骨朵数据显示,《情满四合院》网络观众的年龄确实呈年轻化趋势。其中,数量最多的是25—34岁观众,占比33.3%,其次是19—24岁观众,占比31.5%。这两部分人群涵盖了绝大多数的80、90后,总占比已接近2/3。

图6

戈乃康是一名60后。他认为,现在的80、90后比他们那一代60后更有思想,所追求的和对事物的评价标准也比60后更准确。“年轻人通过跟他们父辈或祖辈聊天、聚会的形式,在耳濡目染中,对祖辈或父辈的生活有好奇心。而真正走入社会之后,他们慢慢发现,他们所听说的那个东西比在现实生活中遇到的东西要美好。怎么个美好法?于是,在这里边,他们就有了猎奇或者探究的成分。”也就是通过看剧,来形象立体地了解父辈祖辈所生活的那个年代。

这也正是导演刘家成的艺术观和生活观,所以,他才塑造了一个毒舌碎嘴、情感直接、生活永远乐观的傻柱形象,那是创作者对生活所保有的童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情满四合院》导演刘家成:一部拍旧时岁月的京味剧,为何获年轻人欢心?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