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无心法师2》编剧徐子沅:艰难的世界观重建之旅,还是离不开“人性”与“生活”

昨天是《无心法师2》VIP会员大结局日,27集故事的付费观看周期仅有六周,累计播放量超过25亿,又一部“剧二代”挺住了。

原本为搜狐自制独播剧的《无心法师》,到了第二季因为企鹅影视的加入也获得了更充裕的资金;同时,在平台播放方面,每集用户量逾8万的搜狐视频,又有了腾讯视频这一用户基础量更大的平台,每集用户量再加至少10万,双平台最终累计最高单集播放量达2.5亿。每周一、二的更新日,当日播放量基本能够破亿,平日里的平均播放量也相当稳定,最终得以在暑期档网剧累计总播放量中跻身前三甲。

作为一部有着两年前口碑前作的IP作品,《无心法师》与当时《执念师》《灵魂摆渡》《暗黑者》这些经典之作略有不同,两部作品的间隔时间过长,前作在网剧野蛮生长初期腾空而起,续作则勇于一头扎入精品时代的白热化竞争期,最终经受住了时代的考验。

图 01

虽然少不了观众拿高开中走的豆瓣评分说事儿,但总编剧徐子沅告诉骨朵,《无心法师2》中的原创成分高达80%以上。随后,就有些溢于言表的东西,从她描述故事的推理思路中蹦了出来,是对每个角色、每一段情节的爱,也是对原作者尼罗最擅长的“人性” 与“生活”做出致敬。

从第一季精简到第二季重建,换一种东方文化的落点

播出首周,不少人就已经发现第二季的故事不再像第一季那样跟着原著走,而是有了极大的变化。原著书迷倒也是理性对待小说内容的故事背景,提前做好了内容大不同的心理准备,观众就亦步亦趋地跟上,平静面对了即将来临的“原创”版《无心法师2》。

“不好翻拍的故事背景的确是个原因”,骨朵在剧集首播之前就与总编剧徐子沅就故事的内容创作聊过,像许多创作者一样,徐子沅的想法是,“我们不愿意去重复自己,作一部和第一季一模一样的第二季有什么意义?”

做传统电视剧出身的唐人影视对待电视台与互联网平台播出的项目一视同仁,所以《无心法师2》与现在大多数拍第一部结局就给续作留个小尾巴悬念的网剧完全不同,它的两部作品在大背景不变的前提下,各自拥有完整的世界观和故事线。

图 02

中式奇谈的鬼狐仙怪

“民国捉妖记”是不变的大属性,整个故事都诞生在一个最为古今交错、中西杂糅的多元化时代之下,融入中国民俗里的奇谈异闻、鬼狐仙怪,产生了能够发挥巨大想象空间的魅力。就像很多人小时候听过祖辈们说的那些老人们口耳相传下来的志怪故事一样,在长大的同时,那些故事往往也在脑洞里暗滋扎根,如同亲历一般,愈发有强烈的归属感和信任度。

这恰恰是唐人影视所最擅长的,他们做中国神话的《宝莲灯》、拍中国独门武侠的《书剑恩仇录》《射雕英雄传》,讲中国评书演义里的《少年杨家将》,最鬼狐仙怪的《聊斋志异》也变着法子从《聊斋奇女子》拍到《青丘狐传说》。

《无心法师1》里有了外表人畜无害豆蔻年华却食人脑髓的反派大Boss少女岳绮罗,让所有看客念念不忘。也有了以弱小之力想要除暴安良的黄大仙、黄皮子,延续至第二季里,依旧是知恩图报的良善萌宠形象。

图-03-1

图 03-2

这个IP偏爱将所有的鬼狐仙怪萌化,主角无心不仅身边有相伴千年的半灵体白琉璃,他的老相好还是只看似邪魅又会仗义相助的千年狐妖,就连无心视为亦敌亦友存在的小丁猫都是与俊俏外貌有着截然不同反差的上古灵兽饕餮……每一只都是对古代奇谈的全新解读。

这几年来才兴起“猎奇”题材的互联网影视又怎比得上将“唐人”二字身体力行的传统公司?19年以来,所有东方神秘绚烂的文化都融进了故事的骨血里,不说套路已经可以信手捏来,文化之下封建社会与现实社会的思想碰撞更为激烈和有趣。

日本妖文化的百鬼夜行

如果说《无心法师1》播出时,它还是唯一的民国捉妖记,那《无心法师2》播出时,光是同期的暑期档就撞上了《河神》《鬼吹灯》系列这些天下霸唱原著的各种年代背景IP。

“我不想重复自己,也不想和市场上其他的民国玄幻重复,就想到了中国玄幻与日本妖怪文化的碰撞。日本的《百鬼夜行》就像中国的《聊斋志异》一样出名,一种文化上的兼容与PK,我觉得很有意思。”

徐子沅本就爱读梦枕貘的《阴阳师》系列小说,从最早版本开始的影视化作品也不放过,反复阅览,所以这次又为了写剧本把小说给翻出来读了。

而且为了要做这个,就把梦枕貘的小说又拿过来重读,包括鸟山石燕的《画图百鬼夜行全画集》,想着从里面挑哪些日本妖怪。络新妇、姑获鸟、管狐、河童、骨女等式神(日本妖怪)带着自己传说里的故事和绝招纷纷上线。

图 04

“第一次长片花是去年放的,正好手游《阴阳师》刚火,大家就在弹幕把式神都跟游戏里的对号入座了,甚至全部刷屏祈愿求SSR,真是太巧了。”徐子沅觉得好玩儿,甚至编剧组里都流行了把剧照和游戏图P在一起,“第二季里的反派Boss白川凛,你就可以理解为他很嫉妒无心身边有一只SSR白琉璃,他想把这只SSR占为己有,奈何对方友情更深,所以这个反派就只能抱着艳羡的态度。”

这些当然都是玩笑话。为了做到“百鬼夜行”,也付出了不少代价,当式神酒吞童子进入白川凛身体时,可以看见他的一条胳膊变成了魔爪,“原本花大价钱做了一条假手,手臂上都是凸起的血管,像树根、又像烂肉,结果因为太恶心在审查阶段被否了,后期只好用烟幕缭绕在手臂上充当马赛克。”

今时不同往日的玄幻剧的确需接受更严格的审核,但有失有得,徐子沅还挺开心在拿到复审意见时基本看到的还是褒奖居多,“我当时还发了一个朋友圈说,看到那些意见我感动的要哭了,相关部门都觉得故事的三观、价值观都挺对的,需要修改的地方比我想象得好太多了。”

IP翻拍却写出原创,深耕原作者的“人性”精髓

很多人都会对影视剧的相关审查有些误解,总是在相关部门《通知》下发时哀叹再也看不到恐怖片、玄幻片,事实上打击猎奇元素绝对不是唯一标准,一切故事重点都在于看它的内核,精神中心。

比如《无心法师2》的三观显然是正确的,选择了三教九流汇聚的上海孤岛时期,“你在这个时代确定的反派只能是日本人,”这道理听上去好像哪里不对,又没毛病。但在中国人的角色里,每个人都是鲜活且有血有肉的,人性是在角色的故事里按照一切皆有因果的逻辑推论打造。

图 05

就算第二季变得与原作关系已经不大,也有了IP原作者尼罗被剧中的小丁猫一角攫走了心、粉丝纷纷留言“原作者也可以当新的故事看个新鲜”的后话。只有一点是不变的,像原作书迷对小说的评价一样,“尼罗写的不只是人物,还有人性。”

徐子沅在说人物的时候,每一个她都会“很喜欢”,撇去不宜用影视剧表达的原作故事里一些过于真实的鄙陋画风,她还是将每个人物都竖立出了最鲜活的人性

这些人性都渗透进了剧本里,对演员在表演时无不产生助力。

无心:胜有心

“每百年沉睡一次的无心,在第一季故事的1年后进入沉睡期,他当时应该是90多岁;第二季故事是他醒来后的20多年,记忆全无,就像一个新生儿成长到了20多岁。20多岁的青年当然会比90多岁的老年人活泼很多。”韩东君就观众认为第二季的无心人设有变的疑惑向骨朵表述了自己的理解。

“他身边除了岳绮罗和白琉璃之外再无别人,不老不死,孤独可怜。所有人在他眼中都是过客,会变会离开,他看尽一切不想参与其中,却在遇到月牙、顾大人、苏桃、顾基这些人需要帮助的时候,依然伸出援手。”

无心在徐子沅的设定里是一台每百年就会重装一次系统的电脑,也正因如此,无心每两次的睡眠之间都犹如一段百年人生,有着不同的年龄阶段。很多事情忘了,看似在人间越来越油滑,只不过每一段新的人生中,他还是会忍不住本能地去帮助别人。

图 06

苏桃:情窦初开的好年华

如果说《无心法师2》里还有接近20%保留了原著小说的东西,那除了人名之外就是无心与苏桃的相处模式了。

苏桃的扮演者是99年出生的李兰迪,她与无心扮演者韩东君的关系似乎也很贴近苏桃与无心,所以在她理解中,这样的关系也格外温暖,“无心是可以给自己提供温饱、值得依靠的人,加上无心对自己照顾,久了之后苏桃就对无心有了徘徊于亲情和爱情之间的感情。”

“我最喜欢的就是那种感觉,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遇到了年长于她的男子,因为受到对方无微不至的呵护而产生了依赖的暗恋。这样抓人的感情我不想放弃。”骨朵感受到了徐子沅在苏桃这个角色中注入了满满的少女心,“我特别为苏桃加了很多萌点,站在无心身边是乖乖的小白兔,然后是个爱吃的小吃货,因为喜欢无心才会每次把自己最爱的食物分给他,这是她的表达方式。”

“我在戏里是苏桃,下了戏就是李兰迪,我真的想代表李兰迪对苏桃说‘别这么任性了,和无心道歉吧’哈哈。”演员体验了角色,建立了交流,不一样的性格,一样的可爱。

图 07

小丁猫:亦正亦邪,出世入世

如果有人纠结于无心和苏桃的人设多了许多现实的徘徊,那么这一季中,十里洋场黑帮少爷的小丁猫大概是最没有争议的那一个了。在故事里是黑帮争斗线的主角担当,本以为陷害了顾基会惹得观众反感,谁知还是一边倒地支持。

徐子沅在小丁猫这个角色里投入了大量的心血,连角色都从“人”变成了“上古灵兽”。高傲但没有岳绮罗的“凡夫俗子具是沉泥”,他享受入世的欢畅、做人的乐趣,在这个万千世界里接受一切人类规则下的因与果。这是自开天辟地之初就存在的饕餮应该有的气度,就像小丁猫这个角色的魅力与深度。

图 08

而小丁猫的人性恰恰又是向岳绮罗学习的,以至于陈瑶自己饰演的两个角色被观众奉为最登对CP,这是徐子沅自己都没发现的。

“岳绮罗被小丁猫封印在左心房,他们的关系非常亲密,小丁猫能看见岳绮罗所有的记忆,知道她的执念是无心,知道她和张显宗的过去。他不怕无心的血,但他会保护岳绮罗,为她承受那种被无心血沾染后的灼心之痛。”陈瑶自己为这两个天地不惧的人物架构了更细腻的关系,她向骨朵诠释为“一人双面”。

陈瑶对小丁猫、岳绮罗的角色塑造自然是经典的,实际上能让两个高高在上的角色如此抓心撩人,终究还是人性。

图 09

顾基:人生的十字路口

和其他那些非人类或是被呵护的人类比,顾基就更为贴近真实,甚至是每个人身边都会存在的角色。

“顾基从小到大经历了很多不阳光的生活,从小被父亲抛弃、缺少父爱,母亲也把自己给作死了,不顾孩子。顾基在码头混生活被欺负,只能靠自己的心眼儿和实力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生活,但是他内心是阳光的。”顾基的扮演者王彦霖告诉骨朵,“我坚信顾基是遗传了顾玄武的开朗搞笑基因,和对无心的哥们儿意气。”

徐子沅不会将一个人定义得十恶不赦,“我专门为无心设计了一段台词,他觉得顾基是有机会做好人的,只是很可惜,恰逢乱世,面临抉择,有人把他往万劫不复的那一边推了一把。”

无法抽离于现实社会,玄幻也需要烟火气息

恰逢乱世,面临抉择。

这就是为什么被视为“原创”的《无心法师2》会设定在1937年的上海孤岛时期。租界就是一块有钱人的法外之地,依靠高端的物质生活麻痹自己,可以远离战争、纸醉金迷。夜总会里灯红酒绿、歌舞升平,租界之外又处处都是路有饿死骨。这样的世界观架构下,有草根,有富人,也有不甘心的草根想当富人,在故事的主角里都涵盖了。

说白了,徐子沅也不希望自己的故事太过抽离于现实社会,那就与动辄架空的玄幻大剧没有区别了。《无心法师1》的成功有很大一部分在于无心与月牙的相处充满了天津小县城的生活气息,就好像边看种田文,边看打怪升级,也符合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图 11

第二季从北方小县城到了十里洋场,以石门库为原型搭建的实景“余庆里”就是最有烟火气的上海小弄堂,三教九流的社会底层人士汇聚于此,每个人都在为生活而努力。就像无心这个不老不死的人,每天的生活其实就是在操心下一顿能吃点什么。

别的剧主角在开挂的时候《无心法师》的主角却总是在烦恼柴米油盐,没有高大全的主角光环,为了自己也为了跟自己过日子的小姑娘,时刻在街坊亲友间占点小便宜,鸡贼得就像真的是自己身边的邻里。

图 12

27集体量的《无心法师2》在一季里终结了完整的主线故事,在眼下大多数开放式结局铺垫第二季的网剧里当了一回清流。原来“捉妖”的无心就像港片时期“捉僵尸”的林正英,维护天理正义,也活在烟火气里。生活与捉妖,两不相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无心法师2》编剧徐子沅:艰难的世界观重建之旅,还是离不开“人性”与“生活”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