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专访丨导演于中中:“少女心”是小确幸版玛丽苏,爱情就要拍得轻松愉快好睡觉

“直男癌五大审美:黑长直、淡妆、蕾丝、白裙、高跟鞋。”

小荧幕里《亲爱的王子大人》的女主角孙小桃正在亲身指导她的竞争对手女二号苏远晴,如何将苏远晴喜欢、同时却喜欢孙小桃的男二号周亦然撩到手。说是女主角又好像不是,男主角姜昊正占有并控制她的身体。

一串下来,人物关系听得云里雾里?那就先看台词,可真是“瞎说什么大实话”。这就是《亲爱的王子大人》和它的CP剧前作《亲爱的,公主病》最著名的“反套路”玩儿法。

图 01

“反套路”和“玛丽苏”,是坊间一开始对《亲爱的》系列两部剧的初始印象。被“反套路”的趣味所吸引,随着这部“玛丽苏”剧的播出,播着播着,所有人的说法都变成了“少女心”。

嗯,少女心神作,粉红气息苏到炸屏。

一边吐槽着“直男癌”,一边拍出这样少女心故事的导演是位年将不惑的男导演于中中。骨朵在知道这件事之后,世界观稍有动摇,无法将一位沉稳的男导演与各路甜腻少女心作品关联到一块儿。所以干脆直接找到了于导,想好好跟他聊一聊“少女心”的那些事儿。

玛丽苏不是爱情,爱情一定要有成长

“玛丽苏呢,我觉得它只是我们在说故事情感中的一部分,其实我们还有很多的爱情元素,只是玛丽苏这块儿就被大家放大了,就好像变成了主题一样。”

图 02《亲爱的》系列剧导演于中中

于中中导演没有和骨朵否认玛丽苏的存在,因为“玛丽苏”里至少还有个“苏”字是“少女心”存在的证据。

很多人以为,女孩子大抵应该都爱看玛丽苏,被许多男人爱着,无条件救济着,发了一个“坐享其成”的白日梦,谁不喜欢?但“坐享其成”是不会有成长的。如果你是一位成功的商业制造者,角色的性格经历是可以从出场到结束都不变的,但真正的艺术创造者,都希望自己的角色有所成长,在经历了各种亲情爱情友情的事件之后,形象逐渐丰满立体。

一如角色在商业与艺术之间的界定,于中中将玛丽苏解读为,精神世界不够丰满、性格不够独立、需要依赖其他人生存的女性角色。所以他在作品中,一定会这对这一点赋予女主角从柔弱成长到强大的内心经历,在此过程中,她会跌倒,也会再爬起来,擦干眼泪继续前行。

图 03

对女性角色的刻画是于中中拿手的一点,就好像他在去年金钟奖上获得六项提名的作品《必娶女人》,讲述着女主角那种专施小奸小恶来换取成功的职业女性。必娶女人,Bitch女人也。

在他镜头之下的,常常女主角在开场时都不是传统印象中很讨喜的人设。《亲爱的,公主病》里女主林星辰是带着高高在上睥睨穷人的偶像剧坏女二形象出现的,结果发现她所得到的地位和光环都是从小拼命努力学习所换来,反而看似 杉菜式的草根女二才是“我弱我有理”的白莲花;《亲爱的王子大人》里那个在人多环境下会紧张失语、失去演员资格的女主孙小桃,在和大明星姜昊的灵魂共同生活了一段日子以后,从姜昊身上体会到了演戏的真正意义,从而突破了失语症障碍。

每个女主角都会在开场与结局的结果间有了突破性的转变,这种成长的推进大多是靠爱情。

“这些故事里讲了很多爱情层面的东西,主要还是想讲一种初恋的感觉。”不是字面上看作第一次恋爱的“初恋”,而是那种在所有人心底里干净纯洁和专一的感觉。这也是于中中在拍爱情时有别于玛丽苏的地方,女主角永远不会过多地在男一男二之间纠结摇摆,“我不太喜欢这种,我想要呈现的就是爱情是专一的。”

“回归到我拍女孩子戏的方式,就是希望每个看我戏的女生都会有一种想要追求幸福的感觉,如果遇到对的人,一定要努力珍惜把他留住。”

于中中要的爱情,是浪漫而梦幻的,爱情与主角在成长的旅途中相伴相偎。

我们是看周星驰长大的,爱情一定要能开心

“看剧一定要轻松愉快,因为我自己本身也喜欢看爱情和喜剧,毕竟我们都是看周星驰长大的。”

图 04

对着电视机里大女主戏的生死虐恋,绞尽肝肠欲催泪,实在胸闷得慌。网剧市场中的“甜宠”就迅速虏获了年轻人们的内心,沉闷不适合,阳光开朗才能更好地直面人生。于中中执导无论是《亲爱的》系列还是《狐狸的夏天》,都包揽了今年甜宠网剧的大块儿领地。

于中中导演刚拿到《亲爱的》系列剧本的时候,网剧市场在少女心的故事方面还比较空白,于是他就产生了“做一个不一样的爱情偶像剧”的想法。

出乎意料的是,“做出来之后受到大家的喜爱,我也很惊讶,原来真的有喜欢少女心的观众族群。我觉得这是很美好的事情。”可是有一定质感、一定规格、小而美的剧,谁不喜欢?大概就是网剧的真谛了。“我做剧很纯真很简单,只希望它可以观众带来轻松和愉快,有想谈恋爱的感觉。”

图 05

这就是于中中拍戏的初心,拍出来的戏,不管是甜是虐,一定要能让观众跟着故事一起哭一起笑,睡前回想一下,还能安然入睡。“再坚强的女孩子都会希望被宠爱,”就好像你在脑海中想象着迪士尼乐园只是小孩子爱玩的地方,但你真正进入那个为你织造的梦里,还是会忍不住吹动心中的似水柔情。

“我觉得喜欢看我的戏的女孩子,可能就是喜欢我为他们织造的梦吧。”

被戳中的少女心究竟是什么?是看完了戏一定想要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的感觉,是在遇见对的人时想要迫不及待抓紧他的感觉,是在发现真爱早已在身边想要大声告诉他的感觉。这些是于中中希望通过这些少女心的爱情,传递给每一位女孩子的认知与方向。

他认为每个人心里多少都有一些对爱情的憧憬,只是因为生活压力大,或是出于现实的考量,所以会被很多东西打压着,压抑久了就会变得麻木。但如果有这样一部剧可以唤醒观众心里深藏已久的憧憬和梦想,压力瞬间就会释放出来,整个人都会变得轻松愉快。

“我也很爱看爱情喜剧片,《失恋33天》《滚蛋吧!肿瘤君》,看剧对我来说就是轻松愉快,开开心心,好睡觉。你不觉的《亲爱的,公主病》和《亲爱的王子大人》很适合在跑步机上一边休闲运动一边看吗?”

网剧题材多变,拍起来发挥更自由

采访恰好是在于中中新剧《泡沫之夏》当日拍摄结束的晚上,少女心导演还是直面著名虐恋偶像剧了,如何将一个十年前的虐恋改变成现在观看族群能接受的?

图 06

“下跪打巴掌的桥段就是八点档的婆妈剧会遇到的,太旧了。现在的年轻人喜欢有些别扭的感觉,我明明很爱你,还要假装不在乎你,嘴上说着不想再见,偏偏就会偷偷看你。”虐得傲娇又逗趣,可爱又勾心,忍不住想继续看下会发展成怎样。“以前拍戏会比较商业化,现在拍网剧会更偏向自己的创作。”

互联网影视的世界里,始终有着港台导演们的一席之地,他们工业化操作的得心应手发展出了自己的优势,效率高、娱乐性强。这其中港派的类型片优势明显,而台湾导演在偶像剧市场如鱼得水,无论是陈铭章的成年人偶像剧,还是于中中的少女心偶像剧。

于中中直言,“现在的互联网观众可以接受更多的类型,所以造就了我们导演在一些手法和创意上可以有很多突破。”他很享受拍网剧的创作自由,平台方不会给予导演资金和制作方面的压力,大家都在向偏高规格的电影品质努力,形成很好的良性循环。

所以自己拍戏也要有所精进,《亲爱的,公主病》是校园偶像剧,到了《亲爱的王子大人》就把舞台放在了纷繁的娱乐圈,内容风格偏成熟一些,融入玄幻元素,在主角这对由冤家发展到亲密无间的恋人中夹杂了若即若离的宿命,男主的灵魂以亲吻的方式占据女主的身体,但相爱之后却无法感受真正地亲吻,甜虐混杂,挠得心痒。

当然,偶像剧导演也经历着拍摄不同题材的转变问题,与不同制作人合作是最好的解决方式。浙江卫视暑期档的《复合大师》,于中中就与从话剧导演走向荧幕的陈畅导演继续合作,于中中对于自己更熟悉的摄影手法和故事节奏掌控更多,陈畅用话剧的演出方式中和了“偶像剧模式”。彼此配合,问题迎刃而解。

图 07

擅长摄影手法是因为于中中本身就是拍广告MV出身的导演,再加上合作了七八年之久的灯光、摄影、美术和导演组团队,《亲爱的王子大人》里肉眼就能感受到画面质感的提升,无论是通过MV美学理念营造的干净唯美画面,还是冲绳取景的三道彩虹、冲绳海洋馆的包场,一切都以符合“少女心”主题。

简单的题材突破、手法创新,就会带来很多新鲜感,故事也是这样,无需复杂,画面舒服,看得开心,那就是好剧。

结语

在一连串的“少女心”之后,于中中即将转战“少年燃”,网剧《端脑》将会是热血少年漫的打怪升级故事,会看到主角少年的异次元游戏世界之旅。

“我当时看这个漫画,觉得自己只想做一件事情,就是燃。让所有看这部戏的观众都燃起来,酣畅淋漓。”

骨朵在想,可能这位男导演的内心本没有“少女心”与“少年燃”之分,他只是秉持了少年人的初心,希望每个人看了自己的剧,都能轻松、愉快、好睡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专访丨导演于中中:“少女心”是小确幸版玛丽苏,爱情就要拍得轻松愉快好睡觉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