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从“全民公敌”到弹幕遮脸,我们和张绍刚老师聊了聊怎么借网综“黑转粉”

骨朵:您和撒(贝宁)老师是一种相爱相杀的关系吗?

张绍刚:我们之间没有爱,全是仇恨。

骨朵:大张伟老师演唱会的海报特别有设计感。

张绍刚:对,就像地摊设计出来的一样,特别好。

1

即使是在全程平淡和家常化的采访过程中,张绍刚也时不时地爆出“互怼”台词,这几乎已经成了他近年来的生存方式。弹幕里有人说,张绍刚凭借《吐槽大会》洗白了,他说:“我不觉得我有什么值得洗的地儿,没劣迹,为人正直,没有绯闻,生活简单平静,有什么好洗的呢。”

把两鬓头发剃成“川普头”,换艳丽的花西装上场,已经成为他在网综节目里的新标识,与之相随的当然还有更加标识化的毒舌。B站有网友自发cut:《<吐槽大会>张绍刚滚回来》

2

这距离张绍刚板着一张正经脸、在《今日说法》节目播出过程中被网友当成“全民公敌”凶猛吐槽,其实并没有多长时间。然而从《吐槽大会》到《吐丝联盟》,由台综转战网综的张绍刚在弹幕里实现了一场静悄悄的逆袭。他开始代替王自健主持时,满屏都是呼唤王自健的字样:

3

但当王自健真的替换张绍刚时,弹幕又换成了这样:

4

从一个正经八百、被电视台长年的系统化训练包装得十分标准的央视主持人,到以“自黑”、“毒舌”找到“萌点”的网综台柱子,有哪些因素在推动着这场变化的发生?

“我们终于看到了和课堂上一样的张老师。”

张绍刚最开始来到《吐槽大会》是作为副咖吐槽自己的好朋友吴宗宪,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吐槽得非常到位,但因为种种原因,节目没有播出。2016年底,项目重新启动,节目组认为张绍刚可以担任主持人的角色,而张绍刚本人接触美式脱口秀也有二十年的时间了,双方一拍即合。张绍刚和《吐槽大会》有多契合,他的学生给出了最直接的答案,“所有上过我课的学生在看过《吐槽大会》之后,他们都会说我们终于看到了和课堂上一样的张老师。”

但主持任何新节目都需要磨合,这是一档全新形式的节目,张绍刚要做的准备有很多。在最初,导演组对张绍刚把控极严,要求他精准按照节目组的稿件完成主持。如今以“犀利主妇”人设活跃在《脱口秀大会》中的思文就是那时张绍刚的老师,教他逐字逐句讲段子。在第一次主持《吐槽大会》的时候,张绍刚光给导演“预演”就有二十多遍。“(节目组)以前完全不放手,就是不敢,因为你知道主持人说话就特别拧巴,越是有经验的主持人,他自己的话语场子越强,语句啊,语式啊,语态都很强。但是你的这种语言习惯可能和脱口秀是拧巴的,所以你就必须要改变,刚开始他们不放心,就一遍遍的磨。”

找到感觉后,张绍刚慢慢放开了,到薛之谦当主咖的那期,他已经磨得差不多了。“现在的《脱口秀大会》呢,我也参与一些创作,基本上编剧给我写的词不多了。”按照张绍刚的话讲,他已经具备了一些“现挂”的能力。“刚开始第一期第二期他们还会给我看每一个演员的稿子,我看了两期之后就发现会没有新鲜感。所以从后来开始,我连看都不看,我拒绝看稿子,我就希望我现场听的时候是第一次,这样我才会有真实的反应。”在最新一期的《脱口秀大会》中,撒贝宁表演时遗憾地说自己去央视没多久就取消了福利分房,在他表演完之后,张绍刚接了一句“我在中国传媒大学,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赶上了分房。”这句话就是张绍刚现场想出来的。

5

也正因如此,张绍刚面对嘉宾的diss所展示出的“又贱又萌”的表情反馈,也是他最真实的反应,“我从来不做表情管理,我从来不做,我不是演员,管理不了我的表情。”

到《脱口秀大会》的时候,张绍刚已经如鱼得水了,基本不用背稿和看提词器。“以前会看(提词器),现在完全看不过来,我还是不适应提词器,我是背稿背得最好的人,这点绝对不夸张,所以我不看提词器,也正因如此我才有很多现挂的东西。”

“你喜欢我也好,讨厌我也好,跟我没关系。”

《今日说法》《非你莫属》和《吐槽大会》,应该是对张绍刚的社会舆论影响最大的三档节目。因为有传媒大学的事业编制,所以张绍刚不能再与其他企业签约,他在主持《今日说法》时甚至都不能算临时工,但对他而言,这些都不算什么。在央视工作的日子里,张绍刚凭借《今日说法》被大众熟知,并且交到了撒贝宁、蔡国庆等好友,正因如此,后来这些人在他节目中做客的时候他才能轻松吐槽。

因为节目要求,《今日说法》中的张绍刚是严肃认真、不苟言笑的,一直到《非你莫属》,大家见到了张绍刚的另一面。对于《非你莫属》这个曾给他带来巨大负面形象的节目,他对其中的种种都不愿做过多解释。“因为做主持人,你是一个台前的人嘛,你已经出现了,为什么不允许大家评论你?我觉得这是你选择这个的时候,就必然会有的一个结果。所以没有什么,我心绪特别平静。”

6

很多人在面对网友diss的时候会很焦虑,会通过各种渠道对自己行为做出解释,但张绍刚都没有,“我从来对待网友对我的评论,心绪都非常平静。我看到认真分析的那种,就看一看,看到骂的我都假装没看到,没有什么心绪不平静的。”“我从来不去翻以前的事,因为我怕伤别人。”

张绍刚说,他特别相信“说破无毒”,只是看是谁去说这件事,而他自己是不愿意的。或许是命中注定,机缘实在太过巧合,他遇到了《吐槽大会》,他的种种过往与节目对嘉宾的需求“不谋而合”。由节目嘉宾用段子的形式把他的“黑点”进行调侃,或许是“说破无毒”最恰当的表达方式。而他也有勇气笑对众嘉宾的调侃,“我们一点点梳理这个事到底当时是怎么案发的,这个过程是没有意义的,把这当成玩笑反而是最好的处理方法。”“我愿意让大家尽情地在里面羞辱我的原因是,大家都不是恶意啊。谁身上没毛病?有人拿着这毛病开玩笑,说你是有这毛病,这是一个多有趣的事。”

修炼到如此境界,张绍刚早已习惯忽视别人的看法,“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我特别不在乎,你喜欢我也好,讨厌我也好,跟我没关系。”

“外表严肃,内心狂野”

谈起张绍刚,总免不了提及撒贝宁,自《今日说法》开始,二人已“捆绑”多年,张绍刚还用玩笑的口吻说:“我们之间没有爱,全是仇恨。”但转而他又认真解释说,撒贝宁对他而言是一个小兄弟,他俩都很纯良,内心深处其实不太分得开,性格很接近,只是表达方式不一样,他俩的性格概括起来应该是“外表严肃,内心狂野,撒老师比我更狂野一些。”

或许,在退出主持界三年半的时间里,他已经和内心达成了和解,复出之后的张绍刚完全变了一个主持风格,不但接下了《吐槽大会》《吐丝联盟》和《脱口秀大会》这样“不正经”的节目,还作为嘉宾参加了《拜托了冰箱3》《开心相对论》《饭局的诱惑2》等风格活泼的网络综艺节目。他说,复出之后只会选择以前没做过的节目,同类型的也不再做了,“今天在我选择主持一个节目的时候,我基本上是三个标准,第一个标准,好内容,这是我为什么选择了《我是未来》。第二个标准是好团队,这也是我为什么选择了《吐槽大会》和《我是未来》。第三个原因是我以前都没做过,就这三个原因。”

7

而《吐槽大会》,张绍刚说这三个标准都占了,因此,这也是他录制得很舒服的一档节目。在提到在《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合作的编剧导演和演员的时候,他说“我们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场派对。”“我很少在今天还看到这么心绪平和的人,今天是一个谁红了之后不利用一下就天诛地灭的时代,红了就膨胀的时代,而在这个团队里面,在这些演员里面,我看到每一个人都特别平静。”

在张绍刚凭借《非你莫属》“名扬天下”的时候,网络综艺市场还一片狼藉,甚至都没有起步,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本属于电视的年轻观众不断流失,他们越来越青睐网综,台综的发展速度逐渐落后。当张绍刚主持《吐槽大会》的时候,网络综艺已经独当一面,甚至能反哺台综,张绍刚也在这个新兴的市场里找到了被年轻受众喜爱、同时与自己个性契合的“人设”。

对于现在的张绍刚而言,主持人已成为让他释放内心“狂野”的职业,“外表严肃”是人民教师这个标签的专属。“学生的存在永远都会告诉你,你是谁。你如果拿一个艺人来要求自己,你会在学生那儿被重创。学生来不来听课只有一个原则,就是你的课讲得好不好。你的课讲得好,你是不是艺人他都来听,你的课讲得不好,你是再红的艺人,看热闹看你一回就完了。我面对的是大学的学生,不是粉丝,而且大学上课,你要有自主性,我不是给大家开讲座,我是在讲课,所以你的内容要有系统性,是要层层推进的。”

在知乎上,有他的学生评价说张绍刚作为主持人,合格但不优秀,张绍刚看到后还在微信里“追杀”过这个学生。但他其实并不抗拒学生的这种评价,就像不在乎外界对他的“讨伐”一样,“我觉得这就是一个人对你的评价,那他想怎么评价就怎么评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从“全民公敌”到弹幕遮脸,我们和张绍刚老师聊了聊怎么借网综“黑转粉”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