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无证之罪》将上线,幕后这支年轻团队因何得到韩三平钦点?

四月份的国际版预告一鸣惊人,之后却是近五个月的漫长等待,直到最近几天,《无证之罪》才真正定档,这部韩三平监制的网剧即将显露真容。

1

期待它的理由有很多,台前幕后皆有电影班底加盟,几款预告片质感一流。此外,2017年,古装剧在网剧中强势崛起,推理悬疑类型则表现平平,地位不如往昔。究竟随着网生内容规范化,市场上是否还有可能孕育出现象级的推理悬疑网剧?答案很可能要从最近几部新剧上找寻。

就在上个周末,骨朵采访了《无证之罪》制片人齐康和导演吕行,聊了聊这部剧的幕后故事。对于他们来说,《无证之罪》这个项目非常特殊,而且意义深远,他们也正在兴奋与忐忑中等待9月6日的到来。

“北电帮”来了

一落座,齐康和吕行便认出了骨朵的《河神》手机壳,相视一笑。他们与《河神》主创团队都来自北京电影学院。两个月前,吕行在朋友圈分享了四张《河神》的海报,他写道,“没错,北电帮要出来搞事情了,04的师兄们先行一步,05的随后就来”。

互联网作为新兴内容平台,亦是培养人才的温床,网剧从出现到兴盛这几年来,许多台前幕后的新人凭热播网剧崭露头角,继而向更大的平台迈进。2016年以来,网剧精品化成为大势,在大平台的推动之下,管虎、工夫影业、韩三平、徐静蕾、冯小刚等电影界力量以导演、出品、监制等身份相继“触网”。

《无证之罪》最初正是因“韩三平首次监制网剧”在业界引起关注。关于这个项目,韩三平与爱奇艺的战略合作至关重要,“非常感激韩三平先生对于年轻团队的提携,以及爱奇艺龚总、晓晖总、戴总对于‘新人’的包容”,齐康说。

“其实《无证之罪》整个团队,从联合出品人何俊逸,到我,到导演吕行,以及摄影、美术、录音、剪辑等主创,我们之前都在相关的领域、不同的公司之内,做好多积累性的工作。到了三十岁左右,职业生涯中出现了岔路口,是在原有公司内继续往前走,还是换一个平台?”齐康回忆道,他最终选择了后者,与何俊逸一起开始了创业。结合自身能力和市场需求,他们从华影欣荣影业版权库中选择了小说《无证之罪》进行改编。

在团队的选择上,齐康很快想到了自己的大学同学吕行,“吕行导演做剧集的经验非常足,他还是电影学院导演系的博士,‘能文能武’,理论积淀、实践经验都很强。而犯罪悬疑剧,不但商业类型非常成熟,在艺术表达上还能带入对人性、对社会的思考,如果想不清楚,很容易做‘薄’。那么我们和吕行导演,在最初的项目定位上,就确定要做一个具有高级感的作品,大家一拍即合”。

2齐康(左)与吕行(右)

有趣的是,之后,更多北电的老同学加入了进来,如摄影指导晁明,曾跟随丁晟导演御用摄影师丁豫,参与《解救吾先生》《铁道飞虎》等电影的拍摄;美术指导李佳宁,曾参与《唐山大地震》《天安门》等电影的美术工作;剪辑指导路迪,曾是电视剧《最后一张签证》的剪辑指导;录音指导章达,曾参与电影《高跟鞋先生》的声音工作。

“作为同一年级的同学,大家(想法)都非常单纯,就是想要一个作品,愿意做这件事,那就不跟你谈钱”,齐康说,“关于创业,我觉得特别好的是,我们这个行业的创业永远是跟作品相关的,‘一部作品,二次创业’,作为公司高管团队,如何满足经营战略、投资需求是一方面,作为一帮羽翼尚未丰满的青年创作者,如何实现艺术表达、创作诉求是另一方面”。

12集,平台也冒险

网剧与电视剧究竟有何不同,已经是业界老生常谈的话题,至今都无定论,而近年来大牌团队的进驻,让“大片感十足”、“质感堪比电影”成为了最新风尚。关于这点,吕行认为,网剧的“电影化”,意味着观看体验的突破。

“以前做电视剧算是‘半命题作文’,模式比较固定,但剧集市场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需要产品更加丰富,给观众更多选择。最早电影进入电视剧领域是从美剧开始的,让我们看到,噢,原来电视剧还可以这样拍。所以电影化,我觉得是观看体验上跟预期的不一样,没有很公式化、很俗套的设置,没有显而易见的剧情和人物”。

而在齐康看来,“电影感”之所以在网剧中比较讨好,原因并不在于大家表现手法是否相似,而是因为网剧的观看模式与电影有一定类似性,“在黑匣子里,观众聚焦于大银幕,于是电影就要求每一场戏、每一个镜头都要有足够的信息量和尽量少的瑕疵,因为有‘聚焦心理’,所有东西都被放大了无数倍;传统电视剧的观看模式是‘听’,台词很多但场景相对固定,情节密度相对散一些;而网剧的观看模式又不一样,观众看小屏的聚焦感是要比电视剧强的,而且增加了边看边聊的互动性,那么对信息量的要求就会高很多,那么制作水准也要跟得上”。

3吕行在片场,右为摄影指导晁明

齐康告诉骨朵,《无证之罪》的一个巨大突破在于,它仅有12集,单集在50分钟左右,比近年大部分自制剧都贴近精品剧、迷你剧的概念,“就是为了保障这个内容的精华程度,它的情节、情绪、情感都要有密度”。

众所周知,网剧相比电视剧已经精炼不少,但客观来看,集数越长,对于扩大品牌影响力和吸引会员都更为有利。对此,许多平台采用了将剧集一次性拍摄完成、分成两季或三季放出的方法,爱奇艺力推的“12集*N季”模式就是其中比较成熟的一种。在此情况下,只有一季12集的《无证之罪》无疑是一次冒险尝试。

“现在平台和制作方都在探索新的模式,双方碰撞到一起,又都对内容突破的渴望高于盈利需求的时候,或许我们做得突破就会更大一些。在12集体量的确定上,爱奇艺给了我们极大的支持和鼓励,愿意让我们去尝试”,齐康说。

这次主角没有光环

推理悬疑曾是网络上最诱人的题材,虽有风险,但一旦成功,便话题流量双收。不过近年来,随着题材红利消退,以及网生内容逐步规范化,推理悬疑剧稍显疲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爆款产生。今时今日再来做推理悬疑剧,挑战可想而知,而《无证之罪》所追求的,一是极致,二是突破。

相比之前同类作品,《无证之罪》打出了“首部社会派推理超级网剧”的概念。在日本推理小说体系中,社会派,相对于本格派来说,更加注重动机,通过案件展现社会生活的复杂性。用吕行的话来说,本格推理是理科题,给出已知条件来求解未知真相,而社会派推理是文科题,作案手法没有那么重要,展示的重点是人,人为什么会犯罪,犯罪之后的压力与痛苦,以及警察追踪犯人过程中的心理状态。

4
在剧本改编和拍摄制作中,齐康告诉骨朵,方方面面要追求的就是真实感。主角严良,不再是协助警方办案的数学专家和神探,没有超强大脑的外挂,而是一个普通刑警,也有伤痛和能力所限,但万般艰险抵不过“执着”二字。场面也写实,没有追车、爆炸、反恐,没有手法华丽的高智商反派,有的是陷入困境的普通人。

“原著里有一个特殊的案件,是两个普通老百姓的犯罪,我们觉得这个很特别,因为现在电视剧里经常出现的是一个特别神的神探,或者是一个高智商的犯罪者,这些人实际上跟观众之间是有距离的。但是作为普通人,假如有一天犯罪降临到你的面前,你会怎么做?可能这个之前很少讨论过,而我们觉得这个是能够打动观众的,所以我们在拓展故事的维度当中,把这一对‘亡命鸳鸯’拎出来了,单做了一条线,从他们的犯罪过程,到最后他们了解到原来逃离也并不意味着解脱,而是要赎罪,成为一条很丰富、很完整的线索”,吕行谈到。

5

“中国的都市生活,跟我们的日常贴得很近。身在这个城市当中,你能够感受到的、或者了解到的犯罪形态是什么样的,大家心里其实是有感觉的,不属于我们城市当中犯罪的形态,我们都没有去展示”,吕行告诉骨朵。而齐康透露,之所以十二月份还要坚持去哈尔滨取景,全组顶着严寒进行拍摄,除了追求视觉上与之前同类作品有所区分之外,也因为那是导演吕行的故乡,非常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这一点对于增强真实感也至关重要。

“导演对于哈尔滨人生活状态的把握,以及整个城市的逻辑是非常清晰的,如果我们这个剧到最后反响不错,我觉得这会是其中一个支点,就是创作者了解这个城市,所以剧中的人物不假,人物所处的社会环境也不假。比如我们剧集里面,有人冬天穿得特别厚在吃冰棍,这个细节就非常真实,如果说创作者没有这种生活体验,捕捉不到这个小的特征,可能就加不进去,但这个就是你质感的一点点联系。”

“推理悬疑网剧,以前讲究‘人无我有’,现在讲究‘人有我精’。《心理罪》时期的创作者是要把观众带到网剧市场中,我们现在来做的话,已经有一部分固定受众在了,那我们就要给他们不一样的东西。有人不喜欢这类剧没关系,但我们要让爱看这一类剧的人很爱看这一部剧,这可能是我们初步的目标”,吕行表示,“当然,我们有时候也不能预判观众要看什么,所以也要大胆去想,我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因为只有拿了自己最真的东西给观众,才能换取人家的共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无证之罪》将上线,幕后这支年轻团队因何得到韩三平钦点?

分享到:更多 ()