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企鹅“青梦导演扶植计划”的弦外之音:“导演养成”的长线与大鱼

衣服上贴着9号标牌的年轻人,走进企鹅影视的小会议厅。在他展示的一份电影策划案里,故事的主角是位红酒商人,伪装成“假名流”混迹高端场所,一次直播中的意外事故让他身败名裂,命运跌到了谷底,主角在命运里挣扎来去的众多事件,被用喜剧的方式进行着戏剧表达,最终,他并未逆天改命,却找到了平静的内心。

“中国人对红酒的文化认同感似乎不高?这样能引起观众共鸣吗?”评委抛出问题,年轻人据理力争,力辩了几个回合。在他的计划里,这是一个大概成本在300万左右的商业网络大电影,如果可能,还可以扩充成一个1000万预算的小成本院线。

图 01

这个名为“青梦导演扶持计划”的现场导演选拔赛更有点像一个综艺晋级现场,那些有着电影梦的年轻人,会在这间会议室里展示自己的电影梦并应对现场问答,四位评委,分别是企鹅影视助理总经理兼天机工作室总经理常斌,企鹅天机工作室总制片人刘荣,电影《绣春刀2》制片人张宁,以及北京电影学院的导演系副主任李忱,纷纷根据策划案和应答情况填写了表格评分。

最终,进入这场选拔的预备导演们中,会有18人晋级成功,进入“青梦训练营”,并得到50万至300万不等的成本,和名师指导,而实践自己的电影梦。

属于年轻导演养成的时代

年轻导演正在成为主角。

这是自从网络影视诞生以来的主旋律。许多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正在这个属于年轻观众的市场里赢得自己的战役。

这一阵播放最火热的《双世宠妃》《白夜追凶》《无证之罪》,均为三十岁上下的导演操盘。比起转身投入网剧的传统大导演,他们经验或许不足,但更能理解年轻人的审美,身上还带着梦想蓬勃的朝气。

即使在一向以低成本著称的网络大电影领域,导演们也正在迅速成长。在几乎没有豆瓣评分的网大之中,首部拿下6.4分的《灵魂纸扎店》,用独特题材表述了深刻情感,导演朱滢心几乎还是个小姑娘。而前不久上线的《哀乐女子天团》在豆瓣拿下7分,成为网大里的头部作品,它的两位导演桑木天与刘博文,一个生于89年,另一位甚至是90后。

还有些人作出了更让人惊异的成绩,年轻导演王人超一共凑了7万块钱,拍出了一部科幻电影《孤岛终结》。这部电影在国外获了奖,豆瓣最高评分冲上7.1。于是,饱受质疑的他终于为自己赢得了一个机会,开始了第二部科幻电影《深空法则》的创作。

在这些年轻人里,有些是中戏、北电的科班出身,但也不乏以前拍微电影、广告片、短视频甚至到处随便打杂,却始终保持梦想的门外汉,还有一些摄像师和编剧试图突破固定的人生角色实现转型。捧着短视频、微电影作品努力敲门说服别人投资,是他们经常面临的现实窘境。

图 02电影《绣春刀2》制片人张宁

作为《绣春刀2》的制片人,张宁对此颇多感慨,在《绣春刀》上映前,导演路阳也曾因年轻和名不见经传,遭遇过反复质疑,终因《绣春刀》的票房成绩而一战成名。

“现在这个行业涌入的资金多了,比我们当时好多了。”张宁说。对于广大初出校园的年轻导演们,处在创作欲望最强烈的人生阶段,却往往被没钱难倒英雄汉。拍电影不像写小说、写剧本,能在兜里没钱的状态下先试试手。即使一个低成本电影组成班底,调动剧本灯光摄像演员,少说也要几十万,于是这些年轻人只能凭师承门派找能联系得到的金主,这样的模式完全将非科班出身的梦想者排除在外。

而反过头来对于行业而言,对于导演的发掘,又是行业最“饥渴”的缺口。以往,每年电影院数量相差不了几部、而网剧和网络大电影则正在爆发中鲸吞人才。网大在三年间实现三级跳,从500部不到跨越到去年的2500部,今年备案量达到了4000部。4000部网大,可能需要至少数千个导演,每年招收几十名学员的学院们,培养出的人才还不够填一个零头。

“我们做的就是‘打地基’的工作,能够让青年导演进入这个行业,进入这个圈子,进入这个整体的大环境。如果我们没有扶持到他们,他们只能对这个圈子望洋兴叹。”企鹅影视助理总经理兼天机工作室总经理常斌说。

“中国网络影视已经到了更新换代的时候,这一两年传统影视公司与专业人才入局,提升了整体的制作成本与水准。那么对新晋行业人才的引进必须同步跟上。”

商业和艺术平衡的人才

作为评委,张宁对市场有了些新的理解。“就行业来说,这几年也有所变化,网络影视使得现在的入行窗口很多,门槛变低了。”张宁说,“对新导演来说,机会比以前多太多,自然而然,成长率也提高很多。”

现在的问题变成了怎么选人。

图 03青梦导演扶持计划参选导演

对于已经进行了两年的青梦导演扶持计划来说,企鹅影视作出了一些调整,从过去的“推荐制”变成了上述的全国海选和“现场晋级”。

第一步是海选,从各个渠道吸纳来的策划案进行第一轮淘汰,扩大了辐射的人群。

导演是综合能力的整体考验,所以故事的完整性、叙事的清晰性、沟通的流程性,就成为了李忱在评选时的重点打分项,“越能平衡好这些关系的孩子就越是会发展得比较好。” 北京电影学院的导演系副主任李忱说。

其次,过往的简单项目评议也升级为全局把控的综合评定,对选手的全方位平均质素要求更高。

“当成名的可能性变多,但是上层没有给他们梳理好明确路径的时候,自己在相当长一段时间是磨合和探索的阶段。”李忱作为学院导师,将平时遇到的学生结合此次“青梦导演扶持计划”的参赛者,总结出了新人导演的其中一大问题:自我。

图 04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副主任李忱

“他只关注我想表达自己的想法、看法、感受,事实上你不能只简单停留自己想表达什么,”李忱认为,影视创作是需要许多物力、财力、人力的结合辅助来完成,除了自我的表达之外,各方的沟通与受众的需求都十分重要。所以,现场应答也变成了考验导演的一大基本功。

常斌对过往淘汰的项目作出了解释,“有的项目过于自我,或是对行业和市场把握明显缺失,此外,在评选中也通过PPT陈述、问答等考验新人的理解力、沟通力和现场灵活应变力。”

“钱多有钱的好处,钱少有钱少的干法。”张宁回想起自己刚刚做电影时的境遇,“钱少的时候,大家想尽办法、各种琢磨去控制整体的制作成本。现在很多年轻导演对资金要求比较高,就要这么拍,一点儿不能变,比较任性。”

导演作为一部电影总领全局的人,实际中的变通非常重要。张宁从选手身上看到问题的时候也看到才华,有才华之后,问题可以慢慢解决。和每个工作的人一样,时间和经验也很重要,“要多与别人交流,当导演需要跟社会各个阶层聊。我曾经干了9年的记者工作,采访过很多人,你会从中发现很多人间百态,需要吸纳不同的感受。”

接下来,常斌还希望能够在未来的培养与扶持中,能诞生出商业性与艺术性兼备的项目。消除一些过于强调自我内心世界表达、艺术文艺气氛表达造成的不接地气问题,也消除过于看轻观众审美、走低端擦边球的商业化误区。

图 05企鹅影视助理总经理兼天机工作室总经理常斌

“中国网络影视在艺术性和商业化上达到一定平衡的时候,才是行业生态最健康的时候。这样的平衡也是作为平台角度给予的最原则性建议。”常斌说。

放长线,一带一

一个讲述两位女孩间灵魂互换的故事正在被评委一致聆听。一对互为死仇的女孩:大排档老板的女儿,和一位傲娇公主在事故中灵魂互换,合力对抗想要强取豪夺这个大排档的“恶霸”,从而转敌为友。

故事没有太花哨的类型包装,简单、直接,充满人间烟火气中的小情感,小冲突,是一部小清新类型片。难得的是晋级选手思路清晰,应答如流。这是她的复试,如果顺利通过,她就能进入训练营,把这个策划变成现实。

“进入青梦训练营后,我们会用一带一的方式做培训,一个老师带一个学生,”常斌说,“这个训练营给每个人提供一位导师,从训练营毕业的时候就会有一部作品。”这部作品可以顺利上线腾讯视频。

就如李忱所言,电影学院招收的学生越来越少,因为制作型人才在入门过程中需要更正确的引导,北京电影学院的日常教学几乎以“一对一”的形式完成。 “青梦导演扶持计划”也会在将来的训练营中建立这样的手把手教学方式,由导师带领学生从单独讲解项目直至完成。不仅避免了初入行时的迷茫,也减少了坏习惯的养成。

图 06青梦导演扶持计划参选导演

对于轻资产的影视行业,人是唯一的资产,挖人+组盘就是行业长年发展的基本构成。而此次 “人才输血”,也昭示了企鹅影视对未来的放长线规划。曾几何时,十年以来的“青年导演计划”成为现有网络影视项目的主要人才脉络,而这个由“资金+平台+入行指导”的青梦,可能成为另一支部队。

行业在野蛮生长,一切正变得更加“靠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企鹅“青梦导演扶植计划”的弦外之音:“导演养成”的长线与大鱼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