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新梯队导演正在网剧中崛起,北电帮和传媒派谁能横扫江湖?

在小半年的疲软之后,《河神》《白夜追凶》《无证之罪》等大平台自制剧终于为网剧扳回一城,有流量有热度,更有口碑。吃瓜群众猛然间感觉到,国产网剧似乎整体拔高了一个level。前几年的爆款靠创意取胜,只要有一个足够新鲜的亮点,制作上的不足便可忽略不计,或者成为可爱的槽点,而如今的爆款,创意固然重要,制作也开始真正达到甚至超越传统电视剧,朝英美剧或电影靠拢。

论背后的原因,内容规范化、投入及体量的提升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更多不同类型、不同背景的人才进入到这一日渐成熟的行业中。换句话说,网剧作品形态与审美取向的变化,与幕后江湖的兴衰起落,互为表里,相辅相成。

大浪淘沙,草根让位正规军

由于制作成本低等显而易见的问题,早期的网剧创作者大多不是科班出身,也没有专业团队,有些是网络红人转型,有些是广告导演、武术指导跨界,还有些是地方小公司尝试自己拍摄一些方言喜剧,作品大多体量小,从内容到制作有浓厚的草根风格,但其中不乏亮眼之作,比如李洪绸团队的《大学生同居的事儿》《毛骗》等,观众反而大爱那一份“接地气”。

1

确切来说,在网剧之前的微电影时代,一些视频网站已经在有意识地挖掘新人,翻看过去几季优酷出品“青年导演扶植计划”,能看到一些熟悉的名字,诸如肖央、卢正雨、五百、毕鑫业、曾庆杰等等,曾经的土豆映像节则捧出了叫兽易小星。还有搜狐视频的大鹏,他从单纯的脱口秀主持人转而尝试自编、自导、自演,把《屌丝男士》打造成品牌IP。

2014年可以说是个分水岭,这一年,传统影视公司完美建信、慈文传媒分别推出了《灵魂摆渡》与《暗黑者》,搜狐视频《匆匆那年》也是按标准规格打造的剧情类长剧,打破了段子剧独大的局面;2015年,欢瑞世纪的《盗墓笔记》成为流量之最,唐人影视的《无心法师》、正午阳光的《他来了,请闭眼》都获得了不错的口碑,更多传统影视公司开始了新媒体转型。

“正规军”的到来,意味着更大的IP、更高的投入和更专业的制作,更多成熟的、资深的创作人,比如在传统电视剧中已经风生水起的香港导演。即便《太子妃升职记》这样看似“穷到魔性”的作品,监制甘薇、导演侣皓吉吉也早在传统影视领域中拥有一定资历与资源,在制作和推广环节有专业的操作。已成名者自可加入新一轮内容竞争,但在“正规军”的冲击下,草根的出头机会与上升空间不免压缩再压缩,只能转投网大求出路。

海外团队光环破灭,港台导演仍有优势

曾有那么一段时期,如果你的项目没有大明星、大IP,那么海外团队也是个不错的噱头。深夜剧《午夜计程车》就是与日本《深夜食堂》团队合作开发,制片人、导演、编剧中都有日本友人,气质确实细腻而文艺,故事上也能看出主创在尽力令其符合中国的都市生活,第一季评分7.0,第二季评分6.2,倒是远远高于今年的华语版《深夜食堂》。

不过并非所有合拍网剧都能有这样的成果,大多数中韩合拍网剧反响平平,韩国导演执导的《十宗罪》和《藏地密码》上线之后,均在书粉中引发强烈争议。我们有理由相信,两国看似文化相近,但沟通方面依然很容易出现问题,对作品造成影响。不过,也正是在去年,“限韩令”突如其来,刹住了这股合拍的风气。

相比之下,港台导演进入网剧市场要更顺利一些,虽然创新性与突破性不足,但在几种类型上仍存在优势,香港导演以对市场趋势反响快、拍戏效率高、作品娱乐性强为特质,港导们排列组合,几乎承包了市面上的大IP古偶奇幻剧,在网剧方面,他们的战绩包括《盗墓笔记》《无心法师》《老九门》《美人为馅》《奇星记》《射雕英雄传》等。

2

台湾团队则在偶像剧和中二剧上天赋异禀,于中中接连执导《亲爱的,公主病》《狐狸的夏天》《亲爱的王子大人》,对于少女心的驾驭谜之纯熟,可米传媒与优酷联合推出的《终极》系列网剧是原汁原味的台湾班底,而市面上其他校园异能类网剧,如《校花的贴身高手》《很纯很暧昧》,或多或少也有台湾团队和演员的参与。

港台导演的优势在于业务熟练有经验,但另一方面,其作品匠气略重,品相与传统电视剧差别不大,画面观感上难以带来惊喜,或许对于观众来说,反倒不如不成熟但有态度、敢尝试的新人团队可爱了。

传媒派和北电帮,谁能让网剧更上一层楼?

中央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上海戏剧学院、中国传媒大学,几大名牌艺术院校,一直在为国内演艺圈输送新鲜血液。这几所院校的毕业生也正在成为网剧行业中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有趣的是,据骨朵观察,其中以传媒大学与电影学院表现最为突出。

《报告老板!》导演刘循子墨、《匆匆那年》导演姚婷婷、《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导演张琦、《我的奇妙男友》《我女朋友的男朋友》导演邓科、《一起同过窗》导演毕鑫业、《无心法师》总编剧徐子沅、《亲爱的,公主病》《亲爱的王子大人》编剧ABB剧本工坊,均出自传媒大学。他们的作品往往脑洞大开,风格百变,三观取向比较贴近年轻观众,网感十足。

“北电帮”则是近两年崛起的一支新锐,包括《最好的我们》导演刘畅,《河神》导演田里,《无证之罪》导演吕行等等,他们的作品画面精美,质感高级,有明显的电影手法,有独特的风格,往往能够收获较高的口碑。

3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年轻创作者大多在三十岁左右,能够操作这些超级网剧项目,背后不乏平台方的有意推动。在确立电影质感、美剧模式的方向后,爱奇艺在吸纳电影人上的努力有目共睹,一方面促成韩三平、徐静蕾等大牌监制的加盟,另一方面,不断在学院派中选拔与扶植年轻力量——执导《最好的我们》续集《你好,旧时光》的沙漠,又是一位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的新人导演。

“这是一个太好的时代了,一批新的导演正在崛起,虽然有风险,但你一定要去赌,因为这个圈子的生产力是有限的,坦白来说,新的团队才会给你惊喜”,在之前的一次采访中,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如是说。

从另一个角度讲,电影班底和学院派的加盟,也是基于网剧内容升级的现实需求。眼下大部分网剧的规格品相与电视剧已经没有太大差距,题材尺度也不再能成为吸睛焦点,未来所需要比拼的,将是审美和格局。许多人已经认识到,网剧面对的是一批视野更高、口味更挑剔的观众,他们摸得清各种题材的套路,认得出长镜头的拍摄技巧,欣赏独特的表达,追求贴近现实的故事,从业者的确需要拿出更好的内容来,否则终将被市场淘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新梯队导演正在网剧中崛起,北电帮和传媒派谁能横扫江湖?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