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专访丨顾小白:对犯罪悬疑题材一直挺迷恋,不会拒绝标签化

从剧影两版《心理罪》,到电影《我是证人》,以及正在热播的高分警匪剧《白夜追凶》,主创中都能看到顾小白的身影。这个由影评人转型、之前代表作是《山楂树之恋》的编剧,就这样成为了推理悬疑“专业户”式的存在。上周,腾讯影业大举发布的项目中,秦明新作《守夜者》改编剧也将由顾小白操刀,这令人会心一笑,国内推理界“三胖”——雷米、秦明、周浩晖,他已经集齐了三分之二……

“我倒不是说非得写这个类型,就是因为做了《心理罪》,又参与了《白夜追凶》,阴差阳错吧。但我也不会拒绝(标签),没有必要去跟这个东西对抗,我对这一类题材确实挺迷恋的,跟别的题材、比如爱情片比,那种热爱度和之前的积累,确实更高一些”,顾小白坦言,在他看来,对于推理悬疑题材来说,眼下仍是个好时代。

1

缘起《心理罪》

雷米创作的系列小说《心理罪》,与同类作品相比,可以说是走在了影视开发前列,到目前已经有了两部网剧和两部电影。网剧版由凤凰联动影业与爱奇艺联合出品,2015年5月上线,突破性的品相与气质,在当时引发热议。顾小白在其中担任监制与编剧,巧的是,之后的李易峰版《心理罪》电影,编剧也是顾小白。

说起这件事,顾小白用了“宿命”来形容,其实最早找到他的是电影,但剧本写完之后,由于市场环境和审查等种种原因,电影计划不得不搁浅。五六年之后,网剧版找到了他。

2

在网剧屡获佳绩的同时,电影也迎来了重启的契机,导演谢东燊抱着一试的心态将剧本重新送审,获得了通过,项目得以往下推进。顾小白参与的网剧第一季,涵盖两本小说的内容,更舒缓深沉,而电影版着重讲述一个案件,更加类型化、商业化,电影上映之后,难免会面临两个版本的比较,这一点顾小白倒是看得很开。

“豆瓣评论我也会看,不管剧还是电影,它的缺点在哪,其实我是很理性地知道的,很多说得都有道理。当时的疏漏在哪,不管是自己能力问题,还是时间周期问题,还是拍摄时候导致的,我都很清楚,不会因为这种批评而有什么逆反心理。”

在顾小白看来,国内推理悬疑类作品,跟欧美、包括韩国还有一定距离,“第一是能力,第二是时间,很多时候大家都太着急了,剧本还没有那么完美的时候,仓皇上阵,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难免会有一些不完美的事情发生,这也跟中国影视产业的现状有关”。作为一名编剧,他很向往海外的编剧中心制,“这样就不会变得很被动,能把这个东西做得更完美、更极致。而国内常听说片方要求三个月出剧本、几个月要拍完,那样永远会存在一个恶性循环,本来能到80分的东西,最后往往只能到60分”。

“当然”,顾小白自嘲,“这个在中国的体制里有点像堂吉诃德和风车对战,很难实现,因为你毕竟不是主控方”,但已经成立了编剧工作室的他,希望试试看。

但另一方面,他也相当看好推理悬疑类型在国内的前景,随着话题作品不断出现,观众群日渐扩大,市场正慢慢培养起来,甚至众说纷纭的审查问题,也并不是真正的大问题,“如果你的态度端正,会有自由空间的,在创作的起点不要畏首畏尾,不要自我束缚。《心理罪》当初在送审的时候,也曾担心很多东西过不了,但事实上负责审查的人,他们第一对创作是懂的,第二比较宽容,他们会看那些东西是服务于你的人物和主题,你整个作品的价值观是什么,所以最终只修改了很少一部分,并没有想象中那种‘阉割’的情况,所以还是看创作者的态度,是不是真的把它当做一个作品在塑造”。

格式工厂3

从《白夜追凶》到《守夜者》,未来还想做原创

在热播剧《白夜追凶》中,顾小白担任剧本策划,再度与《心理罪》时的老搭档五百、王伟合作,“主要是调整主线,丰富关宏峰、关宏宇这两个人物,给他们一些前史性的设定。编剧指纹之前是律师,对刑侦方面很了解,所以剧里会有大量的术语,像痕迹鉴定或者法医的部分,这是它与之前的剧不太一样的一点。”

对于《白夜追凶》的成功,顾小白并不感到意外,“网友对国产剧其实是很宽容的,看到剧作、拍摄和表演都达标的戏,会觉得很惊喜、很意外,因为太多剧的创作者没有这么认真去做。王伟、五百他们在拍摄层面真的是绞尽脑汁,想让它的影像也好、节奏感也好,都能在现有条件下达到极致,网友能够感受到,也愿意给予鼓励。我觉得这说明受众的土壤是好的,就希望更多公司、更多创作者能更努力、更认真地去做”。

而相对于现实风、接地气的《白夜追凶》,《守夜者》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人物更年轻,更具少年热血。“这个故事是讲公安内部有一个小组,叫做‘守夜者’,外界也有一组‘守夜者’,对一些坏人进行法外制裁,主要想讲的是这两组守夜者的对抗,以及其中牵扯到的道德、伦理上的冲突,究竟哪方是正义的、哪方是邪恶的”,顾小白表示,“我喜欢这个概念是在于它听上去没那么接地气,之前我做的《心理罪》《白夜追凶》都比较写实,现在反而想做一个稍微架空一点的,美剧式的,两组各有所长的少年天才间的对抗”。

4

关于观众接受度,在顾小白看来,不管是动漫元素,还是科幻元素,只要是服务于人物、服务于主题,也是能够给作品加分的。“这种题材毕竟有天花板,不像合家欢或者偶像剧,大家都能看,所以我觉得只要剧本人物做得好、拍摄和演员到位,类型上可以多尝试,多细分或者多融合。美剧中的罪案剧,也有很多是超现实的,像《嗜血法医》,所以我觉得这些不是问题,问题是观众能否从中得到共鸣。”

《心理罪》《守夜者》是本土推理作家的作品,《我是证人》是韩国电影IP,之后还将着手改编东野圭吾小说《布谷鸟的蛋是谁的》,目前市场上推理悬疑IP的几大热门类型,顾小白都接触过,不过他认为,对于这一题材,IP与原创其实也并没有太大差别,“《白夜追凶》就是原创,别人之前也不知道,但现在口碑也很好,所以说买IP改编,只是让资方觉得有安全感,我是觉得应该大量做原创,中国现在这种高度压缩的社会,跟日本差不多,都市感已经超过欧美了,肯定能做出完全属于中国的谋杀,中国的人性,中国的气质”。

“像《嫌疑人X的献身》,它就特别日本,主角有那种宅男,还有一个是教授,但放在中国的话,不一定有这样的教授存在,但举一个例子,你可以写一个外卖小哥,他可以去杀人,可以很缜密,也可以有自己的愤怒,这种可能就很中国。因为外卖、快递这些行业,只有在中国这种高速发展,人力物力成本又那么低的情况下,才会有这么蓬勃的发展,海外不会有,这是典型的、属于中国质感的人物和故事。”

改编经典,也要找到自己独特的表达

习惯于顾小白推理悬疑“专业户”的设定后,《涩女郎》这个项目,反而令人很意外。这部台湾漫画家朱德庸的经典作品,在简单的四格中呈现了都市男女价值观、人生观的冲突与碰撞,之前多次改编成影视剧。在刚刚过去的腾讯影业发布会中,这一IP也将迎来翻拍,编剧为顾小白。

5

在顾小白看来,朱德庸作品最突出的一点,在于他写出了高度都市化的氛围下,人们的迷失,内心的困境和病态,这一点放到今天的内地大都市,更有代表性。“为什么叫‘涩女郎’,‘涩’可以有各种理解,是青涩还是生涩,其实就是对自我、对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强烈的意识。新版《涩女郎》就是想通过这四个女孩,还有里面像过江之鲫一样不断出现的男人,写出这些人通过恋爱来寻找自己的过程,到最后可能有的人明白自己该怎么活着了,有的可能会在一条道走到黑,更迷茫,但起码观众会知道他的问题是什么。”

“不过它还算是一部漫改剧,也会有很多结合漫画元素的场景、对白、呈现手法,包括演员表演,稍微有那么一点不写实,但精神内心是写实的。我觉得它会是一个黑色幽默的东西,有那么一点点黑,那么一点点涩,整体又比较酸爽。”

除了《守夜者》《涩女郎》,以及上文提到的东野圭吾,顾小白透露,他还在操作一版新的白蛇与青蛇的故事,跳出爱情故事的套路,讲述少年的自由与叛逆精神。此外还有新版的楚留香,讲到这个项目,顾小白语气中有着按捺不住的兴奋,对于从初中开始就偷偷模仿金庸、古龙写武侠小说的他来说,这无疑是一次圆梦的机会。他说,这一版楚留香会是一个东方的007形象,背景是古风武侠,但设定非常现代。

“以前可能觉得有些类型不是很吸引我,但有一天突然觉得,其实类型不重要,核心精神最重要。我老拿李安举例子,他每个片子的类型都不一样,但本质上永远在讲理智与情感。人是否能超凡脱俗地活着,像《卧虎藏龙》的玉娇龙,《色戒》的王佳芝,包括他最早的《理智与情感》,都在讨论这个问题,这是他一直在做的对于内心困境的表达。所以对我而言,不管做哪个类型,都会有我的标签。改编经典也一样,第一要创新,这是出于市场的考虑,但最重要的核心是,如何从中生发出不一样的主题,提炼出不一样的视角,找到自己想表达的东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专访丨顾小白:对犯罪悬疑题材一直挺迷恋,不会拒绝标签化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