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鉴片丨校园清新范儿混搭惊悚病毒危机,漫改网大《花悸》走了“美恐”路线

四个月前,爱奇艺、腾讯影业、二十世纪福斯、新片场影业、伯乐影业、好家伙影业、新浪娱乐联合发布“比翼新电影计划”,宣布将把腾讯动漫旗下10部漫画改编成网络电影,将由10位年轻新导演执导。

在这10部漫改网大中,《双生灵探》、《无罪之城》、《猎魂师》、《不结婚》已在爱奇艺独家上线,《花悸》作为计划中的第五部影片也将于近期进入观众视野。

“比翼新电影计划”被视为业内优质资源平台探讨网络电影新运营模式的发端,在这些“批量”尝试的作品中,新元素、新创意、新视角都能在影片中窥探一二,即将上线的《花悸》便是如此,在主打男性观众群体的网大市场中,试图“圈粉”女性观众,在网大的“小成本”禁锢下,仍然做了视效要求如此高的影片,这些尝试,显然都冒着一定风险。

《花悸》:强视觉冲击的惊悚爱情片

导演黄璜曾在采访中透露,之所以选择《花悸》,是因为看中“植物寄生人体产生变异”这个极具新意的设定。

在这部影片中,“花悸”是一种植物病毒。

电影刚开始,镜头就拉到了结局前夕的画面,男主人公在被杂乱的绿色植物覆盖的教室里寻找女主人公,他回来了很多次,却再也没有见过她。

男主人公叫郑问,女主人公叫罗柯,郑问是植物学老师霍教授的助教,罗柯每天都能透过自己宿舍的窗户,看到对面楼上的郑问在阳台上给他的各种植物浇水,罗柯一直暗恋他。

1

过去,罗柯总是借口“你能帮我看看我这盆花怎么死了”来和郑问搭讪,又一次表白“被拒”后,罗柯在偶然间发现他明明也很喜欢自己。郑问送了罗柯一盆花,青春的悸动生根发芽,好像美好的爱情要来了 …

就在这个时候,罗柯最好的朋友丽丽却在宿舍离奇死亡,死的时候身体从内往外被绿色藤蔓缠绕,绿色的汁液从宿舍上铺床板上滴落在地上,死状可怖。丽丽的死亡让全校陷入一种病毒恐慌中,学生们集体体检,学校被隔离,这时,罗柯突然发现,几天前不小心被郑问送的“鬼兰”花叶子刺破手指,现在已经被病毒感染,绿色的枝桠和藤蔓开始出现在胳膊上,身上,脸上…

在这之后,更多女学生突发性死亡且死状甚异,诡异的事件开始在城市里蔓延。

感染病毒的罗柯害怕被卫生防疫人员带走,她藏到了郑问的宿舍里,在电脑上看到了死去的室友生前写的日记。原来,他们的植物学教授正在进行一项植物DNA与动物DNA结合的实验,他拿活人做试验寻找匹配的个体,而这早已违背科研伦理。

郑问的前女友原本是国外某医药企业的顾问,和霍教授共同进行这一科研项目,后来发现违背初衷后已经停下,而霍教授还在不断寻找匹配的活体,郑问此前也曾是受害者,只不过自己的匹配度是零,也就是说他完全对这种病毒免疫,但女主人公罗柯却几乎百分之百匹配。

2

罗柯被带进了隔离医院,郑问带着和霍教授同做科研项目的前女友,循着丽丽日记里的线索寻找霍教授的实验基地,期待拿到治疗的药物。到了那里才发现,霍教授已经拿自己做试验,植物病毒寄生在他体内已经变异,后背长出可怕的食人花,郑问的前女友最后也被食人花杀死。

郑问从霍教授的实验基地赶回学校的病毒隔离区时,却发现罗柯不见了,其实在这之前,罗柯早已“黑化”,在她“死掉”的那一刻,医护人员准备将她的尸体封存带走,她却“死而复生”,身体从内往外被绿色藤蔓缠绕,病毒在整个隔离区蔓延….

影片最后,男主人公回到他们经常上课的大教室里,第四次来这里了,仍然没有找到罗柯,但却在墙上发现了当初一幅自己在窗台浇花的画,那是罗柯当初去找他表白时送给他的,她可能回来过。

“美恐”路线是创新还是冒险?

相比大多数国产惊悚电影都走“心理恐怖”路线,《花悸》带来的是生理感官的冲击感,可以类比美国电影《暮光之城》和日本电影《寄生兽》。

除此之外,这部片子剧情思路很清晰,总共就只有两条线,校园爱情和病毒蔓延。清新的青春悸动和植物病毒引起的绿色恐怖感交叠,故事简单易接受,同时题材和设定又很新颖。

据制片人杜莹透露,这个影片从前期筹划到开拍总共有半年多时间,拍摄时长为15天,同为制片人的彭清清介绍,“虽为小成本电影,但大部分费用都花在了制作上”。事实上,在网络大电影的低成本现状下,挑战题材和视效本身就冒相当大风险,《花悸》的完成度算较高的了。

3

骨朵观影后也感受到,这样的类型对视觉要求很高,影片中感染病毒的人身上生长出植物,日常看来非常可爱的多肉植物出现在了腐烂的肉体上,因病毒而死的人全身被藤蔓缠绕,绿色的枝桠在皮肤上的蔓延感等等,这些带来强烈视觉冲击和生理刺激的片段,如果没有好的特效,势必会大打折扣,而这一块,也是导演黄璜最大的“心病”,他曾担心自己心中想的效果与实际后期制作的情况有落差。

“这个类型,是我们一个探索,不管题材还是视觉风格,都是一次尝试”,《花悸》制片人杜莹认为,过往的悬疑惊悚片大多都是灵异、志怪类,“我们想做一个在美学上有所创新的,青春阳光的类型,很小清新,但又让人毛骨悚然”。

制片人彭清清告诉骨朵,《花悸》最大的亮点就在它的视觉呈现上,“不管前期还是后期,都是在并无太多前作可供参考的基础上,做了大量摸索工作”,彭清清透露,团队在筹备过程中,还从原漫画中找了一百多个图和场景,力求还原,“我们希望《花悸》能带来生理上又美又恐怖的感觉,而且是女生能接受的一种惊悚程度”。

格式工厂4

除了视觉效果,影片的故事同样值得一说。《花悸》改编自腾讯动漫同名原著作品,原漫画中人物脉络非常多,这一次是单独把男主公郑问拿出来,编织了一段和女主人公的爱情故事,但或许因为成本和时间限制,爱情线稍微有些唐突和冒进,两人的感情发展缺少一些“前情提要”,会容易让观众有种“这样就在一起了?”的感觉。同时,影片中爱情线也是之后两人经历“绿恐袭击”这样大型灾难的重要铺垫,前面的爱情不够深刻,后面的“分离和找寻”就会缺少震撼力。

爱情线上的人物动机不够明确,人物角色还能进一步丰富,视觉效果和画面还可以更精致,对于这些,制片人彭清清也意识到了,“没有一部作品回头再看是完美到没有遗憾的,如果有更多的时间和成本,可能会做的更好”。

影片监制赵天宇也表示,“在比翼新电影计划的所有片子中,《花悸》剧本出色,剧情也很吸引人”,他还在现场透露,“本来《花悸》这个片子不是由我负责,后来是我主动提出要做的。”无论如何,《花悸》从题材、类型到画面感上都有较大突破,作为一名年轻导演和年轻团队的“试水”之作,《花悸》都将为网络电影这个同样年轻的市场留下些什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鉴片丨校园清新范儿混搭惊悚病毒危机,漫改网大《花悸》走了“美恐”路线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